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家族财富被美国政府曝光和没收的秘闻

清朝有个世界最富的人伍秉鉴,但他却不是皇室成员,国民党和清朝比,实在是历史的大倒退。





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四大家族腐败绝顶,但是,近年来,有人说那是对国民党的诬蔑。真相到底如何呢?下面从国民党内部人员,日本特务和美国征服的资料来阐明。美国政府的资料也许有些夸张,但和事实相差不会太远,否则,四大家族不会甘心自己的财产被美国没收,以他们在美国的活动能力,一定不会吃这个大亏的,可是,四大家族却认栽了,心痛哪些中国人的财富被美国政府贪污,哪是四大家族剥削中国人的财富啊。后来,四大家族比较“清贫”,也许是做样子,也许和其大量财产被美国没收有关。下面资料来自网上:











根据国民党元老蔡元培日记所载, 1934 年 12 月 26 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 1300 万元,宋美龄 3500 万元,宋子文 3500 万元,孔祥熙 1800 万元,孙科 4000 万元,张静江 3000 万元。其他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 5 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





有学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访学时,在该校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所藏张嘉(曾任中国银行、中央银行总裁)档案中,发现了一份 1939 年 10 月 17 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秘密调查报告, 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 —— 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现摘引于下:





蒋介石 6639 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 809 万美元。下同),





宋美龄 3094 万元( 377 万美元)





宋子文 5230 万元( 637 万美元)





孔祥熙 5214 万元( 635 万美元),





宋霭龄 1200 万元( 146 万美元),





陈立夫 2400 万元( 292 万美元),





宋子良 550 万元( 67 万美元),





张静江 3750 万元( 457 万美元),





孙科 2832 万元( 345 万美元),





张群 2750 万元( 335 万美元)





何应钦 2600 万元( 317 万美元)





阎锡山 2800 万元( 341 万美元),





何键 2000 万元( 244 万美元),





陈济棠 6550 万元( 798 万美元) …





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这仅仅是国民党在银行存款的一部分,其他的还不算





*** 注意, 1934 年, 1939 年的 1 美元,和现在 2007 年的 1 美元不是等价的 . 当年的一美元相当于今天的 100 美元 .














另外 , " 四大家族 "1949 年被美国永久冻结的在美非法财产,具研究中国历史的美国专家根据 80 年代中期一小部分解密的档案,用最保守的方法估计,至少在 20 亿美圆以上。其中宋美龄名下的就有 2.5 亿美圆,这还不包括永久冻结在美银行保险库里来历不明的古玩、字画、珠宝、黄金。





本来美国还不知有 " 四大家族 " 在美非法财产有这么多。可惜 " 四大家族 "40 年代利用美援物质和他们的特殊途径在美搞投机倒把,被美国财政部查出 " 四大家族 " 偷税几千万美圆,告到总统杜鲁门处。再加上宋美龄 49 年访美指责杜鲁门对华政策对国民党支援太少, 45——49 年 4 年间只有 30 亿美圆。并联络美议员对杜鲁门施压。杜鲁门非常恼火,再加上竞选时国民党用美援国民党金钱支持对手杜威,现在又指责自己。美国财政部查出 " 四大家族 " 偷税几千万美圆的报告,立即指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财政部联合彻底清查 " 四大家族 " 在美非法财产的来历和利用特殊途径在美搞投机倒把的情况,以回击宋美龄。





经调查,情况触目惊心, " 四大家族 " 在美来历不明的非法财产具然有 20 亿美圆以上,还不包括在美银行保险库里来历不明的古玩、字画、珠宝、黄金。抗日期间美国援华 20 亿美圆的金钱和物质, " 四大家族 " 单独贪污 7.8 亿美圆以上,其余大部被国民党其它各级官吏贪污,用到前线的只有 10% 。利用特殊途径长时间在美搞投机倒把偷税金额在 8 千万多万美圆以上。





美国财政部暴跳如雷,把调查报告全部公布在美参众两院特别调查听证委员会上,一片哗然。最后,美参众两院一致决定:永久冻结的 " 四大家族 " 在美非法财产和在美银行保险库里来历不明的古玩、字画、珠宝、黄金,补清偷税金额和罚款。对国民党援助额不变。并通知宋美龄, 45——49 年间已批准援助国民党的 30 亿美圆,国民党已用了 28.5 亿美圆,用完为止,不会增加。拒绝国民党政府的派美国顾问团接管指挥国民党军队和派美军介入的提议。





杜鲁门看到 " 四大家族 " 美非法财产和搞投机倒把偷税漏税的报告怒不可制,在议会上气得破口大骂:贼!他们都是一群贼!!一群可恶的贼!!!





