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实的故事(5):活在人世间的革命烈士

每年清明节这一天,人们在山东省解放战争革命烈士陵园里会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穿解放战争时期的我军制服来悼念牺牲的战友,他热泪盈汪嘴里不停的说:“战友们,我还活着,我来看你们了,你们都听到了吗?”人们不禁要问:“这位老人是谁?他为什么身穿解放战争年代我军制服来悼念牺牲的战友?”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说:“那位老人叫韩成山,他是一位活在人世间的革命烈士。”人们感到很惊讶:“怎么还有活着的革命烈士?”这一切还得从1947年说起。

1947年4月,国民党在对我解放区实行的“全面进攻”遭到失败后,马上改变其原有进攻战术,这就是随后的“重点进攻”。“重点进攻”是指国民党军队集中优势兵力,对我主要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此举迫使我军要么败退黄河、要么与国民党进行决战,但这两者不管哪一者成为现实对国民党来说都是重大胜利,而对我军来说却是重大失败。国民党的这次“重点进攻”的主攻目标是我解放区中的两个重要解放区--陕北和山东两大解放区。而在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中,国民党更是押下了赌注,他们集中了3个兵团(汤恩伯兵团、欧震兵团、王敬久兵团)45万人的兵力,这其中就包括国民党军队5大主力中的3个主力(整编74师、整编11师、新编第5军)。而我军则是刚刚由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组成的华东野战军,总兵力只有27万人,而且武器装备也很差。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我军果断实行战略撤退主动让出一些地方让国民党占领,而我军主力却毫发未损的大踏步后撤,留下的地方部队负责牵制和骚扰敌军。

韩成山当年是华东野战军的一位排长,他的这个排是加强排,武器装备略好战斗力较强,这是一个专打硬仗恶仗的排,上级部门暂时不让他们参加战斗是等到关键时候在用他们。随着战争形势日益严峻,韩成山明显感觉到了他们将面临的是一场比以往战斗更加激烈残酷的战斗。几天后,连长找到韩成山给他们下达任务:你们排在秋风岭阻击国民党部队,至少要坚持3天,以掩护我主力部队和人民群众的安全撤离。韩成山表示“保证完成任务!”为了加强火力配置,韩成山跟连长大批子弹和手榴弹,而连长也特批给他们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和一门迫击炮。在一切准备就绪后,韩成山率领所在排共32人立刻赶往秋风岭。

秋风岭名为岭,其实只是一个被树草丛包围的山头,从山上望去可以看见一条公路深向远方。但是,如果控制了秋风岭,即可掩护我军和群众撤离又可阻击国民党军队延缓他们的进军步伐。秋风岭的地形为坡陡石头多守方居高临下占有地形上的优势。韩成山在仔细观察了地形后做了详细的火力配置和部署,他还命令将食物放在安全的地方用以及时补充体能上的巨大消耗。这一夜,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好好睡了一觉,他们很清楚未来3天的战斗将是极为激烈残酷的。

