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一部好看的小说让大家欣赏

zlakk 收藏 6 447
导读:2003年9月14日,虽然已经入秋,可是这一天的天气依旧那么炎热,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浮躁,但是对于赵小俊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他大学生活的开始。 这所大学是G市最好的M大学,说是最好其实也只是一所二流大学而已。但是赵小俊进这所大学还是花了32000大洋的代价,读的是三本。其实赵小俊读的高中还是G市的超重点高中,何为超重点?在G市人们都说进了那高中就等于一条腿已经踩进了大学的门槛,可是他却偏偏打破了这句话。仗着自己聪明,他从读初中就没认真学过,但除了打打架,抽烟喝酒

2003年9月14日,虽然已经入秋,可是这一天的天气依旧那么炎热,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浮躁,但是对于赵小俊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他大学生活的开始。


这所大学是G市最好的M大学,说是最好其实也只是一所二流大学而已。但是赵小俊进这所大学还是花了32000大洋的代价,读的是三本。其实赵小俊读的高中还是G市的超重点高中,何为超重点?在G市人们都说进了那高中就等于一条腿已经踩进了大学的门槛,可是他却偏偏打破了这句话。仗着自己聪明,他从读初中就没认真学过,但除了打打架,抽烟喝酒以外课还是老实去上的,所以才考得上附中这种重点高中,可是到了高2以后,他逃课却从每次一天升级到每次一周,最后到每次一月,成绩就不用说了,根本什么都没学。他为什么突然从高2开始逃课呢?说来可悲又可笑,只是因为一个女生。老师批评,家长责骂,到最后都对他放弃了,高三赵小俊父母离婚后都搬走了,他就一个人住更是没人管了。还好,在家人花了大量血汗钱请客送礼的情况下,赵小俊高中三年奇迹般的没有受过任何处分。毕业聚餐那天,高中班主任对赵小俊喝多了酒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啊,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辈子注定输在女人身上。”


“呵呵,一辈子输在女人上吗?”赵小俊抓了抓头发,不知为什么踏入大学校门的一瞬间竟然会想起高中班主任的这句话,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话实在不是老师该对学生说的。


“同学,新生报到往那边走。”一个声音把赵小俊从傻笑中拉了回来。


“哦,谢谢师兄。”赵小俊连忙道谢,并顺着那个学生会干部手指的喷水池方向走去。到了那边才发现人山人海,找了十几分钟才找到自己专业的“国际经济与贸易”几个小字,挤了过去。


“师兄,你好,我是来报到的。”


“录取通知书!”一个头发油腻腻的男生头也没抬就给了小俊这么一句。赵小俊微微皱了下眉,把录取通知书递了过去。油头男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小俊,带着轻蔑的口吻说:“切,科院的啊?我们这里是正本的!”回手就把录取通知书给甩了回来。赵小俊立刻就有一股火气冲上了头,想着是大学第一天,他还是强迫自己压下了火气,拿起录取通知书转身就离开了,继续去找三本的报到处,隐约听到油头男对旁边的人说:“你看这些三本的,都是这种讲吃讲穿的,真不晓得学校收这些人来做什么。”赵小俊回头再看了油头男一眼,再看了看自己,其实自己也就是穿得比他干净漂亮一点“我操,难道爱干净,爱漂亮也有错?要像你把头发搞得那么油腻,再比你多穿条打补丁的裤子你才说老子这叫朴实憨厚?。”正当赵小俊问候那油头男祖宗十八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生叫他


“小俊,你来这里读了?”。回头一看,原来是李茜,她是自己高中的学姐,出去喝酒认识的,都是“玩家”,关系还不错。


“哈哈,茜姐,我和你一样,科院!唉,刚刚才被人歧视了一回!”


李茜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概有过相同的经历吧:“切,以前我们读附中的时候,重点班的还不是有人歧视我们普通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别和那些白痴一般见识。对了,我看下你什么专业?”说着就把赵小俊的录取通知书拿了过去。


“国贸啊?和我一个专业,走,姐带你去报到。”


“太好了!以后可要靠你照顾了!”小俊跟着李茜到了报名处。又交了200块钱的饭卡钱这才领到了寝室钥匙,上面写着12栋,727室。在李茜的带领下赵小俊顺利的到达了12栋楼下。


“好了小俊,我同学还在等我一起逛街,就不和你上去了。”M大虽在郊区,离城区却也只有20分钟的车程,所以M大的本地学生回G市吃饭逛街是经常的事,还有好多都是走读的。


“好的茜姐,谢谢你了,那我上去了,拜拜!”


