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个离婚少妇对自己乱伦行为的荒谬辩解

故事的主人公叫小兰,她小的时候随着离异的母亲远嫁到了一个丧偶男人的家里。在这个家里,由于自己母亲身体的缘故,养父和母亲再也没有生育过子女,一家三口虽说日子过的紧巴巴的,但是,也算是其乐融融。可是,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在她母亲43岁那年,母亲突发疾病去世了……。家里就剩下她和46岁的养父靠在市郊以养殖为生。在她22岁那年,经人介绍,她嫁给了一个在城里做工程包揽业务的29岁男青年,婚后两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没有生育孩子,后来她被医院查出卵巢恶性肿瘤,在没有生育孩子的情况下,做了双卵巢摘除。摘除卵巢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相当于判了“生育死刑”,用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废人”了。就在她手术后刚半年的时间,她丈夫向她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25岁的她便回到了自己养父那里和养父一起居住,原本在自己母亲去世后,她也曾劝养父再找个老伴,特别是她出嫁后,再次劝养父找一个老伴过日子,可是,养父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和经济等原因,就再也没有另娶了。这期间,也有人给她的养父介绍,可是,人家一打听都说她养父克妻,所以就没有女人愿意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30岁的小兰已经和54岁的养父亲密的如同生生父女了,他们一


起劳作、一起起居,过着孤男寡女清贫的生活。一天,养父为了养殖场的事和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吵了一架,晚上小兰煮好了饭,养父自己一个人喝闷酒,这一晚养父喝的比平时多的多,养父带着醉意流着眼泪望着小兰说道:丫头,你‘爸爸’我太没有用了,不但自己被人家欺负,而且也连累了你啊。听了养父的这些话,一股酸楚涌上了小兰的心头……。他望着这个和自己生活了20年的养父,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艰辛,在身体还算健康的情况下,没有了夫妻生活,时时发脾气,生闷气、喝闷酒。特别是每当夜幕降临,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兰时常听到养父翻来覆去、唉声叹气的度过漫长深夜……。小兰心想:我是一个“无用”的女人了,加上自己又离了婚,也很难再嫁了,谁愿意娶一个不下蛋女人啊?我为什么就不能替母代责呢?于是,她向养父表白了自己的内心想法。养父听着摇着头,但是,对女人多年的渴望,使这个54岁的男人没有勇气拒绝养女的奉献了……。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兰和养父的事,在左邻右舍中不停的传播着……!这时,有的“好心人”就说小兰,你这是乱伦,你这样做知道它的利弊吗?小兰很干脆的回答,怎么不知道啊,就是因为我知道利大于弊,所以我才这么做的?小兰说:我和养父的这种关系,是没有任何血缘联系的,而且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认为它起码有这些好处:一是减少性病的传播,如果养父自己憋不住,出去P C的话,很难说不会得性病;二是节约经济开支,如果养父出去P C或者找别的女人,难道不花钱吗?三是解决相互需求,我是个人家不想要的,自己也不想再嫁的女人,养父的年龄也不老,正直需要性生活的年龄,难道我们就不能互补吗?四是阻止丑恶盛行,我们这种互补,阻止了养父P C,在不同层面上是对M Y行为的阻止和排斥,加上我也不会去插足别人的家庭,破坏他人家庭幸福来寻求自己的快乐啊;五是创造家庭和谐,我们这样做,两人精神都很愉快,共同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这个家的建设中等等,我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好的?我们的行为对社会、对国家、对风气哪一点造成了危害啊?



你们认为小兰的观点正确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