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十二 山武信成大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在重机枪猛烈暴袭之下,那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鬼子死伤不少。可是那些鬼子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失去指挥官,又连续遭到袭击,还能组织猛烈的火力进行还击。这些鬼子井井有条自行组织战斗,机枪手用火力压制,掷弹筒手跟在后面蹲下。一个鬼子掷弹筒手算了一下距离和角度,正准备把一枚香瓜手雷塞进掷弹筒内,突然一发子弹准确穿过他的脑袋,那个家伙头一歪就倒了下去。

另外一个鬼子掷弹筒手把一枚手雷塞进掷弹筒内,已经发射出来。一枚香瓜手雷准确落在一挺正在猛烈射击的九二式重机枪旁边,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两个机枪手马上被横飞的弹片击穿,倒在血泊中。赵华当然没有放过那个可恶的鬼子掷弹筒手,他只准准的一枪就击毙那个家伙。连续击毙两个掷弹筒手的赵华,马上引起鬼子的注意。其他几个鬼子掷弹筒手和机枪手都把目标对准赵华,一串机枪子弹“嗖嗖嗖”射来,赵华连忙低下头。突然他听到几声呼啸声,他心中暗道:不好!掷弹筒!

三枚从掷弹筒发射出的香瓜手雷同时向他的位置飞来,敏捷的赵华趁着敌人歪把子机枪短暂的停顿之时纵身一跃,离开原来那个位置。“嗖嗖嗖”三枚香瓜手雷同时落地,三枚手雷的落地点居然误差不到一米!在“轰隆”一片巨响过后,他刚刚藏身的那颗大树轰然倒塌。赵华心中暗骂:“狗日的小鬼子,打得可真准!要不是你爷爷玩过两年游戏,今天肯定死在这里了!”可他心里暗骂的同时,手上可没有闲着,他单手扬起三八步枪,凭着感觉扣动扳机,“啪”一声枪响,一个正准备往掷弹筒装填手雷的鬼子头一歪就倒在地上。

敌人也发现改变位置的赵华,一挺歪把子机枪和一挺九二式重机枪马上就向他这里倾泻来一片弹雨。赵华连忙闪身进入一块巨石后面,子弹呼啸着打在石头上喷溅出一道道火星。不过也还好,毕竟谭立雄的那些兵不孬,马上有两个战士接过九二式重机枪,一挺马克芯重机枪和三挺九二式重机枪打得那些鬼子哭爹喊娘,那个手持歪把子正在压制赵华的鬼子被一串马克芯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当场击毙,一挺九二式重机枪也击毙了一个鬼子掷弹筒手。

身上压力得到减轻的赵华没有半点犹豫,他马上抬手又是一枪,优先消灭那个对我们机枪手威胁最大的鬼子掷弹筒手。击毙那个掷弹筒手之后的赵华立刻低下头去,刚好一串九二式重机枪的子弹“嗖嗖嗖”从他头顶呼啸飞过。赵华焦急的大喊:“快,干掉那个鬼子重机枪手!”马克芯机枪射手得到命令,毫不犹豫转动机枪,对准那挺九二式机枪射去一串子弹,那个鬼子机枪手一头歪倒在地上。鬼子副射手刚要爬起接过机枪,又被一串重机枪子弹打烂他的胸膛。

突然,鬼子的背后又传来一连串密集的枪声,那是追击敌人的严彪、张惠能、尤大勇、石宗民和刘翼达他们赶到,这几个头领每人手里两支盒子炮,后面的战士抱着三挺ZB-26捷克式轻机枪,子弹像旋风一般扫向敌人。尤大勇那些手下,各个身背大刀,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之下杀向敌群。

二十九路军残部那些战士一排大刀砍去,随着一片闪闪寒光过后,十几颗鬼子的头颅滚落在地上。剩下那些鬼子见势不妙,连忙退掉子弹,慌乱迎接白刃战。而手持手枪的那几个军官,还在向那些进行肉搏战的鬼子射击。腹背受敌的鬼子越打越少,最后只剩下二十九个鬼子,那些鬼子退缩成一团,背靠背站着,刺刀指向外围,拍成一个“刺猬阵”。

此时,刘翼达喊了声:“弟兄们,我们节约子弹,冲上去把这些鬼子的脑袋全砍下来!”刘翼达手下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挥舞着大刀就要冲上去,却听到一声大吼:“不要去,去了是去送死!那些日本人,就由我们几个来消灭!”

