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15章 情逢敌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往前刘佳欣是不会在意人多不多,或者餐馆门面的,毕竟他们全是从低级阶层出来的孩子,哪会注重这些,符飞注意到刘佳欣的不正常,他看了看桌前的那个男子,皱了皱眉头,身上冒出一股寒气,忖道:“难道是因为他?”

没等符飞表态,那男子抬头看见两人,男子脸上露出欣喜,迎了上来,道:“佳欣,你来了。”突然看到两只牵着的手,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了,他环顾四周,发现就他那张桌子有空位,露出极为勉强的笑容的道,“到我那坐吧,我那还有空位。”

“不了,我们去另一家。”刘佳欣脸色有点不自然,至少没以前符飞所知刘佳欣赶苍蝇样的厌恶,她用力拉了符飞的衣角,又道:“阿飞,我们到别家吧。”

“不用了,就这里吧,既然这位大哥这么热情,我们也不用这么客气,欣欣,你说是吧!”符飞不给刘佳欣再说的机会,拉着她绕过那男子,径直走到那张桌子前相依坐下。

紧张的气氛在两个男人之间冒起,无数的火花也在两人狭窄的空间中闪烁着,布满了整个小餐馆,旁人哪有不知其理,移开对刘佳欣惊艳的目光,不敢光明正大的向那桌子看,为什么说光明正大呢,刘佳欣这么个美人儿,好色的男同胞会放过才怪,而且好戏上场作为那些八卦者怎能就这样放过呢,不过他们没那么张胆看而已,偷偷看总还是有的。

“欣欣宝贝,你不介绍下么?”

符飞靠在后椅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眼光没变,含有敌意的望着对方,眼前这个男子有着成熟的外表,而且符飞不得不承认别人长得比自己帅一点点,崭新的名牌衣服也不是自己这个乡下人能比的,特别是他看刘佳欣的眼神,十足是以前自己刚看到刘佳欣时的眼神,这让符飞很不爽,最不爽的就是,在符飞的陪伴下,眼前这个帅哥还敢如此盯看刘佳欣,这简直是向他示威……

“我们科的主治医师胡俊,我的朋友符飞。”刘佳欣白了符飞一眼,如果没意外的话,肯定有一场风雨要来了,这样也好,至少让自己摆脱这些无止境的纠缠,她没好气的简单地介绍道。

“原来是胡老师啊,久仰,久仰!欣欣刚才说漏了一个字了,应该是男朋友,不是朋友……”符飞泼有深意的,慢斯条里的说道。

“你也是实习生吗?”结果虽然在胡俊意料中,但他脸上还是一暗,然后又似一喜,问道。

“不才正是,还请胡老师多多指教?”符飞似笑非笑的看着胡俊,从胡俊的脸上,他可以看出胡俊确认自己是实习生后那种狂喜的样子,看来他肯定是打什么主意了,好在自己不是在这里实习的,不然还有点麻烦了。

刘佳欣看着两个奇怪的男人,叹息了一声,也不问符飞,就自作主张点了几个菜,她自己哪有不了解符飞的,什么时候符飞会吃别人的亏,瞧着符飞那得意的眼神,她不知有啥感想。

“你也是南海大学出来的?和佳欣是一届的吧,我比佳欣大四届,这么说我应该叫你学弟了。”

“哦,原来还是学长啊,不过,叫学弟不敢,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符飞眼里闪过一丝寒光,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他暗道,学弟学妹的……想拉关系,没门,从进来到现在,你已经这样称呼我宝贝三次了,除了我,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这样称呼我的宝贝……刘佳欣在旁,他不好发作……

“不知道符飞学弟是学什么专业的。”胡俊故意当没听到,眼里闪过狠毒狡猾的眼光。

“中西医……”符飞漫不经心的回道,反正他自己不在乎所谓的文凭,在学校里,他要学的东西,他都已经知道……谁叫南海大学有一个全国最大的藏书馆呢。

“我记得母校的中西医就只有专科……”

