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全)村官

认识秦老头是第一次下乡的时候,那天我背着沉重的行囊,焦急地在渡口等船。因为担心下雨淋坏了身上背着的东西,我拼命朝河对面的村庄吆喝,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始终没有见摆渡的船家出来……眼看天上乌云密布,暴雨马上就要下下来了,我只有懊恼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正在丧气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河面上飘过来一条小竹排,上面站着一个顶着蓑衣、神情矍铄的瘦老头,于是我赶忙大声呼喊——“喂,船家,麻烦一下,捎我过渡……”。

那撑竹排的老头倒也爽快,听到我的呼喊,立马就把竹排给划了过来。“俺不是撑渡的,排子小、浪太大,你自己小心、要抓牢了……”,我没有在意,赶紧把行囊搬到竹排上,坐下后只说了一句:“老乡,没有关系,快下雨了,请抓紧过渡……”。

竹排刚到河中心,突然不知被什么撞了一下,开始左右摇晃起来,就连脚上的皮鞋也都进水了……我吓坏了,因为我根本不会游泳,况且这里是库区,水深得不见底。要是掉进水里怎么办?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最恐怖的结果……“抓紧两边,不要动……”,老头在身后大声喊着……听了他的话,我老实地扒住竹排的两侧,在这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也顾不得什么城里人的斯文了。

小小的竹排虽然一直在不停的摇晃,但最后总算是安全地到了对岸……搬下行囊,我从怀里掏出五十圆钱,对老头说:“老乡,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这五十圆钱算是我感谢你的……请一定收下!” 老头没有接过钞票,只是对我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是城里下派来的干部吧?俺叫老秦头,就住在村西……村里的渡船早坏了,已经停渡三天了……还是请干部抓紧给村里解决一下吧……”,说完丢下我,冒着大雨又撑回河里去了。

在村部安顿好住宿后,村主任老刘就殷勤地邀请我到他家吃饭,眼见推脱不掉,索性答应了。可还没有走到他家,我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是一栋漂亮的三层小洋房,墙面整齐地砌着彩色马赛克瓷砖,大理石铺的台阶旁边蹲着两只精致的石雕狮子,雪白的钢制扶手在雨后夕阳的照映下闪闪发光……这洋房与周围村民住的土胚木屋是多么的不协调呀!

进了门,屋里的现代化装修一样让我惊讶!这大理石的客厅、讲究的墙纸、欧式吊顶、水晶宫灯……无不折射出主人的豪华排场。我很诧异——这只是一个还需要政府扶持的贫困村、一个普通村干部的家呀。我侧过身,对一旁的老刘讥讽地道:“老刘,还是你们当村干部的好呀……你看,这楼都已经赶上城里的别墅了,我看你是提前进入小康啦……”。听着我的话,老刘尴尬地咳了两声说道:“X书记,我这小楼全是外面做生意的兄弟寄钱回来修的,也没花几个钱……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提……来、来,进里屋喝两杯……”。

从老刘的家里吃完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被酒灌得有点晕乎,一路踉跄着荡到村部……突然,我看见村部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个影子。“谁?”我大喝一声,随手还抄起了一根木棍。“是俺,老秦头!原本是来喊书记去俺那喝一杯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书记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话他走了,就丢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第二天上午,由村主任老刘主持召开党员、干部碰头会,主要是为了介绍和大家认识。可一坐下开会,我就感觉气氛不对。老刘向大家介绍完我后,带头起立鼓掌……会议室里仅有五个人响应。大多数人没有吱声,而是斜着身子都看着会议室的后面——那里坐着的一个人。是老秦头,他就坐在那里,低着头、“吧唧、吧唧”地吸着旱烟……会议室里寥落的掌声让我很尴尬,我铁着脸没有说话,就这样僵着。

“叭、叭”两声,老秦头敲了敲手里的旱烟锅,抖落了一地的烟灰……站起来,懒懒地说了一句——“各位领导,俺家的老母猪今天生产……如果没有什么事,俺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就若无其事地走了。“这老秦头,简直太不象话了……我把他拉回来……我……”,老刘拍着桌子发火,我瞥了瞥眼神,制住了他的牢骚。

“散会”,我大喊了一声,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8-8-6 0:16:51 被铁血刺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