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女人在北京的真实生活

最近,接了很多电话和email大部分都关于奥运。这奥运的时期真的很令人兴奋,也令人期待着!!!!!!!!!!!!!!!!


“Kerry, What is life in Beijing like before the Olympics?”


“凯瑞,周三我们这边有个关于奥运的栏目,想邀请你参加......”


我突然发现我好忙啊,来自国外的奥运专家和记者很好奇我为什么来中国,在中国“洋妞北漂”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生活,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我在走这个路的过程又算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


关于以上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最近,网上出现了一些“我被封为最牛老外演员”的消息,我觉好奇怪啊,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的演员在中国演习(也就是大家说的“北漂”- with American characteristics)。我知道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但是我会继续尽力阿!也非常非常感激网友给我的支持!在中国做“北漂”这件事情会让我产生很多疑问。我知道我选择了这条路,但是也许是它选择了我,是缘分让我到这片龙的国度尽情地书写着自己的人生?


我经常想着个问题,有时候想到的回答都不一样。这次我总结了大概两个主要原因回答他们:


首先:中国人民占全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我觉得我有兴趣了解它的文化和语言是理所当然的。再说,我非常喜欢。我就是对中国神秘的武术,哲学,中医,书法,茶文化越来越感兴趣。虽然我了解一点点,但是我知道其实我还没有真正地开始了解。


第二:我要挑战我自己,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说实话,作为一个美国女孩一个人来到异国他乡开创自己的事业,很多时候非常不简单。我第一次来中国16岁,那时候是跟学校,但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来,是18岁。当时我已经觉得我很大,我肯定没有问题。一个18 岁的女孩一个人混在地球的(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现在回想的时候我就能明白,怪不得我的父母当时那么担心。


刚到中国遇到困难的时候,郁闷的时候感觉没有人和我能够真正沟通。我的外国朋友没有几位,中国朋友那时候感觉文化差异很大,而且当时我中文不好,想表达的事情都表达不出来。但现在却很感谢那段时间,因为我学会了坚强,真正做到了靠自己,独立。


现在你如果问我,在中国这段经历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肯定会脱口而出:朋友。


关于来自国外的记者问我在中国“洋妞北漂”的生活是怎样过的,我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讲什么样的故事算是能体现出来,所以我就简单罗列了我上个星期的一些行程:


星期天:


上午练完瑜伽之后,我在家里看着准备剧本,跟小雯一起对台词,也在安排第二天去横店拍戏的事情,下午2:30 《人间正道是沧桑》剧组打电话说有一场.副导演很着急,说因为场景的问题,计划突然改变,有一场很重要的戏,我有没有可能过来拍一上午 . . . 我第二天的飞机票已经买好了,再说我看剧本以后发现是抗日战争时期演记者的一场戏,台词非常难,立刻就得开始准备,也不一定能好。我犹豫了半天,因为怕太仓促拍不好,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


晚上就到剧组根张黎导演见了一下面,试了一下装,晚上回家的路上,就接受了一个关于《壮士出征》和正在播的《鹿鼎记》的电话采访。


星期一:


六点起床,收拾东西,带着行李上车到《人间正道是沧桑》现场。我在这部戏里面虽然只是客串了一场,但是我感到那场戏非常有意义。但是时间非常紧张。下午就得赶到机场去横店准备星期二要拍的《沧海一粟》。


快一点钟了,我发现我时间确实赶不上,只能临时换航班,这样就只能先飞杭州,又托朋友帮忙派车送我到横店,才能顺利地准时到剧组(幸亏我有这些愿意帮助我的朋友,我真的太幸运了!)到了横店,见完导演试完装已经十一点多了。


星期二:


5点起来化妆,今天要赶拍一集的戏份。不过很兴奋!


今天拍了一天非常第二天一整天在现场都非常开心。我饰演的法国女孩玛德琳可是和中国历史著名翻译/艺术家傅雷发生了一段爱情故事呢. ;-) 这女孩真的好好笑,喜欢喝中国的茶“但是要多方一点糖”。她是个十分爱自由,爱独立的法国女孩,但是傅雷是一位情素很波浪的,愿意约束他女朋友的男人。所以两个人虽然非常相爱,但是最后还是分手了。


星期三:


早晨又起的很早。这次赶飞机又是那么的紧张。飞机八点多起飞,十一点到北京。我一点之前就必须赶到北京台。出发之前我就先化好了妆,穿好了衣服。


晚上结束之后接着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去要拍电影《同心》试装。试完装以后接了波士顿时报给我做专访的第三次采访。记者问我很多非常深刻的关于我在这里经历的问题。采访完了以后,我确实困了。我特别想睡觉,但是太兴奋,又睡不着。


星期四:


今天参加了BTV传递火炬新闻联播的节目。讨论奥运的一些事情,还有我演的公益电影《微笑圈》。参加栏目时候,跟大家聊地非常开心!感觉非常有意义!


下午回家的时候,立刻继续准备要拍的《同心》的戏。这部电影是八一电影制片厂今年的主要电影之一,我在里面演斯诺夫人,海伦斯诺和她的丈夫爱德格斯诺(Edgar Snow)是来自美国的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记者,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中美文化交流的领袖人员。一直到睡觉之前在看剧本,还有再看了一边海伦斯诺自己写的书《My China Years》。


星期五到星期二:


这部电影要连续拍四天。每天从早到晚上拍,谁的电话也不能接,只是希望能好好的拍。


这个星期忙是忙,睡的也很少,但是很开心,感觉生活很充实。


我聊到这些的时候,记者不仅问我更多关于我个人在这里拍戏的经历,同时也问很多关于中国古代文化和当代文化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大的荣幸。我是希望一些对中国古代和当代文化不太了解的人民能通过北京奥运这个难忘的历史时刻更深地去了解它。也许这么说很俗,但是这是事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