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一个大队的鬼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整整一千一百二十人啊!而自己,才三百多人。得到鬼子明日一早将对自己部队发动攻击的消息后,严彪心急如焚,他飞快的赶回山寨,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华。

“大哥!大哥!大事不好了!鬼子为了对付我们,专门从太原调来一个大队!一共一千一百多人啊!据说还是精锐的阿部规秀山地师团的山武信成大队啊!”严彪风风火火的跑进去向赵华报告。

一个大队的鬼子,确实来头不小。而且,还是一支精锐的山武信成大队,看来,鬼子大有一口吃掉我们的趋势!听到这个消息,赵华马上组织所有的军官召开紧急会议。王海平、张慧能、尤大勇、刘翼达和谭雄立等一干人被从睡梦中叫醒,来到聚义堂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赵华开口说:“这次鬼子来势汹汹,他们来了一个大队,整整一千一百多人,带队的是一个叫山武信成的少佐,他们大有一口吃掉我们的架势!而且,他们已经派遣汉奸侦察到我们所在的山寨位置,明天一早,他们就将对我们发动进攻!现在我把大家叫来,商量对策。”刘翼达第一个开口:“商量个鸟!我们占据地利,而且火力那么强大,不要说他们来一千多人,就是来一万多人也叫他们有来无回!我建议大家都回去好好睡觉,明天好打仗!”连打几次轻松的胜仗,刘翼达已经有点飘飘然。

“二弟,千万不可轻敌!”稳重的王海平斥责刘翼达,然后他把头转向具有丰富经验的谭雄立和尤大勇:“你们觉得,一个大队的鬼子,他们的火力配置应该是如何?”谭雄立回答说:“其他武器,我们倒不怕,论轻重机枪,我们的火力一点不比倭人弱,而且我们还占据地利。而倭人最擅用迫击炮和掷弹筒,一个普通大队,一般拥有十二门掷弹筒和四门迫击炮。按营长所说的,这次来的是一个精锐大队,我的估计是他们应当至少拥有十八门掷弹筒和六门迫击炮以上的火力;或者是四门迫击炮和两门山炮。”

尤大勇则说:“是的,虽然我们占据地利,可是鬼子拥有的六门迫击炮,完全可以攻下我们的山寨。假如是拥有两门山炮的话,那火力更是强劲,可以使得我们整个山寨化为一片粉末,我的意见是,凭借区区三百余人根本无法守住山寨。毕竟,我们有战斗力的战士不过一百来号人。”

听了两个原正规军的军官分析,王海平说:“那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应该和鬼子进行正面交锋了?”

赵华说:“是的!我们绝对不能和鬼子正面交锋,按我的建议,是放弃山寨,我们把部队化整为零,找机会骚扰他们。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应该转移根据地,深入太行山区,和敌人展开游击战。”一听赵华说要放弃山寨,进入山区,刘翼达第一个不同意,他跳起来:“不行!这个山寨是我们的家底,要我放弃还不如让我战死!”

王海平劝告刘翼达:“二弟,千万莫冲动!我们犯不着和敌人硬碰硬的,我觉得,应该采取营长的方法,大家化整为零进入太行山区。现在敌人来势汹汹,按孙子兵法: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我们应避其锋芒,使敌无可为斗,消耗敌人锐气,后再图谋攻取。如果敌众我寡,却要硬拼,只能白白被敌人所灭啊!”

可是,刘翼达根本听不进王海平的劝告,他大吼起来:“要撤退你们撤!老子带着自己的弟兄留下来誓死守卫山寨!”见刘翼达不听命令,赵华恼怒:“刘翼达!我们是军队,军人就应当执行命令!你这样算什么?”

却听刘翼达吼道:“你算那个鸟门子的老大?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的话,老子也不会听的!反正叫我放弃山寨,我万万做不到!”

赵华发怒,拔出手枪:“如果你不听从命令,老子把你就地正法!”一看赵华拔出手枪,刘翼达也拔出手枪,对准赵华:“妈了个巴几,你用枪顶着老子?老子自从活那么长时间来,还没有怕过任何人!要开枪一起开枪!我数一二三!”王海平见状,马上冲上去,按住刘翼达的手:“二弟,千万莫冲动!营长说的是正确的!”

