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炸开黄蜂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在慰安所楼后装了几颗定时炸弹之后,龚破夭身形一晃,便飞上了一棵大榕树,躲在茂密的枝叶间,静候四组的枪响。

透过枝叶的缝隙,龚破夭看到二组的蔡如柏、佟大芳,以及三组的孙玉国、赵卓宾身影,正飘逸在第五师团总部楼后的南北两翼。蔡如柏、佟大芳和赵卓宾的功夫,他都见识过了。独孙玉国的大成拳功夫,他还没见过。不过,他龚破夭并不担心,从第一天孙玉国自天而降,并对他的精武功夫谈得头头是道,他便知道孙玉国是个中行家里手。

五组的刘农峻和郭超常的身影也出现了。这一高一矮,同是精瘦瘦的,简直就是一对活宝。刘农峻挺直身子,便形如一条电线杆;郭超常缩成一团,人家还以为他是一件圆石。

往第五师团总部的大楼望去,大多房间都黑灯黑火的。只有三楼的一间房,还亮着灯光。

当是今村均的居室。

说不定,今村均正和那个神秘人物在密谋重大的作战计划。

一种欲揭开神秘人物面纱的欲望,令龚破夭心有所动,想飞下榕树,悄悄摸上三楼,从窗口往里打探。

但他还是忍住了。

二组、三组和五组的人虽然已经到位,但他们仍需一些时间去布置炸弹。毕竟,今村均是个老间谍,对安全防范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万一他被发现,通盘计划就完了。

便忍着。

凌晨一点,正门的枪声准时响了。

枪声一响,几十条黑影就从平房里窜了出来,直扑正门。动作好快。

龚破夭再回头望三楼那间房,灯突然就黑了。

这时,刘农峻的枪响了。

郭超常的枪也响了。

南北两翼也响起了枪声。

眨眼之间,十几个小日本便倒在枪声之下。

龚破夭没动,他的目光仍然落在总部的大楼。

仿佛听到几声细微的门窗响,十几条黑影分别从总部大楼的窗子飞射了出来,将整幢大楼团团围住。

身手好敏捷。

龚破夭发现自己没轻举妄动是对的。

这今村均不愧是老手,除了平房的警卫,大楼里还暗藏着贴身的保镖。

范庭兰从平房后飞了出来,盒子炮一串点射,便撂倒了大楼前的几个保镖。

几乎是枪声刚落那一刻,大楼的几个窗口马上喷射出轻机枪“哒哒哒”的枪火。

密集的子弹就像满天的蚂蚱,射向范庭兰的方向。

范庭兰三纵几跃,就不见了影子。

而在这时,定时炸弹也陆续地炸开了。

一时之间,房屋被炸得纷飞。燃起熊熊大火。

扑向正门的卫兵,大部分马上转身,速速回救总部大楼。刘农峻和郭超常的精确射击,也无法挡住他们的回房。

当慰安楼的定时炸弹爆炸开了之后,龚破夭就看到几个卫兵跳出门外,警戒着四周。

回防的卫兵,一部分奔向总部大楼,一部分奔向慰安楼。

不一会,一个身穿少将军服的高个子便在卫兵的簇拥之下,走出慰安楼,奔向总部大楼。

卫兵胡乱地射着枪,显然是在掩护着这个少将。

他不是今村均,今村均是中将。

少将脸色白晰,还戴副眼镜,显得很斯文。

第一感觉,龚破夭就认定这位少将不是野战部队的将军,而是高级参谋一类的人物。

他,难道就是那个神秘人物?

龚破夭的手,已经抬起了枪,只要一个点射,少将的头定被开花。

但他的食指,并没勾下扳机。

在火光之下,看清了少将的脸相,他便悄悄地施展起八卦迷踪术,从大榕树轻身撤离。

当他的身子在今村均的总部飘忽的时候,看到总部的十几房屋,都被炸得着起了火。整个总部,就像被炸开的黄蜂窝,几乎乱成一团。

但龚破夭也发现,那是乱中有序,尤其是总部大楼,不但机枪不停地扫射,卫兵也在楼前楼后组成了三层防线。

伸耳听听,盒子炮的枪声已经渐离渐远,说明特工队的人都往外撤了。

龚破夭飘出了第五师团的总部,正打算往南走一段,走到邕江边,再折回布店。却听到西面传来追逐的枪声。

不是三八盖子的枪声。

也不是盒子炮的枪声。

而是日军的王八盒子手枪。

就是说,自己的特工队员被对方追逐了。

龚破夭的心不由一紧——

这王八盒子,一是军官的佩枪;二就是日本特工所用。

“王八盒子”其实就是“十四年”式手枪,是日本军队配发的制式武器。

大正十五年(1926年)11月,日本名古屋兵工厂开始批量生产“王八盒子”。同年12月25日,大正天皇去世,昭和天皇继位,12月31日,昭和元年始,但是“王八盒子”左面的铭文仍沿用“十四年式”。至此,“王八盒子”很快陆续投入日军使用。特别要说明的是,入侵我国东北,建立和控制所谓满洲国的日军,是最早装备“王八盒子”的日本侵略军。早期出品的“王八盒子”毛病很多,其中最突出的毛病是击针的设计存在重大缺陷,在日常使用中经常发生击发无力和击针折断等致命问题,特别是在东北那样高寒气候中,由于击针上涂抹的润滑油粘稠度增加,问题更为严重。那时,每支手枪都随枪多配一根击针,放在枪套下面的备份弹盒中,以备更换。直到昭和七年(1932年),南部武器公司重新改进设计的击针才全部取代了早期的击针,当然也就不再随枪配备备份击针了。

因为“十四年式”手枪枪形很像在中国普遍使用的德国7.63毫米毛瑟驳壳枪,而后者因有一木盒装枪,被叫为“盒子炮”,这样一来,日本鬼子使用的、样子又像盒子炮的“十四年”式,就被中国军民称为“王八盒子”。

两相比较,王八盒子根本就不是盒子炮的“对手”。

眼下,却是王八盒子追逐盒子炮。

龚破夭的心岂能不紧?

能如此追逐他们特工队员的,显然不是日军军官。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日军特高课的特工。

难道他们的行动被冈本发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