喊话的正是赵华,他深知那些日本人拼刺本领的厉害,而自己那些战士,除了二十九路军大刀连的残部外,其他人拼刺不是那些日本人的对手。眼下,他又舍不得多浪费子弹消灭那些鬼子。自己这边,不是有个武功高强的几个高手吗?张惠能一个,严彪一个,刘翼达一个,尤大勇一个,程立东一个,加上自己也算一个,一共有六名高手,足以消灭那残余的二十九名鬼子!

赵华二话不说,先用连弩射出三支箭,狼牙利箭如闪电般射向鬼子,三个鬼子捂着咽喉倒下。射出三箭后,赵华拔出大刀,向鬼子扑去。刘翼达和程立东也拿起弓箭,一人射出一箭,各射毙一个鬼子,接着就一个拔出双刀,一个掏出斧头冲向鬼子。严彪冷笑一声,掏出三支飞镖射去,三个鬼子应声倒地,接着他拔出匕首就冲了过去。尤大勇也拔出大刀冲上前去,开始砍杀鬼子。那个张惠能更绝,他没有冲上去,而是从地上拿起石头。

刚刚射死八名鬼子,还有二十一个鬼子,又把圈子缩小一圈。赵华冲上去,一刀就砍翻一个鬼子。可围成一圈的鬼子挺着刺刀扑来,眼看一个鬼子就要刺中他了,突然三块石头飞来,登时三个鬼子脑浆迸裂。程立东的武功最弱,他在用斧子劈翻一个鬼子后,另外一个鬼子从背后刺来,那一刀又狠又快,他根本无法躲避。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颗石头飞来,那个鬼子天灵盖被射来的石头掀开,一声没吭就倒地毙命,红的白的洒了一地都是。

“好身手!”赵华不由得喊了起来。这时又两个鬼子向他扑来,被他一刀砍倒一个,另外那个鬼子刺来的刺刀被他闪过,鬼子一下力道太大,冲过头。赵华正要手起刀落砍下那个鬼子的头颅,却被刘翼达抢了功。原来,刘翼达砍翻一个鬼子后,马上回身一刀,把本来应该属于赵华的那个鬼子砍翻。

刀法如神的尤大勇,也连续砍翻好三个鬼子。而那个严彪,虽然只拿着一把短短的匕首,可是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匕首在他手里如灵活现,很快就三个鬼子成了他刀下之鬼。现在,只剩下九个鬼子了,那九个鬼子被这几个怪人吓得有点惊呆,圈子再次缩小。突然,只听得一声怒吼,三块石头飞出,如闪电般击中三个鬼子的脑袋,一条人影接着闪出:“剩下六个鬼子,一人一个,都不要抢!”那个人正是张惠能,他赤手空拳就冲上去。

一个鬼子挺枪刺向张惠能,他一闪身,那个鬼子刺了个空,他抓住鬼子的枪一拉,接着就是在鬼子背上一掌,那个鬼子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赵华向一个鬼子扑去,闪过鬼子刺来的刀,反手一刀就砍下那个鬼子的头颅。尤大勇一刀砍向一个鬼子,那个鬼子拿枪招架,却被连人带枪砍成两截。刘翼达双刀舞去,鬼子挺枪刺来,他一把刀格挡,另一把刀砍去,那个鬼子当场毙命。一个鬼子向严彪冲来,严彪抓住鬼子的枪一拉,顺势一匕首刺入那个鬼子的心脏。而程立东,一斧头砍去,又快又狠,那个鬼子连忙招架,程立东改变斧头方向,顺着鬼子的枪杆滑下,只听到一声惨叫,那个鬼子四个指头被砍掉,枪掉在地上。程立东趁势一斧头,结果了那个鬼子的性命。

就这样,在半天的时间内,一个中队的鬼子被全部歼灭,而自己这边就阵亡两人,受伤三人,真是了不起的成果!这一战,缴获甚多,有四挺重机枪,六挺轻机枪和九支掷弹筒,还有一百多支步枪,弹药更是不计其数。真是一场痛快的歼灭战,当年国内的中国军队能用那么小的代价歼灭一个中队的鬼子绝对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一时间,不但这些原本就是军人的战士们士气高涨,就是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也觉得这战也打得相当痛快淋漓。

屡次的惨败,震惊了太原的阿部规秀中将。一个日军少佐进来:“报告中将,晋东有毛猴子活动,屡次袭击我军,他们袭击军列,袭击煤矿,伏击我大日本帝国军队。已有多个小队和伊藤高英的中队全部玉碎了!”阿部规秀对那个日军少佐说:“山武君,你的错了,那些不是毛猴子,我怀疑,是支那正规军!不然,他们何来如此战斗力?”