“大哥啊!我一直把你当大哥,怎么来了个我还没承认的新老大,大哥你就不管小弟了?”刘翼达悲愤的看着王海平说。此时,程立东也上来,而他劝阻的确实赵华:“营长,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伤了和气呢,还是都把枪放下吧。”

赵华愤愤的把手枪插回腰间,他指着刘翼达说:“好!明天你带着你自己手下的弟兄守吧!我和其他人全部撤退,我看你能守多久!”说完他甩手走出聚义堂。后面的严彪、张惠能和尤大勇都追了上来:“大哥,不要冲动,有话可以好好说。”赵华指了指刘翼达,对众人说:“没用的,这个人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知道,他是舍不得离开这里!好了,你们都去准备下,四更的时候跟我一起行动吧,就让这个顽固的家伙去吃小鬼子的亏好了!”

四更时分,除了刘翼达和程立山的那个连外,其他官兵全部起床,在聚义堂外空地上集合完毕,连王海平都来了。赵华看了下王海平:“兄弟,难道那个刘翼达还听不进你的话吗?”王海平无可奈何的说:“我都说了他几个时辰了,可是他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好吧,既然这样,为了避免遭受更大的损失,我带着你们撤退!”除了死心塌地跟着刘翼达的八十三人外,其他包括一部分土匪改编的战士在内的两百多人已经全部集结完毕,那些愿意跟着赵华走的战士是忠于王海平的,故没有跟随刘翼达留下。随着赵华的一声命令,浩浩荡荡的队伍跟着赵华下山放弃了山寨,进入太行山区躲避鬼子的锋芒。

天色刚刚蒙蒙亮起来,刘翼达和程立东相续起来,刘翼达猛敲了下鼓:“弟兄们,全部起来了!大家跟我来,做好杀鬼子的准备!”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们纷纷爬起,来到山寨门口,开始构筑阵地,准备阻击前来进犯的山武信成大队。

赵华给刘翼达他们留下一挺九二式重机枪,两挺歪把子轻机枪,和两支掷弹筒。刘翼达得意的看着扼守住唯一一条通道的三挺机枪,他对战士们说:“弟兄们,一会给我好好的打!打死那些狗娘养的!我看他们能冲得上来?”

半个小时后,山坡下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鬼子。刘翼达得意的对战士们说:“弟兄们,前几天打了几场胜仗,可都是小打小闹。你们见过象今天这样多的鬼子吗?告诉你们,仗就要这样打才过瘾!一会好好杀他狗日的!”说罢,他亲自走到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前。一个供弹手走过来,在他身边趴下。另外两个轻机枪手也架好歪把子轻机枪,对准山下的小路。刘翼达摇头晃脑的说:“就那个赵华懂得指挥?我也懂得指挥,弟兄们,一会把那些狗日的放近了打就是了!我也知道,放近了打打得准嘛!”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们全都“哈哈哈”大笑起来。

山下,山武信成拔出指挥刀,一声高喊:“杀嘎嘎!”一队队鬼子排着队往山上走去。最前头的是手持三八大盖的步枪兵,后面是扛着歪把子机枪的机枪手,中间是抬着九二式重机枪的机枪手,掷弹筒手跟在重机枪手的后面。在山武信成的身边,四门迫击炮和两门步兵炮架了起来。山武信成掏出望远镜往山上看去,他对炮手说:“准备发动攻击!”