刚上到2楼小俊就开始骂这栋楼的设计师了,原来这栋寝室的阶梯是回廊型的,上一层楼要过四段阶梯,每段阶梯之间又有一小截平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上楼费劲,加上赵小俊身上还背了一个大背包,顿时身上汗如雨下“我操你祖宗的,吃饱了没事做设计这烂房子来忽悠爷爷我!”赵小俊骂骂咧咧的终于爬上了七楼,走到走廊的尽头找到了727室。门上贴得有新生名字:吴云、萧慧、余林祥、胡阳、徐新、赵小俊。“是这里了,有我名字。”赵小俊摸出钥匙准备开门,突然想起好象有什么不对:“萧慧??女的??这大学难道还男女混住了?”


他就这样想得美滋滋的打开了门。一开门就看见了一具尸体。不对!不是尸体,死人是不会打鼾的。随着鼾声,那张充当盖尸布的报纸起起浮浮。赵小俊刚把背包放下,“尸体”醒了过来,好一条胖汉,伸手抹了一下嘴边的口水,笑呵呵的看着赵小俊


“你好,我叫萧慧,来,抽烟。”


接着就递了一只烟过来,小俊道了声谢接了过来,一边点烟一边想:“慧你家屋头飘拖鞋的(方言,意思是骂别人家里被水淹)就你这个鬼样,还叫什么慧,害叔叔我以为是个女的!,估计你爸妈当时是想要女儿想疯了。结果生下个带把子的,配上这么个母名字!”赵小俊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胖汉,弥勒佛一般的脸盘子,贼贼的眼睛上一副茶色眼镜,半腿色的棕色衬衣配上一条肥大的短裤,脚上一双拖鞋,头上几丝白发,简直就是中年人。


“大哥,你有25了吧?”赵小俊试探着问了一句,其实他想问有没有30岁的。


“呵呵,我84年的19岁。”萧慧一点不生气,反而有点得意


“我是看起有点成熟,你是不知道,我还帮我初中同学去开过家长会的。”


两人又相互寒暄了几句,自报了家门,原来萧慧也是个抽烟喝酒打架不学好的,八中毕业,复读了一年。听到萧慧是八中的,赵小俊下意识的问:“哦?八中?那你认识。。。”突然赵小俊心里一阵绞痛,他发现自己又想起那个女生了“算了吧,别再想,过去的就过去了,你是个男人,要向前看。”赵小俊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打个哈哈把那半句话扯开了。两人胡吹了一会,赵小俊突然想起自己拖鞋,毛巾等等生活用品都还没有买,就叫萧慧陪他一起去买,因为刚才聊天的时候知道萧慧已经来学校住了3天了。不知道萧慧是怎么想的,提前几天就跑来了,又不是外地的,真是个怪人。


路上赵小俊继续和萧慧有句没句的聊着,男生之间只要是脾气相投熟得很快,赵小俊也不再叫萧慧的名字,转而用亲切的“小惠”来称呼他。


“哎,我说小慧,你说我不是第2个到的,那前面都来了几个啊?”


“来了两个,有个好象有点钱,老爸老妈陪着来看了一眼就都出去了。”


“还有一个呢?”赵小俊这一问,萧慧来劲了


“还有一个染个红头发,装死得很啊,像个鼓惑仔!老子看了就不舒服,最恨这种装鬼的。”


赵小俊听后直暗暗发笑“这死胖子以前也不是什么好鸟,还看不顺眼别人染个头发。”



两人没多久已经买好了所有生活用品,走在了回寝室的路上,正好遇到了购物回来的李茜和她的三个女同学。


“小俊,快来帮我提一下啊,累死了。”李茜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她的三个女同学也是一样,(科院的学生家境大多比较富裕,像赵小俊这种父母拿工资吃饭的还是比较少,后来赵小俊编了这样一个生活费顺口溜“五百六百困难户,一千以上装装酷,到了两千算小康,三千以上才算富”由此可见一般。)


“唉,女人啊!”赵小俊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接过了李茜手上的东西。萧慧一见这4个女生顿时眼睛一亮,确实这四个女生容貌还是可以,加上会打扮,到也还算是美女。李茜向三个女生介绍


“这是我附中的学弟,赵小俊。”


赵小俊礼貌的和几个女生打了个招呼,顺便也介绍了一下萧慧。这下大家都算认识了,原来这三个女生分别叫做张露、张颖和舒菲,都是李茜的室友。张露、张颖和李茜差不多,都属于那种看起来比较文静的,舒菲就打扮得比较骚,小吊带里面的目测C罩杯加上超短裙下修长的双褪,晃得萧慧直流口水,同时眼睛又不时瞟向张露和张颖,一个都不肯放过。男人都好色,其实赵小俊也不是正人君子,可能比萧慧还色,而且色胆更大。只是他是带着心结进的大学,暂时没有这个心思而已。


萧慧找了个机会悄悄对赵小俊说:“天,赵小俊,这么多女人你不给兄弟介绍一个啊?我都还没女朋友!”赵小俊看到萧慧这副德行不禁也乐了故意大声说


“我只认识一个,而且人家还有男朋友,其他三个就不清楚了,想要泡人家还不快去表现下,?”