那个日军少佐叫山武信成,他说:“晋东,支那正规军早已土崩瓦解,哪里还有支那正规军?我觉得是毛猴子所为!”阿部规秀连连说:“不不不,支那人相当狡猾地,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为妙。这样,山武君,你带上你的大队,前往剿灭那股支那武装!我觉得,那股支那武装即便不是正规军,也是正规军被我们打得走投无路变成的毛猴子!”

“哈伊!我一定完成中将给我的使命!”山武信成连连点头哈腰。当天下午,他就带着部队乘坐正太线列车,从太原赶往阳泉。

阳泉后防部队黑川贤雄亲自出来迎接:“山武君,什么风把你吹这里来啊?”那个黑川贤雄虽然一样是个少佐,可他的地位却没有山武信成高,毕竟人家是阿部规秀最信任的一个军官,是大日本帝国最精锐的山地师团中一个精锐大队队长,人家山武信成迟早将是个将军,而自己算什么?能当到大佐,也基本上是当到头了,极难再得到升迁的机会,即使是上头有将军阵亡也根本轮不到到自己。

却见山武信成把脸一拉,大声斥责:“黑川少佐,你所在的阳泉,怎么治安如此糟糕?支那毛猴子活动猖獗,已给我大日本帝国皇军造成极大的损失!”

黑川贤雄连忙解释说:“我已经尽力了,可是那股支那毛猴子实在大大的狡猾,我最优秀的军官伊藤君和他的中队已经全体玉碎。”说完,他拿出手帕抹起眼泪。却听到一声怒吼:“八格牙鲁!伊藤君和他的中队玉碎,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辉煌事业!你却像个女人一样流眼泪?你要记得,我们是大日本帝国伟大的军人!现在我们要想办法剿灭那股支那猴子给伊藤君他们雪恨!”

这次,山武信成带来的是整整一个满员的大队,这个大队是阿部规秀山地师的精锐部队,这个加强大队,拥有一千一百多人,装备有九二式步兵炮两门、80mm迫击炮四门、九二式重机枪八挺、歪把子轻机枪二十挺、掷弹筒二十门,还有九百多支步枪,二十多匹大洋马。可谓是来势汹汹,大有一举歼灭赵华他们部队的架势。

反观赵华他们的实力,武器不算少了,加上新缴获的,拥有:一挺马克芯重机枪、七挺九二式重机枪、三挺捷克式轻机枪、十二挺歪把子轻机枪以及掷弹筒十二门各种步枪三百多支。不过,没有炮,而且人数太少,加上他们从附近村庄扩招的新兵,一共才三百一十人。真正是枪多人少,而且真正有战斗力的人才一百多人,实力悬殊相当明显。

山武信成根本就不放心黑川贤雄,他亲自派出汉奸进行侦察。当天色黑下来的时候,那个汉奸回来报告道:“报告太君!那股支那武装,我们已经查明,他们火力不弱,不过他们只有三百多人,盘踞在寨坪一带活动,估计,他们的据点就在那里的一个山头。”听了那个汉奸的汇报,山武信成很高兴的拍了拍汉奸的肩膀:“你地,良民大大地!很好很好!我们皇军明日就行动!”

然而,鬼子山地师团下属的加强大队来到阳泉的消息,早被化装混入城的严彪发觉。那个汉奸走出山武信成的指挥部,骑着自行车哼着小调正往家里回去的时候,突然一根木棍插入他自行车前轮的钢丝里,那个汉奸登时人仰车翻。汉奸愤怒的站了起来:“他妈的,那个小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在老子头上动土!”话声未落,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什么东西顶住了。那个汉奸抬头一看,一个手持双枪的彪形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其中一支毛瑟手枪紧紧顶住自己的脑袋。汉奸见状,吓得几乎尿裤子,连连求饶说:“这位好汉,你要钱我给你钱,你要车我给你车。”突然他看到那个大汉死死盯住自己腰间的手枪,他又改口说:“你要枪我也给你。”

“哈哈哈!”严彪笑了起来,“我不要你的臭钱,也不要你的车,更不要你那把破枪,什么毛瑟1896,老子的可是毛瑟1932式。”那个汉奸急了,他问:“好汉,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严彪冷冷的说:“我只要问你三个问题!你给我照实回答!”

