[原创][八一军文]中江烽火(连载)

江南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山川秀丽,景色怡人,为历来文人墨客所赞誉。山林密布,河流纵横交错,永不停息的长江之水养育着这里一代又一代朴实而勇敢的人民。为了反抗侵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占领,以及国民党反动派的欺压和统治,饱受蹂躏之苦的江南人民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在中国共产党和新四军的领导下,以自己的血和泪书写了一幅幅波澜壮阔的抗日画卷。

(一)

“弟兄们,我们这十几个人,几条枪,还有手中的这些大刀和长矛是做什么用的?”“打鬼子,还有欺压我们的地主恶霸”大家异口同声地答道。“对!我们要以牙还牙,保护我们的家乡父老不受他们的欺负。”说到这里陈六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示意大家坐下来。然后,自己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把腰间的驳壳枪往前胸前挪动了一下。刚刚坐定,十几个人呼啦一下围了过来。这时,有人急切问道:“队长,今晚我们还要行动吗?”“算了,今晚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说吧”陈六不加思索地回应道。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六的弟弟叫陈喜。陈六原本不想叫弟弟也参加自己组建的队伍,怕有什么闪失无法向自己的父母交待,然而弟弟死活不听,非要参加不可。没办法,陈六只好答应了弟弟的要求。在弟弟加入队伍前,陈六对弟弟说过在队伍里不允许叫哥哥,只能叫队长,否则就滚蛋。陈六有自己的想方法,如果弟弟在队伍里叫自己哥哥会让别人有一种错觉,不利于队伍的团结。弟弟不敢得罪哥哥,满脸堆笑地保证“是,一定遵守。”

父母一共生了七个儿女。在家里,陈六排行老六,因而得名陈六。陈六上面有三姐姐,二个哥哥,弟弟陈喜自然是家中的老小。姐弟中年龄只相差一 岁,都是隔年生的。周围的人时常开玩笑地说陈六的母亲是一只会下蛋的鸡。陈六聪明伶俐,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一看就懂,并且还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

陈六只念三年的私塾,教课的先生对陈六的聪慧十分惊讶,逢人便说这孩子日后必成大器。由于家境贫穷,实在拿不出钱来供陈六继续读书了,因此也就中断了陈六念书的念头。教书先生对陈六父母的做法感到颇为惋惜,然而又很无奈,教书也要吃饭呀。

也许是命中注定。一天,一位年逾古稀,慈眉和善老道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忽然来到了陈六的家。在家里,这位道人直言不讳地告诉陈六的父母说:“你把陈六交给我,我来教他武功,日后定能成就一番事业。”陈六的父母见这位陌生的道人要把自己的儿子领走,不知如何是好。陈六的母亲忙问:“老人家您是哪里人呀?”老道和颜悦色地答道;“怎么,还不相信我?其他的你就不要多问了,三年后我把你的儿子完完整整地交给你。”说完,老道人起身要走。看着老道要真的要走,陈六的母亲反而着急了,忙说:“老人家您等一下,我和老伴商量一下,好吗?”这位老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然后又坐了下来。在后堂,陈六的父亲对老伴说;“看起来这位老道并非恶意,应该是好心帮助我们家呀,他教我们家的儿子是他的福气才对。”

来到客厅,老两口满脸堆笑,有些点头哈腰。陈六母亲说:“老人家,我们全家相信您是一位大好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家的儿子陈六呢?”“他在外面玩,我这就去叫他”说完,急忙出门找自己的儿子去了。不一会儿,陈六从外面进屋了。“六子呀,这位老爷爷要带你到练武,你去不?”陈六满脸灰尘,灰头灰脑,但无法遮掩住他俊秀的脸庞,闪动的眼睛似乎在说话。“老爷爷,我跟您走”说完,扑向老道的怀里呜呜地哭了,并哭着说;“您怎么到现在才来找我,我好想你呀!”

儿子的举动令在一旁的父母感到非常的震惊,陈六的父母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竟然与这位老道早就已经认识。“老人家,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陈六的父母感到茫然,一脸的惊讶。“哈,哈,哈……”见此情景,老道捏着胡须忽然大笑起来。“还是我来说吧”最后,老道把如何看中自己儿子的经过,以及一年后答应带他到山上练武的事情一一向陈六的父母娓娓细细道来。说完,微笑着说:“今天我是来兑现诺言的。你们的儿子的确很聪明,有慧根,这也是我要教他武功的主要原因。”就这样陈六和这位老道一起山上练武去了,自然也成了陈六的师傅。

陈六走了,这一走不要紧,一恍就是五年的光阴。五年来,陈六在师傅的精心指导和培养下,武功有了质的飞跃,同时也练就成了一名体格健壮,武功超群,洒脱俊秀,思想活跃的年轻人。在漫长的日子里,陈六白天刻苦练习武功要领,晚上领悟武功心得。陈六的师傅是一位得道到高人,对武功有着很深的造诣。师傅一生中从未有收过徒儿,独居洞穴已经是几十载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身体渐渐地老去,师傅意识到不能使自己的武功就这样消失,否则会遭到后人的责骂,更对不起教授于自己武功的师傅。于是,师傅云游四方,物色心中理想的徒儿。师傅想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一定要找一个聪慧,善良的年轻人把自己的武功全部的传授于他,这样即使有一天死去良心也会得道安宁。云游中,师傅终于发现了陈六,物色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三年前师傅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准备让陈六回家,可陈六怎么也不愿意回去,说自己的武功还有学到家。无奈之下,师傅留下了陈六继续练习武功。 一天,师傅把陈六叫到身边指着眼前的巨石说;“用你的掌把它劈开!”陈六望着巨石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问到:“这能劈开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一定要记住要领。”陈六疑惑地看着师傅,在师傅的信任的目光中,陈六伸出手掌,蹲起马步,气沉丹田,心一沉,挥掌下去,巨石居然成分两半。“以前,我没有让你做是怕你骄傲自满而功亏一篑,现在你可以做了,因为你的武功和心得都得到了上乘”师傅说出了真心话。“师傅,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了”“很好,很好,明白就好”师傅点点头,眼含微笑。“原本三年前你就可以回家了,这是我答应你父母的话,由于你的一再要求留下我没有勉强你,如今是时候了,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接着说:“你肯定不知道,现在日本人打到中国来了,在中国烧杀抢掠犯下了累累血债,下山后一定要记住为中国人争口气,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雪恨。”“什么,日本人打到中国来了,日本人为什么要打中国,难道中国人好欺负吗?”陈六听后感到非常的气氛。“日本人历来对中国就有侵略的野心,这个日本人就是当年侵略中国的倭寇,你懂了吗?”师傅强调说。“师傅,我记住您的话了。您放心,我会按照您说的做的。”然后,陈六向师傅磕了几个响头含着眼泪转身走了。

回首时,陈六看见师傅站在山顶上依然不停地挥动着那只苍老的手。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23:48:16 被在海的那一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