萧慧也不要脸,当着众人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一辈子就输在老实上了。”马上死皮赖脸的把剩下三个女生的东西全揽到了自己手上。他的这一行为到是逗得那几个女生呵呵的笑了起来。赵小俊却有点不一为然,这种哗众取宠给 女生留下印象的泡妞把戏都是初中玩丢了的。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李茜他们寝室楼下,赵小俊正想给几个女生说再见,舒菲却先开了口


“谢谢你们两个给我们当苦力,给你们个机会请我们吃饭吧!”


赵小俊根本就不想在这三个女生身上浪费自己微薄的生活费,于是做出一副痞子样


“美女,我可是一月800块的困难户,实在有心无力,要是你请我,我到可以考虑!”


听到赵小俊这话,张露和张颖笑了笑,而舒菲的眼睛里明显透露出了一丝鄙夷。赵小俊和萧慧都比较敏感,哪里会察觉不到,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李茜看到这种情况连忙出来打圆场:“呵呵,小俊你还拽了啊,好多人排队想请菲菲她们吃饭呢,不过嘛你今天第一天来,按理说确实该姐请你才对,等我先上去把东西放了下来,姐姐请你们吃饭。菲菲你们也要一起哦!小俊,报到第一天就有科院几大美女和你一起吃饭,你太有面子了。不过嘛,以后你想请菲菲就得去排队了。”这一翻话把菲菲几人恭维了一把,也着实体贴了赵小俊一把,这使赵小俊觉得面前这个李茜既熟悉又陌生,她不再是高中那个爱哭爱笑,性格直爽的李茜,一年的大学生活已经把李茜改变了。


菲菲也笑了:“好了好了快上去放东西吧,我都饿了!”四个女生就这样说说笑笑的上了楼,留下赵小俊和萧慧呆呆的站在原地。



萧慧摇了摇头:“大学的妞真他妈现实。”


“哈哈,现实?还不是看你口水样,才打起了把我们当饭票的主意,就让你看得到摸不着,心干情愿把钱掏。”赵小俊抓着机会挖苦了萧慧一回。


“呸,你以为我傻啊?没看到大爷我刚才一句话没发吗?像那种骚女人“饭票”不知道有多大一叠!老子才不去填这个无底洞!”看来萧慧确实不呆,装得憨憨的,吃得饱饱的,不出声也不得罪人。


赵小俊露出了一丝下流的神色:“无底洞?你怎么知道啊?真给你填你填不啊?”


萧慧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知道赵小俊话中之话:“填,坐着火箭去填!”


赵小俊忍不住还想逗一下萧慧:“那我问你,要是我先填了你还填不填?”


“填,还是要填!”


赵小俊暗自觉得搞笑,心想这萧慧可还真烂,脸上却把笑容收起:“萧慧,你有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


萧慧开心的搓了搓手:“我就知道你讲意气。”


赵小俊连忙补充:“还有下半句!”


“什么下半句?”


看来萧慧是没听过。“谁动我衣服,我砍他手足!哈哈哈”赵小俊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萧慧正想破口大骂赵小俊不仗义,却看见李茜等人已经下楼来了,只有暂时打住。


“小俊想吃什么啊,给姐说。”李茜兴冲冲的走了过来。


“茜姐看着办,我吃什么都好。”


赵小俊这话一点不虚伪,父母离婚后,他经常就是面条,炒饭这样翻来覆去的吃,这么久了到也没感觉吃得厌烦。


“那不如去吃老鸭汤吧,鸭子凉血的呢。”张颖很难得的说了句话。


赵小俊也一直觉得奇怪,张露和张颖好象很不爱说话的样子,不知道是性格如此还是对自己的不屑,但愿不要是后者。大家对张颖的提议都没有什么意见,就定了吃老鸭汤。这家老鸭汤就在学校大门外,比较出名,学校的很多老师都是这里的常客,价格也不算贵58块钱一锅,可是6个人吃肯定不够,李茜又多点了几个菜。这些女生还吵着要了一瓶白酒。赵小俊算了算,这顿饭算上70块钱的酒已经差不多180块钱了,暗自庆幸今天无心请客,要不然差不多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就没了。


萧慧拉了一下赵小俊:“走,尿一个去!”


