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忆事:房前枣树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与屋后总是一成不变的竹园偶尔间杂鬼柳杨树外,屋前的树似乎总是在变。树还值点钱的那会儿主要为杨树、鬼柳杨树和松木,树干直,成材的快,沉到门前河里浸泡个一两年,捞上来儿子结婚或嫁女儿时也能打造普通的箱子、柜子……但在记忆中留下印象的却是一颗老枣树。

枣树的树干比家里最大的篮面碗还要粗出不少,枝干虬曲、苍劲,黑褐色爬满了裂纹。不知是不是因为长在路边勤修剪的关系,与村东朱大爷家枣树树干很矮就分成几茬、扭曲、盘旋,横向伸展形成撑天华盖不同,老家屋前的枣树要高耸很多,一根主干挺拔向上,至4、5米高才枝枝桠桠向四周横生许多蓬乱无序的红褐色“之”字形枝丫,伞状的树冠也不是特别的大,记得有次把着疤痕累累的树干问父亲:“这树多大年纪啦?” “我也不知道,打我小时候就有了!”父亲说着,也以手轻抚树干,母亲38岁时生的阿庆,又过这些年,想来枣树该有四十好几。

枣树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光光的,寂寞又不卑不亢的呆着,到了5~6月,众多桃花、梨花显摆退场之后,枣树亮红色的枝条,才开始慢慢钻出几片青黄色的嫩叶,骨突出米粒大小嫩黄的枣花,进而黄花变成一簇一簇的,枝条上也串满了碧绿的叶子,成了个撒下绿阴满地的大华盖。树上树下也开始热闹起来,上有衔枝筑窝叽叽喳喳的花喜鹊,下有乘凉、玩耍的小伙伴,一派欣欣向荣……先是绿叶中镶满了青青的小枣,至三伏天,枣儿逐渐变得丰满,青里透黄,沉甸甸的压满枝头,在阳光的照耀下,满树的枣儿圆滚滚、黄橙橙、红彤彤的使人眼花缭乱,沁人心脾的香甜味四处飘荡。那些过路的,无不驻足仰头,有被鸟雀啄掉下地、或被风吹落的枣,顺手捡来,就着衣服上擦擦,送入口中,又脆又甜,满意而去。

当树上的枣有差不多一半变红就给收枣了,否则一场夜雨,不知河边草地要滚落多少,枣树有刺,树高,爬上去摘是不行的,那就用竹竿敲。因靠河边,父亲会拿一块塑料布铺在靠河一侧,微微垫高挡着,这才是真正热闹的开始――左邻右舍的小伙伴早就集在树下,眼巴巴的盯着树上,选那红透的一杆下去,枣子如雨而下,四处乱滚,大家的眼睛又一齐转到地上,小伙伴们齐动手,有捡了就吃的,有捡了帮忙送到旁边的菜篮里的……一会儿,就是满满一篮子,母亲把枣给每个小朋友捧上一把后,跟叔叔家平分,然后把分到自家的倒在脸盆里,洗干净,给处的比较近的邻居送上一些,其它留着慢慢吃——不过这些枣中相当一部分最后被阿庆用来跟小朋友们拉关系,树立威信……

乡下人种树除了施肥、治虫外,往往并不知道如何侍弄,渐渐的树上枣结得越来越少、也小,而阿庆父亲跟叔叔分家,各自建房需扩大宅基地,加上生产队扩路,红枣树挡在路中碍事,最后大家商定,忍痛砍了枣树,那树身就有做了砧板、扁担的,分给很多邻居,有人至今还用着,也算枣树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吧。

房子翻新成3间后,又门朝东建了2间厢屋,为了遮阳,在厢屋的东面靠路,种了一颗泡桐树,这树树干笔直,长的很快,才一年多就高出房顶许多,有点毛毛的心形叶子也很漂亮,上面常有喜鹊垒窝,每次从外边回来,老远看到那大大的叶子,就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泡桐树冠大,树干中空且脆,七六年时一场大风,把树半腰吹折,还压坏了烟囱,父母心疼不已,另者树干虽然直,材质却松,竟没人收购,最后劈了当柴烧掉。

再后来,父亲在泡桐树的位置种了棵香椿树,这又是一种生长迅速,树干通直的树,树面纹理清晰,有时还散出淡淡的香气,不过父亲正真感兴趣的好像还是把它拿来让母亲炒鸡蛋或煎鸡蛋。一般谷雨前后,父亲就会把家里割草的镰刀,绑到一根粗竹竿上,看那鲜鲜嫩嫩的香椿顶芽,调好刀的位置,顺势一拉,就能割下一枝,后来树大了,也有拿梯子爬上树直接用剪刀剪的。这时的头茬椿芽,不仅肥嫩,而且香味浓郁,不过也有把这香味叫怪味的,比如阿庆的几个姐姐,阿庆倒是在父亲的熏陶下,慢慢喜欢上了,后来长大,在饭店吃饭点菜,季节合适,这一直是阿庆必点菜之一。

香椿易长,好吃,却极易惹虫害,那时不知道如何防治,每年秋天,阿庆都跟父亲拿煤油熏虫子――先用螺丝刀挖开冒树油的地方,找出树干上的虫眼,如是浅洞,能直接挖出肉肉的蜡蝉卵,深洞就用铅丝头上绑一团棉花,沾上煤油,往洞里捅,最后用沾上煤油的棉花堵上虫洞――也不知有没有效,反正每年都干,最后树还是死了,父亲伤心了好长时间。

再后来,树越发不值钱,没人收购,母亲就在园子里种上些果实树,有桃树、枇杷树、梨树,屋后也辟出一块,种了桔子树和桂花树,春天,满树繁花,鲜艳欲滴,引得蜂飞蝶舞,美不胜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8-5 0:02:52 被yehe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