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神秘特种兵之“铁血征途”】 狼:神秘特种兵之“铁血征途” 第十四章节 卷入战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3/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朝山上的方向去,想法避开火力,各小组翻过山后即时联络,等待我的命令。”恶狼开始呼叫所有人。

“是!”队员们一起回答。

段虎和小组里其他人按照恶狼的指使开始往山的方向行进。

可是,复杂的环境和突如其来的变势让一切不再按正常轨道行驶。

“砰!”一颗子弹擦着段虎的耳根深深刻在对面的树上。

“赶紧隐蔽!”段虎对其他人说道。

段虎话一出口,对面呼啦出现几十个人,同时冲这边射击。

没办法,段虎只好躲到一个树后进行还击。

对面的人好像和段虎仇深似海一般,子弹猛烈得很,明摆着是置人于死地。

“这可怎么办?”段虎想,“怎么出去?”

虽然段虎有些犯愁,但作为一名特种兵应付这种场合也是有办法的。

“准备烟雾弹。”段虎悄声对地狼等人说,“然后趁烟雾弥漫之际上树,一举搞定这几十个人。”

“OK!”几个人应答。

段虎从背囊的一侧拿出烟雾弹,转身看看其他队员,四个人在瞬间同时把烟雾弹从手里分别投向不同的地方,顿时烟雾弥漫,而且呛得人的眼睛睁不开,枪声渐息,咳嗽声迭起。

段虎赶紧的纵身上树,也把下面看了个清楚。

来人大约十几个,看装扮虽然很旧但很统一,肯定是某个派别,此时段虎也无暇顾及这么多,他举枪瞄准,扣动扳机,子弹随即飞了出去。

“啊!”随着几声惨叫,十几个武装分子被段虎、地狼、雪豹和醒狮的子弹吞噬。

当然,此时森林里的惨叫声不止在这里可以听到,很多地方也是如此,加上恶狼率领的野狼小分队的无意介入,使原本简单的派别斗争变成了真正的战场,也让段虎见识了真正的战场杀戮,真的是无情和残忍。

不一会,森林里血流成河。

段虎顾不得发什么感慨了,打一个下树的手势,然后顺势滑下,而后直奔山上而去。

“嗯?”当段虎和队员们走出大约两里路,在视野里的山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小村庄,“这里还有人住。”

“赶紧走!”段虎在诧异的同时赶紧说道,他现在不知道这个刚刚发现的地方到底有没有人,“反政府武装的人不会到这里吧?”

又走了一段路,感觉离村子很近了,大家迅速端起枪,做好应付突发事件的必要准备。

“砰!”远处一声枪响。

段虎等人赶紧隐蔽,然后抬头观察。

段虎拿出望远镜向村子方向首先看了看,发现了一伙持枪的武装分子,正在村里奔跑着乱开枪。

“你要干吗?”段虎看着雪豹正在瞄准,手指将要扣动扳机,赶紧问道。

“老大,我要杀了他,你看看,这帮人他妈的也不是人,竟然杀几岁的小孩!”雪豹气愤地说着。

其他人包括段虎也都通过望远镜看到了,但是段虎知道,这不是泄私愤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必须明确,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耽误大事。

“都给我听好,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枪!”段虎轻声说。

雪豹听完段虎的话放下了枪,虽然有些不服,但是他知道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现在我们绕行,时间还来得及。”说完,段虎沿着侧面的小道,端枪而行。

走了不到五分钟,突然前面传来一身尖叫,“啊!”

随即听到了喊救命的声音,还有枪声。

几个人此时想隐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一条道的两边都是悬崖,虽然不深,但下去也会缺胳膊少腿的,段虎一使眼色,几个人身形一转,隐于一堆杂草后面,然后通过红外瞄准镜,寻找目标。

“一共3个人,距离100米,他们在追一个女的,好像女的还受伤了。”地狼一边观察一边说。

“不好,女孩倒下了!”雪豹说。

“砰!”雪豹说着子弹也同时飞了出去。

远处发出几声惨叫,然后就再也没了声音,当然此时段虎、地狼的子弹也飞了出去,一起解决掉了几个人。

“快!”段虎说着,第一个跑到女孩身边。

女孩累得不行了,好像已经筋疲力尽,而且挨了一枪,满脸的恐慌,看见段虎过来,眼神也有些害怕。

“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段虎冲着女孩说道。

然后他拿出水壶,给女孩递过去。

女孩有些诧异和惊慌的接过水壶,打开盖子,喝了两口又还给段虎。

“砰!”此时,前面又响起了枪声。

“坏了,被发现了。”段虎感到事情不妙,回头就想走。

可是,突然听到女孩又叫了一声。

“对啊,还有这个女孩,带不带呢?”段虎的心里在斗争。

“老大,带上她吧。”雪豹说,“我们既然救了她就应该救到底,现在把她扔这里算什么,既不是我们的性格,也不是中国军人的本质。”

“这。”段虎还在犹豫,他知道如果带上这个女孩,就会有很多的麻烦。

“求求你,救救我!”女孩走到段虎身前说。

“好吧。”看着女孩可怜的样子,段虎起了善心。

“可是女孩受了伤,该怎么办?”段虎寻思着。

“我来背她!”雪豹自告奋勇。

“好的,醒狮,地狼断后,赶紧走!”

