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的溪口,流水的奉化

打上蒋氏烙印的溪口,乃一千年古镇,位于浙江宁波市区西南,奉化市西北。

溪口因剡溪之水而得名。剡溪发源于剡界岭的大湖山,由新昌入奉化境,九曲而至溪口,风光旖旎。

沿剡溪边的武岭路西行200米,即到蒋介石老家——国家重点保护文物丰镐房,蒋介石自幼生活于此。

1929年冬,身居高位的蒋介石,着手拆旧房,扩建成现今“前厅后堂、两厢四廊”共49间房屋的格局。

出丰镐房,沿武岭路继续西行300米,便到了玉泰盐铺——1887年蒋介石出生于此地。

过玉泰盐铺继续西行至浒溪公路,沿路而上约3公里,便到了蒋母王采玉的墓,入口处一石牌坊上书“蒋母墓道”,整个墓道长达668米,墓地位于西翠屏山鱼鳞岙松树林中,风水极佳。

尽管天气极其炎热,到溪口蒋氏故里各景点游玩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四五位“蒋介石”(蒋介石的模仿者,藉合影向游客收费)也颇惹人遐思。

溪口蒋氏

溪口给蒋介石这位民国第一要人带来了无可复制的童年欢乐。

蒋介石小时候,“近百户人家聚居在一条街上,就在剡溪边,只有几家小店铺,是米行、酱油店、饭馆、茶馆”。

蒋家自蒋斯千(蒋介石爷爷,字玉表)始开办玉泰盐铺,后转给儿子蒋肇聪(蒋介石父亲,字肃庵)经营。蒋肇聪精明能干,凡事极少吃亏,落得“埠头黄鳝”的绰号。

同时,蒋肇聪又是个热心人,善于调解邻里纠纷,是乡间庙灶的首事,所以族里有何事发生,大家都叫他来管。

1895年,蒋肇聪死于霍乱,蒋介石年仅8岁。

蒋肇聪生前娶过三房妻室,分别为徐氏、孙氏和蒋母王采玉王氏,徐氏生有蒋介卿、蒋瑞春,孙氏无子,王采玉生有四个孩子,存活的为蒋介石、蒋瑞莲。

王采玉在蒋家的生活,初时还算顺利,上有公公做主,下有夫君恩爱,生子育女,不愁吃穿。但好景不长,公公、丈夫先后过世,夫婿前妻长子蒋介卿对后母不但不尊敬,还在族人挑唆下,多占房产。

王采玉只得带着蒋介石、蒋瑞莲,在分得的三间破楼房(即原丰镐房)里,依靠24亩水田过活,孤儿寡母,“状至惨恻”。

让王采玉伤心的是,惟一的希望——蒋介石,幼时却偏偏“顽劣益甚”:

4岁时,正吃年夜饭,蒋介石为弄清楚嘴里的食物为何能源源不断地送进去,将筷子直插自己的喉咙,结果疼昏了过去;

7岁时,陪祖父到法华寺进香,回家路过山坡时乱跑,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读书后,一次,革命党人竺绍康骑马来访,正在学校的蒋介石出于好奇,一个人去遛马,没想到被马掀翻在地,对其后背一阵乱啃;

15岁结婚大喜之日,蒋介石扔掉瓜皮帽,不做新郎倌,竟和一帮小孩子抢起了鞭炮……

1921年,母亲王采玉病逝,蒋介石愧疚难当,在其墓前题词:“祸及贤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坦然承认自己过去的调皮捣蛋。

不但顽皮,幼时的蒋介石还好为首领,和孩子玩时,面对年龄、力气比他大的孩子,他总能轻易当上“大将军”、“督军”之类的领袖。

1903年,17岁的蒋介石到奉化凤麓学堂学习,1905年转至宁波箭金学堂,1906年又转回奉化龙津中学。也是这一年,因为受到地痞无赖追要钱粮,蒋介石奋力抗争,结果锒铛入狱,后被岳父毛鼎和保释。

在此前后,蒋介石思想发生了较为明显的转变,他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萌发要到日本学习军事的念头,并在龙津中学学习了3个月的日语。

此后,蒋氏踏上军旅生涯:保定陆军学堂、日本振武学校……最终成为民国政府的最高军事统帅。

乡情旧谊

蒋介石发达后,十分念重乡里之情,每年清明或自己的生日,总要回乡一两次。清明回乡是扫墓祭祖,生日回乡是为了避寿。

他生前担任两个社会慈善机构的领导,全在家乡:一是家乡的武岭中学的名誉校长;一是奉化县孤儿院名誉董事长(宋美龄任名誉院长)。

蒋母王采玉去世前曾遗言:“所遗家产之半自办义务学校,教授乡里子弟之因贫失学者。”1925年,蒋介石将溪口原有的三所小学合并为完全小学,以自家丰镐房前的老当店屋作为校舍。1929年他又筹资建武领学校,给该校选调名师,自任校长。

受惠于蒋介石,溪口逐渐从千年小镇鱼跃而成为民国重镇,各路要人不绝于途。至解放前,溪口已从最初的几十户人家发展到900多户人家,其中过半数为蒋姓。

1949年,人民解放军开进溪口,根据毛泽东“不要破坏蒋介石的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筑物”的指示,妥善保护了溪口的文物古迹。

“但下面的人会替毛主席他老人家出气的啊!”一位导游笑言。

“文革”中,红卫兵扬言要去炸蒋母墓地,结果,当地民众三天三夜不睡觉守卫在蒋母墓地旁边,墓地得以完好无损。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此后,中央拨专款修缮和恢复蒋氏遗迹。

1984年,蒋氏遗迹作为旅游景点正式开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