" 四大家族 " 吃个哑巴亏,根本不敢上诉申辩:这么多贪污的非法财产根本没法解释,他们惟恐一旦申辩,他们种种贪污臭行都将世界尽知 , 所以美国等于平白拣了一个大便宜 .






但是四大家族是怎么在这么段的时间里积累到如此巨额的财富 , 他们和当年的国民党政府的改朝换代有什么关系吗 ?





我们先来看看以下当年国民党政府从社会敛财的手段 , 再来谈四大家族是如何利用政府权利积累财富的 .





一) 发行 公债 。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四年,国民党政府财政部发行内债十八种,有的按 法币 和关金计算,有的按 英镑 、 美元 计算。总计法币一百五十一亿九千二百万元,关金一亿单位,英镑二千万,美元二亿一千万。此外还有谷麦粮食 债券 。除一九三七年的救国公债在民间 “ 劝募 ” 外,其余都不公开发行,而以总预约券的方式向 银行 抵押 ,再由银行垫款给国民党政府。银行则利用它作为发行纸币的准备,发行不兑现的钞票。官僚资本既发了公债财,又发了法币财。










( 二)增加捐税。 由于 工业 、 商业 发达的沿江沿海地区相继 沦陷 , 关税 、 盐税 、统税三税收入大为减少。国民党政府便通过扩大征税范围和增加 税率 的办法,来弥补减少的税收。国民党政府将统税扩大为 货物税 ,形成几乎无物不税的状况。一九四三年十月开征 食盐 附加税 ,开始每斤征三元,到一九四五年一月增至六十元。由于通货膨胀,从一九四一年下半年起,实行 田赋 征实,按田赋的正税和附加税的税额,每元折征稻谷二市斗,一九四二年增至四市斗。从一九四二年起普遍实行粮食随赋征购,征购价格远低于市价,而且多数不付现款,只付粮食库券或法币储蓄券。一九四三年普遍实行粮食征借,既不付 利息 ,还本也只是空话。从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五年六月,国民党政府通过 “ 三征 ” ,共实收 稻谷 和 小麦 二亿四千多万 石 。这是对广大农民的利益造成了最直接最厉害的伤害。










(三)通货膨胀 。 抗战开始后四个月,国民党政府决定用增发纸币的办法弥补 财政赤字 。法币发行额,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一九三七年底为十六亿元。一九四五年底为一万零三百一十九亿元。八年中增加了七百三十八倍。实际上还不止此数。滥发钞票的结果,使四大家族的财富迅速集中,而广大人民则越来越贫困。










(四) 外汇管制 和买卖 黄金 。 国民党政府从一九三八年三月起实行外汇管制。从此官价 外汇 被垄断, 黑市 交易随之而起。伴随法币的贬值,官价与黑市之间的差额越来越大。抗战期间,外汇中美元与法币的对换率一直是一比二十,而黑市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为一比八五点四,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为一比五四二点二。四大家族利用特权,以官价买进大量外汇和黄金,以黑市价格抛出,转手之间,牟取暴利。










(五)实行 专卖制 。 一九四一年四月,国民党政府成立专卖事业管理局。从次年初开始,先后对食盐、 糖 、 卷烟 、 火柴 、 茶叶 、 酒 等六类物品实行专卖。这一制度,使国民党政府收入大增。增收数额,一九四二年为四亿七千八百万元,一九四三年为十七亿四千七百万元,一九四四年为十八亿元左右。这一制度大大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国民党官员和有关机构乘机营私舞弊,套取专卖品转投黑市,从中牟取暴利。










(六)统购统销 。一九三七年九月,在国民党政府之下成立贸易委员会,该会下设复兴公司、富华公司、中国茶叶公司三大公司,对国统区的 丝 、茶、 桐油 、 猪鬃 等主要 出口 物资,实行统购统销。 钨 、 锑 、 锡 、 汞 等主要出口 矿产 品,则由资源委员会统购统销。一九四二年二月,成立物资局,对棉纱实行统购。在统购统销政策下,国民党政府实行低价强购,利用买卖之间的差价获取重利。以桐油为例,一九四二年收购价比内销市场价每担差一百元,一九四三年差一千一百元。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四大家族是如何利用手中的权利增加自己的资本的 . 四大家族官僚资本对 国民经济 的垄断,在抗战前即已开始,抗战中不但金融垄断更为加强,而且将垄断扩展到工商业的各个部门。





