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十五



一个小时后,林如水在吴志伟和韩大海二人的陪同下吃完饭后,面色十分凝重地讲述了一件事情:


前不久吴、韩二人率兵打了临沂城宫崎桥本的驻守部队并救出了被抓的70多名当地百姓后,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成立了专门调查组来调查此事。不久后,宫崎桥本也被寺内寿一押到方面军司令部候审。在这一段时间内,与宫崎桥本有着某种微妙关系的寺内寿一一方面遵循着东京的指令做着貌似公正而客观的调查处理,另一方面又频频于东京宫崎桥本的父亲———一位日本政界的元老通话,商定了一系列有关的通融方法。


于是不久,在日本政界的上层,几个颇有分量的人物在某些方面施加了一定的压力后,日本军界做了一定的让步:宫崎桥本的职务不变,免于回京受审,暂不追究在临沂城的重大决策失误而改成防范失误,让支那军队钻了空子,其部队在恢复、休整以及给与了一定的装备补充和兵员补充后派到支那南方参加新的作战。


此事做了了结之后,宫崎桥本在赴南方作战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其巧取豪夺的大批中国文物:总量占一多半的从宋代至清朝时期的瓷器、部分各朝代的字画以及青铜器、玉器等等想法装箱运回日本,而其中尚有好几件属于国宝一级的文物、是他专门呈献给这次为自己开脱罪责出过力的几个政界巨头的!


“五天前,”林如水道:“我手下的一个弟兄混迹在一个日本人愿意去的东北菜小酒馆里当伙计,晚上听到两个日本职员喝酒时发着牢骚,提到临沂城的鬼子旅团司令部不断派人去临沂火车站催促尽快派人去抢修因雨季发山洪从而冲毁的一座桥梁。该桥梁位置在距临沂只有50公里的一个叫阎庄附近的沭河中游处,这座桥离莒县也不到十几里。


我的弟兄刚开始也没有太理会,可后来听到两个日本人嘴里露出了‘支那文物’几个字就上了心。他认得有一个小日本是临沂车站的副站长,叫坂本朗,在他喝完酒后我的手下跟踪到了他的家门口就回来向我报告了此事。我一听有关咱们国家的文物,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连夜派李志纯带两个弟兄把这个小鬼子‘请’了过来。”


林如水喝了一大口刘飞用山里的几种野草药和几种树叶自制的茶叶所沏成的茶水又道:“刚开始,坂本朗这王八蛋还挺硬朗,我用中国话问他,他他娘的装听不懂、一声不吭。我又用日语问他,他刚开始发懵,后来又装王八犊子,一副大义凛然、宁死不屈的熊样!没办法,我只好稍稍地给他上了点小手段。娘的,屁大功夫不到,他就屎尿全流,弄得屋子里恶臭!”


随着几个人的大笑,韩大海看着这三十出头,神色淡漠但长着一双锐利眼睛的军统局中校心想:军统局逼供的手法久已闻名,据说比明代东、西厂的阉党那骇人听闻的酷刑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林如水以平平淡淡的口吻所说的“稍稍上了点小手段” ,恐怕是罗汉金刚也难以忍受的手段吧!


“没办法,忍着恶臭,”林如水接着说道:“我们听他交代了这件事的始末。原来临沂鬼子旅团长宫崎桥本到了中国仅一个月,就在沿途一带———主要是山东境内抢掠了大量的我国文物,其中在临沂城王羲之故居就抢夺了王羲之的真迹三幅,曲阜孔府故园处的五册竹简,广饶地方孙子故园处的四只青铜鼎,还有20多幅各个朝代的国画。更多的是瓷器、里面其中不少是宋代定窑以及汝窑的,还有明代前期和后期的,清朝康、雍、乾三个朝代年间的更多。


这狗日的宫崎桥本要到南方去打仗,自然要想办法把这些咱们国家的国宝偷运回日本。据说他对内、对外都不敢声张,一是怕咱们的人给截住,二是怕被鬼子的上面知道会被没收,只好偷偷装火车从临沂发往青岛,从青岛有专门的货船直接运到日本。”


“林老弟得知此情况后可否报知了上峰?”吴志伟面色沉重地问。


“我连夜审讯了那个叫坂本朗的鬼子后,就立刻让我们在郊区的秘密电台给上峰发了电报,可第二天下午上峰回了电文却是一句模棱两可的指示:‘此事你们自行处理,但不可擅自毁坏文物!’娘的,这让我怎么做?


