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四卷 狂徒何事傲三公 第二一一章 观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三人并不是一路,但是心里俱是一愣:“说好是正月十五会面,怎么今天就收到传唤?”其中一人冷笑一声,仍旧躲在客栈中,埋头自己的事情,其余两人想了想,还是赶了过来。

等了片刻,高庸涵心中微微一动,感知到有两人进了院落,当即打开房门,朗声道:“到的是哪两位管阁主事?”

一声轻笑,却有两个身影闪进了房内。发出笑声的那人,竟然是名人族女子,一身裁剪的极其合身的鹅黄色长裙,将身段衬托的婀娜多姿。乍一看姿容一般,再细看却是越来越好看,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显风情万种。另一人是凤羽族人,却和羽焚星、凤匀闲有几分区别,尤其是背后的一对肉翅要大得多,而且两侧肉翅上各有四只眼睛,每只眼睛都灵动无比。如果说,那名人族女子满脸含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那名凤羽族人便仿佛来自地府,周身阴气极重。

“想不到月先生挑选的尊主,竟然和我同为人族,当真是意想不到。属下长空阁主事苏妙淼,参加尊主!”那名女子眼波温柔之极,顾盼之间别有一种娇媚,高庸涵居然都有些禁受不住,忍不住心头一阵乱跳。

“属下霜天阁主事凤天一叶,参加尊主!”凤天一叶神情淡漠,话也不多,看上去对高庸涵这个新任尊主,颇有些瞧不上眼的感觉。

“鱼翔阁主事呢,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高庸涵自然知道,自己初来乍到,要想让这些桀骜不驯的杀手服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面容不变,仍旧是那副从容的神态。

“尊主,我们三人几乎从不碰面,这次要不是你召唤,要想看到凤天一叶这张鬼脸,只怕都不容易得很呢。”凤天一叶冷哼一声,将头扭向一边,苏妙淼也不理会,娇笑道:“至于鱼翔阁主事倒底来没来,有没有收到你的消息,我可真的不知道了。只是不知尊主的名号,可以告诉属下么?”

“我姓高,叫高庸涵!”

一语既出,苏妙淼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几眼,心中暗想,原来眼前这人便是号称“双杰”之一的高庸涵。就连凤天一叶,也侧头看了一眼。

“两位请先坐一坐,等会和我一起出去办点事。”苏妙淼看似热情,其实骨子里和凤天一叶一样,对高庸涵并不怎么尊敬。高庸涵也不着急,盘算着先把龙须蝎金的事情办妥之后,再想办法收服这三位主事。

“什么事情,居然能劳动尊主大驾?”苏妙淼看似随意一问,其实是想摸一摸高庸涵的底,以便决定日后该采取何种方式,对付这个新任尊主。

“什么事情,待会便知。”说完,高庸涵往后一靠,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苏妙淼看了高庸涵一眼,找了一把椅子轻轻坐下,把玩着手上的一枚玉扳指。凤天一叶则站在原地,看着窗外浮云,似乎若有所思。三人姿态各异,却是各怀心事,房中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就连三人的呼吸都渐渐隐去。

如此到了未时三刻,就听见外面有人隔着院门高呼:“真人,真人!”

苏妙淼和凤天一叶方佛没有听见,一点反应都没有。高庸涵微微一笑,身子一晃闪了出去,打开院门看见一头大汗的扶风谅,笑道:“可查出来了么?”

“查出来了!”整个九重门的炎焱族人,加起来也就五十多人,而且这五十多人一向都在黄风澜一带,极少踏进金沙城。眼下,城中的炎焱族人不过才十余个而已,以扶风谅的耳目和手段,要查出这些人在哪里,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不过他觉得,这些都还算不得本事,要是能从十余人中找出那个修真者,才算不枉了这个城主的名头。

此刻正好在高庸涵面前表表功,当即回道:“城中如今总共有十七个炎焱族人,进城最晚的都超过十天,唯有一人例外。那人是前天傍晚进的城,结果昨天一大早,蝎蚁就发疯似的围城,一定就是真人要寻找的人了。”说到这里,扶风谅仍显得心有余悸。数万蝎蚁强悍的破坏力,令人恐惧之极,要不是城墙外安置了几百年的机关,恐怕此时的金沙城早已变成了一堆瓦砾。

“嗯,此刻人在哪里?”

“那人进城以后,一直宿在城中的火石客栈,半步都没离开过。”扶风谅的声音很低,像是怕别人听到一般:“我已通知了守护金沙城的天翔阁修真者,此时,他们已将火石客栈暗中监视起来,那人一定逃不掉了!”

听说有天翔阁修真者,高庸涵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说道:“我不是叫你不要惊动他人么,你怎么还叫了天翔阁的人?”

“真人有所不知,这几名天翔阁的修真者,是奉命派在此地行使守护之责。这么大的事,我不敢不通知他们。”扶风谅看出高庸涵的不快,显出为难之色,解释道:“他们也知道,不是那个炎焱族修真者的对手,所以只是远远地监视,一切还是要等真人前去定夺。”

“好吧!”高庸涵也知道,扶风谅说的是实情,唯有希望天翔阁对自己下的追杀令,还没送到金沙城中,转而问道:“火石客栈,名字怎么如此古怪?”

“真人不知,自金沙城建成以来,先期来的都是各族的修真者,尤以焰阳宗和巨擎阁的人,最难安排住处。所以越冶阳大师特意以金石,造了一座火石楼,楼高百丈,通体黑色,就在城北,极其好认。”

“嗯,原来如此!”高庸涵点了点头,说道:“待会你把附近的人都撤走,我去会会那个炎焱族的修真者。”

“是,谨祝真人马到功成,早日解了金沙城的围!”