九二式步兵炮炮手打开炮膛,把炮弹装填进去,再盖好尾盖,一拉炮绳,“咣”一发炮弹向山上飞去;另外一门步兵炮也向山上发射一发炮弹。迫击炮手把炮弹从炮口装入炮膛,“咣”炮弹飞上天空,再重重的往山上砸去。

一秒钟后,两发九二式步兵炮炮弹落在山头,“轰轰”两声巨响,两个战士当场阵亡,三个受伤。间隔不到一秒,四发迫击炮弹呼啸而至,落在地面爆炸,随着一片巨响,又五个战士当场阵亡,六个受伤。

眼见自己的弟兄一枪未发,就牺牲了七个,刘翼达怒吼起来:“弟兄们,一会小鬼子靠近了,给我狠狠打!奶奶的!”正在喊话间,第二轮炮击开始,两发步兵炮炮弹和四发迫击炮炮弹再次落在山头开花。这次,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稍有点经验,有人跳进弹坑,有人躲在沙袋后面。随着“轰隆隆”一片巨响,这次只牺牲了两人。

下面的鬼子靠近了,为了防止误伤自己人,山武信成下令:“停止炮击,步兵队开始冲锋!”随着山武信成的命令,一个接一个鬼子叫嚣着往山头冲去。鬼子越来越近,当鬼子距离山寨大门还有五十米的时候,刘翼达下了开火的命令,他自己第一个扣动重机枪扳机。“哒哒哒”一串子弹射向敌人,两挺歪把子轻机枪也同时开火。其他手持步枪的战士,纷纷扣动扳机,山上传来一片炒豆子般的枪声。

“嗖嗖嗖”一颗颗子弹飞下山坡。虽然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枪法不准,可那么近的距离,还是击中不少鬼子。前头一排十一个鬼子惨叫这滚下山坡,后面的鬼子继续往山头冲去。歪把子机枪手和九二式机枪手纷纷趴下,架起机枪对准山头开始扫射,掷弹筒手纷纷蹲下,把香瓜手雷塞进掷弹筒内,“咣咣咣”一枚枚香瓜手雷飞进山寨。

一排鬼子射来子弹暴雨般袭来,“嗖嗖”一串子弹击穿一个正在用歪把子机枪猛烈射击的战士,那个战士头一歪就牺牲了;接着,一排掷弹筒发射的手雷落入正用步枪开火的战士群中,随着一阵巨响,又倒下七名战士。“操你奶奶的!”刘翼达骂了起来,他操起九二式重机枪,对准正往山寨门冲的鬼子,扣动扳机,“哒哒哒”六个鬼子应声滚下山坡。几秒钟,一个三十发的弹排打完,供弹手给刘翼达供上弹排,刘翼达继续射击,又打死五个鬼子。

突然,一排鬼子步枪手趴下射击,“嗖嗖”子弹呼啸而来,刘翼达马上趴下。可是他的那个供弹手,却没有那么灵活,身中数枪阵亡。刘翼达再次跳起,用九二式重机枪一阵猛扫,很快子弹打完,他焦急的大喊:“供弹手!供弹手!”程立东应声而至,亲手给刘翼达装上弹排,九二式重机枪再度怒吼,随着机枪的怒吼,十多个鬼子滚下山坡。

突然,一枚掷弹筒发射的手雷落在刘翼达身边,刘翼达和程立山连忙就地一滚才没有受伤。那两挺歪把子机枪一挺接一挺被打哑;而刘翼达的机枪短暂停顿下,又再次向敌人发射出复仇的子弹。随着机枪扫射,很快又有几个鬼子滚下山坡。

“哒哒哒”鬼子轻重机枪一起响起,子弹像暴雨般飞上山头,飞入山寨内。一个手持步枪射击的战士,之前打了好几枪没有击中,这次却被他击中一个鬼子,被击中的那个鬼子马上翻身掉下悬崖。那个战士正在高兴:“我打中了!我打中了!”此时“嗖嗖嗖”一串机枪子弹飞来,正中那个战士,那个头一歪饮弹身亡。山下的鬼子掷弹筒手纷纷开火,一枚枚手雷飞过来,随着“轰隆隆”一片巨响,山寨门倒下。又是一轮发射,一枚枚掷弹筒发射的手雷把山头炸成一片狼藉,十多个手脚被炸断的战士躺在地上呻吟。接着,又是“轰”一声,刘翼达连忙就地一滚,可是重机枪被炸飞出去,程立山也受了轻伤。

