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一部分 (水沫残红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黄卫国知道朱邦乾不怎么尿刘阶民,也知道朱邦乾因没能当上独立团代理团长有点情绪,在借此将自己的军,但这个时候,尚不知道刘阶民出战的原因和目前的战况,真的不好说什么,就没吭声。

朱邦乾见拳头打在空当里,反倒有点心虚了,况且,刘阶民在带兵打仗,自己却在背后说三道四,就有点不仗义,便又道:“老刘也真是的,什么事需要他亲自出马呢?”

王沛然接过来道:“急什么,一会不就知道了嘛。”

黄卫国依旧抽烟不语。

这个时候,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黄卫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宋德宽和邱长腿下马后,见会议室的门敞着,就跑了过来。

听完宋德宽和邱长腿两人的报告,黄卫国愣在了那里,朱邦乾打着圈子,反复道:“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王沛然吁了口气,“独立团这是怎么了?”

此时,黄卫国百感交集,郑守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虽然一再安排人寻找,可仍是徒劳,急得他上火,嘴上都冲出了血泡。如今,刘阶民又死了,真是祸不单行啊!而独立团的士气和战斗力呢?毫无疑问会受到影响,会不会影响大家抗战的信心也难说。

黄卫国慢慢地坐下了,在大口大口地抽烟,那双深邃的眼睛在缭绕的烟雾里呆滞、黯淡。

这个时候,警卫员牛天赐进来了,“报告黄书记,骑兵连和侦察排回来了。”

黄卫国一声不吭地站起来,出门而去,

大门口,骑兵连和侦察排的战士们正在默默地从马背上卸尸体。已经有几个尸体被卸了下来,并排躺在那。刘阶民的尸体也被卸下来单放在了一边。

有一匹战马用前蹄刨着地,在咴咴地叫着。

钱强来到黄卫国面前,立正敬礼,眼睛里旋着泪,“报告黄书记,我们回来了。”

黄卫国嗯了一声之后,扫了一眼刘阶民的尸体,“你过来一下。”说完就扭过头回会议室去了。朱邦乾、王沛然、钱强随后。

黄卫国坐下后,“你汇报一下今天是怎么回事?”

钱强就照实说了。

黄卫国听完后,一拍桌子,训斥道:“刘阶民可是代理团长,你怎么就没保护好他呢?你知道这给独立团造成多大的损失吗?岂止是独立团!”

钱强低下了头。

黄卫国又道:“警卫员葛小六呢?”

钱强小声细气道:“没见啊!”

黄卫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首长外出,警卫员居然不跟着?牛天赐,你去把葛小六给我叫过来。”

牛天赐应声而去,不一会就会来了,“报告黄书记,昨天傍晚,刘团长让葛小六去给他买酒买烟,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黄卫国腮肌颤抖着,“有这样的警卫员首长不出事才怪呢。钱强,我看你这排长也不要干了!”

钱强潸然泪下,“黄书记,我有一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黄卫国道:“说吧,看你有什么好说的。”

钱强干咳了一声:“黄书记,我感觉刘团长这次死的有点蹊跷……”

黄卫国愣了一下,“什么,蹊跷?你接着说。”

钱强鼓了鼓勇气,“我感觉刘团长是在寻自杀,而不是勇敢……他有必要抱着机枪冲出去吗?有机枪手啊!他当时的举动太突然了,怕是谁也保护不了他。”

黄卫国望着钱强发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