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我的班长

流光舞月 收藏 246 32176
导读: 班长,在海军的编制里面,上士以上才叫班长;中士和下士除非有领导职务否则我们一律通称叫学长;而士官长我们都叫士官长台湾话老仔,所以通常叫班长的几乎都是上士。 不过这篇文章说的班长不是上士,而是新兵训练中心的一位班长。入伍训练对一个男生来说是ㄧ个从老百姓变成军人的重要过程,麦克阿瑟将军曾说过一句话:「假如有人用一百万买我在新训菜鸟的回忆我不会卖 ,但拿一百万要我再受入伍训一次打死我也不愿意。」入伍训的班长可就是入伍训中的灵魂人物。 我的班长是一位海军帆缆下士,姓郑,台南人,身高大约一

班长,在海军的编制里面,上士以上才叫班长;中士和下士除非有领导职务否则我们一律通称叫学长;而士官长我们都叫士官长台湾话老仔,所以通常叫班长的几乎都是上士。

不过这篇文章说的班长不是上士,而是新兵训练中心的一位班长。入伍训练对一个男生来说是ㄧ个从老百姓变成军人的重要过程,麦克阿瑟将军曾说过一句话:「假如有人用一百万买我在新训菜鸟的回忆我不会卖 ,但拿一百万要我再受入伍训一次打死我也不愿意。」入伍训的班长可就是入伍训中的灵魂人物。

我的班长是一位海军帆缆下士,姓郑,台南人,身高大约一百七十八公分,皮肤很黑,就是那种很像黑炭黑的发亮的那种的黑。第一次看见他,是新兵分发单位的时候,就是他拿着水壶和帽子,告诉我看到太阳要戴帽子、天热要喝水的班长,至今我永远记得他操着台湾国语的口音说过:「战场上缺水是最大的敌人。」

班长是新兵的褓姆一点都不为过,举凡吃饭睡觉、公差勤务、各种训练,通通由班长统一包办。

我忘不了入伍第一天晚上,班长在寝室教我们新兵折棉被,一床棉被在他手中轻轻松松的就成为豆腐干,再用电话卡夹一下,马上抠角捏线变成平平整整的豆腐干。无奈新兵终归是新兵,第二天早点名完,看着班长喊着学兵号码,从三楼寝室窗户将一床一床棉被飞出,一百七十多床棉被无一幸免,全部飞到的中队集用场。新兵们头顶着自己的棉被蛙跳集用场,心底都恨死班长了。蛙跳完集用场之后在集用场中央折棉被,经过班长检查过后,捧到三楼的学兵寝室。郑班长站在楼梯口,看着我们双手捧上来的棉被又成了麻糬,二话不说从我们手上抢过棉被,又从窗户丢下集用场,下了楼又是蛙跳集用场。郑班长说:「不服气吗?有本事把棉被捧上来还是豆腐干,我自然不会把你的棉被丢下去。」这时我才知道合理的要求是训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练。

折腾完之后,下午的科目是基本教练,简单的说是立正。立正是军人最基本的姿势,依据『国军基本教练准则』立正:闻口令,两脚跟靠拢并齐,脚尖向外分开45度(以两脚掌内缘计算),两脚挺直,两膝靠拢,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体重平均落于脚跟及脚掌上;小腹微向后收,胸部自然前挺;两肩宜平,微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心向内,两手五指并拢伸直,手掌及指与腿相接,中指贴于裤缝,手肘微向前引,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颚微向后收,两眼凝神向前平视。这个『立正』可害死我么这堆刚刚入伍的新兵,从老百姓才刚刚变成革命军人,班长一个一个的帮我们调整姿势,当然免不了的还是要做伏地挺身。汗水滴进眼睛,不能去擦汗水;冷不防的班长还会拍打你的手,看看是不是有贴紧裤缝,如果没有马上又是伏地挺身。一个立正十分钟下来,就算在南台湾的冬天,也是要出ㄧ身汗的。再加上早上的蛙跳,从来没有训练过的我们,只能暗暗叫苦。


问我恨班长吗?我一定说「恨!」,而且是咬牙切齿的恨。

可是郑班长说过:「我希望你们越恨我越好,因为我恨铁不成钢;今天是我一个人两只眼睛盯整个中队ㄧ百多个兵,下了部队之后是一百多个学长两百多只眼睛盯着你一个人看。在列子里做不好丢脸不是丢你一个人的脸,是丢整个三十三中队的脸,是丢海军的脸,是丢我们整个国军的脸。」原来这就是荣誉心。

第一次收假的收心操,郑班长一边喊口令,一边带我们做了扎实的五百下伏地挺身、八百下开合跳。郑班长说:「体能是军人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达不到要求怎么能够保家卫国。」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终究要结训分发部队,最后一天我们把班长丢进游泳池里,这时我才看到郑班长的第一个笑容。



本文内容于 2008-8-6 1:24:56 被流光舞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