说完,大家朝原路返回。


枪声越来越近,当几十个武装分子赶到刚才的地方,看到自己死去的兄弟,手一挥,又来了几十个人,一起顺着小路猛追。

因为女孩挨了子弹,必须想办法取出来,所以段虎赶紧和大家又闪进了一边的森林,寻找隐蔽地点。

“老大,我继续向前跑,好引开他们。”醒狮说。

“那好,你注意安全,记得摆脱后,迅速绕道赶上我们。”段虎叮嘱着。

“好的,请放心,我会的。”说完醒狮继续沿着小路猛跑。

后面的脚步越来越近,段虎等人躲在一侧的灌木丛里。

“快!赶紧追,别让他们跑了,竟然杀了我们的兄弟,肯定是政府军,一定不能放过!”队伍里一个人喊着。


几个人在灌木丛一动不动,更是大气也不敢喘,等人都过去了,段虎赶紧出来,看看确实走远了,给后面人打手势出来。

此时,女孩已经换了地狼背着,段虎在前,雪豹断后,等危险完全消除,大家才一起向前狂奔。

女孩在地狼的身上不断的呻吟,血也顺着地狼的迷彩服一滴滴的流下来。

“你要挺住!”地狼一边跑一边和女孩说。

“我换换你!”段虎说。

“不用,我没事!”地狼说。

不一会,终于跑到了山脚下面,大家也都筋疲力尽,所以段虎招呼大家停下来休息。

段虎找了一个山坡的小沟,不单是为了隐蔽,也是为了遮风给女孩取子弹。

“你要忍着点,虽然很疼,但是不取出来,你的命就没了。”段虎对女孩说道。

女孩点点头,段虎递给女孩自己的毛巾让她含在嘴里。

这时,段虎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一下子解开女孩的衣服,然后拿起匕首,先给女孩的伤口消了消毒,然后示意地狼,地狼心领神会,紧紧地抓住女孩的双手,女孩终究没叫出来,但是脸上的汗珠子滚滚留下,嘴里把毛巾都咬烂了,手在不断的抖动。

当段虎刀子下去的时候,自己也是一怔,因为毕竟没给女孩取过子弹,男人都有的受不了,他也怕女孩挺不住,没想到女孩不但很坚强,而且也没有晕过去。

取出子弹后,段虎给她又一次消毒,进行包扎。

“砰。。。。。。”远处又响起了枪声。

“醒狮!”段虎喊道,“希望醒狮不会有事。”段虎在心里祈祷。

“老大,我去看看。”雪豹又耐不住性子了。

“别去!”段虎说。

“可是如果醒狮出了事怎么办?我们难道要在没完成任务之前就要失去一位战友吧?”雪豹有些伤感。

“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为了大局,为了不暴露目标,必须等待。”段虎解释说,其实他心里更加的着急。

“这样吧,我们赶紧上山,地狼你在这里守着,接应醒狮。”

“好的!”

段虎知道地狼是一个沉稳老练的人,毕竟他们在一起待过一年,留下他绝对没问题。

段虎和雪豹还有女孩一起上山,地狼则隐蔽在山沟里等待醒狮的回来。

醒狮在前面想把“追兵”引开,可是道路只有一条,而且很快就要回到那条河边,回到那个空旷地带,那样的话,自己直接暴露,肯定会被乱枪打死。

“怎么办?”醒狮心里想。

醒狮回头仔细看了一下,好像他们的那个头头竟然跑在前面,还不断的喊话,醒狮停下,通过瞄准镜瞄准。

“砰!”一枪出去,人群乱了,那个头头也死了。

趁乱的时候,醒狮赶紧拿出烟雾弹,扔了过去。

借着烟雾的弥漫,醒狮竟然大胆的冲到了队伍里面,他扔出一颗手雷,顿时炸倒几个,然后用枪又射倒几个,可是对方也不是弱手,随即潜伏起来和他对射,醒狮也没法露头,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砰!”就在醒狮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枪声,而且发现对面的人也方寸大乱,醒狮仔细一看,原来是地狼来了。

地狼在山沟里听到了枪响,知道醒狮肯定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么多追兵,于是从后面杀了上来,不过来的正是时候,替醒狮解了围。

“事不宜迟,赶紧走,醒狮。”地狼接应到醒狮后,赶紧提醒。

“把他们都干掉多好!”醒狮说。

“这是老大吩咐的,再说我们没时间了。”地狼说。

“也是,那赶紧走。”说完醒狮随地狼一起上山。

“你是做什么的?”当醒狮和地狼赶上队伍,大家在一旁歇息的时候,段虎问道。

“我其实也是反政府武装的一员,不过自从顶聚派占领总统府后,我们,也就是绮丽派就没了地位,我参加派别也是为了吃饭,没想到要谋权篡政。”女孩可怜楚楚的说。

“真的谢谢你们救了我!”女孩感激地说。

“那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段虎问。

“他们夺权后,我们的派系自动解散,然后我回到了家里,就是刚才的小村,可是没想到他们说村里有叛军,就强行搜索,本身里面很多人都是各个派别的,很不服气就动了手,我也用枪打死了一个人,所以他们要追我。”

“奥,原来这样!”

