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2、侦察术(3)

幸运特快 收藏 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欧阳没有直接回到警察局,而是先在半路上把于效飞给他的金条兑换成了现金。 这是他一会要用到的,这是于效飞告诉他的。他对于效飞的建议深感佩服,从于效飞的制订的行动计划上来看,于效飞也是在敌人内部长期潜伏,而且行动卓有成效的那种地下工作者。 欧阳找到了一个他熟悉的照相馆的人,让他把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欧阳没有直接回到警察局,而是先在半路上把于效飞给他的金条兑换成了现金。

这是他一会要用到的,这是于效飞告诉他的。他对于效飞的建议深感佩服,从于效飞的制订的行动计划上来看,于效飞也是在敌人内部长期潜伏,而且行动卓有成效的那种地下工作者。

欧阳找到了一个他熟悉的照相馆的人,让他把一切手头的工作全部停下来,马上为他把一些相片翻拍冲洗出来。然后,欧阳拿着几百张照片回到了警察局。

警察局刑警处的警官们现在异常忙碌,他们不是在抓杀人犯或者是盗窃犯,而是在忙着抓共产党。现在军统的行动机关忙着去干别的了,为自己的逃跑做准备,这种工作就由这些刑警处的人来完成了。

有的人跑进跑出,象犯了精神病一样,极度兴奋,胡言乱语。这些人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在追捕共产党的行动中立下功劳,等着将来国民党再回来的时候论功行赏。

而更多的人则是让别人支使得团团转,不得不去到处瞎忙。他们的心里也有数,共产党马上就进城了,现在再要在追捕共产党的事情上出头露面,解放军进了城,还能放过自己?

但是,解放军还在城外,他们的上头还有杀人不眨眼的军统特务头子在监视着他们,他们只好假装卖力气,跟着做点表面功夫出来。

欧阳回到刑警处,先在走廊上抓住了一个警官,跟他小声说了几句什么话,两个人笑了一阵,那个警官马上跑了出去。

欧阳又在几个办公室里边进进出出,把几个警官叫了出去,他们先后来到了大街另外一边远离警察局的一个饭店。欧阳在整个警察局的人缘都很好,他为人热情,出手大方,而且对人真诚,根本不是那种为了向上爬或者不得罪人而八面玲珑的人。所以一般的人都爱跟他交朋友,那些不是他的朋友的人,对他也没有恶意。他要请客,没有人会拒绝。

欧阳一进单间的门,几个先来的警官就喊了起来:“欧阳,你也太磨蹭了,请客的怎么能比别人来得还晚呢?”

欧阳满不在乎地笑着说:“哈哈,我就是不来,你小子还能跑了是怎么的!”

大家都哈哈大笑地起来。

欧阳坐了下来,饭店的侍者弯腰问道:“先生,要点什么菜?”

欧阳一摆手:“今天是我请他们,你去问他们去!”

侍者对这种场面也见得多了,就把菜单拿到这些警官面前。虽然这些高级警官全都穿着便衣,但是,这个侍者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什么生意人,他们敞开的西服里边都挂着枪套,这种人千万惹不得。

几个警官每个人在菜单上勾了一样菜,侍者赶紧低头跑了出去,这些主顾的菜得比别人先上才行,万一晚了,自己和饭店都要遭殃。要是赶在解放军进城前几天让这些国民党的特务们害了,那就太冤枉了。

侍者一出去,欧阳就从怀里掏出了那些照片摆在桌子上,几个警官好奇地抓起几张照片来看,欧阳说:“哥几个,兄弟有事让大家帮忙。”

“说吧,无缘无故,请我们吃这么好的,怎么可能呢?”

那个带头说话的警官一说,大家又是哈哈大笑。

欧阳举起茶壶,做出要扔过去砸那个警官的脑袋的架势,大家又是一阵笑。

欧阳说:“老季,就算没事,你欧阳大哥要请你吃饭,你给不给面子?”

姓季的警官站起来,做出白猿献寿的姿势,滑稽地说:“得了得了,大哥,你都知道,这儿坐着的兄弟们都是欠你人情的,你不要兄弟们请你,已经是给兄弟们面子,干嘛还要这么说呢?说吧,大哥今天一定是有什么事了,还是赶紧说出来,看看兄弟们能帮上什么忙。”

这时侍者进来把一个菜摆到桌子上,又把一瓶威士忌和酒杯摆到桌子上。季警官一看就蹦了起来:“嘿!洋酒!快说,大哥有什么事吧,今天是大出血呀!”

这时解放军已经包围了上海,物资根本进不来,更别说从外国进口的洋酒了,价格更是一路狂涨,就连这些有外快的警官也不敢尝试了。

欧阳指着那些照片说:“要帮忙也简单,就是帮我把这些人找出来。”

“这些是什么人啊?”

“有个老板昨天晚上让人家抢了,托了人,弄到了这些照片,说是一帮惯盗,让咱们帮着找出来。”

这是欧阳和于效飞商量之后找到的可以利用警察局的资源公开查找这些人的最合适的理由。时间如此紧迫,要自己在档案里边查找,或者是在整个上海的户籍里边去找,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而且,欧阳这样偷偷摸摸地进行,让其他警官发现,反而会怀疑,不如干脆说出来。

警官一阵大骂,现在的社会治安实在是太差了,社会上的盗匪多如牛毛,根本就管不过来。

政府只把心思花在抓共产党和打内战上,对社会治安完全漠不关心,他们这些警察也自然跟着没心思去管。但是,既然人家找上门来,托了朋友,那这件事是一定要帮助想办法的了。

骂了一阵,有人问道:“让人家抢了多少?”

“大概50根条子。”

“大条小条?”

“小条。”

这是当时的说法,条子就是金条,又叫黄鱼,大条就是10两一根的金条,小条就是5两一根的,又叫大黄鱼,小黄鱼。

1948年8月国民党政府发行“金圆券”,而“金圆券”疯狂贬值,顷刻成为废纸,为了不受到政府利用通货膨胀进行的掠夺,老百姓不得不把收入迅速购买实物或银元、黄金,力求减少货币贬值带来的损失。上海有些商店已公开使用银元或美元标价,平时人们办理一些重大的事情,都开始用金、银、外币来计算所花的费用了。

几个警官互相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跟这个让你找人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