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两次“王顾左右而言他”

前言:这是我的个人网站札记栏目的内容,所谓札记,如词典解释“读书时摘记的要点和心得”,关于这个栏目,好些年了,有过很多设想,甚至关于一些经典的系列解读,但考虑到自己近些年来的处境以及不读书,还是先不列出书目了,以免开空头支票,不但对不起自己,还有假装博学的嫌疑——近来写了两篇,早早发在我的网站,有段时间懒得发帖,参加军团联赛,所以发来几篇,这是第二篇,^_^


两次“王顾左右而言他”

2008.7.13

欣欣然学社/北_星_之_光(涤之)



孟子问齐宣王:您的一个臣子,把他的妻子和孩子托付给他的一个朋友后到楚国去游玩,假如他回来后发现他的妻儿正在挨冻受饿,他该如何对待他的朋友呢?

齐宣王回答:断绝交情。

孟子又问:假如典狱官(也有译作司法官的)不能管理好他的下属,该怎么对待他呢?

齐宣王回答:罢免他。

孟子再问:倘若某个国家没有治理好,那又该怎么办呢?

齐宣王无所应对,只能看着左右的臣子,搭讪些别的话。


“王顾左右而言他”,是一个成语,出处是《孟子·梁惠王下》中的一段,以上是该段的简单翻译,读这段原文,远比以上翻译简洁并有韵味。

孟子连问三问,前两问作为铺垫,设定了一个逻辑,等到齐宣王明白过来时,只能无言以对了。我读到该段时,不禁一笑,不妨设想一下该段对话发生时的情景:齐宣王居中而坐,两旁文武臣子侍立,孟子在离齐宣王最近的下首——或许齐宣王虽然不采纳孟子一贯推行的“仁政”的主张,但还是比较尊重孟子这个知识分子,于是“赐坐”,于是孟子每次上殿,也能在齐宣王座位旁边有个小马扎坐坐——这次也不例外,坐在小马扎上,虽然不太舒服,但孟子还是屁股没坐热就劝谏齐宣王推行仁政。直接说可能已经说滥了,并不能引起齐宣王的重视和思想上的转变,于是孟子处心积虑,终于想了一个逻辑严密的陷阱并说了出来,让齐宣王从思想上有所触动直到尴尬,然而这个尴尬触动并没有引起齐宣王的深刻反思和付诸实施,只是当时一阵尴尬后“顾左右而言他”。

不妨再设想一下:倘若齐宣王是个足够谦逊、修养到家的人,那么应该回答“易之”,意思就是说君在其位不谋其事,应该要被老百姓“罢免”,那么,既然齐宣王认识到了这一点,就应该采纳孟子的主张,开始推行仁政了;倘若齐宣王“霸气”足一点,那么孟子这次当众捋虎须,恐怕后果就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了,轻则驱逐出境,重则终身监禁,至于理由,这还需要多说!让你大胆使寡人在众卿家面前失了面子!这个理由在封建君主那里就足够杀头的了,看你孟子算个知识分子,赦了死罪,监禁终生,你老儿就在狱中往寡人所在方位大磕其头谢不杀之恩吧!至于孟子是不是会因为监禁而屈服于淫威,那寡人我齐宣王可就不管、也不会考虑的啦。


然而齐宣王既不是足够谦逊而从谏如流,也不是足够“霸气”而睚眦必报,所以当时的反应只能是“顾左右而言他”了,但心里总是不舒服,于是也处心积虑,想找回这个面子,你孟子不是继承孔子的嘛,那么我就用你们儒家推崇的“克己复礼”来堵你的口,于是,同样在《孟子·梁惠王下》篇,就在上面一段话隔一段后,又记载了下面一段对话:


摘录原文如下: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

孟子对曰:“于传有之。”

曰:“臣弑其君,可乎?”

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其君也。”

以上为原文摘录。

这段话大概意思是齐宣王问孟子说:商汤流放夏桀、周武王讨伐商纣,有这样的事情吗?

孟子回答:您说的这些在古书上都有记载。

齐宣王紧着问道:那么,臣子杀了他原来的君主,可以这样做吗(言下之意就是这样做合乎礼节吗)?