“对了,你们是干吗的?”女孩也问道。

“不瞒你说。”段虎刚想说,突然想起自己对这个女孩还不够熟悉,还不可以暴露此行的目的,“我们到市里去。”

“是吗?我对市里比较熟悉,可以给你们带路。”

“那就感谢了!”段虎说道。

“可别这么说,是你们救了我的命,我只是报恩罢了。”

“好的,既然这样,那就请你带路吧。”

段虎一行人在女孩的引导下,往山上赶去。

这座山很高,而且非常陡峭,要不是中间有一条小道,估计人都很难爬上去,不过这条小道还算好走,应该是反政府武装经常和政府军打游击踩出来的,山上一片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就连一棵草都懒得在上面扎根,就像这个国家的现状,一贫如洗。

大家不断的向上攀着,慢慢的越来越高,空气也越来越稀薄。

“喝点水吧。”段虎看女孩不断的流汗,拿出水壶说道。

“不用了,你们留着吧。”女孩用手把段虎的水壶推了回去,“我是当地人,而且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环境和生活,没事的,倒是你们要多多注意。”女孩提醒。

“你叫什么名字?”段虎问道。

“我啊,丽斯 卡琳娜,你们还是叫我丽斯吧。”女孩说着。

“丽斯,不错的名字,听起来不像是拿枪的,应该是拿针线的。”段虎开玩笑说。

“哈哈哈。。。。。。。”丽斯爽朗的笑着。

“哎呀。”丽斯刚才的伤口又疼了起来。

因为刚取过子弹,身体受到一定的创伤,刚才是丽斯自己非要走的,可是现在顶不住了。

段虎看着丽斯难受的样子,把背囊解下扔给地狼,然后背起丽斯就走。

“你放下我!”丽斯说。

可是段虎那里肯放,他知道丽斯能够忍住刚才的取弹,已经非常不容易,何况是在没有任何麻药的情况下,现在如果再劳累过度,那自己的辛苦就白费了。

“好好待着,丽斯。”段虎略回头停下说,“我们已经为你耽误了很多时间,不希望你再有任何差错,你现在好好休息,还要为我们指引道路呢。”

经段虎这么一说,丽斯也就不言语了。

天快到了黄昏,太阳慢慢落山,刚才还是一片火热的世界,现在倒有些凉风习习,也许这就是海洋气候和内陆的不同。

大家吹着风,这会儿都感觉浑身十分凉爽。

“你看我们老大段虎和那个女孩聊的还挺热乎!”雪豹和走在后面的地狼、醒狮说。

“是啊,这就叫异国邂逅。”醒狮也笑着说。

“不要乱说,小心段虎打你屁股。”地狼也开起玩笑。

大家都很累了,开两句玩笑倒也轻松一下。

等大家登上山顶的时候,天已经渐黑,“大家赶紧休息一下。”段虎说。

大家这才放下枪,解下背囊,好好的喘口气。

从山上看下去,一片的森林,中间一条小河,顿觉神清气爽。

“别动!”段虎对丽斯说着,然后拿出消毒水和包扎用的白纱布。

丽斯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段虎,眼里透出感激的目光。

段虎解开原来的纱布,然后对伤口进行消毒,段虎本来是斜着脸的,因为丽斯的伤口在左胸,虽然男女授受不亲的习俗早已经不复存在,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特别是和外国女孩接触,他还真的有些害羞,可越是斜着脸,越出乱子,手里的棉球不自然的滑到了丽斯挺大的乳房上。

“啊!”丽斯不经意的叫了一声。

地狼和其他人赶紧跑过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你们歇着去吧。”段虎有些不好意思。

大家看到这里,也都笑笑走开了,丽斯闭上了眼睛,段虎赶紧消毒,然后用新纱布给丽斯包好伤口。

“好了!”段虎冲着丽斯说。

丽斯睁开眼睛,理好衣服,看看满脸疲惫又略显紧张的段虎,也不自然的笑了。

“你笑什么?”段虎说。

“没有,只是感觉你很可爱!”丽斯又笑了,然后竟然给了段虎一个吻,随之嘴里出来的是,“谢谢你救了我!”

“一直听说外国的女孩很开放,没想到这么开放!”段虎半天没回过神来。

“段虎老大,天不早了,是不是该走了?”这个时候,雪豹又走过来问。

“走,当然得走了。”段虎说着准备背丽斯。

“老大,还是我来吧。”雪豹抢在前面。

“不用了,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其实以前和其他派别战斗的时候也经常受伤,习惯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我自己可以走。”丽斯说着,自己抬腿下山。

“对啊,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雪豹说道。

是啊,大家向山下看了看,很高,而且很陡。

“大家小心点,丽斯,你慢点。”说着段虎追上丽斯。

“你在后面!”段虎关切的说。

这次丽斯没说什么,乖乖的跟在段虎后面,其他人依次跟上。

下了山,天已经黑了,不过离反政府武装的封锁区也不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