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洪武屠刀举,血洗绝人烟-朱元璋制造的湖南大屠杀

湖南民间自古流传这么一个故事——一天,朱元璋亲率大军,追杀仓惶逃难的老百姓。忽见在他马前不远处,有一个妇人,背上背着一个孩子,手里拖着一个孩子,艰难地行走。那牵着的不过四五岁,一步一跛,嚎啕大哭;那背着的却有十来岁。朱元璋看在眼里,恼在心头,便策马跑到妇人跟前,斥道:“汝妇人,好生无理,为甚背大拖小?!”那妇人见问,抹掉眼泪答道:“大人有所不知,大孩乃妾小叔,他父母,为乱军所杀,唯一的亲人就是贱人,我必须格外关照他;小的却是贱人骨肉……拖小背大,实出无奈!”说罢,泪如雨下。朱元璋听罢,大为感动,便抽出一面杏黄旗,叫妇人插在路旁田里。又传令三军:所插杏黄旗田里,不许军马进入,违者斩首。从此,上下军马,不敢入田。没多久,这丘田便挤满了人。那丘田叫鄂公大丘,朱洪武血洗湖南,就留下这一丘人,湖南土著百姓才被保存下来。


元明之际,湖南被兵最烈,人口顿减(据民间传说朱元璋为剿陈友谅曾“血洗”湖南,将湖南人赶入一丘大田里,就留了这一丘田的人,其余的全杀了,见上文),使得本来人口少的湖南一片荒芜。明朝建立后,朱元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招抚流亡、放还奴隶、劝课农桑、鼓励开垦等,并且对湖南进行了大规模移民。这就是所谓的“江西填湖广”,移民主要来自江西,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来自湖北、安徽。浏阳的客家人则是明初朱元璋血洗浏阳后,从江西、广东移民而至的。明初朱元璋血洗浏阳,造成“地广人稀,不见炊烟”的局面。浏阳市现有居民大多系外地迁移而来,形成目前“十里不同音”的语言特色,其中就有从广东梅州迁来的客家人。如今该市客家人已有30多万,分布在浏阳东乡的6个乡镇。尽管已经过去几百年,但他们仍保留了与广东客家人一模一样的客家语言与风俗。现在的湖南人,百分之四十来自江西,也就是10多代以前的湖南人就是江西人。移民到湖南的江西人,亲戚都还在江西,比喻姑姑、姨娘、舅舅等。湖南去江西看亲戚,就是看表哥表弟、表姐表妹,江西人过湖南,当然也就是老表来了。从此,湖南人就称江西人为老表,就是表兄弟,表姐妹的意思。


朱元璋为报复当初湖南百姓对陈友谅的支持,血洗三湘。结果,湘潭人口由元时的10万剩下仅2.5万人。小小的一个常宁县,早在宋代崇宁五年(1106)已有 99031人。一场“洪武血洗”,到明朝永乐十年(1412)只剩下5887人,还包括屯兵户在内。只得来个扯江西填湖南,换了一次人种。


浏阳石牛寨,是一座极其险要的红砂岩石山,因从侧面看酷似一头卧伏的大石牛而得名。此山于平地突兀隆起,四壁陡峭险峻。上山只有险径一条,沿途有道状若鲤鱼脊背,凹凸不平的窄径两侧,笔立着“万丈”悬崖。石牛寨虽不过300米高,但地形极其险要,专家呼其为“长沙境内第一险峰”。传说当年朱元璋血洗浏阳时,四十八寨只有石牛寨未克,少数上了山的当地人凭借其险要得以幸存。昔日营垒、哨所等军事设施,如今仍有遗迹可寻。公元1368年朱元璋和陈友谅大战数月的古战场金牛山,当年朱元璋血洗浏阳48寨,唯在这金牛寨被陈友谅凭借着天险突围而出。综观金牛山,山势险峻,道路复杂,怪石嶙峋,天然溶洞更是寨内奇观,将军插旗孔,金牛独角等一批险峻山岭,更是仿佛将人带到了金戈铁马,壮士独行的古战场。


朱元璋血洗湖南时,陈友谅兵败,一支残部败退至安化大峰山落草。为躲避朱元璋的追杀,后都削发成僧,在大峰山造岳峰寺日日念经向佛,以了残生。不料有细作通敌,和尚们仍被追杀。一场恶战持续了数天数夜,最终和尚们力不能敌,纷纷从寺后悬崖一一坠下。那悬崖就是有名的“舍生崖”。至今,大蜂山仍有“响鼓仑”、“星期仑”、“磨刀坪”、“莲花寨”等一系列与当年那场厮杀有关的山头和山谷,每个地名似乎记录着从前的烽烟岁月,无声地述说着一个个惨烈的传奇。


当年朱元璋血洗湘潭,尸横遍野,某和尚收尸时为防疫则口嚼槟榔,自此,湘潭嚼槟榔渐成习俗,以致于由当年的小打小闹发展为一大产业。


安陆市德慧寺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当年三次血洗德安府,以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有良知的臣子为此冒死劝谏,朱元璋于是决定在德安府(今安陆市)修建德慧寺以超度战乱中惨遭屠杀的亡灵。


分享到:

更多

最新回复

三角指向


三刀石就在醴陵,我去看过.这虽然是传说,却反映了湖南广大百姓对明军暴行的刻骨仇恨.

我来自湖南醴陵,时至今日依然流传着一些元末明初大屠杀的记忆。

就我了解现在还有一个地方的地名叫做——三刀石,据说当年大屠杀的时候所执行的政策是“石头都要砍三刀“


 以下是引用xjgisno.1 在第7楼的发言:

安陆市是湖北的啊,俺就是安陆人



湖广当时都为陈友谅所据,朱元璋血洗湖南其实也包括了对湖北一些地区的屠杀。


作为安陆人,你该知道德慧寺吧?


其实不止湖南一地曾遭受朱元璋军队屠戮,山东也是兵灾的重灾区!


据山东徐氏族谱记载:“自大明洪武即位,常遇春将军率花马军平山东道,平而复起者再三,于是赫然斯怒,所过州县无论盗贼良贱,概行诛戮,虽有存焉,然百不一二,是以地广人稀……”

朱元璋军队对湖广大地的屠戮可谓是空前绝后——长沙大屠杀,岳阳大屠杀,常德大屠杀,益阳大屠杀,湘潭大屠杀,湘乡大屠杀,醴陵大屠杀,常德大屠杀,浏阳大屠杀,德安府大屠杀……


《攸县罗氏族谱云》清清楚楚记载了被朱元璋所掩盖的那段血腥屠杀历史——“元季末,陈友谅据湖南,与朱元璋争雄事败,元璋纵兵屠戮,湘江两岸,人烟几绝,史称朱洪武血洗湖南。其后,当地郡守招四方之民分耕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