孟子不慌不忙地回答:败坏了仁德的人叫做贼,败坏了道义的人叫做残。残贼者叫做一夫(独夫),我只听说诛杀了独夫纣,没有听说弑了君主纣!


看看,齐宣王也想来个陷阱,让孟子掉进去,找回那天的面子,所以明知故问(我不相信做为一个君主连那样有名的历史事件都不知道,还要问:“有诸?”所以我宁可相信这两段不是没有关联的两段,而是齐宣王与孟子的一次交锋的两个回合),但孟子回答得很谨慎,对于那样简单的第一个问题,并没有掉以轻心,在没有明确齐宣王的意图前,也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事实:有记载。这样回答既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又答复了齐宣王的问话!

但齐宣王可不管那么多,哈哈,你孟子不是承认了这个史实了吗?那好了,商汤和武王都是造反啊,这个造反可是不合乎你们儒家推行的重礼的主张的啊,难道能造反、弑君吗?看你这老儿这次怎么回答我!

第二句“问话”终于让孟子明确了齐宣王的意图,那就不客气了,于是乎孟子先下定义:不推行仁政的君主不是君主,只是独夫!跟着结论:推翻独夫,不算弑君!言下之意这些与礼节无关,自然可以做了!孟子这句话说出来后,齐宣王接着说什么呢?原文没有写,但我认为再次出现“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两段对话,我认为是齐宣王与孟子的一次交锋,请注意,是一次交锋,因为,孟子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让齐宣王推行仁政,并警告齐宣王:倘若不推行仁政,那么君主之位是不牢靠的!而齐宣王的目的却是为自己非仁政的统治找合法合理的借口,并且夹杂了想找面子的私欲,所以两者虽然说得热闹,但根本说的不是同一个问题。而齐宣王两次败就败在理屈,即使第二次他主动“进攻”,但只是胶柱鼓瑟地认为商汤和周武王的“造反”不合乎“礼”,这样就能堵住孟子的口了,然而他不知道或者有意忽略了商汤和周武王的“造反”的对象的统治下的实际民情,并且根本不理解或者就是根本不知道:儒家提倡的克己复礼,其实是礼为末,仁为本,“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论语·八佾篇第三》,大意就是人如果没有仁德,再注重或者精通礼乐,又怎么样呢(又有什么可取之处呢)?自然,对待不讲仁德和道义的人或者“君主”,也不必讲礼节。


再回过头来说说前面假设的谦逊的回答“易之”,这个假设,有些心虚,因为我大约知道,历来,中国历史上有被暴力推翻的君主,有被阴谋篡位的君主,有仁德到自动禅让的君主,有短命而死传位给幼童的君主,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皇帝,就是没有记载说被百姓以和平方式罢免的君主,究其原因,或许,中国的百姓只要能活下去,就不会关心自己有没有罢免君主的权利,所以,历来,虽然有儒家仁德为本的政治主张,但自觉推行有限度的仁政的除了有些开国君主外,实在是少得很,更别提让百姓有罢免权了。所以有了一个个朝代更替得不亦乐乎,但中国历来的民众在如此反复的战火硝烟中,依旧抱定了一个观念:只要能活下去就心满意足!不是有俗语讲“宁为太平犬,不为乱离人”吗?看看,普通百姓,为了有口太平饭吃,哪怕做狗也愿意哩,不要说自觉要求其他的做为人的权利了!正是这话,让人觉得中国百姓太好啦,对统治者感恩至此,如此良善!同时,也正是这话,让人有时忽然觉得,也正是这样的民众,使得民族没有多少希望——然而,根本上说,真是民众的原因吗?

当然,现在是人民的共和国,“自然没有了君主皇帝”,所以,以上最后一段的“再回过头来说说”,似乎也就没有了讨论的意义。真的吗?


附录“王顾左右而言他”段原文如下:

孟子谓齐宣王曰:“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比其反也,则冻馁其妻子,则如之何?”

王曰:“弃之。”

曰:“士师不能治士,则如之何?”

王曰:“已之。”

曰:“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

王顾左右而言他。

其它近贴:“老虎诗”


说明:以上两文于2008年7月15日首发于我的网站乐夫拓札记版块,请斑竹审查。


编辑说明:仅编辑标题


本文内容于 2008-8-8 2:27:00 被Ricky88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