“你恶心不啊?还没开吃就要拉!要去自己去!”赵小俊白了萧慧一眼。


“不是拉是撒,走嘛,陪我!”无奈,赵小俊只有起身和萧慧同去,嘴里嘀咕道:“你他妈是女人啊?上个厕所都要陪,以后离你远点,免得别人以为我们行影不离是GAY!”


到了厕所萧慧嘿嘿一笑:“你说那酒能放倒几个?”


“白痴,那酒是你要的?”


赵小俊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萧慧呆能他又有些心眼,说他聪明现在又这么笨。


“你也不想想,她们敢要,就不会是喝不了的,舒菲就不说了,那张露,张颖估计也不是好伺候的,人不可冒像,你看张露和张颖和李茜是一个类型的吧?文文静静的好象弱不经风?李茜和我可是一个高中出来的,我可清楚她的量,放倒我没问题!搞不好张露和张颖也是一样的呢!”


“切,那是你酒量太差了吧?”萧慧不屑的瘪瘪嘴。


不过赵小俊酒量确实不怎么样。“恩,我酒量是不好,但是。。”


“你就兄弟看我的吧!走!”萧慧拍了一下赵小俊的肩膀,大步流星的就回去了。


“这厮不是来尿尿的吗?他妈的!”赵小俊实在无语,自己上了躺厕所才回去。等赵小俊回到桌上才发现萧慧已经喝起来了。


“茜姐,你是小俊的学姐,现在也是我的学姐,你的几位美女室友也都是我的学姐,我们真是有缘分,我和小俊敬大家一杯!”


赵小俊心想“这萧胖子也太扯了吧,什么狗屁缘分啊,亏他想得出来。敬酒还要拉上我!”赵小俊很怕喝白酒,平时很少喝,上一次喝白酒还是高二的时候和人赌气喝了一小瓶二锅头,结果吐了半个多小时,黄胆水都吐出来了。不过怕归怕,这酒桌上的第一杯酒和最后一杯是怎么也躲不过的,于是大大方方的举杯一饮而净。萧惠更是一下子就倒进了肚子,因为杯子小酒少,还不够他一口。赵小俊瞄了一眼几个女生,果然都只是浅浅的嘬了一小点“哈哈,死胖子,让你逞能,看你怎么收场。”赵小俊强忍着笑意,帮萧慧和自己满上了一杯。不再说话,埋头吃饭。


“各位学姐,今天是开心,我再来敬一圈。”


萧慧确实很积极,为了显示风度他又加上一句“我干杯,你们随意。”赵小俊差点没把一口汤给喷出来,这不是明摆着自己找死嘛,“唉”赵小俊心中暗叹一口气“算了算了,看你这死胖子也的确是想死不好意思说,既然你执意要死,我要是拦着你,反而是兄弟我对你不住了。”埋头接着喝汤,随便萧慧去疯了。只是郁闷在每一圈萧慧“疯”到他这里,还是要硬着头皮和他干一杯。一圈又一圈,很快这瓶酒见了底。赵小俊算了算,自己大概和萧慧干了8,9杯的样子,那四个女生每次嘬一小点,也算是差不多没人喝完了面前那一杯,那剩下的酒自然全落进了萧慧的肚子里。这时萧慧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想也没想就大喊:“老板,再上一瓶!”也没想想是人家女生请客。赵小俊本想叫萧慧打住,可四个女生都没有反对的意思,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酒上来后,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除了李茜以外其余三个女生转守为攻,不大说话的张露,张颖也活跃起来,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她们现在喝酒到也不再浅嘬一口,而是半杯半杯的和萧慧玩起了车轮战术。等到这瓶酒喝光萧慧已经醉了,口齿不清的说着一些摆不上台面的“胡话”。不过这几位女生好象对萧慧龌龊的胡话并不在意,听着听着还笑了起来。赵小俊仔细一看,原来这几个女生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也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赵小俊,你没有女朋友吧?要不要本小姐发个可乐瓶子给你啊?”


赵小俊舒哪里想到舒菲竟然会冒出这么一句?他高2那年就已经不是处男,哪里会不懂舒菲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借着酒意装傻充楞


“可乐瓶子和女朋友有什么联系啊?”


“当然是拿给你自己弄了,哈哈!”


