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一次船到汉口已过十点,比正点到达晚了两个小时。下舷梯时同客房的老太太用那挎着一篮鸡蛋的手揪着我的衣服,好象怕丢了似的。我对她很反感,在芜湖上船时见她东西多,岁数大,就去主动帮她提包袱,那知这老太不但不领情,还当我是坏人。

“别碰我的东西,你有多远走多远。”

这不是拿我做贼防吗?鬼使神差又住到一个客房,我也就懒得搭理她,一路就和两男一女自称是要到重庆的大学生玩。这不,昨晚还玩了一个通宵的牌,到临下船才结束。

"能把您高贵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吗?您老学掏钱包呢?”我为有一个报复她的机会而开心不已。

“小哥。我不识字,想让你等下帮我看张条子,指指路。”老太太被周围的人瞧得满脸通红。

我把到了嘴边的调皮话咽回了肚子。我奶奶也不识字,七四年到承德去看我们,就靠母亲夹在信里寄的条子,沿站找公安,解放军战士打探路径才找到我们的。虽说我没义务做她的向导,但也没权利对她不敬。她毕竟是个老人。我采用泥鳅法快速离开了。

虽然我以前来过武汉两次,但那时是个孩子,都是大人带着,并没什么深刻记忆。于是去长航客运站买了份地图,查清是从王家巷码头过轮渡到曾家巷码头,再坐四十三路到武昌车站。当我往武汉大桥这边走时,看见那老太还在客运码头外东张西望,她也许象我奶奶一样,专找戴领章,帽徽的人问路。我走了过去。

“能把您说的纸条给我看看吗?”

老太从手提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写明坐几路到那下,小区,楼层及门牌好。我拍了几下脑门,暗笑自己多管闲事又愚蠢透顶,刚才买图时就该注意下站牌,这下好,不知往哪个方向跑。那时的武汉没有专门的站台,路边树上挂块牌子就是候车点。往航运客站方向的牌子最多,就带着老太往这个方向走,结果跑错了方向,那站就在武汉大桥下面。那老太这会倒是不把我当坏人了,可当作苦力,把一个背包和一个床单扎的包袱都让我拿,她自己就拿个手提袋和那篮鸡蛋,把我累得够呛。送老太上车时,我把那纸条还给她。

“你拿着,有时间就到大妈那去坐坐。我儿子会到车站接我,用不上了。”

“别,您老还是带着,路上也好问人。我拿着不好,您老要是家里被贼偷了,我第一个就是怀疑对象。”我只是个过客,要那地址其实没用处。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大妈知道你是个好人。”老太有点不高兴了。

“在没见到你儿子前,您还是当我是坏人——提高警惕,保卫自己。”我倒是很高兴,因老太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你是个好孩子,就是说话喜欢带刺。”这是老太走时留下的话。

我讲话喜欢带刺吗?我没有觉得。从小外公就教我积德行善,说那样能长命百岁。可我既不想长命也不想百岁,所以也不会去积什么德行什么善,我只喜欢我行我素,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把老太硬留给我的纸条连同轮渡票扔到了长江里。

登上岸,就是武昌地面,黄鹤楼下。只稍等了下,四十三路公交车就来了。那车是个大通套,我从车尾上的,那售票员正从车头往后走,看到她我差点没吐了,幸好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不然就全糟蹋了。那女的那个丑啊我是第一次见到,额头高,下巴翘,中间象是被谁打了一拳,扁平鼻子,小眼睛,小嘴巴,还一脸的雀斑,那皮肤黑得就象非洲人。唯一的亮点就是那头又黑又亮的披肩长发。这女人从后面看比谁都不逊色,但从前面看真是惨不忍睹。丑就丑吧,她还挺凶,过来也没卖票,就冲在我前面上的几个小青年嚷开了,那湖北土话我也听不懂。她不但动嘴,还动手,把坐在乘务员座位上那一伙中的一个揪下来,自己坐了上去,让他们站好,就卖了他们几个人的票。我和其他乘客都愕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这个泼妇嫁没嫁人,凭她的凶悍谁做他丈夫都讨不了好,估计不是罚站就是跪搓衣板。

到了下一站,她把那几个小青年赶了下去。车启动后,她才用普通话解释,大意是那几个小青年是小偷,为了保证乘客的财产安全,她不得不采取严厉措施。我为先前对她的看法感到惭愧。她不是泼妇,而是泼辣,是一个有责任心,讲职业操守的女性。她也不是很难看,多看几眼不仅觉得可爱也透着清秀。

那时的公交票只要贰角钱,我和后面的乘客买后,她起身往前卖去。由于她刚才的虎威犹在,没有人敢想去坐那个座位。我却敢。一夜没睡的我,加上被老太一折腾,又早,中饭没吃,这时站在那两腿直发软。我坐了上去,把旅行包放在腿上。心想盯着她,她来让她不就完了。可她半天没回来,我居然在汽车的颠簸下睡着了。

有人在拽我的胳臂,似乎还在我耳边轻轻地叫“醒醒,你醒醒”,我强睁开一只眼,是那张可爱的脸,我一下清醒过来,慌忙站起。

“对不起!我占了你的座位。”

她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没关系。现在不是有很多空位子吗?”

我这才发现,车上就司机,她和我三人。其余乘客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光了。

“我看你很疲倦,车到站没叫醒你。可我们只能停留半小时,现在要执行下一班任务。”

这是四十三路始发站,也是终点站。

“谢谢你!感谢对我的关照!”我由衷地说。

“不用客气。出门在外的人很不容易,你自己一路走好。”笑始终挂在她的脸上,显得很真诚。

她知道我是个旅客,也是个过客,可她对我很友善。下车后我不知怎么突然回头对她说,“你很美——”

正准备关车门的她把手停在了头顶,那笑在她脸上凝固了,渐渐褪去,泛起一股怒意——她知道自己长得丑。但我这次绝没有话里带刺的意思,我把右手按在了胸口。“——你这里很美!”

笑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并且弥漫开来,化作灿烂的笑容。车走了,她把身体探出窗外,挥舞着手向我告别。

我只是默默地站在那,向她行注目礼。都说漂亮长不出大米,那么心灵的美呢?我感受到了她那份真挚的关怀与温暖。不知道谁能有幸成为这位善良,温柔且泼辣女子的丈夫。

吃完饭去买票时,我想起还不知道这位可爱女子的姓名,至少我可以把我的地址告诉她,和她交个朋友。但一直等到晚八点最后一辆公交车进站,我都没有能再见到她。也许她那一趟的中途就被换下班了。

半夜,我离开了武昌。


零四年我从合肥去南方,又一次经过武汉。一路都是处在闭目养神或半睡眠状态,只是夜里两点到了武汉市内,我才振作起来。车从黄鹤楼下过,那景致与我二十年前来没什么两样。怎么没有变化呢?

“这里不可能变,已被列入文化保护单位。”也许是我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声,司机在一旁回答。

我的足迹印满了半个中国,可给我留下美好印象的地方不多。而武昌在我心底始终留存着一份亲切,一份感动。在车就要离开黄鹤楼主干道时,我在心里默祝那位可爱又不知姓名的女售票员今生如意!平安!幸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