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一天的就这样到来了,着实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讶,还有一丝小小的惊喜,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我和姨夫来到了那个饭店,见到了那个只在照片上见到过的女孩。


进入饭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厅里的几张桌子,里面坐着四个人,这时大伯和大妈(注:我们那里是叫“大爸爸”的,这里为了通俗易懂,白话一点统称为大伯吧,而大伯的妻子在我们那里应该叫“大妈”的,在这里我不知道是该叫“大婶”还是叫别的什么称呼,统称还是“大妈”好了,望各位兄弟姐妹见谅哈)非常热情的站起身来,同时姨夫也进到饭店大厅来了,互相介绍了一下,其实他们早就认识并且很熟悉了,主要是给我介绍一下,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在他们介绍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在角落里那张桌子旁边站着的那个女孩,仿佛出水芙蓉一般,淡丽而不失典雅的外表、玲珑而匀称的身材、美丽而朴素的脸庞、落落大方而不失娇柔的姿态,一切的一切都尽落在我的眼里,时间和空间犹如停滞一般,把这个瞬间给永恒的保存了下来……,我看着她,她也正在看着我,本来根本不认识的两人,好像通过这一眼的交流而使我们互相熟悉一般,一丝情愫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产生。


说的这么多,其实也就是眨几眼的功夫罢了。大伯和大妈介绍完之后,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孩(大伯的女儿,就是照片中站在我老婆旁边的那个,我说看起来像个学生的那个小女孩),非常热情的给我让了一个位置,让我和“老婆”离得更近一些(面对面的坐着),大妈就在一旁准备茶水和小食品(就是经常吃的小零食,瓜子了、花生了、小点心了等等),而大伯则和姨夫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就是这样的经过,我和她第一次见到了对方(看照片不算的哦,见到真人才算的,嘿嘿)


这个时候的我,显得非常的局促,平常善谈的我,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甚至该怎么做都不知道了,不过我记得,我当时给她倒过一杯水,呵呵……她看起来也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时作为介绍人的姨夫、大伯等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很关心的问了几个问题,就像聊家常一般,再加之姨夫也和我们一起聊,慢慢的气氛已经没有原先的那么紧张和尴尬了,我和她也逐渐打开了话匣子,慢慢的我们俩可以“顺利、流畅”的交流了。就在这时,大妈说到“让他们俩到单间去聊吧,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太方便”,大妈是看着我姨夫说的,实际上就是直接告诉我们俩到单间去聊……嘿嘿,下面就得靠俺自己了!


到了单间之后,小妹(大伯的女儿,上面忘记介绍了,为了称呼方便暂时就叫小妹吧)紧跟着把茶水以及小食品什么的都拿了过来,哈哈,后勤保障还是跟得上的,不错!


在单间里,我们俩就开始了初步的了解,谈的很多很多,也很详细,从工作聊到专业,从专业聊到学习,从学习聊到学校,再从学校聊到单位,又从单位聊到工作,从常识聊到爱好,从爱好聊到看书、音乐、军事等等,又从爱好聊到我们俩的学生时代,从学生时代开始聊到我在学生会里的工作,以及在学生会里的传统以及作风等等,又聊起她上学时旷课、上网,而后又说起我在学生时代的“光辉事迹”,反正聊的很多很多,内容也非常的广泛,当然我们聊的也很投机,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说她在听,就好象她是我一人的专有听众一般,聚精会神的样子、有时笑、有时忧……说的人很起劲,听的人很投入,在我们俩不经意间,时间就这样慢慢的从我们身边偷偷的流逝而去,而此时的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的约束,畅所欲言。而这时,在大厅的大伯、姨夫他们更是从房间里我们俩传出来的笑声中,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何况,还有兼职“情报间谍”的小妹,她不时的来给我们换水、拿这个、送那个,她们俩还时不时的耳语几句,然后就是一阵笑声传来,从表情上看,应该是类似于“感觉不错吧?!”“你很高兴嘛!”“很有共同语言啊”等等……


而大伯、大妈、姨夫也没闲着,大伯甚至都关门不营业了,直接就给我们大家开始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而我在姨夫的授意下,就留下吃这顿我原本也非常愿意留下吃的晚饭。在吃饭的时候,大家其乐融融,有说有笑,而老婆还是保持了她的一贯作风——大部分时间都只在默默地聚精会神的听着。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们俩聊的正高兴的时候,姨夫给俺爸妈打了电话,大伯给我岳父岳母打了电话,内容基本都是相同的,就是“他们俩人聊的不错,很投缘,今晚就不回去吃饭了,在这里吃了,不要担心”。


这顿饭确实很丰盛,鸡鸭鱼肉样样俱全,特色小吃,招牌菜等等也是一应俱全。饭菜很香,也很对胃口,但是心里更是甜蜜和美味,一种久违的感觉也由此产生了,我感觉我的幸福时光即将来临了,我的余生将不会再孤独,我的生活将丰富多彩……


由于我们俩的投缘,在最后的时候,大伯和姨夫拍板决定:老婆的火车票想法推迟一天,明天姨夫带着他们都到我家去吃饭。


本文内容于 2008-8-6 8:58:00 被fy-junxi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