“是啊,南海大学什么都好,就这个中西医专业差了点……哪有胡老师这么风光,不过大我们几届就已经当了主治医生了,以后肯定大有前途……哈哈。”符飞好象明白了什么,他附和道,心里却想着看你玩什么把戏,老子奉陪到底。

医生也是分等级的,首先是助理医师,然后是医师,再上一级就是胡俊那样的主治医师,主治医师上面就是副主任医师……医生的资格证很难考,不是医学知识厉害就可以考到的,医生的等级越高,要求医生具备的临床经验越久,比如医学本科一毕业进修一年就可以考医师资格证,或者直接考研究生,在就读研究生时就可以考医师证,而胡俊就是这样从研究生直接考医师资格证,然后在南海人民医院工作三年,在研究生毕业后就考上了主治医生的资格,他现在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和准备考副主任医师中……不是每个医生都像胡俊那样年轻有为,有的活到30好几还是一个医师,连个主治医师都考不到,这些是针对本科生毕业的医生来说的,如果是专科生,那就更残不忍睹了,一个专科生毕业了,至少要进修一年才有考助理医师的资格,注意,是助理医师,不是医师,助理医师比医师要低一个等级,而且在医院工作中,助理医师是没资格接管病人的,只能协助医师以上的医生救治病人,考上助理医师两年之后才有考医师的资格……但有一个捷径,就是专科生毕业后直接考研究生,在就读研究生时就可以考医师证……而医学研究生就表提了,差不多是各个专业最难考的……

符飞这样的专科生,在医学界里被脑科天才的胡俊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所以现在胡俊眼里流露出不屑,但他没让刘佳欣看到,两周的相处,在特意下,他多少了解刘佳欣的性格,他知道刘佳欣不喜傲慢的人……

佳欣,就让你看看谁才是你最好的选择,符飞这样的要才没才,要金嘛,看他这身行装,乡巴佬一个,胡俊在内心严重的鄙视符飞,但胡俊还是充满笑意的鼓励道:“符飞学弟要是努力也可以做到的。”但他眼睛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像符飞这样的专科生,就算也是天才,想赶上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那就请胡导师多多指教了……”符飞暗到,这个老狐狸,学弟学弟的叫个不停,简直是占他的便宜,不过自己叫他导师,摆明自己是和刘佳欣同一线上了,不像胡俊这个“老前辈”还想老牛吃嫩草,做白日梦去吧,嘿嘿,宝贝早是我的人了,符飞不得不感谢老天,让他来这里之前修炼成功,能与刘佳欣行欢喜之乐,让他现在更无忌惮。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到脑外科找我,只要我懂的保证解释给你……呃,不知符飞学弟什么时候到我脑科实习呢?”胡俊看了刘佳欣一眼,心里暗打如意算盘,看以后怎给符飞出丑。

“这个一定,等我有不懂的地方我肯定过来指教胡导师……不过,好象我这辈子应该不会到你们科了,呵呵。”符飞挠挠头,现在他倒是想来这里实习了,不是来会胡俊,而是解对刘佳欣日夜相思之情。

“实习生不是每个科都要去的吗?难道符飞学弟看不起我们脑外科?”胡俊以为符飞洞穿了他的诡计,急忙道。

“脑外我肯定是要去的,不过不是你们人民医院,嘿嘿,我在武警总医院!”

“武警总医院!”胡俊眼里充满了不屑,武警总医院虽然是在南海市医院中的佼佼者,虽然在泌外肾移植方面,南海武警总医院处于领先地位,但综合来说,比人民医院来还是有一大段的距离,每年的医学界的学术论会等等,无一不是人民医院占熬头,南海武警总医院在胡俊眼里就像符飞一样不值一提。

