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团联赛]那一年,我在干临时工……

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虽然如今的我已经成为“小有成绩”的单位部门领导了……


但是,每当我一想起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总有那么几分的得意、那么几分的自豪……


我的第一个工作是份“临时工”,就是在每年春运繁忙的时候,火车站临时雇佣来的帮助维持秩序、行李安检、替换正式职工休息的那种“临时工”。


那一年我十五岁,无意中看到铁路车务段机关的大门口粘贴了一张“春运招工启事”,想想正好自己放寒假在家没事可做,又能赚点小钱贴补家用;于是就急匆匆跑到XX火车站报了名。当然报名的时候,我盗用了哥哥的身份证,瞒报了几岁(因为人家只招年满十八岁以上的青年)。


回家后,我谁也没有告诉,只是对妈妈说自己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寒假学习班”,以后每天都要早上七点去同学家,晚上九点回来,中午也不回来吃饭了……妈妈听了没有说话,只是悄悄地在我口袋里塞上了十元钱。


临时工也是要培训的。第一天,我就和一班大龄待业青年们参加了车站组织的“岗前培训课”,还自以为聪明地坐了第一排、异常认真地作了听课笔记。没想到培训结束后,慈祥的站长伯伯亲自检查了我的笔记,还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你来当临时工班的班长吧……”。


于是,就这样,傻呼呼的十五岁的我,就当了管理十三个“临时工”的头。


这份工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一到正式上岗的时候,年轻的我就感觉到了吃力。


早上七点,我们这班“临时工”和正式职工们一起参加了升旗仪式,然后十五分钟的广播操锻炼,最后是每天必须的交接班:先由我们的领导——车站客运值班员和上一班的值班员交接备品、卫生,然后再由她布置我们今天的工作和注意事项……


我们的领导——客运值班员刘大姐是全国铁路系统的劳动模范,她是个对工作极其负责的人,自然对我们这班“临时工”也要求很严。她第一次安排工作,就把我们分配到站前花圃里拣垃圾……


XX车站的广场花圃是五百多平米的大花圃,由于客流量大,一些素质不高的旅客经常往里面丢果皮、纸屑,这里的垃圾很多,成了车站的卫生死角。原本这里有车站专门的职工负责卫生打扫,可因为春运工作繁忙,那两个职工被调去站台加水了,所以这工作也落到了我们身上。


带着手下的十三个大哥哥,我们足足干了一个上午,拖走了十板车的垃圾,终于彻底把花圃的卫生搞好了……可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会,刘大姐又来通知:客车XXX次就要进站放客了,要我们马上戴上红袖标,协助站警检查旅客行李。


十几个“临时工”在候车室的门口一字排上桌子,挨个检查进站旅客的行李、包裹。检查完一个,贴上“行李安检”的小标签,放行一个……几百个旅客的行李检查工作很繁重,加上有一些不明白事理的旅客在后面起哄,原本排好队、准备进站的旅客队伍一度出现了混乱,但却在刘大姐的耐心解释和指挥下稳住了。


随着站台上广播里响起的“迎宾曲”,客车XXX次进站了,我们十几个人继续分成两排站好,负责保持队伍的秩序护送旅客们上车……一直等到列车开车出站,我们每个人才全身汗透了下来。


每到这个时候,可敬的刘大姐总是不顾自己也很劳累的身子,为我们这些“临时工”提来一桶热水,吩咐我们抓紧时间擦洗一下、再休息一会……虽然,每次的休息时间总是很有限,就是列车间隔到站的那一点可怜的时间。但有这点时间,我们十几个人或在地上坐着、或干脆躺在桌子上……都能美美地迷糊上一会。


中午,车站为我们这些“临时工”送来了盒饭。


免费供应的盒饭还不错,是那种五元钱一份的,里面有一个薄薄的摊鸡蛋皮(据说是火车站一带餐馆的杰作,一个鸡蛋能摊出六张皮,美其名曰“煎蛋”)、三、四块红烧肉片(上面不是可爱的猪奶头,就是镶嵌着几根精致的猪毛)、几片黄菜叶……我们通常是狼吞虎咽地吃光,再用空盒饭盒去打“经济汤”(其实就是刷锅水),待吃饱喝足后,倚在候车室长椅子上打个盹,好继续下午的工作。


晚上火车站是不供应我们“临时工”伙食的,只有回家吃了再来。


夜幕下的火车站依旧是人流穿梭,广场上空回荡着《渴望》的主题曲——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却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麽……


年轻的我坐在候车室前的台阶上,遥望着漆黑的夜空,一脸是那么的茫然、心情是那么的空虚、无助……前途是什么?将来又会怎样?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今天很累,下班回家后要好好休息,明天又会是劳累的一天……


有了当年干“临时工”的经历,我更加成熟!今后的日子里,不管前途是否光明、是否崎岖,我都会义无返顾地大步向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