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尽管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又一次表示"全力维稳",但是,市场却依然还是无法激动。

不是投资者对"全力维稳"不领情,而是"维稳"如果真的意味着只治市而不救市,那么,市场就是想激动也激动不起来。

一直摇摆于治市与救市之间的证监会,现在看来倾向性已渐趋明朗。既然在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看来"推动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基础和动力没有改变",那么,将其一再所说的"维稳"视为"救市",恐怕也不免是一种误解。

还在救市不救市争端甫起之初,笔者就指出:救市就是纠错。而这也正是救市和治市的最大分歧。尽管股市在10个月的时间里折价过半,跌幅不仅远远超过接连发生了次贷危机和"两美"危机的美国,甚至还把发生了金融危机的越南甩在了后头。但如果在证监会眼里,这并不是大小非减持的错,而是股价泡沫也即市场投机炒作的错,那么,无错可纠的股市非但谈不上什么救市,而且一救市,说不定还上了挟市场以逼政策的利益中人的当呢!这也许就是身为救市第一责任人的证监会为什么比任何人都讳言救市的道理所在。

而治市论则不同。治市同救市,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由于行为主体的一主动一被动,"其错在我"不仅变成了"其错在你",而且,"你要求我纠错",也就变成了"我帮你纠错"。由此看来,治市论的本质无非就是上智下愚,是将由于政策定位错误和利益分配不公所造成的市场问题一概归咎于市场的投机和投资者的好赌,是用投资者教育代替依法监管,是让"买者自负"为信托责任的失职打掩护。这就意味着,投资者不仅对于身不由己的无妄之灾只能打落牙齿和泪咽,而且还得忍气吞声地继续为政策市的失误、为大股东的贪得无厌、为不明真相的利益输送而埋单。

尽管大小非的减持,尤其是部分高官的宁愿辞职也要套现,带来了市场对于估值重心下移的极大恐慌,但证监会却一改一向的谨言慎行,硬是说大小非不是造成股指暴跌的罪魁祸首。而按照某经济学家的说法,大小非减持对于股市的调整非但无罪,反而有功。如此说来,证监会不愿意给大小非减持加第二把锁,也就不难理解了。4月20日发端的规范大小非减持,之所以未能产生众望所归的救市效果,其原因原来并不在于政策力度的不到位,而在于政策意图与公众愿望的南辕北辙。

尽管吉林制药(000545)、立立电子、海虹电子之类的庄家们还在明目张胆地操纵重组、操纵上市、操纵业绩和股价,尽管基金不惜当"黑社会"也要砸盘,尽管深交所也直陈过度行政干预之弊端,但是,在证监会人士的口中,所有的问题反而成了以行政干预强化市场规范的理由。

尽管连号称成熟市场的美国股市也正在实施力度甚大的政府救市行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也连篇累牍地发表救市檄文,甚至以"吴市场"出名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也赞同救市,但是,口口声声以"维稳"为第一要务的证监会却只喊话不行动。是证监会手里没有救市武器吗?否!除了降税减税的权力之外,平准基金、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窗口指导,可谓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证监会一个也没用,甚至原来有过时间表的也变成了没有时间表。为什么?难道真的相信空话也能救市?

如果证监会的所谓"维稳"不过是将救市变为治市,那么,这并不是向市场化前进了一大步,而是倒退了一大步。在市场出了那么大问题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市场的问题不仅是出在制度上,而且也是政策处置失当的结果的情况下,救市也即纠错是符合市场逻辑的,反之,则是非市场的。

建立在反救市前提下的治市说,表面上好像是维护市场原则,实质上,是主张用违背市场原则的行政干预的强化代替行政行为的自我反省和纠错。照此办理,不仅治不好市,而且也误了救市,无论对投资者、对市场、对国家都不是利好,而是很大的利空。相反,救市,惟有救市,才是真正回到市场化,并实实在在治市的开始。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