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成排的炮弹将那河水湍急的马江溅成漫天的瓢泼大雨,马江南岸,一排接着一排的炮弹尖啸而下,筑起一道又一道的火墙,气浪咆哮着翻滚着,江水之上满是那翻着肚皮的死鱼。

喷涌而起的火光之中,不时可以见到越南人那匆匆躲避炮火的身影,一枚炮弹下来,诺大一片地烟火涌动,飞沙走石,很多来不及躲开的‘越人阵’士兵转眼之间便灰飞烟灭,就似乎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155毫米杀爆榴弹可以肆无忌惮的毁灭一切它想毁灭的东西。

平整整的江岸便已然被炸得如同月表样,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陨坑’,而这些依然升腾着袅袅焦烟的弹坑间随处可见淋漓的碎肉和残破的衣服碎角。和着泥红土的淋漓血肉满地都是。

火光,浓烟,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大爆炸,让整个大地都在痉挛样的颤抖着,不断自天空而下的炮弹依旧如同沉重的鼓槌样,发疯似的狠狠锤击着这鼓面,任凭大地颤抖着,哆嗦着。

在第85机动步兵师的炮火覆盖下,马江南岸已经几乎成了一片人间地狱,那翻滚袅绕着火光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让人心惊胆颤,几乎每一个阵地上的越南人都在惊恐着,恐惧着,谁能够保证接下来砸下来的炮弹不会‘恰好’的落在自己头上,谁又能爆炸自己不会成为那漫天飞舞的猩红。空气中那混合着硝烟味的血腥更加的加深了活着的人的恐惧。

炮弹依旧是不断的落下来,就好象中国人的炮弹永远都是那样打不完似的,就像父辈们常说的1979-1989年的那场战争一样,中国人似乎总是偏爱用猛烈的炮火来摧毁越南人的心理。

纷落的炮弹点燃起一切,整片整片的绿色在火光之中被烧成一片焦黑,那些滑落下来的炮弹似乎依然是好不满足似的,它们继续怪嚎着,嘶鸣着从天空中而落,就像是地狱里降临下来的恶魔一样,播撒着死亡的烈焰,它们能够毁灭一切、烧焚一切。

困兽在北岸的第1国家装甲团的情况并不比南岸好多少,尽管他们距离河忠不过仅仅剩下短短不到6公里的路程,但这支号称为‘第1国家’的所谓主力装甲团此时却如同落入在渔网中的恶鲨样,尽管牙齿锋利、凶狠嗜杀,但却被牢牢困缠住,丝毫无法动弹。

那些不明来路的中国军队巧妙的给第1国家装甲团设下了一个圈套,一个几近完美的圈套,虽然不致命,但却足矣让第1国家装甲团精疲力竭,并直至最终缚手而毙。

1号公路此时对于第1国家装甲团来说,不亚于当年伊拉克军队从科威特撤军的死亡公路,长长的车队此刻被完全的切割成了数段,首尾不能相顾,甚至进退之间都成了难事。

公路两边被定向炸断的棕榈树、椰子树此时成了第1国家装甲团最大的障碍,这些交错倒下的大树完全使得整个公路被截断成了数截,混乱中的车队除了冒着翻车的危险驶下公路路基之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办法。更为糟糕的是,由于首尾截断的空间实在太小了,车辆倒车后退的空间也受到了压缩,以至于一些截断内,几辆车混杂着挤成一团。

纷飞倾泻而来的30毫米次口径脱壳穿甲弹和‘红箭’反坦克导弹几乎成了第1国家装甲团的噩梦,许多防护力有限的战车不是被打得浓烟滚滚,就是被火光四起。

而那些下车步兵的下场似乎更惨了些。在游走着的中国战车的猎杀下,许多士兵都是被飞舞着横扫过来的次口径炮弹给炸成漫天飞舞的血肉碎片。而无处不在的中国狙击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活跃着,他们射杀一切出现在他们的十字线内的军官,射杀一切不小心的车长以及那些试图排除路障的工程技术人员。中国人就这样困住了第1国家装甲团。

“来了!”看着军用笔记本电脑上那十余个正在接近而来的红色脉冲光点,岳海波说到。

“哦?”钱鹏飞微微凑了凑头,“敌我识别系统应该可以确认我们吧?”钱鹏飞问道。

“废话!”岳海波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这不老常识了吗?也小子怕什么啊!”

“要是挨了自家人一炸弹,那可多冤枉!”钱鹏飞挠了挠头,憨笑着说到。

“乌鸦嘴!”岳海波抬手给了钱鹏飞一下子“好了,命令部队准备吧!”

钱鹏飞点头应允到“全体都有,停止攻击!” 扣上头盔,钱鹏飞对着耳麦说到“节省弹药!”

