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干柴烈火不能形容符飞现在的情况了,回到小屋后,吃过腥的猫是不会放过充满香味的美人鱼的,整整一个夜晚小屋里奏响起了糜乐,两条侗体在那张宽大的床上滚来滚去,刘佳欣不知丢了几次,浑身发软直告讨饶为止。

第二天,在人民医院脑科的医生们终于看到了一向是科里来得最早的刘佳欣竟然迟到了半个小时,刘佳欣一向勤奋好学,而且知识并不比他们那些老家伙缺乏,所以对刘佳欣也是喜爱,没问她为什么迟到了,只有胡俊盯着刘佳欣的眼睛火红的一片,别人不知道并不代表他不知道,经过他奋夜侦察,他的女神竟然留那个男的在他的房里过夜,不用想,用屁股都知道这个代表了什么。

时间一到,刘佳欣也不同以往那样留下帮忙,一刻也不停留的下班了,这让那些老家伙跌了眼睛。肯定是回去陪那小子了,胡俊盯着刘佳欣的背影,露出了他也不知道狰狞。

一直到第二天晚饭后,符飞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个小屋,留下的只有一屋子的春色,回到武警总医院已经是晚上8点的事情了,苏情与杜文波当然是不愿意放过符飞了,只是符飞怎么样都不愿意透露其中细节,苏情虽然不甘愿,但也没办法,威胁,目前十个他上去也不够符飞的一个手指,利诱,目前为止符飞所表现出来的是没什么特别爱好,而且说什么现在符飞也是他们的老大加师傅,也得尊师重道嘛,放过符飞好了……余人竖起中指!

符飞回到南海武警总医院的第二天就是热热闹闹的实习前测试了,像学校考试一样是笔试,在办公楼那个超大的有几百个座位的会议室里,只有80多人医疗系实习生稀稀落落的坐在那里,笔头划过纸的嚓嚓声不停的传进符飞耳里,在他眼里,这些题简直就是基础中的基础,虽然操作内容比理论内容多许多,但还是难不倒他,测试时间为两个小时,他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所有的试题,无聊的他环视了整个考场,靠,不得不说这个会议室好大,在这里考试绝对不能像学校那样的考场互抄,每个人相隔太远,除非有着符飞这样的远视能力,不然绝对是看不到离自己最近那考生写的字。前、左、右的瞥了一下,后面他可不敢乱看,毕竟是考场,谁知道这个已经一个钟头动也不动一下,身着军装的监考员会对他做出什么惩罚呢,发现别人都在奋笔驰书呢,2号宿舍的几个人也一样。

无聊死了,符飞正想着这里是不是也能和学校那样提前交卷呢,军人很注重纪律的,鬼知道这里是不是要等时间到了才可能交卷,不过还有一个小时,对着那个死板的监考员,实在是不想呆在这个考场,符飞越想越不敢直接交卷,于是他举高手,等着监考员发觉了。

符飞刚举出手,那监考员就走过来了,其实监考员早就注意到符飞了,不想想看,每个人在努力答题中,就符飞一人左瞧右看的,这个怎能逃出军人出身的监考员的眼睛,反正符飞又不是作弊,也不影响他人的考试,监考员对符飞也是放任不置。

监考员到符飞身边,很直接问道:“什么事?”

“请问,能不能……”符飞艰难的咽下口水,看着面相严肃的军人监考员小声的问道,“提前交卷……”

“可以。”不愧是军人出身,讲话都这么简练。

“那我交卷。”符飞把试卷放到监考员的手上,不理暗对他比手势的苏情,就急急走出考场了,好象得便秘了。

监考员好象已经知道符飞会提前交卷似的,一点也不惊讶,直到符飞身影转向楼梯方向后,监考员拿起符飞的试卷,第一眼就看向姓名栏上两个坡有气势的草字——符飞!监考员看了点点头,字写得不错,虽然比自己的蚯蚓体差了点。

不说符飞无聊,监考员一样也郁闷着呢,他叫皮伟刚,和吕圣轩同在医务处共事,不过他一向沉默寡言,在医院里朋友不多,对他这样的人,肯定得不到上面的特别照顾了,昨天上面说什么也要他来监考实习生的测试,他本不愿意的,但硬是被上面领导给逼来了,说什么医院里就他最适合当监考员。

皮伟刚把监考当成他在军队时的站岗,一直在台上站着动也不动的站着军姿,直到符飞举手他才动了。

符飞走后,皮伟刚拿着符飞的试卷在符飞原先的位置坐下,反正那些小兔崽子也不能作弊,他就浏览着那张试卷,那是不是又一个水货来了医院了,医院里工作的,基本上都有一些医学知识的人物,就是医务处的工作人员虽然不用参与治疗,但他们也都是学医出身,皮伟刚理所当然看懂试卷上的那些东西了,毕竟这些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在医院里混这么久,这些对他是熟都不能熟了。

越看越惊讶,最后他竟然张开了大嘴,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这个同学不错。

一般学生在学校时只学理论知识,操作知识不是很好,虽然学校不少给学生安排实验课,但作用不大,所以才要学生毕业前实习,着重也就是培养学生的操作能力,而这次医院的测试也以跟操作有关的题目为主,符飞竟然在短时间内,还能一题不漏的写完这份试卷,答得还很详细,这让皮伟刚赞叹,要是他刚,现在做这份题,也不能像符飞那样的详细。

路过医院的主楼住院部时,符飞抑制进他以后要在里面生活1年的那栋10多层高的大楼,两周了他还没上过这个南海武警总医院最为高雄的建筑,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他回到宿舍,无聊的人总要找点事来做的,符飞可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他唯一做只有修炼了。

