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放台湾依我之见

怎样解放台湾依我之见

我仔细地研究了台湾的军事地图,并结合相关的台湾地形从军事及战略等角度进行肤浅地分析,得出了一些我个人不成熟的观点。以下就斗胆谈谈我对解放台湾的一些浅薄看法,仅供各位军事专家、学者和军事爱好者参考:

第一,人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台湾问题的真正解决,除了使用武力,别无选择。这是一个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基于政治、经济等各方面因素考虑不太愿意正视(或者不想张扬)的事实。撇开海峡两岸那些基于各自政治需要而进行的带倾向宣传带来的假象不看,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其实是不容回避的,民进党能够连续地在台湾竞选总统成功,成为执政党,说明它还是得到了相当一部分的台湾人的支持。台湾人真的很善良,其实民进党的主要争取民心的招数不外乎两招,“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民进党是个比国民党更能为台湾人做事的政党”。再加上美国、日本等国或明或暗的支持,我们实在找不出民进党有什么要走到和平统一的谈判桌前的理由。即使有,也是民进党为了谋求政治利益而进行的一场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政治游戏。“不战而屈人之兵”诚然是上之上也,但是在台湾问题上对此抱太多的指望就会误国误民。事实上相当一部分的普通台湾民众对于大陆政权的一些政治弊端、官僚腐败和法制不完善抱有较深的成见和戒心,而我们的国家要修正这些缺陷任重而道远,短期内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而台湾问题拖得越久就对祖国大陆就越不利。因此台湾的回归,除了使用武力我们将别无选择。

第二,“斩首行动”只能作为解放台湾的一种辅助手段,不能冀望值太高,更不能把它作为解决台湾问题的主要策略。首先“斩首行动”这一概念的提出应该是在美国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中。确实,这种直接针对敌国酋首的斩杀军事行动一旦取得成功,会收到事半功倍效果;但这种斩杀军事模式成功的概率难让我们对这种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抱太高的奢望。美国曾进行了多次斩首尝试,但直到战争结束,也最终没有能够斩掉萨达姆的首级。直到战争结束后,才依靠重金悬赏、叛徒告密最终捉住了萨达姆。台海冲突中,中国是不可能有像美国那样众多的高科技手段来追踪陈水扁之流的行踪,我们能依靠的可能更多的是民进党内部(中共)的卧底或者间谍来提供准确的情报,以达到擒贼先擒王的目的。在战争状态中,各国的军事统帅或者政权领导人都会非常注意自身安全,大都行踪诡秘,真正能够接触到他们的,往往只是那些他们绝对信任的心腹,我方是很难真正地准确掌控到陈水扁的行踪来实施斩首的。而台湾方面叫嚣的“反斩首行动计划”则更是痴人说梦。

第三,人们谈论得最多、可能也是对大陆经济损害最少的作战模式“封锁围困”与“导弹打击重点目标”只会起到负作用。很显然,这两种方式只是人们的一种良好的愿望而已,在实际解决台湾问题,可用性为零。一个美国军事专家曾客观地指出,“中国大陆有600至800枚导弹对准台湾,可事实上,即便这一数量是真的,也无力真正地瘫痪一个地区的。”他补充说明,每枚导弹携半吨的爆炸物,1000枚导弹也就是500吨,这个数量比1945年3月9日至10日美国空军投掷到东京的弹药量都少。而且这两种模式的负作用太大。首先用军舰潜艇飞机封锁围困或者用导弹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的见效太慢,不符合我们解决台湾问题最基本的原则:即速战速决,不给美国军事干涉的时间及避免台湾问题的国际化、复杂化的可能性。其次我国的导弹还没有精确到不伤及无辜的程度,封锁或导弹袭击很可能会损害到普通台湾同胞的利益。诚然战争中误伤是无法避免的,但如果将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作为一种作战的主要手段,增多的误伤或误炸很容易将中立的台湾民众推向民进党的阵营,激起台湾民众对大陆政权的反感,增大我们的对立面,这样就加大了我方解放台湾的难度。