趁着这个时机,一群鬼子叫嚣着冲近,一个战士接手牺牲机枪手的歪把子机枪,“哒哒哒”打了几枪,三个鬼子倒下。可惜这种机枪,即使是经验丰富的鬼子都极其难以掌握,那个战士更没有经验,几颗子弹射出后就卡壳,机枪停止吼叫,冲上来的鬼子向他开枪,那个战士被打成蜂窝一般倒下。失去重机枪的刘翼达拔出毛瑟手枪,近距离开枪,“啪啪啪”连续四个鬼子倒地毙命。程立东也拔出毛瑟手枪,“啪啪啪”三个鬼子倒下。

鬼子们一哄而上,冲入山寨。几个战士们丢出一排手雷,随着一片巨响,八个鬼子变成尸体,还有十多个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后面的鬼子一排乱枪,刚刚丢出手雷的那几个战士中弹倒下。开完枪的鬼子冲进来,拉动枪栓,退出子弹,挺着刺刀扑上来。

几个没有牺牲的战士纷纷挺起刺刀向那些鬼子反扑过去,可是那些没有任何拼刺经验的战士马上被乱刀刺翻在地。剩下最后几个战士,拔出大刀、斧头,抓起长矛等冷兵器,向鬼子扑去。那些鬼子像刺猬一样围成一团,一个手持大刀的战士刚刚砍死一个鬼子,马上被乱刀刺死。另外一个战士挥舞着斧头砍去,一个鬼子的脑袋应声落地,可他马上被三把刺刀刺入胸膛。

战士后面的刘翼达和程东山用手枪射击,打死不少鬼子,可是他们手下的战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程立东喊了声:“二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绕着房子和他们周旋吧!”两人马上闪身到房子后面。

留守的战士,已经全部牺牲,就剩下刘翼达和程立东两人。两人闪到房子后面,五个鬼子追了过来,刘翼达和程立东分别站在两边,两人连连开枪,五个鬼子全部被击毙。又一个鬼子冒了出来,被躲在墙角的刘翼达一刀砍下脑袋。接着他一跃而出,连连开枪,后面的三个鬼子全部倒地毙命。

突然,手枪发出一声空响,没有子弹了!刘翼达捡起一支步枪,对准一个冲过来的鬼子扣动扳机,谁知枪没有响。原来,鬼子在进入肉搏之前都要把枪膛里的子弹退去,刘翼达捡起的这支枪是没有子弹的。那个鬼子挺着刺刀恶狠狠的扑来,刘翼达虽然武功不错,刀法也不错,可他不懂得拼刺,只好用枪胡乱招架。另外一个鬼子又从后面一刀刺来,眼看刘翼达无处可躲,从背后冒出来的程立东一斧头砍死那个鬼子。砍死鬼子的程立东,用斧子帮刘翼达招架住刺来的枪刺。得到了这个空,刘翼达丢掉步枪,拔出大刀一刀就砍翻那个鬼子。

眼看鬼子越来越多,程立东说:“二哥,我们不要硬拼,找机会在杀他们几个。”两人从鬼子的尸体边上拿起步枪,再从鬼子的尸体身上搜出子弹,把子弹压入枪膛内。两个鬼子发现了他们,举枪正欲射击,被他们一人一枪击毙。那些鬼子见连连吃大亏,遍开始点燃火把放火烧房子。一旦房子一烧,刘翼达他们就没有藏身之地。两人边打边退,退到悬崖边,却发现,一块大石头上栓了根绳子!

“二哥,我们下去吧!不要白白死在这里了!”程立山劝告刘翼达。刘翼达想到那些平时出生入死的兄弟,他眼中冒火:“妈了个巴几,要撤你撤好了!那么多弟兄们牺牲,老子今天也赚够了,再杀一个就多赚一个!”程立山劝告他:“二哥,今天如果你能活下来,以后不是可以杀更多的鬼子?替更多的弟兄们报仇?二哥,听我的,撤吧!”听了程立山如此之说,刘翼达觉得很有道理,他点了点头:“三弟,我们撤,你先下去,我随后就来!”

