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地震中挺过了××天,被发现后都被命名为“朱×强”,此后都过上了享乐的日子:住上新建的棚舍,吃上玉米黄瓜和钙片,喝上新鲜果汁,甚至早晚还有人陪着散步,帮助按摩。继“猪坚强”、“猪刚强”之后,7月31日,四川什邡红白镇一村民从自圈处的一堆废墟中又发现了一头幼母猪。此时,距离地震已经80天,这头猪被称为“猪超强”。(8月3日成都晚报)


真是应了一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头在废墟下幸免于难的猪,一次次成为与地震灾难相抗争的英雄,被特级养护不说,还被人类赐予姓名,此中荒唐不言而喻。


其实,在灾难面前,即使是动物,也有求生的本能,也有超乎人们想象的顽强生命力。但是,无论是“猪坚强”还是“猪刚强”、“猪超强”,能够幸运存活,都与当时的空间环境、天气状况、自身伤情以及所存“食物”有关,如果“猪坚强”没有那些雨水解渴,“猪超强”没有粪水充饥,恐怕再坚强的猪也难以活下来。一头猪,当然没有学过“珍惜生命”这样课程,也定然没有受过什么毅力意志方面的培训,它的存活,更多是出于一种本能,带有一种幸运和偶然,其中并没有多少“含金量”。而宣传媒体把动物世界的普通东西升华到如此高度,除了荒唐还能有什么?


猪的快乐场所是农家圈舍,而不是精美圈舍和博物馆,它的最大价值功用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餐,而不是将其供起来养尊处优供人顶礼膜拜。如果有关部门真是有钱,还是将其用于灾区民生事业,新闻媒体真要有版面,还是多宣传那些抗震救灾重建家园的信息,多报道那些在地震中艰难地挺过来超强地活下来的人们。


“朱×强”之所以能成为媒体宣传的亮点,为世人所关注,也反映了媒体的浮躁媚俗和人们审美情趣的低下无聊。据报载,存活36天的“猪坚强”除了被建川博物馆收养,还被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谁成想“猪坚强”还没有得到确认,就被此后频现的“猪×强”打破了纪录,不知有关部门作何感想。如果不出意外,“猪超强”之后还会有“猪最强”……如此无尽无止的炒作,除了让某些商业机构得到些许“利好”之外,带给大众的只能是审美疲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