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二,刘湘出席国防会议(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二,刘湘出席南京国防联席会议

卢沟桥骤然响起的枪炮声打乱了重庆川康整军会议的进程,一时间整军会议成了各军将领抗战的请缨大会和慷慨激昂的誓师大会,人心思变,枪口向外,转朝御侮抗战的大潮流。顾祝同顺应潮流,原来正要耍出来的招数也只有收刀捡卦,手中的杀手锏也便按下了。将要演绎出来的一场阋墙内的腥风血雨在日本人的进攻面前停歇了下来,刘湘就势全身而退。

刘湘虽然对范绍增那一招到底是搞的什么名堂还不明究里,但见微而知著,窥一斑而见全豹,从会上的形势也大体能猜度出其中暗藏的杀机。回到成都后,立即对范绍增下手,以整军为借口,将他的第四师撤消后全部打散,分散编制到其它各部。同时,更不让当了副军长的范绍增去军部就职,范绍增失去兵权,心中对刘湘恨得咬牙切齿,为以后对刘湘的报复种下祸根,借口游历,后来到了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的顾祝同那里,考察中日战场去了。


七月十日刘湘向军事委员会发出请缨抗战的请求后,又于七月十四日向委员长及全国各军政首脑发出通电,表明自己对局势的看法:

“此次日人对我挑衅,处心积虑,己非一日,和平果己绝,除全民抗战外,别无自存之道。

“当此,机一发惟有全国总动员拼与一决,尚可死中救活。盖今日之战决非一省一部之问题。

“战则犹有生机,不战则亡之立待。

“自来置阋墙而御外侮,是我民族数千年遗留之美德,况今强寇压境,其危险性之严重,又远超有史以来之外患,惟须全国上下同德一心。在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共赴国难,万勿偏安一隅。”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大举向华北增兵,卢沟桥的战火愈演愈烈,七月三十一日,我平津陷落了。


七月底,刘湘得到南京通知,出席八月初在南京举行的国民政府国防联席会议,商计在当前严峻形势下的国防大计。同时得通知的还有各省的军政长官等。刘湘得到通知后,犹豫了。川康整军会议上剑拔驽张的阴影还在徘徊,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卷土重来,现只身前往京师,安全吗?如果老蒋借机反目,难保不至身陷囹圄。此时,他想起了委员长第一次来四川见面时的情形。

那是一九三三年刘湘同川北徐向前的红军作战后的时候,蒋刘关系尚在密月期。蒋介石为勉励刘湘全力同红军的战事,特来川督战。刘湘为了向委员长示好,除了在正式场合作应酬外,还在自己家中宴请委员长。事前,为了打消蒋的疑虑,特地让郑汉祥找到贺国光征求意见,说是否以委员长带来的厨师下厨掌勺,以让委员长放心就宴。贺国光说,这倒不必了,只是席上的陪客不要多了,刘湘方面仅以郑汉祥一人即可;蒋方就贺一人而己。

席间主客杯觞交映,气分可谓热烈而又融洽。只是每上一道菜,委员长手里举着筷子,脸上笑容可掬,在主人的招呼下,嘴里不断地说着“请,请”,就是不下箸。必然等旁人己经过口了,方才下手。这连刘湘都注意到了,郑汉祥自然看在眼里。

几年前刘湘真心实意维护委员长,双方共同对付共产党的时候尚且如此防范自己,现在又经过了张杨事变、两广事变、整军会议以及其它明里暗里的冲突以后,委员长对自己的态度更是可想而知了。如果反过来考虑,即所谓换位思考一下,一个处心积虑防范别人的人,他又会对别人作出些什么来呢。刘湘不可不防。


恰好广西李宗仁也接到了八月初在南京出席国防联席会议的通知。刘湘由于“川、桂、红协定”等一系列交往,早己把李宗仁视为至交,于是发电报给李宗仁,说传闻中央己预备对日作战,但是否出于诚意,尚难料定,望李宗仁万不可轻易入京。万一抗日不成,反而失去自由,则国家因此愈发多事了。务盼兄等深思熟虑云云。

