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打工随笔 一瓶茅台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当初为了稍微遮挡一下卫生间门,阿庆在靠卫生间的那片墙上设计的一个装饰酒柜。酒柜上部由玻璃分为九格,下面为实体三门,说是装饰酒柜,其实更多时候是空着,间隔摆了些儿子的小玩意,只有过年真正需要美化时,阿庆才会和老婆花上几千块钱去大润发超市买上几瓶造型各异的“名酒”,摆进去充充门面,老婆心疼钱,除了最上一排的两瓶外,基本上就是些200块钱左右的酒,下面的木板门内则是些常喝的100块钱左右的酒,通常一个春节下来,酒柜上下几乎空空如也。说“几乎”和只买2瓶好酒,是因为酒柜上部中间一格至打房子装修好后就一直被一瓶茅台酒占据着。那是一瓶2000年产的飞天茅台,瓶口系着红绸带,好几次当来家里做客的朋友、前同事觊觎时,都被阿庆巧妙婉拒――因为那是阿庆第一年外出打工时的年终奖励。

01年底去上海H的公司打工,由于经营思路加上几个老板在上海及周边城市都没有打下根基,公司一直在微亏状态下运行,至02年六月时人员基本散光,只余下阿庆和H两人,转折点出现在8月(5月投的标经过近3个月的折腾,到8月份被通知中标,其中原委见《阿庆打工随笔:峰回路转》),9月底底某一天,第二轮调整之际,W书记实在放心不下,与学校几位领导:副校长、基建科长、土木系主任等5人来上海的大学园区考察兼考察H的公司,H全程陪同,一次席后基建科长把H悄悄叫到一边提醒:“我们书记也没啥别的爱好,平常就是喜欢喝点酒,你看本地有啥名酒……”本地名酒倒是没有,但中国名酒还是有的,H再愚顿也会过意来,抽空去友谊商店买了十瓶茅台扔后备箱,真送他们到火车站拿下酒来时,书记死活不收,其它人则面面相觑,临了书记撂话:“跟我,不用搞这个,把设计做好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这就是H第一次失败的送礼经历。

其实这之前,H一直坚持自己的处世原则,任何甲方来了一律只管正常接待、陪同参观,既不给佣金,饭后除了继续商谈外也不再安排休闲性的项目。这源于他早年的新加坡工作经历,回国几年虽耳濡目染国内设计市场回扣之风,但对此还是有自己的理解:你给个某甲回扣后,基本他不会为你介绍别的甲方某乙,道理很简单,如果某乙也拿了佣金他就会想到某甲也拿了佣金,一旦这条线越拉越长,某个环节出事了,就有可能都牵涉进去,咱们做技术的要耐得住寂寞,讲究个心安理得……这次被人“提示”而有所行动,实在是无奈之举。事后想想这“礼”送的也是实在不上水平,就算再喜欢喝酒的领导,这种场合、这么多属下一起,谁能收下这个礼啊?后来每每说起,H总是自嘲自己是“送礼的矮子”。从此回复原状,老老实实做设计,不搞那些歪门邪道,项目能接下来就做,谈不笼也就作罢。

礼没送出,又不能退,加上年底公司还处于浮亏状态,H又不愿每次自己带酒让酒店平白盘剥30%的开瓶费,到了年底,就给阿庆还有其它两个员工每人发了一瓶茅台酒,阿庆倒是无所谓,反正过年也要买酒,可怜两个小家伙从H办公室出来,对着酒瓶直发呆,据说当天晚上有一个就请上同学一起喝了,第二年开春就再也没来上班。

酒带回家,阿庆想想就没啥得喝:毕竟那是公司一段艰难岁月得见证。后来07年的时候,一次阿庆跟H一起从福建转道zJ去某地,阿庆让老婆买了点熟菜,请其在家里喝酒,同喝的还有一规划局的哥们S,加上阿庆的老婆计四人,准备了两瓶剑南春,谁知天南海北喝着、侃着酒瓶见了底,一个个还意犹未尽底样子,S眼睛就又瞟上了酒柜最上层的那瓶酒,老婆望向阿庆,“把那瓶酒开了吧!”阿庆示意老婆过去拿酒。

S接过酒瓶放在耳边摇了摇,听了听,“估计也就8两多了!”解下红绸,拧开瓶盖,再轻摇后S用手在瓶口轻扇,一股酒香慢慢散开,酒入白瓷小杯,微微泛黄。这次阿庆的老婆不再参与,去厨房加炒了个西红柿鸡蛋,三人边喝边聊,阿庆说起这瓶酒的来历,H不禁唏嘘,满上一杯,叫过阿庆的老婆,3人碰杯仰头一口喝干,S在旁赞助,喝了一半……

“把酒瓶还摆那……”酒瓶到干后,阿庆摇着喝空了的酒瓶,手指头歪歪扭扭的点着酒柜,大着舌头对老婆说,“镇柜之宝”又回到了他原来的岗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