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8

zzfu2008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size][/URL] 这个时候,朱邦乾道:“钱排长,你先出去带着人处理外面的事,再有事我会叫你的。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再不要给谁说了。” 等钱强出去后,朱邦乾道:“黄书记,刘阶民真要是抱着机枪冲出去的,我看这里面有文章,就连葛小六到现在了还没回来,也有文章……” 王沛然冷不丁地道:“密件!” 黄卫国点了点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这个时候,朱邦乾道:“钱排长,你先出去带着人处理外面的事,再有事我会叫你的。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再不要给谁说了。”

等钱强出去后,朱邦乾道:“黄书记,刘阶民真要是抱着机枪冲出去的,我看这里面有文章,就连葛小六到现在了还没回来,也有文章……”

王沛然冷不丁地道:“密件!”

黄卫国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片刻,“可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也不能把结论下这么早。刘阶民和郑守义可是……这可能吗?”

朱邦乾道:“刘阶民这人阴着呢,也许吧。”

王沛然道:“如果查出来葛小六在郑团长回大刘庄到郑团长出事的那段时间里去过沛城,那就可以确定是葛小六干的了。再找到葛小六,也就好确定是不是刘阶民指使的了。我现在就去调查。”

王沛然出去片刻,朱邦乾道:“黄书记,我敢打保票,密件的事是刘阶民指使葛小六干的。刘阶民在不知道葛小六的去向之后,眼看事情要败露了,才不得己而为之。这大概也是因为他和郑团长的关系决定的。看来,我们还真的感谢王善人转来的密件,打草惊蛇了。”

黄卫国想了想道:“要是这样也太可怕了,我宁愿相信密件的事不是刘阶民干的,而单纯是葛小六干的。即便是刘阶民干的,可他已经死了,怎么和死人算账呢?”

朱邦乾道:“这牵扯定性的问题。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

这时,王沛然来了,“我调查清楚了,郑团长出事的前一天半下午,葛小六还真去过沛城,看来,密件的事还真与葛小六有关。”

黄卫国叹了口气道:“不找到葛小六,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

朱邦乾道:“可也不能把刘阶民和牺牲的战士们埋在一起了,另埋吧,免得以后麻烦。娘的!”

王沛然道:“要是郑团长还活着,知道了这事,该怎么面对呢?”

朱邦乾感慨道:“还能怎样,认倒霉呗。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真是这个理啊!”

黄卫国道:“关于刘阶民,就按朱参谋长的意见办吧。我们现在急着要办的事仍然是寻找郑团长,顺带调查葛小六的下落。我感觉,郑团长还活着,正在一个我们尚不知道的地方养伤,如果不尽快找到,没准会把郑团长的生命给耽误了。”

王沛然道:“昨天晚上,我还梦见郑团长呢,我感觉郑团长他现在还活着。仅那一个排的人去找我看不够,要不把骑兵连也派上?找到郑团长,不仅让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团长,一个好兄弟,也找回了独立团的士气。”

黄卫国道:“真巧,昨天晚上我也梦见郑团长了,看来他是在让我们多派人找他呢。等一会埋葬好牺牲的战士们,就让骑兵连出发。沛然说得太对了,找到郑团长,不仅让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团长,一个好兄弟,也找回了独立团的士气。”

朱邦乾泫然泪下,道:“这个郑守义,真不够朋友,怎么就不入我的梦呢?可是辜负了我一片兄弟之情,等找到他,我再给他算账。”

黄卫国道:“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样吧,朱参谋长,你去给牺牲的战士们安排一下后事,我和沛然商量一下寻找郑团长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