行功几周,苏情四人就回来了,大家考得非常顺利,此时也不过是10点,午饭时间还早,没事的几个人大白天的把宿舍门锁住了,自从他们在上次篮球场上出尽风头后,一些实习生总是有事没事到他们宿舍培养感情,包括不少护士花痴直截了当的到宿舍说帅哥我爱你的……严重的打扰了2号宿舍做目前最热门的修炼,但同栋楼里,人家来总不能次次都拒绝人家入内吧,最后的办法就是把门给锁了,这样也造成了2号宿舍在这栋楼成为最神秘的宿舍,比冰美女冷冰冰的女生宿舍还要神秘。

传言1:2号宿舍是一群饥不折食的变态色狼,大白天也关门做那事,有好几次几个实习生经过还听到不堪入耳的淫荡的声音(符飞替其他人疏通经脉时,忍不住疼痛的叫声。)

传言2:其实2号宿舍的人都非常勤学,他们不过是闭门攻读,怕人打扰到了。(经常见到杜文波拿着一本笔记本不停的写着,只不过是杜文波爱好记着八卦而已。)

传言3:2号宿舍是一群吸血鬼,见多日光总是不好的。(就是军训后他们也不见晒黑,还有符飞表现出不是人能拥有的恐怖的弹跳力……)

传言4:……

传言5:……

……

当然这些传言,2号宿舍的人都不知道的,现在他们基本沉迷于符飞传给他们纯阳决,今天觉得练了视力加强了,差不多可以看透美女的薄裳,明天练了觉得记忆加强了,竟然都记得昨天吃了什么饭菜……

当然来医院不是为了练功,实习工作还是要做的,测试的结果没发下来,一个礼拜下来,每天都去听那些所谓的实习前培训,其实这些来医院前在学校都在大会提过了,不过是医院教的比较详细点罢了。

实习培训还是在办公楼的会议室的,医疗实习生和护理实习生分开来讲座,毕竟分别工作岗位不同,所要学的东西也尽相同。这个让本以为能和美女共置一室的狼们大嚎,这个不是天堂,而是刚出了学校这座地狱,又进了医院开的地狱。还好地狱的生活也就那么几天,眨眼间就培训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到各科开始实习了。

在培训的几天里,2号宿舍也不是除了培训就是修炼,符飞还是每天必打电话的,一阵阵的甜言蜜语让2号宿舍4人起了一身疙瘩,着实也羡慕了不已,用杜文波的话说,“老大就是老大,不找就不找,一找就是两个大嫂,我对你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已过青春期的4人也发誓一定不落老大之后,要找个妹妹陪伴自己过完一年的实习时间。让符飞跌了眼睛的是,看起来不怎么有人气的何世强竟然是第一个找到MM的,一个与他同学校的MM,叫梁秋月,一个很起来很文静的女生,听说是一个从小就暗恋他的女生,一直追寻他到医院来,不知月老知何世强要找MM了就帮他牵了红线还是为了为什么,就在何世强有了找MM的念头时,梁秋月适时的出现了,一句“我喜欢你好多年了”让何世强的下巴差点掉落,心里一直在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老大感谢……,然后不露表情的酷酷的说道:“正好我还没女朋友。”从今开始,一个女生默默的跟在何世强的身后,总觉得是何世强的影子似的。

苏情和杜文波也不落于何世强之后,苏情的目标还是他心中的女神冰美女冷冰冰,而杜文波的目标则是冷冰冰的跟屁虫小文秀,但据于冷冰冰的拒人千里的性格,目前还没什么进展,倒是杜文波趁冷冰冰不在时,邂逅了小文秀几次,听某人天天在宿舍狼嚎春天已到来的话,看起来好象已经迈出了成功的一步。

只有腼腆的老五,用2号宿舍的话说,目前我们也算半个医生了,按老么的病情,确诊是无药可救了,应该准备还是准备吧,至少要通知下家属准备后事了……

陈康诗见个女生都脸红,不知道别人怎么称呼他为南海五狼的老么的,经过2号宿舍集体向他热情的介绍了N个女生失败后,2号宿舍基本上放弃了这个壮举,毕竟这么200号女生中长相对得起观众的都介绍了,最后2号宿舍总结得出:难道老么喜欢的是已经绝迹的史前恐龙?那就介绍几个恐龙看看,但最后还是投票否决了,总不能也把那些恐龙也介绍给自己的兄弟吧。自己吃肉也总留点汤嘛,别误会,这个不说同分享个女人,哪有人愿意自己戴绿帽子的,这话的意思嘛,自己想去吧。

呃,美女总有护花使者的,虽然来这里不久,冷冰冰就有着一个忠实拥护团,团长就是身世显赫的周显卫,根据杜文波资料上,此人智商还行,但心胸狭窄,横行霸道,有仇必抱的狠角色,虽然不怕他,但还是需要提防再提防。

既然周显卫这么嚣张,怎么不见来他们这里闹过事,难道改性了?符飞对这个周显卫还是有点印象的,上次饭堂事件,他知道周显卫必然和他一样修炼过武功,虽然现在比不上他,但对2号宿舍的刚修炼的几人来说,和周显卫单打独斗的话,也许只有老么陈康诗能打个平手吧。殊不知周显卫不是不敢对他们下手,只是光明正大的动手而已,他是顾忌2号宿舍的某人,这个人就是杜文波,杜文波的家世不比周显卫来头小,甚至还大,周显卫家族的生意有百分之四十以上就是和杜家来往的,得罪了2号宿舍就等于得罪了杜家,得罪杜家后会有什么后果他是知道的,虽然他是家里的独子,家族对他疼爱有加,但一样饶不了他。

现在苏情竟然敢打冷冰冰的主意,他当然是不会袖手旁观了,但又不能直接出手,所以他一直在等着机会,等着把他最为厌恶的2号宿舍连根拔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