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新兵日记真实回忆篇之三

正在美梦中遨游,刺耳的起床哨响起。我一下被惊醒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只是不知道今天会是怎么样的一天。是开心的一天?郁闷的一天?轻松的一天?还是倍加痛苦的一天?问号就这样不断的在自己的心里闪跳,手上的动作却是一分一秒也没有停下来。抓紧时间扔被子在水泥地上占到一块很不错的地方,然后开始速度而疯狂踩被子运动,不一会头上就开始滴答滴答的冒汗了。感觉到差不多的时候,又迅速的把被子叠起来,开始捏线捏角。这就是新兵连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了,整被子,豆腐块一样的被子要在有限的时间里高标准的打造出来。整理完被子后面的事情就不用细说了,洗脸刷牙,整理着装,戴帽子扎腰带,准备出早操。

这个早操是可怕的,本来想着通知穿常服,扎腰带,带大沿帽。早操的内容充其量跑上1000米,然后就开始训练些简单的动作,没想到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二排长大人发飙了!人凶的不得了,我着实吃了一惊。整个操场上充满了他的怒吼。我们这帮新兵就在这独特的怒吼声中围着大大的操场不停地用正规的跑步动作重复转圈。一开始大家还都可以,帽子,军装,腰带等等都各归其位。当跑到4000米左右的时候,身体素质还处在发展状态中的我们,形象开始出现了很大程度的上的变化。帽子歪了,腰带斜了,衣领口悄悄解开了,向后正直拉臂的动作也开始走形了。我的身体素质属于一般,渐渐的自己都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感觉都不知道那底下前后运动的两条腿还是不是自己的了,大口的吸气,大口的喘气,一切都开始变得不舒服起来。二排长却还在一边没有任何同情眼神的喊着口令和番号。我很郁闷,真的很郁闷。因为我也想站到那个位置张张嘴巴,看着一帮新兵蛋子满头热气,满脸汗水的从我的面前不断出现和消失。我想那种感觉一定很过瘾,或许很幸福?我的心理是灰暗的,因为自己受了苦,所以盼望着看着别人也来受苦,呵呵,这就是我在这样的一个早晨的一个真实的想法。我看见我前面的战友衣领以下都开始变湿了,不用看自己,我想我和他是一样的。所有这个一连里的新兵们在这个时候都是一样的,盼望着早操的结束,盼望着立定口令的响起,盼望着便步口令的响起。。。。。。不知道绕了多少圈,终于结束了。我偷偷看了看表,这个早操用了43分钟。我想二排长的心情也许此时此刻会平静许多了吧,不管他有什么不快,是我们这些人帮助了他,他应该感谢我们。不过如果有机会,有条件的话我一定会为他的这种行为提出抗议,强烈的抗议,当然我知道我的这种想法依然只能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没什么,自我安慰也总比什么安慰都没有的强很多。自我的调节何尝不是自己鼓励自己的一种手段呢?

进入食堂开始吃早饭,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新兵连生活,我以前最不喜欢,最看不上眼的煮鸡蛋如今已成为我的最爱了,把鸡蛋剥掉蛋壳,夹在馒头里。呵呵,吃起来好爽,感觉不比肯德基差。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的,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望着桌上的鸡蛋皮,望着身边那些和我一样突然对鸡蛋万分依恋,万分喜爱的战友们,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进入这个食堂吃早饭时的情景,就是我们这个七班,所有的新兵都不屑的看着那一盘静静躺在盘子里的鸡蛋们,都不屑的说着鸡蛋有什么好吃的在家里谁吃呀!所有的七班新兵离开后那盘鸡蛋原封不动又回到了炊事班的脸盆里,留下的只是是班长惊讶和不解的眼神。我不知道在该说些什么,因为这是一种领悟,心灵深处的领悟却让自己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曾经的家中独苗,掌上明珠们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这是生活的雕琢,如涓涓溪水,却实实在在的无法阻挡。如果还要比喻,那就只能引用滴水穿石了,细微之处,点点之力,生成的是一种不能让人小视的经过和结果。