小餐馆的侍者把几个小菜摆好,大概他也感到不正常的气氛,“请慢用!”侍者匆匆离开去招待别的客人。

几个小菜其中就有符飞最爱吃的茄子拌糖果鱼,刘佳欣把那盘茄子拌糖果鱼移到符飞面前,然后端起自己的饭碗,轻轻的道:“飞,先吃饭吧!”理也不理胡俊,就自己先行吃饭了。

“恩,宝贝果然知我心,两个礼拜没吃到这菜了。”符飞得意的看了胡俊一眼,然后也跟着吃饭了。

“快吃吧,你肯定饿了。”刘佳欣夹了一块糖果鱼放到符飞的碗里。

“竟然当我不存在?”胡俊脸色一变,虽然看出符飞与刘佳欣的关系不同寻常,但没想到两人竟然亲近到这样的程度,刘佳欣对符飞叫她为宝贝竟然不生气,好象还很高兴似的,而且还为符飞夹菜,这说明了什么,自己没希望了吗?

胡俊从小就是天之骄子,从没人佛过他的心意,虽然他已二十有五,但从没和人谈过恋爱,不是没人看上他,而是从高中以来,追求他的女孩子数都数不清楚了,可他一向自认清高,凡夫俗子从不放在眼里,对追求他的女孩子不假于颜色,直截了当拒绝,让不少女孩子伤心不己。

两周前刘佳欣分配到脑外实习时,他第一眼见到刘佳欣立即惊为天人,加上刘佳欣谈吐得体,医学理论基础扎实,如果才貌双全的美女他的最佳女人,他们两个简直是绝配,他就在心中立下誓言,非得到刘佳欣不得。以后,他找种种的借口接近刘佳欣,得知刘佳欣租住的房子正在他那栋楼的对面,他还买了个望远镜,像个专业的侦察兵,天天观察着刘佳欣的一举一动,让他知道刘佳欣回到房子就很少出来,每日10点半必准时关灯……但刘佳欣对他就像对其他医生一样不冷不热的,就连名字也要他称她为同学,他当然不愿意了,总在同学前加上佳欣两字。而今天他还特意找刘佳欣当他助手进行手术,借教导的机会很小心的摸了刘佳欣那带手套的巧手,可刘佳欣只当手术中不小心碰触的,没什么在意,这也让他心猿意乱,恨不得就要用强的了。可眼前所发生的正是他不愿意见到的,但在刘佳欣面前他也不好发作,忍气吐声狂干起他面前的糕点。

无论无何逃避,但眼前两人亲热的就餐方式还是一滴不漏的落入胡俊眼里,他拿起自己的糕点出气,再也不是以前斯文的吃相,而是狠狠的啃着,心中暗暗的打主意着,想符飞这样的人怎能和他比,要才没他高,要样貌明显差一截,再说现在学生期谈恋爱的还不是图个新鲜,最后毕业了还不是分道扬镳,能有几个天长地久的,至少现在符飞和刘佳欣已分到不同的医院,而刘佳欣则在自己的医院,自己还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胡俊想到这些心中稍微得到安慰了些,但又看到刘佳欣不停的给符飞佳菜,要不是他的耐性还算好,早就发飙了,胡俊看了刘佳欣一眼,暗道:不用过多久,我会让你知道我是最好的,最配你的人。又瞄了符飞一眼,狠狠的想道:小子,你等着哭吧。

胡俊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一刀捅符飞,然后抱得美人归,可惜只能想想而已,他想得到美人还得保持着他的绅士风度,吃完自己的糕点,胡俊又瞧了两人一眼,眼前两人亲热程度简直的如泥如胶,他也实在是惹不住了,站起来准备离开,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服务员,结帐!”他发泄怨气般的大声的叫道。

“先生,总共24元,谢谢。”服务员明显有着很好的修养。

“这两位的是多少?”胡俊指着前面。

“你等等,我看看。”一会,服务员道:“58元。”

胡俊翻开皮夹,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替给服务员,财大气粗的道:“顺便把这两位的帐也结了,不用找了。”

“我们自己会结帐的,不用麻烦胡导师。”刘佳欣挡住服务员,看着胡俊道。

“佳欣同学,不当我是朋友吗?”胡俊真诚的脸上让人看起来显得非常的无辜。

“不是,可……”

