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两枚杀爆燃烧弹同时在行驶中的第1国家装甲团的车队中炸开,爆炸的气浪顷刻之间便将打头的那辆AMX-10RC轮式装甲侦察车掀翻在火光之中。整台车轰然的腾起一团火光。

几乎就在同时,十余枚‘红箭-9L’反坦克导弹同时呼啸而出,橙色的火光掠过茂密的蕨草丛,破开夜幕的黑沉,一头撞入到蜿蜒拉开的第1国家装甲团的车队中。伴随着一阵此起彼伏的贯甲声,巨大的爆炸响成一片,火光冲入在夜空中,到处都是一片四溅的钢铁碎片。

一辆负责殿后掩护的AMX-32B2轻型坦克熊熊的燃着大火,在惯性作用下,已经烧得跟个熔炉差不多的坦克车依然在向前无控制的行驶。直至一头栽下路基,轰然的腾起一团火柱。

慌乱中匆忙跳下车来的‘越人阵’士兵来不及展开防御,从浓浓夜色笼罩下的红树林中横扫过来的一阵30毫米机炮弹便使得这些越南人顷刻之间躺倒一片。

“袭击,袭击!”在军官们粗野的催促声中,慌乱沿着路基下的沟渠建立起防御的‘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的装甲步兵端着‘FAMAS F1’自动步枪、在AAT-NF1 7.62毫米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将劈头盖脸的弹雨倾泻向那片红树林。夜幕下,到处都纷飞着明亮的弹道。

“炮火支援,需要炮火支援!”抱着步谈机的通讯兵扯着嗓子拼命呼叫着炮火。

临近路边的棕榈树突然齐刷刷的在定向爆炸的硝烟中嘎然而倒,通讯兵甚至来不及喊出一声绝望的呼号,便被断折的大树给打趴在下面。尘土飞扬之中,第1国家装甲团的行进车队被一排排断折的棕榈树给完全的掐断成了数段。如同瘫死的长蛇一样。

几辆匆匆倒车后退中的AML-90 型4×4轮式战车轰然的撞在一起,公路上一片混乱。

“炮火,我们需要炮火支援!”一名军官从被断树砸开脑瓢的通讯兵那里抓起步谈机,几乎是声嘶力竭着。从远处飞旋而来的7.62毫米狙击重弹直接撕开了这个倒霉鬼的喉咙。从颈部创口飞射出来的血箭喷得满地都是,一头栽倒的尸体依然在神经末梢的作用下抽搐着。

而马江南岸的‘越人阵’伞兵107旅炮兵营的阵地已然是一片熊熊火海,十余架战斗轰炸机一次次飞掠过炮兵阵地的上空,用投掷而下的集束炸弹让整个阵地是火海熊熊一片。一门门英制L-118式105毫米口径轻型榴弹炮在红黑色袅绕的烟云之中,完全成了一堆废铁。

来自红树林中的火链如同泼风样的飞洒着,不断扫过的火舌疯狂舔舐着路面上瘫死着的第1国家装甲团的车队,一发接着一发的次口径穿甲弹将那些薄皮轻甲的法制轻装甲车打得千疮百孔,成排而下的杀爆榴弹将路边沟渠内的越南士兵成片点燃成惨嚎奔逃着的火柱。

尽管数轮打击之后,第1国家装甲团遭到了不小的损失,但这也给予幸存的作战单位稳住阵脚的时间。匆匆收拢了残存部队的第1国家装甲团干脆退至路基下,就地建立起防御。

“杀鸡焉得用牛刀!”看着由侦察营发送回来的战地视频的数据图像,指挥车内的萧扬哼声冷笑到“‘越人阵’这帮猴子还真以为我们85师是高看了他们这些个杂种!”

“区区两个营的兵力,也至于我们动用三个团来协同冲击,‘越人阵’也真是抬举自己了!”一旁年轻的参谋放下图板上勾描着的笔,附应着说到“却不知咱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了,告诉部队,脱离战斗,将河忠的战事交给255团,我们去做该做的事情!”萧扬敲了敲面前的显控平台的案板,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马江之畔,战斗依然在继续着。对于这样的一场战斗,第1国家装甲团的士兵们无不感觉到心惊胆颤。还没有和对手打个照面,己方便稀里糊涂的损失了不少的作战部队,而这很显然不是第1国家装甲团所愿意看到的。那遍地的尸骸和燃烧着的车辆无不让人心慌不已。

-咣当-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又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猛然被飞啸而来的‘红箭-9L’反坦克导弹给炸成了一团火球,到处都是飞溅纷射的车体残片。

稍后面的不远处,团炮兵连的8辆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依然在火中剧烈的燃烧的,不断发出阵阵的殉爆声,燃烧的火炮旁满是被炸得残碎不堪的士兵尸体。

“压制住他们,压制住他们!”叫嚣着的军官们几乎是不顾枪林弹雨的爬到马路上,指挥着部队反击,AMX-32B2轻型坦克在履带的铿锵声中,转过车身,用炮火猛烈地轰击着那片红树林,AMX-10RC轮式装甲侦察车的105毫米滑膛炮一发又一发的将杀爆榴弹砸进去。