第四,我们必须在台湾本岛登陆。进攻台湾是一项复杂的军事行动,牵涉到方方面面,我这一篇短文只能简明扼要地论述到其中最主要的部分,不可能面面俱到论述到各个环节。总之,进攻台湾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突然性。我国通过了反分裂法这样一部授权对台独动武的法律文件在军事上的重要意义应该就在于此:我军可以不预先警告地以迅猛的动作对台湾突然动武。美国与日本等的军事干涉,不管它曾经(或已经)制定了多少预案,紧急应变方案,在处理与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进入战争状态时,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很慎重的,不经过国会的授权,认真讨论是不太可能的,这就为我们对台动武提供了较为充裕的动手时间。我估计美国即使省略所有的繁文缛节,最快最快地参战也不可能早于第三天,其实一个星期是最合理的估计。而小日本历来是看美国的眼色行事,它又怎么敢单独对中国开战?而且它们国家的宪法也不允许,日本的参战会更晚一些。在军事行动的同时,我们从外交、谍报、破坏等方面阻止或拖延美国的参战时间也显然是解放台湾军事行动的重要环节。

中国军队在台湾登陆,应该选择在什么地点来实施呢?因为我们只能选择一次,所以必须要一击成功。我仔细地研究了台湾军队的分布图地图,发现台湾守军的主力集中在西部地区,即台湾中央山脉靠大陆一侧的平原地区。台湾主要的装甲部队(至少2个师又6个旅以上)则集结在台北和台南两个区域;台中虽然也有3支装甲部队和2个步兵师,但是兵力相对而言较弱一些。我军如果选择在台北、台南两个地区登陆无疑是不明智的,这两个区域的台湾军队重兵云集,工事坚固,防守严密;而我方海军的向台岛的运输投送力量有限,空降部队的反装甲能力有限,在这两处登陆以硬碰硬,风险太大。但如果选择台中来登陆则更是愚蠢之极的下下策,因为整个台湾西部公路网四通八达,交通便利,在台中登陆的我军肯定将遭遇台中、台南、台北三个方向的敌人的围攻,陷入劣势中,同时澎湖列岛的守敌(如果我们首先扫清外围的话,将耽误宝贵的时间,同时也会降低在台湾本土登陆的突然性而增大难度。但如果外围不扫清,台军可以通过这些基地向大陆发动袭击,为了大局我们必须忍受一些损失。)也会从侧翼来阻挠我们的行动。总之,从台西登陆很有可能会蒙受很大的损失,难免不会有被逐入海峡的危险。

第五,登陆地点应该选在台东。这种预想并不非我个人的什么发明创造,早就有军事专家提到过这种设想,不过人们很少说得具体。台湾军方在台东方面是作了防备的,他们修建了著名的“佳山工程”。但并不是你能想得到这一点作了防备,就能真正地阻止共军登陆。台东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它仍然成为我军在的台湾登陆地点的最佳选择。首先台湾的中央山脉这一天然屏障将台湾分割为东西两部分,台军的主力集中在台西,我们选择在台东登陆,台湾西部的几十万军队就成了摆设,无法发挥作用;我登陆部队可以在台东的登陆地域形成局部的优势。台湾东部地域相对空间狭小,主要公交线路单一,台湾东部山脉离海岸线大概只有十公里不到这正是我建议选择台东登陆的主要原因,因为在台湾岛兵力的对比是不利于我方,不便于施展开兵力,吃亏的是兵力占绝对优势的一方,不利于台湾军队发挥其兵力及装备优势。当然这里有个问题,台湾方面可能已经掏空和打通了台湾山脉,修建了一些调兵的甬道,能够将西部的装甲部队迅速地调到东部。炸毁这些通道的任务将交给我们的空军和特种部队。台东是一个很大的区域,我们要选择具有战略意义、具有可行性的地方来实施登陆。只要解放军能将军旗插上台湾本岛,并且守住阵地,顶住台军的反扑,理论上台湾的解放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第六,夺取苏澳,一箭双雕。在台东行动我们将有三种选择:A方案,夺取台东南方向的台第7战术联队的基地作为登陆点,这里的敌军相对薄弱。优点是为我登陆部队夺取一个空中补结站,便于我南海舰队的配合行动。B方案,直接进攻“佳山工程”,敲掉它,台东的整个敌人的防御体系就土崩瓦解了。缺点:敌人的军力比较强大,工事完备和坚固,是一场攻坚战。一旦失利整个登陆行动就可能夭亡了。C方案,夺取苏澳潜艇基地,一箭双雕。一方面毁灭掉了台军方面海军中最不可预测力量潜艇部队的巢穴,另一方面为我军从海上对登陆部队补结打开一条通道,更多的军队可以通过海港登陆。同时这里更靠近台北对台独更能起到敲山镇虎的作用,国际影响会更大。很显然这三种选择中C方案是最佳的选择。我们将空降一个军来夺取苏澳,在空降部队站稳脚跟后,海军陆战队一个军(或一个师)再在苏澳登陆。这里有一个问题,我没有去苏澳实地考察过,不知道这里的地形是否能够两栖登陆(传说中整个台东临太平洋一面的海岸悬崖绝壁,根本无法登陆,军事上正是要想敌人之不敢想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既然它是个海港,海军应该可以在这里卸载坦克。如果其吞吐量无法满足需要,登陆部队的后勤补给问题我认为还可以考虑两种解决方案,A方案空投,B方案建立人工港。