正课时间很快就到了,通知的是今天开始正式训练队列,早早就看见班长们在连队的篮球场上拉起了两根长长的白绳子,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我可是满脑子的疑问。哨声响起,风一样冲到集合地点。各班排先自行整队,然后依次报告所应到实到人数,值班排长向连长报告等等,所有的一切就是部队的作风,部队的特点,严谨而有序。透露出的总是阳刚和规整。我站在队列中很自豪,在响亮和充满男人气的口令中做动作是一种享受,不过我的脚也很疼,因为它不知道什么原因肿了。我想我会坚持的,我想我也会坚持得住。只是希望这三个月能尽快过完,也许下了老兵连队会好一些。我不知道是不是会如我所想,但是有个盼头,人会坚强很多。

终于开始训练了,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两条栓在篮球架上长绳子作用是什么。全连新兵站成两排做齐步的摆臂训练,那绳子的高度就是我们摆臂的高度,也就是它起到的是显示一个标准的作用,这个训练分分解动作和连贯练习,在做分解动作训练时,一个动作要定很长的时间。以前走路散步时觉得很轻松的摆臂,在一定的时间后会变得让人感到很痛苦,我的胳膊很酸,看看别人的表情我知道他们的感觉和我丝毫不差。有时一个动作不到位时,会有某个老班长在后面突然小打一下自己的手,说句实话很疼。所以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努力的达到训练的标准,因为那突然的一下绝对比胳膊酸疼更让人心跳加速。人绝对是会对比并迅速测算出利弊率的高级动物,因为全连一百多人的集体默契表现出的正是这种测算能力。新兵们很聪明,知道怎么样的选择会让自己更舒服些,虽然所有选择的结果都不是很好的结果,但是经过对比后,在不好中相对的好就是最好的答案。我很努力的做着原地摆臂动作,不为什么,只为一不被班长们“突然袭击”,二要让自己真正的提高。于是我很严格的要求着自己。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努力保持着正直,自己的眼睛自然的睁大着,手指轻轻握拢,拇指贴于食指第二节,两臂前后自然摆动,前摆臂时肘部弯曲,小臂自然向里合,距离身体25厘米,后摆臂时手腕前侧距裤缝线约30厘米等等这些口诀都在我心里萦绕着,默念着,并随着这些口诀认真的做着相关的动作。我想我的努力是有成效的 ,因为相比于我的一些战友,我被突然袭击的很少,虽然我的胳膊越来越酸,可我真的很高兴,我正在向一个真正军人的方向努力行进着。

哨音又一次响起,:“休息十分钟”,值班排长大声的宣布后 ,我们各个班围成了一个圈坐下休息。不知谁喊了声让大家联欢一下,各班表演表演节目,训练场变得沸腾起来。欢声笑语中 ,一位战友说要唱一下那首流浪歌,许多的战友听见后都表示反对,因为这首歌实在是太伤感了。可是他还是唱了,这首歌对所有的人来说都很熟悉,我听着听着,心潮澎湃起来,环视四周,许多的战友都出现了一丝失落的表情。慢慢地,有些战友眼中已出现了些许泪花。我想这是正常的,因为离家三千多公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见见父母和一些熟识知心的朋友,难受是正常的情绪。我也想家,我也思念自己的亲人,朋友。我的眼泪也开始在自己的眼眶里的打转,作为一个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的我们,任何的暗示都会让我们的情感自然流露。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有些娇弱,但是我想说的是,真实的场景就是我所看见的这样,一群兵在一首歌中变得异常黯然起来。。。。。。掌声响起,歌结束了,一段心情却成为了我们这群人一生的记忆。哨音响起,暂且打消思绪,火辣辣的训练场继续的它的龙腾虎跃。我们在风中忘却烦恼,我们在风中忘却思念。我们努力的做着属于自己应做的动作,一丝不苟就是这个动作的灵魂和主题。

一天就是这样的过去了,训练结束,开饭,学习,打扫卫生。所有的必然过程结束后,我坐在了床边写着现在正在写的日记,我的被子已经七分如同豆腐块,我的床单已经平整的蚊子可能会站不住,我想我确实在变化着,我们七班确实在变化着,我们一连确实在变化着。望着还没有帽徽的军帽,我想它的变化应该不会太远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5 19:16:43 被二品带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