刚刚还在对着第1国家装甲团猛烈火力打击的中国人突然就像消失了一样,纷飞的炮弹再也不胡乱窜涌在夜幕之中,甚至就连零星的枪声也丝毫听不到,整个战地除了偶尔几声被炸毁的车辆发出的殉爆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战场之上似乎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然而这种死寂并没有维持太久,随着第一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用它那串联穿甲战斗部将一辆AMX-32B2轻型坦克炸回到零件状态的时候,杀戮才算是刚刚开始。

“直升机!”对于‘树梢杀手’那再熟悉不过的战术模式,第1国家装甲团的欧洲军事顾问们只能这样发出肝胆俱裂的尖叫。可是他们的喊叫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甚至还没有说完,便被爆炸的巨响给湮没在其中,又是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成为了爆裂的火球。

“该死的,这附近有直升机,这附近有直升机!”连续多辆的战车被炸成了碎片,让‘越人阵’士兵惊慌不已的同时,却也让欧洲军事顾问们更加的焦虑不安。这样下去,只是活靶子。

-轰-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一辆AML-90 型4×4轮式战车消失在火球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这些‘死亡暗箭’是从哪里射出来的。但肯定的是,这附近一样隐藏了什么致命的猎杀者。

对于一支防空作战力有限的装甲团来说,来自空中的打击是极其致命的,更何况这种致命的打击尚且还不知道从哪里而来。几辆被炸成碎片的弹炮一体防空系统直至最后时刻都不知道那致命的‘树梢杀手’躲藏在哪个角落之中,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这幽灵样的‘低空猎人’却无时无刻不在用一辆辆战车被炸成火光这样的方法来告诉越南人‘其实死神一直存在’

“暗影,一定是暗影!”一名来自法国陆军的欧洲军事顾问狂呼了起来“一定是那该死的暗影,中国人的编号为‘武直-14’,该死的一定是这该死的暗影。”

几乎就在同时,数个黑影从红树林的之后爬升起来,旋叶搅动空气时几乎没有太大的声响,就连往常直升机的那种低鸣也变得更是低沉,除了那沙哑的-呼呼-之声,几乎没有其他杂音。

带角平面边缘形状的机头光电传感器转塔;由两半乎面转角构成的机身侧面;尾部涵道后桨向左侧倾斜、尾桨上的垂直尾翼向右侧倾斜。这棱角分明、怪模怪样的机形除了‘RAH-66科曼奇’攻击直升机之外,也同样是中国陆航的‘武直-14’先进隐身侦搜攻击直升机的标准模样。怪异,而又带着浓浓的杀戮之气,甚至有些像是一只暴虐的鳄鱼样狰狞。

对日战争的时候,中国军方装备陆军航空部队的首批十五架中有八架‘武直-14’攻击直升机被派往战区,编属于第9陆航团的第931、第932两个陆航中队。

通过战争的洗礼,在经过战地验证以及相关的完善之后,总共80架‘武直-14’先进隐身侦搜攻击直升机被装备到了陆航部队。和其他一些作战部队一样,85师陆航团也分到了一些装备额,总共接收了4架‘武直-14’,编属为战斗航空营-侦攻中队。

谁让这种由哈飞和昌河集团共同联手打造的先进直升机系统实在是太出色了,可唯一的缺点就是昂贵了呢!而且是昂贵得让军方尽管很欣赏,却只能面对着自己的荷包苦笑。

对日战争之后,国家的军费开销实在是太大了,国家财政首度赤字,所以考虑到综合因素,中国军方也只能对于‘武直-14’这样昂贵的好东西抱以无奈的笑容。作为空中突击单位,第27空突集团军、第16空降军-第16、17两个空中机动旅是‘武直-14’的大用户,可第27集团军的三个作战旅以及第16、17两个旅,也才每个旅分到了8架。因为‘武直-14’实在是昂贵了。各作战部队的主力攻击直升机依然是‘武直-10’这种中国虎。

尽管各单位分到的‘武直-14’数量有限,可有一点是相似的,无论是在第27空突集团军、第16空降军,还是在近卫集团军85师这样的作战单位,‘武直-14’都被编入为战斗航空营-侦攻中队,按中国陆航的每个中队是4架直升机的编制来看,80架总共可以形成20个侦攻中队。尽管数量有限,但‘武直-14’依然是不可不扣的突防猎杀高手。

没有让‘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点下机首而来的‘武直-14’机身两侧那内置翻转舱盖式挂架两边已经是一片火蛇闪动,无数的航空火箭弹就这样如同暴雨样的倾泻下来,几乎是劈头盖脸的扫向慌乱中的第1国家装甲团。让地面上的那些越南人不得不痛苦的承受着来自空中的那钢铁暴雨的洗礼。

刚刚惊呼的法国军事顾问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块飞溅的弹片直接的贯穿了他的两侧太阳穴,血从这贯通性的创口处汨汨的流淌着出来,浸润在这块根本就不属于法兰西人的红土地上。渐渐的,渐渐的,鲜血被泥土给吸耗而尽,除了那片暗红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