李宗仁得到刘湘的电报后,洋洋答复称今日局势己至如此地步,相信中央和委员长己无退让的余地了,纵使委员长有意拖延,日本侵略者也未必能容许。不是抗战图存,便是投降亡国。蒋先生己实无它路可走。我等大可不必心存疑虑,切勿迟疑不决,致贻蒋先生以吾人不愿共赴国难而造成口实。

和李宗仁交换意见后的结果却十分戏剧性,有意思的在于,广西派了二号人物白崇喜到南京出席此次大会,头号人物李宗仁却在广西留守作动员;云南的龙云也是派出了代表出席大会;而四川则是刘湘亲赴大会,恰是劝人谨慎防范的“四川王”倒是单刀上路了。


犹豫之后的刘湘同郑汉祥一道于八月七日乘飞机离川赴京。行前,成都各界在机场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欢送大会,参加人数达六千人。各界抗敌后援会代表向刘湘递呈了“抗敌请愿书”,公开的舆论是说我全川人民热切希望刘主席把数千万人民抗战决心带到中央。暗地里自然还有一层意思:刘主席深受全川人民拥戴,委员长不要乘刘主席逗留南京时作出有违四川人民意愿的事情来,当然,声势浩大请愿队伍后面都有刘湘集团的人在幕后主持。刘湘当即表示竭诚接受,同时也还有些话要说,于是发表了一个书面讲话,归纳要点为:


一, 中华民族今日己到最后关头,舍抗战外别它途。入京首当将此意见力陈中央。

二, 我省为国家的后防,地位十分重要,今后既需长期抗战,我省既应负起支撑长期抗战的巨大责任。除军队可以全部动员开赴前线外,所有人力、物力、都可以贡献于国家。入京以后即将此意向中央表明,以解除中央后顾之忧,而慰国人之所望。

三, 我省责任如此艰巨,而且无法回避。但我们的各项准备工作都还没有基础。就长期抗战而言,资源的开发是必不可少的,这方面的人材和技术更是短缺。因此,此次进京还将呼请中央大力协助外,并希望全国一致认识到这一点,大家共同努力,奠定这项基础工作。


刘湘这番讲话可谓深明大义,体现了将以四川作为战略大后方的基本指导思想,也让全川人民切切实实感觉了身上的重担。

同日,成都市举行了约十万人的盛大集会,请求中央立即

发动全民抗战。当时的成都市的人口不过四十万,此次集会规模之大,万人空巷,不难想见。在成都市万民振臂高呼、一浪高过一浪的口号声中,刘湘的专机腾空而起飞上兰天,穿云破雾,呼啸着向南京飞去。

当天下午二点,刘湘等飞抵南京。一下飞机,一大群记者

围了上来,刘湘又在机场发表讲话,通过媒体向全国人民表示:“决以川康人力、财力贡献国家。”

从机场出来,刚到银锏巷四川办事处坐下,还没有来得及

休息,委员长就来了电话,要立即约见刘湘。跟着刘湘就到了委员长官邸,委员长满脸堆着笑,就像老朋友一样对刘湘说:“我晓得你今天来,故决定今晚开国防会议,请甫澄兄务必参加,其它一切事情,我们另外约时间再谈。”

委员长的热情和期许,让刘湘消除了疑虑,感觉到身上的

担子重了许多。

会议于当日下午八时于励志社举行,参加会议共四十一

人,除了国家一级的党政军头面人物外,还有一些地方军政长官,刘湘便是其中之一。这些参加会议的人员中,除了主战派外,如冯玉祥等;还有一些主和派,如汪精卫等;另外还有一些拿不定主意的中间派。这是一次全国性决定国防大计的决策性会议,虽然这次会议召开的时日己经晚了几年,但它对中日战争的走向仍然至关重要。

会议开始由何应钦等人报告当前国际国内的国防形势,后

由蒋介石作为会议议长阐明决心与战争的意义。议长说:

“现在这回中日战争,实再是我们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

如果这回战争能胜利,国家民族就可以复兴起来,可以转危为安,否则必陷国家于万劫不复之中。

“假如中国失败,恐怕就不是几十年,甚至于几百年可以

复兴的。今晚能与各地长官、各位同志聚集在一齐,来讨论大计的决定,这对我们国家的存亡有绝大的关系。

“各位同志,如果看到我们国家不打仗要灭亡的,当然就

非打不可。是不是不打仗将来失地可以不久恢复的?请各位为民族为国家的存亡上作个忠的打算,

“尽量的发表意见,以决定我们今后的方针。”

议长发言之后,山西省主席阎锡山讲话。紧接在阎锡山之

后,刘湘发言。当时刘湘身体因为久病而十分虚弱,身着马挂布衫,由人掺扶着在多数均为戎装佩剑的与会者面前慷慨激昂,侃侃而谈,发言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占了当日会议时间的三分之一以上,主战派为之喝采,中间派受到鼓舞。当然也不乏持反对意见的。刘湘发言间,孙科写了一张纸条递给议长。议长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四川人会讲话”,这张字条的意思很明白,是说刘湘在空谈。

其实刘湘完全不是在空谈。

刘湘谈到了时局,谈到了中国的出路。根据中国第二历史

档案馆整理公布的材料,刘湘在这里提出了中日战争是持久战的概念。刘湘说:

“要抗战才能救亡图存,才能深得民心;要攘外才能安内。日本人的军事力量虽然比我国强,但其必须利用交通线,始能展其所长,离开交通线,不但军队调动困难,给养补充更不容易。我们只要采取正规、游击两种战术,在交通线两侧及其前方后方与敌周旋,即可作持久战。

“就国际形势来看,日、德、意三个法西国家企图独霸世

界,美、英、法、苏必不会坐视,中日战争发展到国际战争是有可能的。

“抗战量后胜利必属我国。”

最后,谈到具体问题,刘湘更是一语惊人:

“抗战,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以两年为期限,四川可筹出

兵员五百万,供给粮食一千万担以上。”

当时全川人口总数,根据省民政厅在当年九月十五日公布的统计数字,户籍调查是五千二百另八万人左右,加上西康不过六千万。如果四川筹出兵员五百万,也就是说,出川抗战的将士将占全川户籍人口的百分之九。那就是说,四川人中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有人上前线,以笔者为例,在自己的直系亲属和近亲属中,就有四人走上了战火纷飞的战场。事实是,八年的抗战中,四川人走上前方的人数己经达到了三百六十万人以上,成了全国出兵人数最多的一个省分。八年之中,全国的征兵人数为一千四百万,四川就差不多占了近四分之一。这还不包括那些自带红苕地瓜作干粮,扶老携幼来参加修筑国防公路、整治川江航道和全川共三十九个战略飞机场的三百万民工。

除了提供兵源外,四川还为抗战提供了稻麦八千二百余万

石,占全国征解粮谷总量的百分之三十八点五。其中在一九四四年征解的粮谷竟占了全国总量的百分之五十。

另外,四川还为全国的财政提供了三分之一的收入,以及四亿元的自动捐赠。

当一九四三年冯玉祥在成都掀起献金运动的时候,竟有一群面黄肌瘦、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排队走上献金主席台,将多年乞讨积攒下来的二千二百五十元双手擎着交给冯副委员长。冯玉祥面对这一场面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把钱接过来,双手举过头顶,又代表政府庄严宣布将这笔钱回赠给乞丐们,但这些以乞讨为生的人坚持捐赠,拒不回收。

这是四川人民对抗日战争作出的重大贡献和牺牲,这是民族战争生死关头的需要,是四川人民恒古以来未有过的大节和大忠,也是始于刘湘作为省政府主席的号召。在谈到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今天的四川人民应当永远以自己的父兄和老一辈为民族的解放所作的贡献和牺牲为自豪和骄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