在金融方面,抗战初期设立了 中央银行 (蒋介石)、 中国银行 (宋子文)、 交通银行 (孔祥熙)、 农业银行 (陈果夫 , 陈立夫)四银行联合办事总处,做为国民党政府集中的金融机构。蒋介石自任总处理事会主席, “ 总揽一切事务 ” 。孔祥熙任国民党的财政部长和行政院副院长,直接控制了四大银行,设立了中央信托局和邮政储金汇业局,形成了四行两局的格局,打着孔氏家族的旗号先后创办、接收了中国实业银行,中国国货银行、四明银行、山西裕华银行、祥记商行、庆记商行等等,虽然说是有四大家族,但是银行是掌握在财政部手中的,中国银行原有的 董事长 叫张嘉敖。孔祥熙任中央银行 总裁 。一九四二年七月,国民党政府又规定全国货币的发行都集中统一于中央银行。从而一步一步地加强了四大家族官僚资本在全国金融业中的垄断地位。在抗战期间四行存款数额在四年中增加六桔,是各银行中增长最快的。在全部银行存款中,四行的存款占到了百分之八十至九十,而战前的一九三六年只占百分之五十九。





抗战期间,官僚资本在商业方面形成了正式的公开的垄断。前述专卖事业管理局、贸易委员会、物资局等机构的成立及专卖、统购统销政策的实行,是官僚资本实现商业垄断的重大步骤。此外,原属孔家系统的农本局福生庄,后改组为花纱布管制局,统制着花纱布的贸易。以上这些宫式机构,作为国民党反动政权的组成部分,假借抗战的名义,垄断了国统区的国内外贸易。抗战期间,四大家族以私人名义设立了不少商业公司。著名的有:孔家的庆记纱号、强华公司、大元公司,宋家的中国棉业贸易公司、重庆中国国货公司、西宁兴业公司;陈家的华华绸缎公司、棉花运输公司等等。这类公司既有政治特权,又有极大的金融势力,具有操纵市场的垄断地位。





四大家族对于工矿业的垄断在抗战前还较小,一九三五年底全国 官营 、民营工厂资本总额中,官营部分只占百分之十一。抗战开始后,一九三七年九月设立工矿调整委员会,扩张官营工业,吞并民营工业,实行国家垄断工矿业的机构。四大家族官营工业主要有隶属于资源委员会和军政部兵工署的两大直属系统。一九四四年,资源委员会下面有一百零五个单位,兵工署下面有数十个单位。此外还有各省所办的官营工业,如贵州企业公司、四川川康兴业公司、湖南实业公司等,单位也不少。一九四三年国民党政府经济部的报告,说明了官营工业的垄断地位。在国统区三千七百余家工业中,官营的六百余家,民营的三千一百余家。但官营的占资本总额百分之六十九,民营的只占百分之三十一。四大家族除官营工业外,还有所谓商办形式的私营工业,这类工业著名的有:以孔家为主的中国兴业公司,一九三九年七月成立时的资本额力一千二百万元,到一九四三年增为十二亿元,为后方资本额最大的公司,它共有十三个厂,经营的中心是 钢铁 。在宋家控制下的雍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一九四 ○ 年成立,一九四二年五月己完成及未完成的有十八个单位,其中绝大部分分布在 陕西 、 甘肃 两省,主要经营纺织业。除了资源委员会主办的各厂外,它是 西北 最大的垄断企业。一九四二年,它的已开工纱锭占大后方全部纱锭的四分之一.陈家的有大华企业公司、华西建设公司、中国工矿建设公司等,也是规模很大的垄断企业。





在农村,四大家族是最大的 高利贷 主。根据十五个省的调查,在农民借款来源中,受四大家族直接间接操纵的银行、 合作社 、合作金库所占比重,一九三八年为百分之二十六,一九四 ○ 年为百分之三十八,一九四二年为百分之五十九,一九四四年为百分之五十二。一九三七年九月,国民党政府设置了农产调整委员会,作为控制和垄断农业生产的机构。抗战时期 棉花 、 蚕丝 、茶叶、猪鬃、桐油等由国民党政府统购统销。在征购征借的措施下,大量的粮食纳入四大家族直接掌握之中。四大家族还直接占有大量农村土地,陈家的华西垦殖公司、蒋经国的新赣南国民经济建设公司,都是这类机构。










从上面的事实不难看出 , 四大家族在解放前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财富积累达到那样令人惊讶的程度 ( 至今四大家族的在美的豪宅都是好来坞惊叹的对象 ----- 此内容和图片将出现在下篇文章的 “ 四大家族目前财富状况 ”) 确实和他们手中掌握的权利有关 , 而且 , 虽然不能说四大家族直接造成了国民党政府的被改朝换代 , 但是 , 我们可以很容易的得出结论 , 四大家族的敛财行为确实造成了社会的混乱和促进了国民党政府的倒台 . 民如水 ,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 将国家当成自己的后花园来为个人凿宝但却又不好好的维护它 , 这样的政府被替代其实是迟早的问题.只可惜了国民党的一代精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