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阵法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武侠世界中,常有阵法,如“武当七星剑阵”。

阵法,其实更广泛地施用于古代战场。

岳飞说“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昔时军中作战,阵法繁多,屈指数数,就有九宫八卦阵、太乙三才阵、河洛四象阵、太极地将阵、混元阵、天地纵横阵、天门阵、四门斗底阵等等五花八门的阵法。

据说,最基本的阵法为方阵。《后汉书·袁绍传》说,公孙瓒“兵三万,列为方阵,分宾骑万匹,翼军左右,甚锋甚锐”。八卦阵是方阵的一种变式,各部分布形如“井”字。大将居中,“井”字周边的八个方位即八卦。八卦各部互为策应,迎敌八方。

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吟颂的人物,不用说是蜀相孔明。《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记载:“亮长于巧思,损益连弩,木牛流马,皆出其意;推演兵法,作八阵图,咸得其要领。”

八阵图已失传,据说至今只存三处“图垒”,分别在陕西沔县、重庆奉节和四川新繁,其中奉县“图垒”最为著名,《三国演义》描述说,阵中时见风云迭起,排山倒海,似有千军万马。

据传,八阵图的组成大致如此,即以乾坤巽艮为天地风云为正阵布正兵,西北为乾为天阵,西南为坤为地阵,东南为巽为风阵,东北为艮为山为云阵。以水火金木四奇阵作为奇兵,左为青龙阵,右为白虎阵,前为朱雀阵,后为玄武阵,主将居中。八阵又居总阵中,总阵为八八六十四阵,辅以游兵二十四阵,奇正相生,变化莫测。

由此可见,简易的“井”字阵法,只要附以玄幻的色彩,就变得极为复杂极为神秘。如果再加上历史背景、文化内涵等等,就让人更陷入迷津不辨东西南北。

《孙子兵法》说:“不可攻者,守也。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守的阵形,一般是圆阵。《孙子兵法》还说:“形圆而不可败也。”若背靠高山或河湾,可布阵为半圆形,此为“偃月阵”。

方阵与圆阵是阵形的基本类型,此外,还有曲、直、锐三阵,合称五阵。唐李靖创六花阵,“参综古法,步、骑与车三者相兼而用。以车曰驻队,步曰战锋,居前为正;骑曰战队,又曰荡,居后为奇,遂名为六花七军阵也。……随其地势,去其中营,而变曲、直、方、圆、锐五图,而名之曰六花曲阵也、六花直阵也、六花方阵也、六花圆阵也、六花锐阵也。若遇险阻,仍用七军,向背得法,作偃月营”(《阵纪》卷三)。

南宋抗金名将吴璘把守西蜀门户二十余年,创“叠阵法”,屡败金兵。其阵法要点是:军分两阵,每阵三列。第一列持长枪刀盾,“坐不得起”;第二列为弓弩手,“跪膝以俟”;第三列是“神臂弓”即强弩手,取立姿。当敌军进入百步以内时,神弩先发,进入七十步时,强弓并发。第一阵战力已尽时,第二阵立即接替。如此轮番循环。为确保阵势稳定,两翼有大量骑兵掩护策应(据《宋史·吴璘传》)。

《明史·李自成传》记载,农民军“临阵,列马三万,名三堵墙,前者返顾,后者杀之。战久不胜,马兵佯败,诱官兵,步卒长枪三万,击刺如飞,马兵回击,无不大胜”。

看这个“三堵墙”阵法的要点是马兵引诱敌军来追,待马兵退到步兵背后,步兵即投掷密集长枪。追军在长枪攒击下,阵脚大乱。此时,马兵返回冲出,斫杀敌军。

敌军败,则实施大规模追击作战,此时的阵法,古已有之,即《孙膑兵法》中提到的“雁行之阵”。雁行如“人”字,此即从一点出发,斜向两边夹行包抄追击,两边弓弩并发,射杀敌军。《武经总要》卷七说“前锐后张,延斜而行,便于左右,利于周旋”。

太平军主将多为客家人,在与清军长期作战中,首创了一种简易而独特的阵法,曾国藩门人张德坚以敌方立场命名为霸道横蛮、形象欠佳的“螃蟹阵”。据其《贼情汇纂》卷四记载,太平军基本阵式是“三队平列阵”,即“中一队人数少,两翼人数多,形似螃蟹”。作战时,“如官军仅左右两队,贼即以阵中之队分益左右翼,亦为两队。如官军前后各一队,则合左右翼前锋为一队,以左右翼后半与中一队合而平列,以为前队接应。如官军左一队兵多,则变偏左阵;右一队兵多,则变偏右阵。”“至于损左益右,移后置前……进退开合疾徐……视大旗所往奔赴之,无敢或后。”如此阵法,使敌手也暗自惊叹,以为:“一军用此数人,便可役使万人,略无参差,振裘挈领,深得以简驭繁之妙。”

阵法要因气候、地形、作战样式、作战对象、作战规模等等发生变化。戚继光在不利驰逐的南方创“鸳鸯阵”平定倭寇,当他率军驻守塞外北疆时,则“设立车营,车一辆用四人推挽,战时结方阵而马步兵处其中”(《明史·戚继光传》)。此阵法,为“四方平定阵”。

古时许多名目玄幻的阵法,多不可信。《宋史·兵志九》说,宋神宗曾与其武将文臣研究古代阵法,结果是越搞越糊涂。他说:“朕尝览近日臣僚所献阵图,皆妄相眩惑,无一可取。果如其说,则两敌相遇,必须遣使预约战日,择宽平之地,夷阜塞壑,诛草伐木,如射圃教场,方可尽其法尔。以理推之,其不可用决矣。”

宋神宗的论述,转换成今日的说法就是:“你们的阵法,只适合运动场上的表演,根本不符合实际作战的需要。”

近读古书,感慨系之。兹抄录若干并略作推演,以期积累学识并壮阔襟怀。(已转发http://blog.sina.com.cn/lianjianan1965081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