我‘自行处理’,又不能毁坏文物———是让我央求鬼子:这是我们中国的文物,不要拿去啊!还是让我举着手枪冲到临沂鬼子的旅团司令部找到鬼子的旅团长对他说:放下我们的宝贝,要不然老子毙了你!”


林如水的牢骚埋怨以及他的比喻不禁让吴、韩俩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韩大海问道:“林兄,你在这种尴尬又微妙的夹缝处境中,可否想到了好办法?”


“那里有什么好办法啊!这仅仅一两天的功夫,二位看不见我的头发都愁白了好几根呀!那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啊!” 林如水闪动了一下狡黠的眼睛又道:“这鲁南一带没有国军的大部队,你们又刚刚打完仗得要休整,再说你们的人太少,不说没有人命令你们,就是有,你们也可以有许多的理由不去干。”说完他又大骂了一句:“他奶奶的,我真后悔不应该知道此事,更不应该给上峰发报。让我‘自行处理’意思就是说:‘这件事我们知道了,你管管吧,不管是不行的,咱们老祖宗给咱们留下的东西嘛。你管的同时还不能把文物损坏了!这不是明显地命令我不能炸掉,不能烧毁,带着人无论怎样也要把它拿回来,至于办法吗,你自己想去吧!’我日他上峰的老娘!”


吴志伟和韩大海看看骂完了娘又低头不语的林如水,二人对视了一眼相互苦笑了一下点点头。于是,吴志伟道:“林老弟,你冒着大雨爬山涉水的赶到我们这里,怕不只是仅仅告诉我们这个情况的吧?有什么要求你直说吧,我和韩老弟绝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让你失望。”


“真的?”林如水抬起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希望升起的光芒:“可这是要冒极大风险的事情,又不在你们的职责范围内,我实在不好意思烦劳贵部远涉山水起兵动戎。”


“林老弟,”吴志伟又递给俩人一支烟待点燃后说道:“我们身在国家危难、日本鬼子用武力侵占我大好国土之时,身为堂堂中国军人,什么时候我们不冒险?日本人抢掠我们的国宝、财富,我们能还谈什么职责范围而坐视不管?真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还装王八犊子糊涂,以后还不让国人骂我们狗屎不如?你放心,有鬼子在我们就必须起兵动戎,就是路再远、再难走,我们也要去截下这批国宝!”


吴志伟说到这里看看林如水以及韩大海又笑笑道:“两千多年前我们汉代的老祖宗就说过:‘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现在小鬼子在我们的家门口把我们的宝贝抢走并大摇大摆地运走,我们难道还不如我们两千多年前的先人们吗?”


“这、这、”林如水猛地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做了个楫道:“这真是让我感激莫名!不瞒二位说,我这次看完上峰的电文连夜赶来就是想求二位帮我这个忙,只是我实在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二位现在答应仗义相助,实在是让我林某人无法表述出内心的感激之情!”


“林兄,你不必感谢我们。”韩大海神色平静地说话了:“我们仗义,只是仗国家的义。我们是军人,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那一个人,而是整个国家。话又说回来,上次打临沂城,你和李老弟甘冒生死之险帮我们的忙,又何曾不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我们能对此得以回报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我们该做的其一。


再细想:我们刚出海,截了小鬼子的军列车,震动了差不多整个华北地区、乃至蒋委员长也通过你们给我们送来了委任状和嘉奖令、经费以及于长官的亲笔信。从这一点,就说明了我们的最高统帅部、现在的第三战区司令部、包括你们军统局都知道我们这只小部队在鲁南地区坚持抗战。


你们的上峰得知了你的情报后,既无法组织你们仅有的力量来截下这批文物,也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请示最高统帅部抽调大批的国军部队来完成此项任务。最为关键的是目前鲁南地区是在小鬼子的后方,即使能调动军队也无法打破鬼子的防线来做此项军事行动!