第二天刚亮,有战士报告:发现敌情!韩成山通过望远镜发现国民党士兵犹如蚂蚁般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他命令战士立即做好战斗准备。敌人显然发现了他们,国民党炮兵用炮火向秋风岭猛烈轰击了20分钟,但由于地形的很好掩护,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无一伤亡。敌人开始进攻了,他们首先集中一个营的兵力发起冲锋,但遭到韩成山和战友们的迎头痛击,韩成山更是亲自操纵一挺“捷克式”向敌群猛烈射击,那门迫击炮更是大显神威每发炮弹均在敌群中爆炸,炸得敌人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敌人的第一轮进攻失败了。但敌人不甘心失败,在第二次进攻前他们先用炮火猛烈轰击我阻击部队阵地,随即又使用了燃烧弹和凝固汽油弹,秋风岭的树草丛基本被烧毁,山石也被烧得破裂了。敌人的密集冲锋又开始了,但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再次顽强的把敌人打了回去,激战至天黑,国民党军队发起的数次进攻均被我阻击部队成功击退。敌人仍不甘心,又搞起了夜间偷袭,但我军早有防备,一痛机枪扫射就将他们赶了回去。利用战斗间隙,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赶紧喝水吃饭,以应对以后的战斗。敌人虽然感觉低估了我军阻击部队的战斗力,但他们却错误的认为我军主力部队也在这里,因此他们叫空军在第二天出击协助地面部队消灭我军主力。第二天上午9时左右,秋风岭的上空突然出现国民党飞机,它们对着秋风岭猛烈扫射轰炸,我阻击部队首次出现了人员伤亡韩成山将重伤员掩蔽好,轻伤员继续战斗。敌人以人海战术踏着自己死亡同伴的尸体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为了节省弹药,韩成山命令等敌人靠近了在打。敌人密密麻麻的怪叫着刚冲过来,我阻击部队轻重武器同时发出怒吼,但敌人显然不顾及惨重的人员伤亡,他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人海波浪攻势,关键时刻,那门迫击炮再次大显神威,一顿猛轰把敌人炸得肢离破碎,在惨重的伤亡面前敌人不得不再次败退下去。但我阻击部队也付出了损失,此时能战斗的只有18人,而那门迫击炮只剩下5发炮弹了,韩成山命令关键时刻在用迫击炮,集中使用枪支射击。天黑战斗结束后韩成山清点了一下能够战斗的人数只有15人了。过于激烈的战斗使得子弹和手榴弹消耗极大,由于不能得到补充,韩成山让战士趁夜黑掩护从阵地前死亡的国民党兵尸体上捡了大量子弹和手榴弹以充实自己严重短缺的弹药。由于敌人的不断炮轰,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未能好好休息,因为敌人不让他们休息了。第三天是非常关键的一天,天还未亮敌人又开始了猛烈炮击和空中轰炸,持续了很长时间。轰炸压制刚一结束,敌人又发起了冲锋,他们判断出了我阻击部队人少,于是发起的进攻更为疯狂。为了大量杀伤敌人,韩成山将多余子弹全部给了3挺轻重机枪,而步枪子弹却所剩无几了,还好有一些手榴弹帮了大忙,由于我阻击部队的顽强阻击,敌人的进攻又被击退了,在阵地前,国民党军遗留的尸体已达300多具!但我阻击部队也只剩下了8人了。晚上,韩成山集中最后8人召开了最后一次排会议,他激励战友:“我们一定坚持到最后!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他把包括自己在内的8人重要证件一并烧毁,随时准备牺牲。第四天早上,敌人在进攻前却先用扩音喇叭向我军喊话,要求我军赶快投降,韩成山调整好位置后成功用迫击炮一个点射将喇叭炸坏。敌人恼羞成怒,炮弹和炸弹再次落在了秋风岭上,此时的秋分岭早就不是什么山头了,而是一个尸横遍野的“棺材沟”。虽然不断有敌人倒在重机枪枪口下,但敌人仍不顾巨大伤亡而采用人海战术发起波浪式进攻。突然,重机枪停止了怒吼,重机枪手大喊一声:“排长,没子弹了!”正在冲锋的敌人见我重机枪突然停止射击,领头的敌军官对众人说:“弟兄们,共军没子弹了,冲上去给我抓活的”。敌人怪叫般的冲了过来,危急之下,韩成山急令将那门迫击炮的最后4发炮弹全部打出去!“轰轰……”,几声炮响过后,把敌人炸的血肉横飞,敌人误以为我阻击部队耍了什么花招要引诱他们上钩便匆忙退下去了。

按理说,坚持到了第四天,韩成山和他的战友们已出色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可以撤退了。但是由于他们的顽强阻击已将大部敌人牢牢吸引在这里,敌人早把秋风岭围的水泄不通,韩成山他们已没有退路了!他们的身后就是悬崖深渊!韩成山再次清点了人数--他们只有5人了(包括一名重伤员),而他们现在已没有子弹了,只有几枚手榴弹,韩成山做出了最后的选择:全体跳悬崖,誓死不当俘虏!他用手榴弹炸毁了所有轻重机枪和那门迫击炮,其他人砸毁了剩余的枪支。敌人已冲进了阵地,他们迅速散开将韩成山等5人包围并让他们投降。韩成山等人看着他们,突然其中3人高喊:“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后转身跳进悬崖。敌人被我军的这一突然壮举惊呆了!他们瞅着韩成山和那名重伤员,此时韩成山用力抱起那名重伤员蔑视着敌人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后毅然转身跳进了悬崖……。