程立山顺着绳子缓缓滑下,刘翼达拿起步枪,对准一个冲过来的鬼子扣动扳机,“啪”的一枪那个鬼子心脏被击穿。他拉了下枪栓,瞄准第二个鬼子,又是一枪,那个鬼子倒地毙命。看看程立山差不多到了下面了,刘翼达丢掉步枪,抓住绳子往山下滑去。几个鬼子冲到悬崖边,却猛然从下面飞上来一个手雷,只听得“轰”一声,那几个鬼子一个飞下悬崖,两个倒地,还有一个往里面飞去。自然,那颗手雷是刘翼达判断鬼子差不多到的时候他丢上来的。

很快,他就滑到山下,程立山告诉他:“二哥,这条绳子,好像还是浸过油的!”刘翼达一看,果然如此。突然他明白了:“三弟,这根绳子肯定是赵营长留下的,他把绳子浸了油,就是要我们下去后烧掉绳子,免得鬼子跟下来!”程立山一听,连忙拿出火镰火石,“啪啪”点起火来,点着火往绳子上一烧,“呼啦”一声,浸过油的绳子登时燃烧,火苗直往山上窜去。两个鬼子正在顺着绳子往下爬,却猛然看到一团火窜了上来,很快火烧到他们的脚再烧到手,那两鬼子耐不住疼痛,“啊”一声惨叫从悬崖上往山谷中坠落。

“二哥,我们快走,去找大哥和赵营长他们!不然一会鬼子绕下来就来不及了!”程立山拉了下刘翼达。刘翼达看着熊熊燃烧的山寨,眼中喷着怒火:“小鬼子们!今天你们杀害我的弟兄,这笔血债,老子日后再和你们好好算!”

两人往前走,却猛然看到一个人骑着一匹大洋马飞奔而来,后面还跟了四匹大洋马。那人,正是严彪。严彪冲着两人喊道:“两位兄弟,是大哥让我来接应你们的!你们快上马吧!”看到只有两个人,严彪问:“其他兄弟呢?”刘翼达上了马之后,眼泪不住往下流:“严彪兄弟,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听赵营长的劝告,是我害死我的弟兄们啊!”严彪摇了摇头说:“大哥早就说过了,可不能小瞧鬼子啊,可你们就是不信!”听了严彪的话,刘翼达难过的说:“严彪兄弟,我真的很想回去再杀几个鬼子,我觉得只有自己死了才能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弟兄啊!”

“好了,二哥,别说这些了,我们赶快去找大哥和赵营长他们吧!”程立山道。三个人五匹马,往赵华他们撤退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久,三人就追上了赵华他们。大伙们一看,整个二连除了他们已经带走那几个人外,就剩下刘翼达和程立山回来。看到还有两匹马是空的,大家都知道其他弟兄肯定是全部牺牲了,每个人心中都感到非常难过。毕竟,都是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弟兄啊!尤其是那些原来土匪改编的战士,他们和牺牲的这些弟兄生活的时间长达数年,更是一个个流下眼泪。

刘翼达冲到王海平面前,跪了下去:“大哥!都是小弟我不好!都怪我不好啊!是我害了我们那些弟兄们!”王海平摇了摇头,对刘翼达吼了起来:“你为什么没有死?你对得起他们吗?”说罢,他拔出手枪。看到大哥拔出手枪,刘翼达痛苦的说:“大哥,你就开枪打死我吧!这样会让我心里好受点!”王海平闭上眼睛,正要扣动扳机,他的手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他睁开眼睛一看,是赵华阻止了他:“海平兄弟,不要杀翼达兄弟!我费劲心思才想出在山崖悬挂绳索,再让严彪去接应他们的办法,才把他们救出来的啊!你就留着翼达兄弟,让他日后好好杀鬼子吧!相信有了这次教训,以后他会注意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来相劝。

听了赵华的话,王海平放下手枪,他对刘翼达吼道:“二弟,这次赵营长给你求情,我暂时放你一马!若是日后你再害弟兄们白白送命,我定杀不饶!”刘翼达跪在地上,连连说:“多谢大哥不杀之恩,小弟日后一定多杀鬼子给各位死去的弟兄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