第七,空军的阻断是登陆成功的重要保证。在登陆以前,我军应该集中一千架飞机来夺取台湾上空的制空权。因为台湾上空空域较为狭窄,而现代化空军基本上是超视距攻击,之所以要这么多的飞机主要是将美国干涉这一因素考虑在内,三百架战斗机基本上可以保证制空权,我们将连续使用多个波次的机群(主要是轰炸机、强击机)对台湾各大军用、民用机场的进行扫荡并摧毁各种雷达、陆基导弹发射架等威胁性设施,取得初步制空权后,我们仍将每个小时保持三十架左右的战斗机在台湾上空战斗巡逻,由其本身的机载雷达或敌我识别系统来判断或另设置预警指挥飞机指导,随时击落隐藏在中央山脉地下机库中企图从高速公路上起飞的敌机。

在我构想的登陆战役中,空降兵(含伞降兵、动力滑翔伞兵、滑翔机兵)、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部队、狙击手、第5纵队将是登陆的主力。空军的强击机群应该猛烈打击我空降区域南北两端台湾军队对苏澳的增援,挫败任何靠近的企图,尤其是阻断佳山方向的来敌的前进线路。因为将佳山守敌消耗在它对登陆部队进攻途中或野外远比我们去佳山攻坚划算得多,所以登陆部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吸引佳山之敌离开它坚固的工事前来进攻,然后利用海空火力予以大量杀伤。佳山守敌如果不中计,我们则更求之不得,稳步地扩大登陆场,将陆军的装甲师调上台岛,准备下一步南下扫灭佳山工程,占领整个台东。根据佳山守敌的损耗情况,我们也可以选择对于佳山守敌围而不打,主力直接北上直取台北。

空军此时一定应将台湾空军清除出台湾领空,每小时保持二十架次的战斗机在空中巡航,在次要战区组成一百架次左右的编组成轰炸强击中队的对公路、河流、山地的装甲目标进行穿梭轰炸;地对地导弹应对台军军事基地进行无规律的反复覆盖,特种兵将负责修正导弹的坐标。一旦发现台军大规模的军事集结,空军应集中火力予以摧毁,导弹群也将对台军集结点进行覆盖,在我双重火力的打击下台军将很难组织起象样规模的装甲坦克群。

第八,兵临城下,将至壕边,何去何从?中国人很会做出选择的,用官爵与美圆大规模地策反台军将领是简化战争的最好手段。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情报机关将启动潜伏在台湾的所有间谍对台湾各领域进行全面破坏,让整个台岛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如果能鼓动台湾居民四处逃难,一遍混乱则是我们应追求的效果。特种情报人员将对台军将领进行策反和说服,只要台军将领能够做出有利于我方的行动,我们将在战后算他战场起义,可以保证其军衔、薪金、职位不动等。天花乱坠的许诺随便说,只要能搞得台湾将领开始患得患失,考虑战败的后果,互相猜疑,我们的政工人员就已经立了大功。当然,我们不能指望每个台军将领都会深明大义,来做祖国统一的功臣。但是这种策反绝对会在战场上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对于那些负隅顽抗,阻挠统一大业的台独派将军,既然他们选择了将自己绑在台独的战车一起毁灭,我们没有理由不成全他们,干净彻底地消灭他们!擒获的就以战犯身份或反人类罪、叛国罪、反革命罪、漠视生命罪等罪名进行审判。“不战而屈人之兵”应该是体现在这里而不是指望靠政治家们嘴巴子吧嗒吧嗒能把民进党给说降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策反和敌后破坏这个看不见的战场才是解放台湾的真正的主战场。

