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是中国最“伟大”的朝代

清朝是中国最伟大的朝代,它为影响中国历史进程和现代化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没有清朝哪有我们现在的改革开放和民族复兴,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牢记大清以及清十二帝的历史功德。


政治:清代明是历史的必然,满清用区区数百万人口可以统治上亿人口的华夏,是实行仁政并深入人心的历史客观现象。虽然后来小日本也想模仿,但没有学到清朝的宽厚胸怀而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这是中国历史上民族关系最好的时期,虽然贯穿整个清朝暴动就从没中断过,但历史证明他们都是逆时代潮流的跳梁小丑,必将为后世所唾弃。

“留头不留发”是不准确的,毕竟后脑勺还准许留一撮,大清可没强迫谁剃光头。

大臣自称“奴才”是时代进步的象征,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并不见得是永恒的真理。


外交: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受外邦欢迎的朝代,它使万国来贺,汉唐明时他们不过是拿些小礼品以及虚幻赞美之词来敷衍,而清时他们用的是大炮来问候,其气势何等威武,此等气吞山河试问哪朝哪代有如此雄壮。

中国最伟大的女主慈禧派遣学者留学西洋,汉武帝派遣张骞不过才到中亚,明成祖时郑和也只到非洲,而慈禧的学者则环绕了地球,远非张骞、郑和可比。

虽然康熙在《尼布楚条约》开启了把地盘当礼品的先河,甚至把一部分东北满人的发祥地都做成了礼物,但我们必须客观清醒地认识到那不过是泱泱中华的一小部分而已,蚕食毕竟是缓慢的,大大的桑叶估计几千年也未必啃完。

但是蚕食实在是太慢了,于是他们用条约来付诸实施,用几千年老前辈的资本来“量中华之物力,结予国之欢心”,没钱的给钱,没地的割地,此等大公无私的气质何人能及。


经济:清朝有我们最为骄傲的“康乾盛世”,上承汉唐,下启共和,可惜我大清遗留下来的万年财富竟被腐朽的民国糟蹋的干干净净,乃至新中国建立的时候一贫如洗。

我们清史专家明明考证出康乾盛世的GDP至少占世界的一半以上,但是当时的西方使者马嘎尔尼等居然写道“士兵拿着生锈的大刀...军队象叫花子一样衣衫褴褛...妇女没有衣服穿...遍地都是惊人的贫困...”,这个评价与马克波罗、利玛窦等对元明的评价相差甚远,很明显是持双重标准,此等险恶之心我们鄙视之。

更荒谬的是那个姓马的竟然能够不负责任地论断:“这个帝国必将是野蛮、落后的”?清朝不过是恢复了下农奴制度,还远没达到原始社会的

地步。明朝虽然有了资本主义的萌芽,但历史告诉我们这是失败的,是注定要亡国的。

商朝也就不过能做几个青铜器,写几个甲骨文,哪赶得上我大清的先进,从商到明,试问哪个朝代有我大清养的人口多,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是永恒的真理。


科技:康熙是中国历史上最崇拜西洋科技的帝王,并亲手加以钻研,但研究成果发现那不过都是些“奇技淫巧”,于是他怀着强烈的爱国激情下令禁止此等污浊之术以免腐蚀国人纯真的心灵。

“清朝没有任何科技发明”是荒谬的,康熙时就发明了最早的机关枪-连火铳,虽然发明者戴梓连同他的发明因政治事件一起被流放,但这不能怪康熙,谁叫他居然比康熙还聪明。

清朝对古董文物的保护是得力的也是先进的,清兵将埋在地下数百年的明朝火炮刨出来,居然用起来比当时的火炮还顺手,这恐怕连我们今天的文物保护技术都自叹不如。

落后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落后,于是清朝本着高瞻远瞩的远大眼光,开创了洋务运动,为中国近代科学发展书写了崭新的篇章。


文化:乾隆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才华的帝王,他一人作诗上万首,已堪比全唐诗集,“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洒落花丛都不见”等千古绝唱足以令李白杜甫们汗颜,阎**说乾隆的诗词造诣和杜甫有得一比但在数量上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古典名著之首的《红楼梦》创作于清朝,他有力地批判了大清的没落论。《四库全书》堪比《永乐大典》,但这一旷世之作居然被诬蔑为“毁书甚于编书”,其实《四库全书》最多也就改了一半。

清人所编的明、清历史是中国历史上最真实的史诗巨著,西方研究历史还要用考古来验证史书的真实性,而中国清史专家对明清的认识只用通过对清人所编的明清史书就可得出结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