“你们还是学生,还没固定的收入,我付是应该的。”

刘佳欣话还没完就被胡俊打断了,胡俊知道刘佳欣生活很检点,想来不是什么大富之家的孩子,但他不介意,钱他有的是。

“可是……”刘佳欣又想拒绝。

“没关系,既然胡导师请客,那就多谢了!”符飞笑嘻嘻地打断了她的话。

既然符飞都这么说了,刘佳欣也不好说些什么,反正也不过是顿小餐,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吃……”

“恩。”刘佳欣没抬头。

“……”胡俊看着刘佳欣,欲言又止,转身走了,符飞没透视术,当然没看到在他转身的时候脸上满是戾气。

人民医院附近一条繁荣的街上,此时人已开始渐渐的散去,但还是有不少的情侣还在漫步街头,热闹的夜市好象只为符飞准备似的,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引来注目的眼光,当然这个不是在看符飞了,而是依偎符飞身边的刘佳欣。

这条繁荣的街道向来不缺乏美女,可顶级的美女却是少之又少,像刘佳欣这样的天仙般的美女都几乎绝迹在这个街头了,符飞携着刘佳欣走在有点喧哗的小街上漫步着,今天也不怎么了,懒散的符飞竟然说什么饭后要散步消化,要刘佳欣带他到这个街头逛一逛,没有女孩子会反感逛街的,何况是和心爱的人逛街,所以一拍即合,两人此时正在这条街道的中心。符飞当然不是来看风景的,他现在的心还在刚才那个胡俊身上,此人看似个正人君子,但符飞总觉得胡俊不那么简单,于是他问道:“欣欣宝贝,老实交代,今天那个小白脸是怎么回事,怎么没听你提过。”

“一个无聊的人,不提也罢。”刘佳欣好象符飞会问似的,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小子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对我的宝贝居心不轨,怎么能不提。”符飞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似世界末日到了。

“嗤……”刘佳欣掩嘴而笑,一时这条街安静了下来,为佳人的一笑,竟然还有人撞上了前方的树木,果然是红颜祸水,一笑倾城的写照。

符飞竟然是吃醋了,以前在学校时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追求自己都没见到他过问,现在竟为这个才刚认识不久的医生吃醋了,人们都说吃不到的东西香,符飞都已经已经吃过她几次了,这也让刘佳欣感到符飞还是那么的重视自己,彼此的感情一样没变。

“笑什么,快说。”符飞催道,手忍不住搔了刘佳欣的小蛮腰一把。

“好啦,好啦。我说……”哪个女孩子不怕痒的,刘佳欣与李雪君一样有这个弱点,符飞恰恰知道这一点,这不,就那么两下子,刘佳欣已经受不了。

“猪头,接电话啦,猪头,接电话啦。”

谁这么不解风情,竟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看我不骂死他。符飞放过刘佳欣,掏出手机,习惯性的也不看来电显示,对着手机吼道:“哪个不怕死……啊,小雪宝贝……”

“这个嘛,没事,呵呵,不是说你啦。”

“对不起啦,失误,失误,今天忘记了嘛。”

符飞对着电话哈着腰,不停的道歉。

“我在你欣姐姐这里……呃,是的……啊,原谅我了,好好……”符飞如卸下超级负重般的,小心翼翼的把手机递给身边的刘佳欣,生怕一不小心这个手机会飞掉似的,边道:“小雪要和你说话。”

刘佳欣接过手机,侃侃其谈的和李雪君聊了起来,符飞竖起耳朵,手机那边李雪君的声音也不漏过一个字的听在耳里,还好,没说他的什么坏话,都是一些问候语和女孩子的聊天内容,听着听着,符飞也放松了下来,无聊的往四处看着,南海市的夜市还算不错的,嘿嘿,美女的衣着比刘佳欣的保守式养眼多了,汗!一个绝大美女在身边,竟然还有心情去看别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