已经安全撤离的我军民闻此消息无不悲痛欲决,上级部门召开了追悼会,沉痛悼念牺牲的韩成山和他的31名战友。新中国成立后,有关部门在山东省专门修建了解放战争烈士陵园,碑文上赫然刻着“已经牺牲的”韩成山等32名烈士的名字。

但是,韩成山并没有牺牲。他抱着重伤员跳下悬崖后瞬间失去了知觉,当他醒来时已挂在了一棵树上,而他的几名战友却不知去向。钢铁般的韩成山终于忍受不了巨痛发出了痛苦的叫声。这叫声惊动了正在附近采摘山药的一对父女,父女俩人立即赶到了韩成山发出声音的地方,发现被挂在树上的韩成山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韩成山此时的伤势容不得再耽搁了。老父亲赶紧让女儿喊来了众乡亲,大家伙想尽办法终于把昏迷不醒的韩成山给救了下来,几个小伙子马上把韩成山抬进了那位老父亲家里的炕上,此时的韩成山由于失血过多加之长时间缺水和食物已处于严重昏迷状态,老父亲赶紧让女儿拿出了家里专治失血和摔伤的百年老药将其熬成汤后,一部分给韩成山喝了下去,另一部分则放入一种特殊树叶将俩者搅合成泥状后用手拍成圆饼状然后轻轻放在韩成山的伤口处,经过众乡亲们的精心照顾,昏迷了3天的韩成山终于慢慢苏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想问问这是在哪里?谁知刚挪动身子,一股剧痛又让他昏了过去。一直到天黑他才又苏醒过来,老父亲看到醒来的韩成山后笑着说:“孩子,你终于醒了!别担心,有乡亲们的保护,ˉ反动派’是抓不到你的”。由于韩成山的身体极度虚弱,老父亲便让自己的女儿负责精心照顾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好好照料后,韩成山终于能下地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身体恢复很快的韩成山能干活了,他帮着这对父女劈柴搬重物,深得父女俩的喜爱,不久,韩成山跟老父亲的女儿结婚了!虽然小日子过的很好,但韩成山心里始终放不下回部队的事。老父亲早就看出了他的心事,对他说:“孩子,你放心去找部队吧,这里你不用担心的。部队能有你这样的好战士,反动派肯定被消灭!”新婚妻子也非常支持他的选择,并跟他说“你去消灭反动派!我等你回来”。收拾好背包后,韩成山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父亲、新婚妻子和乡亲们,去寻找部队了。

但是,由于战事过于紧张激烈,我军不断转移,使韩成山寻找部队的努力未能成功。无奈之下,韩成山只好回到救他养他的父老乡亲那里跟他们继续生活。不久,韩成山所居住的地区获得解放,当地成立了人民政府。没多长时间,韩成山和众乡亲们知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成立的特大喜讯,他和乡亲们欢呼雀跃表示庆贺。韩成山仍放不下他的心事,他找到了当地解放军询问自己部队的事,但由于部队番号改动很大,韩成山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他找到当地人民政府希望他们能帮助自己恢复党籍和军籍,但韩成山的相关证件大部分已在战争中遗失,导致这件事被向后拖延了。结果,这一拖延就是30多年。直到80年代中期,经过韩成山的不懈努力,他的问题再次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当地党政军有关部门经过详细调查后一致认为韩成山所反映的问题全部属实,应该恢复他的党籍和军籍。很快,有关部门做出决定:立即恢复韩成山同志的党籍和军籍。韩成山的问题终于得到了十分圆满的解决,韩成山成为一名仍活在人世间的“革命烈士”。

为了表达对牺牲战友的的无限怀念,每年清明节和秋风岭阻击战的这一天,韩成山都会身穿当年我军服装来到解放战争烈士陵园,深刻悼念牺牲的战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