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

如果要了解中国人应该采取的上上之策,就必须明白我们处在的大时代,是一个西方强权日薄西山,西方文明对世界其他文明灭绝和摧残数百年之后,自己已经走进了穷途末路的困境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西方已经在经济上受到亚洲的中国(以及中国文明区)和印度文明的挑战。在政治上被视为美国和欧洲后院的南美和非洲,要求摆脱西方控制的呼声越来越强。在国际能源命脉的中东,虽然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军多次用兵,仍然不能压制***世界的复兴。

在这个西方维持自己统治地位能力越来越弱的情况下,将西方的一己私利,包装成普世价值,要求任何非西方的国家,为西方利益服务,简直就是要求中国人民在站起来之后,再跪下去。可笑的是有些脑残的中国学人,还在要求中国拥抱西方的普世价值,利用奥运会全盘西化,象日本一样用我们的血汗换来的经济财富,为西方利益做欲求欲取的提款机。而且还威胁说,如果中国不向西方国家提交降表,西方就不承认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人就不会得到世界(好像世界只是他们几个人而已)的尊重,中国人就没有了面子,马上就会不想再活在这个世上了。更可笑的是,西方媒体常常宣称,西方国家当初应该不允许在北京开奥运会,好像国际奥委会也是其政府的一个部门。

西方之所以很在乎中国人可不可以就范,主要在于没有中国的投降,他们不可能实施普世价值下的民主,人权和自由的新帝国主义。总所周知,非法的伊拉克战争就是在这个新标签下的行为,但实际目标是伊拉克的石油。如果这个道德帝国主义的新干涉原则,能够得到联合国的认可,西方国家的目标就是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缅甸,苏丹,索马里和利比亚,正如当年大英帝国的鸦片战争,是为了保护在中国从事毒品走私活动的英国商家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当年的普世价值。但是中国人的私有财产,抢得走的都在大英博物馆,抢不走的就给你一个火烧圆明园。即使在2008年,西方国家更在乎的是在拉萨街头杀人放火的那些暴徒的人权,而不是那些被烧杀的无辜民众的生命权和财产权。

中国要做的是不需要和西方进行官方的正式交流渠道,运用民间的力量,以毛泽东的拿手好戏,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中国应该和印度,埃及等等国家发起国际文化关注会,将西方列强当年非法抢夺的各国的文物财富,奇珍异宝列出来,要求西方国家无偿退回。另外和***国家成立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受害者和难民关注委员会,要求西方国家补偿。总之,在这些方面,中国不能总是处于被动状态,必须开始利用自己的力量,团结其他成日被西方欺压的国家,共同进退。

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全球经济的驱动力正从西方衰退,而转移到新兴的经济体。在未来的数年中,美国和西欧有非常大的可能会同时陷入经济衰退,中国和印度会很容易的成为西方政界和媒体的替罪羔羊。而西方民粹政客将以制造业工作的流失,归罪于全球化和发展中国家,而导致西方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

一零零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国家会一方面施加压力让中国开放市场,另一方面就会用市场和非市场的方法,关闭部分内部市场。比如在美国可以通过媒体夸大中国制造产品的问题来增加成本,或者是通过国会的国家安全听证会,来限制中国的投资机会,迫使中国只能投资有利于美国,但对自己无益的地方。欧洲则会用各种复杂的欧盟标准,限制中国产品和品牌的进入,迫使中国厂家永远只能做欧洲品牌的代工,让欧洲商家拿高附加值利润。

国际贸易组织WTO估计在今后数年,将会变成一个只能接受各方争吵的论坛,而不会对世界贸易的促进起到真正的作用。在过去,WTO的局势和划分很清晰,就是发达富强国家和发展中贫穷国家利益争执,界限分明和逻辑清晰。但是现在情况却大不相同,以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为代表的新经济体,成了第三种状况,就是经济总量大,国富,但仍是发展中国家,民穷。发达国家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让步,因为他们认为没有理由,要让他们的弱势经济向你强势经济输血,而要求这些发展中的大国让步,也不容易,为什么这些仍然贫穷的人民,要向富有的发达国家人民让利。

其结果就是,国际贸易体系将会破裂,虽然保住个名不符实的虚名,就会象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一样,退出历史舞台。而世界经济就会日益趋于地区化和双边化,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新地位,提供一个活动的空间。

中国大概在2010年左右,就会开始占领世界高档消费品的市场,完成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转变。如何在制造业上形成的生产优势,延伸到文化上的优势,就需要产生一大批可以和世界最高水平竞争的专业人才。对世界的时尚趋势和流派不了解,就不能知彼,而对自己的文化不了解,就不能知己。光靠跟世界风,不能拿出自己的家底来,最后只能是二流货色。我们的新一代人,必须学习中国的历史,了解我们的文化产品,从夏商周的玉器和青铜器,一直到明清的家具,都不是任何世界一个文化可以相比的。而这只是汉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可以将我们的少数民族的文化发扬光大,比如说云南,贵州和广西丰富多彩,领世界风骚的服饰,都可以在世界上杀出一片天地。

在军事上发展强大的国防更重要,但就不要玩航空母舰这样的面子花活。西方的新十字军东征已经在伊拉克陷入困境,如果要啃下伊朗这个硬骨头,可能就会力竭而亡。因此西方战略家们下一步,一定是以世界和平的假口号,挂羊头卖狗肉,企图制止非西方国家在核武器上的渴求,和希望利用有限的核武器,可以抵消西方在常规武器上的强大优势。而当美国的全球防御系统因为太过昂贵,而无法发展的话,这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西方在军事上的乏力,在经济上的萧条,使其只能在文化上虚张声势。其实中国人对他们这种垂死挣扎,没有必要反应过度,中国政府也不需要强烈抗议。中国人只需要对西方媒体的歪曲污蔑,笑破肚皮就行了。西方人今天那种看到中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然后不屑的说,还是我老祖宗的民主好,简直令笔者对阿Q老兄的重新转世,大叹惊奇。只要中国可以在文化上崛起,西方世界日薄西山的日子,就已经不远了。

全文完

本文内容于 2008-8-12 14:10:24 被10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