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五十七章 拧断脖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周全贵开的是那种前店后院的夫妻店,后院有一个杂房,里面堆满的干鱼、干木耳、干辣椒、干笋之类的东西,但就是在这凌乱的杂货堆里有一个密室,钱云房带领的人全都隐藏在此。

“小册子!你去通知密室里的人!”钱云房一边收拾一边吩咐,又对一旁懊恼不安的小山子道:“小山子!你出门探探动静,走远一点,不要再回来,到时我自会派人去接你!”自被齐良责备几次后,他做事更加谨慎,桂明的精细也对他触动很大。

一刻钟后,钱云房出现在街上,仍然一副化缘苦行僧模样。

陈仁健隐身之处只有钱云房知道,他一个人走在前面,后面稀稀散散跟着一些人像是路人,其实他们都是跟着钱云房撤退之人。

陈仁健隐身之处是一家粮油店,店主是一对父子,走了约一炷香的时间,钱云房对上暗语被店主王东领进了后院。

“师爷!你怎么来啦?”见到钱云房骤然出现,陈仁健大吃一惊,既惊于钱云房的突然到来,又惊于钱云房的巨大变化。

那店主王东亦吃惊不小,钱云房他是识得的,可刚对暗语时他硬是未认出师爷来。

钱云房苦涩道:“不仅我来了,其它人都来了!”

陈仁健再顾不上惊讶钱云房的行头,忙问:“出什么事了吗?师爷快里面说!”

钱云房不急于进屋,侧身吩咐:“王东!后面还有许多人,如果有人说:从云山来,找南老板。你就全让他们进来!”

后面的人陆续进来,他们纷纷向陈仁健问安,陈仁健十分高兴,转身吩咐:“陈桐枫!带兄弟们到密室去,带上些吃的!”

安排好一切后,陈仁健与钱云房也下了密室,现在北京城搜捕得紧,一天里这个地方被搜了两次。

“师爷啊!你这是怎么啦?”陈仁健牛高马大,足足比钱云房高一个头,密室里他摸着钱云房的头好是伤感。

钱云房愤愤地拍掉他的手,没好气道:“你少摸我的头!”又翻着白眼道:“我要在外面行走,不改变一下行吗?”

“可你也不能变化如斯啊?”陈仁健忍不住手又伸了出去。

钱云房怒道:“你再动手看?你动手,我就出去了!”

“别!别!我不摸了,我摸我自己的头好吧!”陈仁健阻住钱云房,陪着不是。

钱云房悻悻坐下,很不爽地这才为陈仁键解惑:“桂副统领还未联系上,小山子在刑部大狱附近探消息时可能被盯梢了,所以我们这才搬你这处来!”

陈仁健惊问:“会跟踪到这里来吗?”

钱云房道:“不会!我让小山子去了其它地方!”

陈仁健稍安,为钱云房递上一杯茶道:“世子被捕说明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大家还是少露面为好,明天派人去刑部大狱探消息时让王东父子去好了!”

钱云房摇头:“我们想到派人去刑部大狱探消息,我想桂副统领也会想到派人去刑部大狱探消息,这是我们联系上他们的唯一办法,生人去不认识他们那边的人,明天我亲自去!”

陈仁健肃然起敬,看不出师爷瘦瘦弱弱,文质彬彬,还蛮敢担当的。“师爷可千万要小心啦!”他真挚道。

钱云房感激一笑:“我会的!”

成功逃脱的桂明不敢再在潭柘寺附近停留,他联络部众并把他们全聚集起来,进城联络师爷钱云房的小六子一直没有消息,而这时他已得知世子被捕了,遂决定亲自进城探消息,但部众们没有一个人同意,飞豹组甲队队长唐楠劝阻道:“统领!你万万不可前去,我们已有两个弟兄损在北京城门口了!”

两个化装进城探消息的队员在城门口被无端收监,倒不是清兵发现了他们的身份,而是清兵宁可错杀一千,勿让放走一人在乱捕乱抓。

“尔等休要劝我,不进城怎么救出世子?”桂明意已决。

唐楠退一步道:“如若统领一定要进城,也请稍等几天,等风声不那么紧时再说!”

桂明道:“救人如救火,早日联络到钱师爷他们便早日救出世子!”

唐楠担心:“可统领如此显目,又怎么进得去呢?”

桂明敛目坚毅道:“我自有办法!”

两日后桂明成功混进城,他在一堵墙上看到一个特殊标记,大喜!知道张景山还未撤走,遂也在墙上留下记号约定与其见面。之后他去了一家布庄,但那里已被查封,他匆匆离开后便再也不敢去找任何人。那家布庄是他掌控下的平西王府北京情报网中的一个据点,平常他都是通过这个布庄联络其它成员。

申时,桂明去了刑部大狱,那里的卫兵明显增多,他不敢靠得太近,在远处匆匆瞥一眼就转身走了。转身时看见一个苦行僧往这方走来,不由大奇:“和尚怎么化缘化到刑部大狱来了?”

两人擦身而过,相互看了一眼,都孤疑地放慢脚步,立又自然地往前走了。

和尚从刑部大狱门口经过,慢慢消失在风雪中,他一个下午都无甚收获,钵里还是两文钱,他转入一条胡同决定再走几家人。不料,横地里突地钻出一人把他拽入角落,对方有力的右胳膊箍着他的脖子,左手捂着他的嘴,压低声音问:“可是钱师爷?”

钱云房惊惶,这是谁?怎认得他?现在不管他是想否认还是想承认都叫不出声,面红脖子粗地他感觉自己都要断气了。

“你如果是便点三下头,如果不是,我就直接拧断你的脖子了!”对方浊着声道。

这样谁还敢说不是啊?太没道理了!钱云房不想一句话未说便被扭断了脖子,如鸡啄米似的连点十几下,他已憋得实在受不了了。

“有何凭证?有便赶快拿出来,没有便是诳我,我就拧你的脖子了!”对方野蛮道。

钱云房穿着僧衣哪来的凭证啊?急得手舞足蹈,情急之下,拿起钵中的一文钱乱晃。

“你真是钱师爷?”意外地对方松开了手,钱云房大惑不解,忖道:“我没做什么啊,他怎么就认定我了呢?”不及想那么多,靠在墙上贪婪地呼吸几口空气再说。

“师爷不要紧吧?桂明刚多有得罪!”对方恢复了原音,却是桂明。

“你是桂统领?”声音很像,钱云房却不信,对方戴着帽蒙着脸。

桂明摘下面巾摘下帽,不正是桂明?

“桂统领你怎么变这样了?”钱云房已可肯定是桂明,可又看不到原来桂明英俊刚毅的面孔,取而代之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花脸,上面敷了药右脸长长地一条伤疤。

难怪桂明能进北京城了,他是以破相为代价进的城!

桂明苦笑:“师爷你不也变成这个模样了吗?”

两人对视良久谁也不说话,都含着泪,而后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走!我带你去见陈统领!”钱云房拉着桂明既是伤感又是兴奋道。

17k文学网已发至第三部,欢迎阅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