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十三节难找的坦克驾驶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到了晚饭时间警卫员把热好的罐头送到指挥所里,警卫员看见张学义刚擦干眼泪,张学义坐在弹药箱子上端起饭开始吃,警卫员也不知道他到底因为什么流眼泪,在他们看来一个战无不胜的指挥员不该有什么伤心的事,他们表面上不在意这件事可心里一直再琢磨。

美军吃着晚饭盼望着天黑,他们知道又一天熬了过来,只要晚上敌人不扑向自己的大营就可以,他们安心的吃饭可韩军害怕得不得了,他们屡次吃亏都被打怕了,那还有心情吃饭,昨天晚上一把火烧得够惨的,所以晚上两个团的韩军以及师属侦察营炮营等几支部队都集聚在一起,他们在一座大营里驻扎,指挥官安排了部队总数三分之一的人上第一班夜岗,机枪几乎都在外边的临时阵地里,各部队集中卡车吉普车一律头朝外,车灯照亮了旷野外很远的地方,营内的篝火也点了不少,帐篷的距离有离的很远,营外的阵地里还有不少无坐力炮和迫击炮,如果再有人夜袭军营那可能碰上凶猛的火力。


吃过晚饭的张学义来到藏坦克的阵地里,工兵们拉开伪装布坦克显现出来,张学义叫过马云,“马云,你路上没少坐坦克,我也没少教你开坦克的技巧,现在我缺个驾驶员,你就进去帮我开车吧,不过我先会把车开到平地上,战斗的时候你开。”

“我开呀,我可没真正的开过这东西。”马云看着坦克发愁,有好装备了他不会操作,张学义又看看自己的俩警卫员,“你们俩把手枪以外的武器都放回去,就带手枪,一个当前机枪手,一个当装弹手,我自己当车长和炮长。”

这些人都分到了任务,寇勋一看没自己什么事,他马上问:“那我的营去干什么?” 张学义说:“你坐到坦克外边,集合你的营跟着我的坦克,咱们晚上把坦克开出去,我车速慢点,你们都跟上,等开到敌营附近我用炮火打开一个缺口,你带兵进去狠狠的打敌人,然后多缴获武器弹药,我的坦克会一直用火炮支援你。”

“好,太好了,这东西好。”寇勋拍拍坦克,对自己营里的指战员说:“同志们,晚上都给我精神点,看见没,这是咱们的坦克,给敌人点颜色看看,发现敌人的机枪和火炮就别楞冲,找地抵隐蔽好让坦克炮摧毁他们。”

就在这时候一个营的士兵来到阵地里,带队的指挥员一看坦克就跑了过去,“好东西呀,这可是好东西,那弄来的呀?”张冲跑了过来拍着坦克,他可会开坦克,都是跟张学义学的。

“你怎么回来了?” 张学义看着儿子带兵来了心里顿时更有底了,这并不是因为张冲是他儿子,而是因为张冲年他一起操作过坦克,他是个装甲兵指挥员的苗子,以后自己的坦克营还要用他,另外他带来的部队可以增加一线部队的实力,对阻击美军能起很大的作用。

“我们休息了几天就给我们营重新补充人员,我向总部要求到最前线去,总部等了几天就批准了,我们一路急行军才到达最前线,现在打得怎么样?”张冲一身疲惫但是看到父亲还好好的,心里就很塌实。

“我们这好着呢,别说别的,马上进驾驶舱,你开坦克**作主炮,咱们晚上去袭击敌营,有一个步兵营配合我们,里让部队就地休息,他们就不用跟着。” 张学义说完钻进炮塔里检查里边的弹药,因为他们从很多坦克里找炮弹,炮弹库存有几百发之多,他们所在的坦克里已经装满了炮弹和子弹,炮里已经提前装好一发高爆弹。


坦克低速行进,步兵走起来不累就能跟着坦克,张学义想着是过去一顿炮弹把敌人吓散了就可以捞战利品,不顾寇勋想法跟他不一样,他打算还是按照老一套办法去办,先用步兵端着上好刺刀的枪进去把敌人扎死,然后在进去抢武器弹药,等敌人企图反扑的时候再把坦克拉出来顶住,让携带着战利品的步兵能从容撤离,要扛着弹药箱子跑步前进,后边还有坐着吉普车卡车追击的敌人,那能跑远么?

