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食用油战略隐患已现




潘学清




目前中国食用油的战略安全隐患,不仅表现在原材料供应环节上种植面积的急剧减少,更存在于生产和加工环节上国际巨头的垄断,以及高达60%以上的进口依存度。


在人们纷纷谈论中国的石油安全、粮食安全的时候,食用植物油的战略安全隐患也悄然降临,不仅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关注和担忧,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也首次将其纳入视野。近几年来,中国的粮食自给已得到基本保障,且出国开始大于进口。相比之下,食用油却一直过度依赖进口,依存度高达60%以上。2007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国际石油、粮食价格持续性上涨,以及中国南方百年未遇冰冻雪灾直接因素,中国出现了以食用油、猪肉为明显特征的结构性物价上涨,已凸显中国食用油的战略安全隐患。

2007年中国食用油总消耗2300万吨,总供给2380万吨,其中直接进口食用油800万吨以上,大豆进口 3000万吨以上、中国食用油自给率早已超出国际安全警界线,已无战略安全可言,且战略储备极低。中国传统油料作物大豆在西方巨头转基因大豆冲击下节节败退不断萎缩,从1995年以前净出口国,到2000年成为最大进口国。2007年我国国产大豆产量仅为1400万吨,同比下降12.32%,大豆种植面积也同比下降了6.25%,大豆种植面积出现第一次历史性逆转。

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中国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其食用油供应的75%以上已被拥有百年历史的四大跨国粮商“ABCD”所控制,即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中国食用油三大品牌“丰益嘉吉系”的金龙鱼100%外资,“中粮系”的福临门100%国资,鲁花51%民营资本。三大食用油品牌占中国食用油70%以上市场份额,其中“丰益嘉里系”独占中国食用油近50%市场份额,而“中粮系”食用植物油的主要贸易进口对象仍是美国ADM。此外,目前我国食用油不仅原材料基本采用进口转基因大豆,工艺也基本采用西方浸出工艺,不仅破坏了食用油营养成分,其化学溶剂残留长久食用对人体健康极为有害。

专家指出,这还要归咎于我们长期以来对粮食产业认识的误区,以及建立在此认识基础上的产业政策。如果能够将高亩产。高出油率、高营养的花生等油料作物纳入粮食安全体系中考虑和安排,对花生产业给予政策扶持,提高食用油料中的花生种植比重,可以极大地保障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第17期《中国经济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