第九,立体进攻,直捣匪巢台北。为了保护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同时也是避免不必要的巷战损失,我们将不占领台北市区,只占领台北地区的军事基地和总统府等重要职能部门。当然此前我们还将面对从台北各地调来的台军的拦截,此时扮演进攻主角的将是我们陆军的装甲、机械化步兵部队、直升机陆航部队和飞豹强五轰七等兵种,空降兵与海军陆战队主要任务是巩固已占领的区域,以及监视佳山守敌。因为台湾城市化程度高,有几十万军队摆在那,台独政权提携选拔了很多本土系将领,显然仅仅通过和平手段是行不通的,我军必须有打大仗恶仗的心理准备。一旦在城镇或公路上遭遇顽军的抵抗,我们将立即集中地空火力予以毁灭性杀伤,根本不用考虑打烂坛坛罐罐,因为在台岛上我军本来就是劣势,如果你还考虑这考虑那,我军必败无疑!我军宁可毁灭掉台湾的繁华来重新建设,也不能让解放军战士的鲜血为一些不确定的东西而白流。我们将粉碎抵抗逼近台北。

第十,美军的干预可能会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美国实际上对解放军武力攻台早有预案,它最有可能进行干预的方式是袭击我海上舰队或运输船舰,以及打击我福建等地军事集结点。所以我们的地面高炮部队和短程导弹要做的主要事情就拦截美国人饱和的亚音速的巡航导弹的覆盖而不是飞机。对待美国干涉,我方的态度是尤其重要的,一旦示弱退让,则此消彼长,美国人会更嚣张。所以我方将在遭到攻击的第一分钟起就进行毫不犹豫的还击,出动在已经夺取了台湾制空权的1000架严阵以待的战斗机攻击美国飞机而不是人们常说的打航母,因为在美军的作战预案中,根本就没有让美国战舰逼近台海的设想。

一位日本自卫队的现役将领透露,他曾多次参与模拟台湾海战的美军的红蓝方演习,他说,“我从来没有胜过。我最惨的就是扮演台海战争中的中国作战指挥官,所以我不知道中国是否真的能击沉美国的任何一艘军舰。”当然小日本能不能真正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势力,我们可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至少这已说明了一个事实,美国人正在研究我们的打航母战术。

为美国舰队准备好我们的全部潜艇和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其他军舰是没什么用的,因为我海军装备的舰对舰导弹,世界上已经有40多个国家装备,美国人早就研究透了对付它们的办法,让这样的海军去攻击美国舰队无疑是去白白送死。诚然对美国作战的气势(也就是我国政府的决心)很重要。在第一阶段,我方的攻击将采取对等原则,你炸我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将目标局限于干预的美国舰队和关岛(这个美军战略轰炸机的起飞点)。我们可以采取少量的飞机作为诱饵,以及岸基地对舰中程导弹对美军的航母群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骚扰,真正的攻击应该来自经过精心设计计算时间差的海底的狼群。如果能进行一至两次十艘以上的潜艇齐射估计美国的航母群不死也得残半条命。

如果美国人不听劝告,第二阶段,我们将攻击日本横须贺等美军基地。第三阶段,首先使用核武器,攻击美国本土。因为坦率地说常规战争,中美之间的差距是比较大的,除非我们国家还隐藏了什么世人不知道的秘密武器,否则中国很难占到什么便宜。相信中美之间的战争也将是美国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战争,它的模式和海湾战争、南斯拉夫战争等完全不一样。在这场特殊战斗中,毛泽东的话很重要的,“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只有抱着一种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的气概,最终败下阵去打白旗的一定是美国人,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出为了一个台湾让美国人民付出惨重代价的理由。对于美国的战争不是我们想要的,但对方一定要将战争强加给我们,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拿起武器,对于中国而言,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台湾问题或主权问题,如果你总是对美国怕得要死,以后在国际上我们中国就不要混了。

总结:只要挫败了美国的干预,相信台独分子会作鸟兽散。台湾可以不战而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