现在俩人对坦克的使用上想法不一样,寇勋问张学义,“老张,你打算一会怎么下手?” 张学义自然是想搞步坦协同,由坦克引导步兵攻击,他说:“我打开个缺口你进去,然后我开着车绕着敌人的大营用炮轰,见头打头见尾打尾,剩下的就是你去抢物资,然后我掩护你退。”

“老张,我有个可以降低危险的办法,你的坦克离敌人的大营远一点,坦克的声音会惊动敌人,我还是按你以前的做法去办,悄悄的拿刺刀解决岗哨,然后我们杀进去搞东西,尽量少开枪,这样苏制武器的弹药可以节约点,我想敌人肯定吃亏吃久了不甘心,他们要追,你阻击敌人我还带着东西跑路,毕竟步兵的负重是有限度,你用坦克给我们争取点时间,这样急缺的武器弹药才能安全的回到阵地。”寇勋的建议很有说服力,今天出来干什么,不就是为了捞东西么,捞不着东西那不是空跑路。

“好吧,你捞足东西撤到安全的地方我来阻击,我喜欢的战场就是这样的,只有我自己,省得敌我识别浪费时间,这样我可以放开手脚去打。” 张学义感觉自己伸手的机会来了,他就喜欢单车单人作战,那不用考虑谁掩护谁,不用考虑很多协调的问题,反倒容易集中精神对付敌人。


寇勋端着一支SKS半自动步枪走在最前边,按说他这个级别的指挥员不应该冲到太前边,可他每次看张学义进退自如指挥得当,他感觉自己也有这个能力,他吃军粮也不是一天两天,不就是摸个机枪哨么?

可今天步兵营面对的是比自己多四五倍的敌人,而且敌人也是不惜血本预防志愿军的偷袭,军营外的弧线型的防线上全是由机枪火炮阵地组成,敌人为了省事干脆装了不少沙包,他们不愿意挖掩体,就点起火来把土烧软了然后把火移开,用软土装沙包,机枪阵地外垒了半圈沙包,机枪的枪口朝外,每个掩体里都是一挺机枪当主心骨,另外还有迫击炮无坐力炮,这样的警戒阵地里守着的是一本班,绝对不是打瞌睡的两个哨兵。

寇勋带部队到了敌营附近,集合起来连排班长临时开会,他蹲在地上小声对大家说:“刚才我用望远镜看了,几百米外的敌人大营不是前几天的那个样子,到处是火力点,每个点至少是一个班守着,你们攻击的时候尽量往上靠,如果不能拿刺刀冲进去就扔两个手榴弹,以班为单位进攻,敌人的防线搞的不错,咱们不能宽正面进攻,一排、二排对付六个火力点,打下来就守好,要撤的时候你们最后走,把缴获的东西带上,其他部队从这六个火力点之间的空隙往里钻,把白毛巾都戴在胳膊上,这样警戒阵地里的人好识别,另外控制敌人机枪阵地的各班要注意,开火的时候千万看清楚打,看不清楚就打远处的,避免打到自己人,大家明白没?”

“明白。”

“出发。”寇勋说完就带头向敌人阵地走去,他看着两个排的六个班逐渐散开,各班奔向自己面前的那个火力点,六股突击队悄悄的就靠到敌人警戒阵地旁边。

趴在雪地里的寇勋听到敌人阵地里的谈笑声,他通过说话声和笑声判断这掩体里藏了十来个人,看来两枚手榴弹很难解决这么多人,寇勋立即摸出自己的手榴弹袋,他把几个手榴弹立即用绳打起捆,他估计这么一下就可以干掉敌人,他向攻击警戒阵地的战士打手势,告诉他们手榴弹爆炸就冲,寇勋交代完了使劲向前爬了十几米,靠到几十米的地方他忽然站起来,拉响一捆手榴弹就扔进敌人的掩体里。

只顾说笑的敌兵根本没看外边,没听到异常的声音,但一捆冒烟的东西落在他们围坐的圈里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摸枪、起立、准备战斗都晚了,集束手榴弹猛烈的爆炸把一个班的敌兵炸得东倒西歪,警戒阵地里乱成一片。

警戒阵地里冒着青烟儿尸体躺了一大片,还有几个重伤的在地上挣扎,寇勋端起步枪大步冲到警戒阵地前边,他一看敌人都彻底不能反抗了就放下一半的心,他端起步枪用刺刀立即刺向几个挣扎的敌人,身后的一个班飞跑着进入阵地,他们一进来就摸阵亡敌人的尸体,弹药袋、手枪、手榴弹、枪支全部落入志愿军战士的手里,随后大家一起把尸体架到掩体外边,用敌人的尸体去加固不怎么结实的警戒阵地。

寇勋搬过M191914机枪,让机枪掉转枪口指向敌人的阵地,其他战士开始移动无作力炮和迫击炮,这些武器可以掉转方向立即使用,有懂迫击炮的立即给炮弹拧上引信,无坐力炮没太多复杂的地方,有几个战士会操作,也很快的进入战斗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