高庸涵打发走扶风谅,回到房中,苏妙淼笑道:“尊主,咱们这是要去火石客栈么?”

“你们既然已经听到了,就陪我走一趟。”高庸涵看到两人脸上均流露出一丝不屑,知道他们以为自己是想仗着人多,也不分辨,笑道:“那人的修为不弱,我自认为没有必胜的把握,叫两位的目的,也就是关键时刻帮我一把,制住那人。”

看看两人均默不作声,高庸涵知道他们一定会跟上来,脚尖轻轻一点,踏上屋檐朝城北疾奔而去。凤天一叶冷冷说道:“咱们一定要跟去么?”

“这么热闹的事情怎能不去?我还真想看看咱们这位尊主,如果知道他找的这人是谁,会有什么表情。”苏妙淼一脸的坏笑,轻飘飘跃到半空,跟着高庸涵一路奔了下去。凤天一叶想了想,居然就此消失在虚空之中。

火石客栈果然好认,因为它原本就是城北最高的建筑。到了楼前,高庸涵悄无声息地落到地上,看到四周隐隐有人影晃动,知道是天翔阁的人。其中一人朝高庸涵点点头,然后手往楼里一指,示意那人就在楼内。高庸涵定了定神,缓步走进这座金石砌就的高楼。

火石楼高达百丈,占地足有数十亩,却只有六层,因为底下三层是预备给源石族人住的。想必是扶风谅办事的效率很高,楼下已经空无一人。高庸涵沿着宽大的石阶一路上行,不禁感叹,越冶阳不愧是鸿铸天工的杰出人物,竟然将楼修的如此玄妙,内中暗含天九之数。想来,当初也是考虑到炎焱族和源石族均性情暴躁,怕他们一时忍不住动起手来,不至于毁伤高楼,殃及无辜。是这样的一座金石高楼,倒省去了原先的担心。

到了顶层,竟然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大厅,只有一个全身冒着火光,背着着楼梯口的炎焱族人,盘膝坐在那里。“你们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就只有一个人上来,未免也太瞧不起烈某了吧?”那人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缓缓转过头。

“果然是你!”此人身高五丈,一对赤红的火翅缓缓扇动,一条火色的尾羽拖得很长,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只火凤凰,正是当日有过一面之缘的烈九烽。

“原来是你?”烈九烽没有想到,上来的人居然是高庸涵,倒是微微一愣。

当日抢了蝎蚁的龙须蝎金,结果在沙漠当中被几名同族围攻,以至于蝎蚁尾随而至,要不是念及香火之情,怕那几名同族后辈丧命于蝎蚁之手,烈九烽早就一走了之了。没承想,蝎蚁悍不畏死,稍一耽搁反倒深陷重围,要不是眼前这个人族修真者,和那个御风族修真者适时出手,结局还真的很难说。自到了金沙城之后,他便知道蝎蚁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由于有一个死约会,不得不多等几天。刚才楼下的动静,烈九烽已经猜出,有人想要对自己下手,只是没想到上来的,是那个人族修真者。

“把东西拿出来,我不为难你!”高庸涵深吸了一口气,静静说道。

“哼,好大的口气,还没人敢要我的东西。”烈九烽仰天喷出一股烈焰,跟着喝道:“当日你出手相助,烈某一向恩怨分明,今日权且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是下去吧。”

“你可知道,正是你抢了别人的东西,金沙城才遭到围攻,十余万条性命,我不能不管!”高庸涵的语气仍然十分平静,但是其中的坚定却不容置疑:“只要你交出龙须蝎金,那些蝎蚁自然会退去。此事本就因你而起,何必叫这么多人陪着你送命呢?”

“嘿嘿,别人的死活我管不着,只要进了我的口袋,就没有再拿出来的道理。”

“说不得,我只有试试看了!”看烈九烽的神情,高庸涵知道再说无益,只能通过武力才能解决这件事了。

“好,只要你能胜得过我再说!”烈九烽的性子颇为刚烈,说完双翅一扇,倏忽欺到高庸涵身前,一探手卷起一股烈焰朝高庸涵抓来。

一道闪电击出与烈焰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两人均是一晃,心知遇到了劲敌。烈九烽大喝一声,双翅伸展到极致全力一扇,大厅内登时化作一片火海。

火光之大,不断有烈焰卷出窗外。楼下的扶风谅等人哪曾见过这等阵仗,均自惴惴不安,急忙招呼火石楼附近的人退后,怕万一楼塌了平添死伤。在不远处的一座屋檐上,苏妙淼好整以暇地望着火石楼,仍旧把玩着那枚玉扳指。

“就任他们这么打么,万一烈九烽失手,将尊主打死怎么办?”凤天一叶的声音仍是那么阴冷。

“他们是死是活,又不关我们的事,你不是一直对鱼翔阁垂涎三尺么?”苏妙淼一脸的不屑。

“万一月先生怪罪下来,如何自处?”

一想到月先生的手段,苏妙淼禁不住心头一寒,口中兀自硬撑:“烈九烽发起疯来,我可拦不住,除非是你出手还差不多,所以这件事和我无关!”

凤天一叶斜眼瞅了苏妙淼一眼,冷哼道:“你一天算计那么多,就不怕老得快么?”

“咯咯咯!”苏妙淼伸手摸了摸脸颊,柔声道:“我只是在帮你,你却咒我老,太说不过去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