林兄,你们的上峰虽然没有拿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此事,但他们却清清楚楚地知道我们的存在,也清楚地知道你通过送委任状等事宜必定会与我们联系并在日后会保持着某种接触。所以他极其高明地给了你一个貌似模棱两可但实际又是再明确不过的指示、或者说是命令———那就是在不便直接给我们下令、而通过最高统帅部或于长官那边也无法和我们取得联系调动我们的情况下、间接地通过了你让我们来执行此命令!且不论是蒋委员长还是于长官抑或是你们的戴局长。这是我们该做的原因其二。


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作为体现出我们民族文明与智慧以及深厚文化积淀的这些所有的国宝、文物被侵略者抢掠并要运回强盗们的国家,这不仅是我们堂堂的中国军人所万万不能容忍的,恐怕是千千万万的民众百姓们也绝不能容忍的!如果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为了自保而袖手旁观或充耳不闻,让日本鬼子大摇大摆地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运走因而使我们的国宝从此丧失、流落到侵略者的国家,那我们将有什么脸面面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岂不是成了被世人唾骂的千古罪人?


别说我们是一只有上百人组成的中国军队和有良好的武器装备,就是赤手空拳的十几人人或几个人、只要听说了这件事情,也一定会想各种办法哪怕牺牲了性命,也绝不会让鬼子的企图得逞!这是我们要做的原因之三。


林兄,有了这三条原因,你还用得着感谢我们吗?”


听了韩大海一番深刻又明确的道理以及剖析入微的分析及断言,林如水什么也没说,走过去一手握住吴志伟一手握住韩大海的手郑重地道:“我什么也不说了,就凭咱们都是中国军人。二位吩咐吧,怎么干我林如水跟着就是!”


吴志伟张口刚要说什么,连部洞外一个声音响起:“报告!”


随着吴志伟的命令走进了孙元山,他向洞内的三人敬了礼后道:“东北方向竖起了一面小黄旗,有情况出现,请长官们指示。”


吴、韩二人又对视了一眼均想:“今天的事情怎么一个接一个地来?”


“让戴排长带一排去看看,如果是五莲山的乡亲们来了,提前通知我和吴长官。”韩大海道。


孙元山走后,林如水问韩大海:“你怎么就知道是五莲山的乡亲们来而不是有鬼子偷袭呢?”


韩大海笑笑道:“我们在附近的几个山头都设有潜伏哨,一般人很难发现他们的位置。这几个哨兵用望远镜可随时地观察四周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有乡亲们出现,哨兵一般只是在背着来人处的方向竖起一面小黄旗告诉连部有人来了。撤掉黄旗是情况解除,来人自有有关的人员接待。一但有了不明情况则竖起一面红旗,告诉连部组织戒备,如果有了确切的敌情则竖起两面红旗,全连立即进入预定的位置准备战斗。刚才潜伏哨只竖起了一面小黄旗,方向又是东北,我估计是王守义他们来了,他们也是顺着我们留在树干上的刮痕找来的。”


“那我刚才来时你们竖起了什么旗?又是几面?”林如水笑着问道。


“你来的方向是西南,哨兵见是一人一狗,在五百米外又认不出来林兄的确切摸样,所以竖起了一面‘有情况’的红旗。”韩大海道。


“五百米外他们就发现了我,要来的是汉奸或者鬼子想有所动作,凭你们的枪法还不一枪给干掉了?”林如水咂舌道。


“我带一些弟兄上去的时候就在五百米外发现了你。”韩大海道:“而哨兵看见你的时候恐怕是在一千米左右,因为我们的哨兵都配有望远镜。”


正说话间,随着一声报告,孙元山又跑了进来十分兴奋地道:“报告二位长官,王守义大哥和刘元生大哥给我们送来了50名新兵!戴排长请求指示。”


“哦?”吴志伟一面起身一面抓起武装腰带系在身上道:“天刚放晴他们就到了,真快!孙元山,命令全连集合队伍列队欢迎新兵!”然后他又对林如水道:“林老弟,你不妨和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们又添了50名生力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