这句话竟然是张露,张颖二人同时接的,还笑得十分放肆,谁又看得出来这种表面上文文静静的女生竟然会是这样的品行。不过赵小俊也没有多大感觉,毕竟现在风气如此,拿性开玩笑想来这些女生私下也是经常的,今天不过是因为有了点醉意管不住嘴巴在男生面前说了出来。大学同居比比皆是,学校周遍都已经成了大学情侣的爱巢,还有不少在高中就已经。。想到这里,赵小俊心里突的一下,自己唯一爱的那个她会不会也和别的男生。。


就在这时坐在赵小俊左边的张颖竟然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说:“可乐瓶子不好,不如我来帮帮你?”


这又引来了张露,舒菲的一阵哄笑,只有李茜一语不发,似乎觉得她们玩得有点过了。这边的赵小俊也是一语不发,脸色铁青。几个女生还以为赵小俊被她们“调戏”到了,笑得更加起劲。可他们哪里知道赵小俊心里此刻想的是他爱的那个女生,此时此刻会不会也这样倒在别的男生怀里,说这种淫荡的话?


“婊子,烂货!”赵小俊心里已经把张颖骂了几千遍。他实在不敢再继续刚才的猜想,再想可能他会当众哭出来吧。这个时候赵小俊唯一的绝招就是打烂帐,每次他痛苦的时候都会这样来暂时麻醉自己,这次也不例外。


赵小俊心想“好啊,你发骚是吗?送货上门还给我免费,行!”


其实这时赵小俊也有点醉了,酒壮色胆,他干脆一把将张颖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张颖被吓得“呀”的一声,周围几桌的人转过来看了一眼又接着吃去了,可能这种事情太多,已经习惯了。


“小俊,别胡闹了,张颖有男朋友的!”一直没说话的李茜终于有了反应。


“你有男朋友?男朋友算什么啊?我今天做你男朋友好不好?”不知道张颖是被吓到了还是真的发骚,听到赵小俊这样说竟然没有回半句话。


就在这时突然赵小俊的背后传来一声“咦?”赵小俊回头一看,下意识松了手,张颖借着这个机会从赵小俊的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跑到了李茜旁边。赵小俊的身后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个红毛小子走过来拍了拍萧慧


“胖子,醉了?”


看看萧慧没有反应又转过身来对赵小俊说:“我是这个胖子的室友,你是他朋友吧?他都喝成这样了要不干脆我们先把他送回寝室去,好吗。”原来就是萧慧说的那个“鼓惑仔”。


看到红毛这么关心自己寝室的同学,赵小俊对他多了两分好感,笑了笑说:“我也和你是一个寝室的,我叫赵小俊。”


“原来你也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啊?呵呵,我是余祥林,他们是吴云、胡阳、徐新。”


吴云也是个大胖子,不仅胖还很高,浓眉大眼,穿得也是比较成熟,又一个中年人。胡阳个子很小才166比我矮半个头,但是鹰钩鼻却挺得很精神的样子,穿着一身运动服,很朴素的那种。徐新穿得就比较高档一些,大概萧慧说的那个比较有钱的就是他了吧。


赵小俊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才发现李茜他们还在旁边凉着。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有点尴尬,其实醉不是原因,赵小俊心里很明白。他是在赌一口气,现在分了一下神又刚才那么做没多大意思,干脆借故开溜:“茜姐,你看我们寝室的同学都来了,要不我还是先和他们送小慧回去吧,几位美女改天再一起出来喝酒,电话短信哦。”(电话是早就交换了的)临走还对着张颖眨了下眼睛,弄得张颖又是小脸一红。


“呸,骚货也会脸红”赵小俊一边心里这样想着一边笑呵呵的和她们告别,和余祥林四人一起架着萧慧回了寝室。安置好萧慧后,余祥林又问赵小俊还能不能喝,要不就五个人再喝点啤酒。


“好啊,我也正想喝点啤酒洗洗胃。”


赵小俊马上答应了。余祥林还觉得赵小俊停够意思的,正所谓酒品如人品,这是他奉行的思想。其实赵小俊现在正是想求一醉,从高二下学期开始他就有失眠的毛病,今天想起这么多烦心之事,白酒又只喝到半晕,自然是要失眠的,这时候再喝点把自己灌醉就能什么都不想了。五个人下楼买来两箱啤酒,又胡吹海喝起来。胡阳喝酒很差,两瓶下肚就去厕所吐得“哇,哇”叫,从此得了个外号“哇吐机”。吴云是不会喝酒的,意思了两杯也去睡下了。


剩下三人一直不知道喝了多久,赵小俊只记得最后他一直在对余祥林说“你今天坏了老子的好事,你欠我的!”


其实他意识消失之前在想的是他心里骂婊子脸上笑呵呵的情景,“我他妈的不是最恨虚伪的人吗?怎么自己也变得这样虚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