“看来越南人也就剩下了这样的小把戏了!”趴在树林深处一处土坡后的钱鹏飞龇牙咧嘴的笑道。由于火力位置的布置恰当,加上大量采用了电磁干扰装置和防红外涂层,事实上,即便不是黑夜,‘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也没有办法准确找到侦察营的位置的。

一旁的岳海波依然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PDA,链接到数据终端的作战指挥系统使得这里发生的每一点变化,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内,被师部甚至是‘联合作战指挥部’所看到。

盗频电台里一片嘈杂的叫骂声和呼喊声,看来打击让‘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很是慌乱。

而当河忠城和马江之畔的战斗一次次迸发到高峰的时候,在马江以南空域,激战同样在发生。

“我咬住他了,妈的,他跑不掉了!”电台里邓中聚上尉那带着闽南语的叫骂声格外的别扭。

“飞熊1-204,别放过他!”杨叶侧头看了看坐舱外的黑幕,狠狠吼到,同时猛然蹬舵,‘歼16H’一个侧翻,下滑了下去,加力燃烧在黑漆漆的夜幕中拉开橙红的两道炙热。

2大队是在执行航空遮蔽任务的时候,接到拦截命令的,而当时,海航第9联队的那些挂载着反辐射导弹和精确制导炸弹的‘飞豹’战斗轰炸机刚准备开始对马江两岸的‘越人阵’防空火力进行完整的梳理。接到预警指挥机发来的拦截命令之后,杨叶立即带领机群扑了过去。

刚开始的时候,杨叶也并不知道,匆匆赶来的这批敌机并不是‘越人阵’的那些菜鸟飞行员,而是自己的冤家老对头-法国空军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

12架‘幻影-2000Ⅴ’战斗机杀气腾腾样从远处钻出来的时候,杨叶所率领的2大队-4中队的10架‘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刚刚飞抵拦截空域。一场激烈的空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法国EC1/30率先发射了‘米卡’,一向奉行超视距攻击的欧美空军最拿手这样的非接触性空战。“注意,飞熊,拉起来,有导弹!”预警机里的调度指挥官的声音充满着急迫。

二十余枚‘米卡’空对空导弹带着划破长空的轨痕,带着破空而来的白色语言,气势汹汹的扑向远处夜空中的‘中国猫’。暗夜之中,一时刀光剑影,杀气浓浓。

“攻击!”杨叶在发出口令的同时,后座的王昊少校早已经按照锁定的坐标,一口气接连发出两枚‘PL-12’中距空对空导弹。十架‘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几乎都和杨叶他们一样,闭眼接连打出两枚导弹的同时(注1),几乎都立即作出了机动脱离动作。

“接触时间20秒,妈的,躲开它,躲开它!”杨叶连作了两个侧滚,同时抛出一连串的热诱饵弹。无数纷飞的点点在战机的身后狂舞,就像是节日里的烟花,就像是开屏的孔雀那样。

“妈的,我受够了,我受够了!”被巨大的过载给牢牢压在弹射座椅上的王昊破口大骂着。

而法国人的情况同样好不了多少,扑面而来的‘PL-12’同样使得这些自称是‘法兰西骑士’的骄傲者们手忙脚乱。还好‘幻影-2000Ⅴ’战斗机的三角翼气动布局给予了这种战机极其出色的机动性。那些迎头而来流星尚在远方的时候,瓦卢瓦中队便开始了规避。

几乎是同时的绽放出数朵火光,屏幕上那些爆裂的纷杂让人烟花缭乱。刚刚避开一枚‘米卡’的追杀,稍稍喘了口气的杨叶立即问到“这里是飞熊1-203有损失吗?”

“我是飞熊1-206,我被击伤,请求返航!”电台里嘈杂声不断。

“妈的,我们失去了飞熊1-212,再次重复,们失去了飞熊1-212!”

“飞熊1-212跳伞方位119-56,让舰队派出搜救队!”扭头看着那唯一的一朵绽放在纷落的机体残骸中的洁白伞花,杨叶的心中无比痛楚,这意味着还有一名飞行员永远消失在蓝天中。

“好的,狗日的,该准备狗斗了!”后座的王昊少校大骂着点动平显上的触摸键,切换模式。一轮中距空战下来,双方的机群已经冲到了狗斗的距离之内了。

虽然‘幻影-2000Ⅴ’战斗机的气动布局不错,而且也是一种挺成功的战机,但面对着杀气逼人的‘PL-12’导弹,‘幻影-2000Ⅴ’还是显得有些衰然。一轮对战下来,第30飞行联队- EC1/30瓦卢瓦中队便失去了两架战斗机和一名飞行员。

而当重整好旗鼓的时候,狗斗已经开始了。该是让这些自以为是的法国佬见识可立轴60度发射的PL-9C格斗弹与‘歼16H’中国猫以及头盔瞄准仪三位一体的完美结合的威力了。

一上来,作为僚机的邓中聚上尉的机组,便咬死了一架带队长机模样的‘幻影’





注1:飞行员夜间发射导弹的时候,都是闭眼的,因为怕导弹发射的火光使得自己炫目性短暂失明。在空战中,每一秒都意味着机会和死亡,所以飞行员是不会容忍自己被迷住眼睛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