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现58年前的经典战例——血战长津湖 (1)

再现58年前的经典战例——血战长津湖推演战报





1. 联合国老将老谋深算,志愿军新战不畏强敌。


开战之初,志愿军就倚仗高扬的士气,20军和27军共计20个团的强大兵力从西、北、东三个方向开始战役运动,形成一把有力的大钳,狠狠的向联军在这一地区的补给中心——下竭隅里(注:朝鲜地名)碾去。


驻守下竭隅里是在在太平洋战争中立下赫赫功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以及大家熟知的“北极熊团”,战斗素养非同小可。在预感到可能遇到的危险之后,联军指挥官下令陆战一师各部向下竭隅里附近收缩,准备先和南方的美国陆军7师和3师建立联系,再行决定后续动向。


“敌人要逃跑!”


得知了美军动向的志愿军东线指挥部里,空气紧张得就好像要爆炸一样。沉默只是持续了一会,一个浑厚的声音打破了寂静,这是志愿军东线总指挥钟爱华在下达命令:“不能让这帮兔崽子跑了!给我截断这座桥!”


——桥,这是一座非常简陋的桥,它的名字叫做水门桥(注1)。


注1


水门桥:在联军的撤退路线上有一座至关重要的桥梁,这就是位于古土里以南约5.6公里的水门桥。其实水门桥严格的说来并不能算是一座桥,长津湖水库的水通过隧道被引到此处,流入四个敷设在悬崖上的巨大钢筋水泥管,这四个巨大的水泥管就是水门桥的桥基,其上铺设的水泥路面就是桥面!历史上志愿军先后进行三次爆破完全摧毁了水泥路面,只剩下裸露出来的水泥管道,虽然人员可以从巨大的水泥管上通行,但是车辆、大炮和坦克等重装备就无法通过。可以说,只要这座桥不通,重装备众多的联合国军就无路可走。





接到穿插截断水门桥任务的是9兵团工兵突击队的1营和2营,本来他们是奉命前往咸兴(注:朝鲜地名)附近执行任务的,接到新的命令之后他们立刻日夜兼程赶到了任务地点。


工兵们在桥上埋好了炸药,过了整整一天,大部队还没有来,却从南边的公路上传来车辆行驶的声音,南边的美国人也赶来了。听到轰隆隆的坦克轮子碾在积雪上发出来的吱吱声,1营长林恩的眉头一下子皱到一起,他想起首长布置的任务:你们的任务就是截断这座桥,坚守到大部队赶到。临走的时候他问首长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首长想了想,说:“如果听到吹号了,你们就可以撤了。”


这时候通信员打断了他的回忆:“营长,现在怎么办?”怎么办?他又仔细听了听,除了风声,敌人的车轮声,和自己的呼吸声,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办他个x!给老子把那座桥炸了!今天就要看看美国鬼子长没长三头六臂!”


随着一声巨响,水门桥飞上了半空,联军指挥官蒸汽船儿的心却往下一沉。





2. 八百壮士血染水门岸,数万联军势成瓮中鳖。


“营长,敌人又上来了!”


林恩一把摔掉已经打坏的机枪,操起一个炸药包就往战壕外跳,被通信员一把拽住,顿时两人一个骨碌都摔倒在地。“x你个x!拦住老子做什么!”火爆的林恩气得破口大骂。“营长,你得留下指挥,这个让我去!”“还指挥个毛!没看就剩我们两个了吗!”


嘀嘟的嘀嘀~嘀嘟的嘀嘀~嘀嘟的嘀嘀~


突然满山遍野都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声,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如果听到吹号了,你们就可以撤了。”林恩耳边划过这样一个声音,他大声下达命令:


“通信员!”


“有!”


“现在我命令你撤下去!”


“我不撤!”


“这是命令!”


“营长你呢?”


林恩从尘土里捡起自己的军帽,用手掸了掸上面的土,把它端端正正的戴好,平静的说:“全营的弟兄们都留在这里了,老子是不会走的。”说完,他也不去理会通信员的反映,把炸药包往腋窝一夹,朝最近的一辆坦克爬了过去。





“小股骚扰的共军已被肃清!”


“公路已经打通!”


“水门桥已经修复!”


这些消息一点也没有让联军指挥官蒸汽船儿低层的心情稍微上浮些许。蒸汽船儿很清楚,虽然水门桥现在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但是离他的部队不远的地方,有数倍,甚至十数倍的中共军队在窥视着,就像一群饥饿的猎狗,发现了一头跛脚的狮子。就在昨天,一支规模很小的中共部队,牢固的楔在水门桥西岸,足足顶了一天才被全部消灭掉,凭蒸汽船儿的经验来看,这显然是某种拖延战术,就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肯定有很多本来不属于这里的敌人赶来了。


“威利。”他喊了一声。


“什么事,先生?”随军牧师急忙跑了过来。


“你能帮我做个祈祷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