“好好好,好汉你尽管问吧,我一定都告诉你。”那个汉奸连忙把头磕得像鸡啄米一样。严彪开始发问道:“第一个问题:昨天来的那些鬼子是什么人?”那个汉奸一听是问这个问题,他连忙说道:“这个问题我可不敢说啊,要是给太君们知道了,他们非杀了我不可。”

一听那个汉奸说太君太君的,严彪当即就火冒三丈:“妈了个巴几,什么太君不太君的,明明就是鬼子!”

“是是是,是鬼子。可是好汉,您这个问题我真的不敢回答啊,鬼子会杀了我的。”那个汉奸连连头点地哀求着。却只见严彪猛地把双枪往腰间一插,一只手捂住那个汉奸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抓住汉奸的手指头,手上一用力,那个汉奸痛的要杀猪般叫,可是嘴巴被紧紧捂住,叫又叫不出来,只能无力的“唔唔唔”了起来。严彪轻声而严厉的问:“你到底说不说?”那个汉奸连连点头:“嗯嗯”

严彪放开捂住汉奸的手,拔出枪对准他的脑袋:“好,你说!”那个汉奸说:“他们是省城来的,是阿部规秀的山地师的一个大队。”听了汉奸这样说,严彪继续问:“第二个问题:那队鬼子一共有多少人,我要准确数字!领头的是谁?”那个汉奸回答说:“一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人,领头的是山武信成太君。”

“妈了个巴几!又来什么太君的!”严彪一听汉奸说太君就火了,手上一用力。那个汉奸“啊”了一声,连连点头:“是是是,是鬼子。”

“好,我现在继续问,那队鬼子过来的任务是干吗的?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严彪问最后一个问题。那个汉奸连忙说:“他们是准备去寨坪剿灭一支胡子武装,明天一早就开始行动。”一听这个汉奸这样说,严彪又火了:“妈了个巴几,难怪今天看到你这个小兔崽子在我们山下探头探脑的!原来是给鬼子报信!”骂完,他做出要扣动扳机的样子。

那汉奸见他要扣动扳机,连连求饶:“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不知道是你们的队伍啊,如果知道了,打死我也不敢啊。”严彪狠狠踹了汉奸一脚,对他说:“你小子叫什么名字,住哪里,我都已经查清楚了!你说,你是不是叫吴贵福?外号刀疤吴?住在阳泉城西?”那个汉奸一听严彪把自己的底都揭出来,他连连点头。却听到严彪冷冷的说:“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就当成没发生过,回去以后,对谁都不许说起!不然,我随时来取你狗命!”

那个吴贵福连连点头:“是是是,多谢好汉不杀之恩,我回去谁都不会说,连我老婆都不说就是了。”

“好!既然这样,你先带我出城,天色已晚,鬼子封了门,我需要你带我出去!”严彪用枪抵着汉奸的脑袋说。

那个汉奸骑上自行车,带着严彪,往城门方向去。严彪在后面,手枪死死顶住他的后心。不一会,到了城门口,门口站岗的两个鬼子大喊了声:“八格!”

吴贵福被吓出一身冷汗,却听到严彪在背后厉声说:“你小子别给我耍花样!”手枪硬邦邦的顶着他的后心。吴贵福连忙掏出自己的证件,给鬼子看。其中鬼子一看证件上写着:良民证,阳泉保安队副队长吴贵福。另外一个鬼子去打开城门,把他们放了出去。不过也是,当时那些鬼子不会汉语,也无法沟通,他们只知道保安队队长是忠于他们皇军的人就是了,所以就放了他们出去。

出了城后,严彪晃了晃手枪,厉声道:“小子,回去后老实点,以后老子再找你的话,你给我有问必答,不许耍花招!快滚!”

那个汉奸连连点头,手忙脚乱推着自行车跳上车就飞快的蹬了起来,却冷不防撞上一块石头,连人带车轰然摔倒。“哈哈哈哈!”看到那个汉奸的丑态,后面的严彪忍不住笑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