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四章 二十二集团军在台儿庄大战中(二十) 五,气壮山河的悲壮之役-滕县保卫战(11) 第四章 二十二集团军在台儿庄大战中(二十) 五,气壮山河的悲壮之役-滕县保卫战(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滕县保卫战之后,矶谷廉介倾其所有,挟总兵力约四万,重炮百门,坦克七十余辆,沿临枣支线直扑台儿庄。于三月二十三日起,对台儿庄发起进攻,双方死战至四月六日,矶谷廉介第十师团被彻底击溃,毙敌数千,死伤总数在二万上下。成为我国自抗战以的一个空前胜利,也是日本新式陆军建立以来重大的惨败之一。

台儿庄战役的辉煌胜利,建立在监沂、滕县两战役开始的序幕战基础之上。所以指挥台儿庄大战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说:“临沂、滕县两役,都是台儿庄大捷前,最光辉的序幕战。”


据一九三八年三月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孙震在“关于滕县战役的战斗详报”中的数字,是役毙伤日军官佐三百二十余员,击毙日军士兵一千五百余名,击伤五千余名。我阵亡官兵三千余名,负伤官兵四千余名。四十一军占伤亡总数的四分之三。

滕县保卫战从三月十四日日军进攻普阳山外围阵地开始,到十八日日军完全占领县城上,历时四日半。如果仅从日军包围县城的十五日算起,时间是三日半。这是何其宝贵的几天!如果没有这几天,日军即完全可以在十五日、最迟也不会超过十六日占领官桥,掐断从临城北出滕县的咽喉。这样汤恩伯军团将会被堵在临城以南。

如果没有这几天,矶谷廉介和第十师团就会提前几天抵达台儿庄,在孙连仲兵团进驻台儿庄以前,将其堵在运河以南。

甚至,矶谷廉介还可以分兵击溃张自忠和庞炳勋,以解第五师团的临沂之围,两个精锐师团会师指向徐州。

这就是说,如果没有这几天,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将不复存在!就如一台戏,没有序幕,哪来高潮?原本是台儿庄战役的这一阶段战局将向何处发展?没人能说得清楚。


可是滕县战役后,二十二集团军正在收容整理时,战区长官部转来最高统帅部电令,其要旨是:四十一军坚守滕县,未能完成任务,惟念该军伤亡重大,姑免查究。汤恩伯应援不力,予以申斥。

倾接该电,集团军内知情者莫不愤愤然。稍后,又来电撤销前电。

紧接着又奉电示:孙震应不惜一切代价,想办法,务将王师长遗体寻觅归葬,以慰忠魂。


寻觅遗体的这个任务只有由李少焜来完成。

可是要找回遗体却是谈何容易!城里城外阵亡将士几千,早已各处随地掩埋,现在要到哪里去寻?

李少焜带上三名侦察,化装成当地老百姓,暗藏短枪,来到滕县城西郊。鬼子占领滕县后,到处设立了岗哨,守卫森严,日夜巡逻,白天盘查行人,夜间向有响动的地方开枪。李少焜等人向西关靠近了几次都没成功,于是找到一家叫刘兆福的农民隐蔽。刘兆福知道是为寻找王师长遗体,热心帮助,又介绍来一个姓王的泥工。几人又几次在夜间向西关靠近,但都无法通过鬼子的封锁线。这时,刘兆福家附近的农民听说李少焜等人是为寻找师长遗体而来,纷纷表示愿意协助。而此时李少焜也不能准确回忆起当初掩埋遗体的位置了,再加上手里的钱也花光了,于是回到总部汇报。

过了二天,李少焜忧心忡忡地又带了六七个人来到刘兆福等家中。这一次一见面,刘兆福满心欢喜地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线索了。原来他找到一个叫杨玉亭的人,这个杨玉亭又找到一个姓邱的人。这个姓邱的人真是一个关键,他告诉过杨玉亭,是他和他母亲一道将王师长掩埋在他家附近了。

原来邱大娘就住在西关电厂那里,开了一个烧开水的铺子。铺子的对面就是原来一二二师师部。王铭章住在这里时,闲时常在到邱大娘的铺子里来坐坐,聊聊天,说到王师长的外婆也姓邱时,还说算是本家,彼此都感到亲切。王铭章看到邱大娘家非常贫穷,还拿出钱来周济她。邱大娘感激不尽,所以对王师长很熟。滕县失守后,枪声刚停不久,邱大娘爬出她的破房子探看,一看骇了一大跳,门前横七竖八倒着一大片尸体。邱大娘很快就认出其中的王师长,她一阵大哭,又找来她的儿子,就在房子旁边的壕沟内挖了一个坑,把王铭章等人埋葬了,算是报答王师长的大恩大德。

李少焜也认识这位邱大娘,天黑后赶到邱大娘家。在邱大娘的指点下看出正是当初亲手掩盖王师长的壕沟,相去数日,己是物是人非,壕沟己经因埋尸填平,想到师长在冰冷的地下长眠,不禁一面大哭,一面把土扒开,逐一检视。首先抱出一具尸体,李少焜一看,是参谋长赵谓滨,忙移开一处。又继续寻找,又一眼看见师长的军大衣,连忙翻视。此时虽距三月十七日己近半月,但天气寒冷,尸体尚未变腐,面目还可辩认。李少焜忙拿手电筒靠近尸体口腔,用手指掰开双唇,那熟悉的金牙还在,袖口上还残存一颗金质袖扣。袖扣上的“天成亨”字样依然清楚,这是王文振送给王铭章四十岁时的一对金质袖扣中的一颗,当时定做于成都天成亨金铺。于是判定必是师长无疑!众人七手八脚将遗体抬出来装上小车,用柴草覆盖住。李少焜还想将赵参谋长的尸体带上,可几个老百姓都说,这样太困难,而且更危险,不好办。于是又将赵参谋长的尸体放回壕沟,用土盖上。最后,几个当兵的行了一个军礼,拉着小车,装成为日军送柴草的样子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