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变:

在一个并不遥远的年代,一个世界的角落里,有一个非常勤恳的男人,安安份份的种田,耕作着庄稼,跟他的弟弟一起享受着他的劳动成果,他为此感到十分满足。他村庄里的大部分男人都和他那样,只知道辛劳的耕作,默默的将自己的汗水挥洒在那一片片黄土地上,他们的女人们,在家中织布,孩子们在溪水边玩耍,男人们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就想这样过着于世无争的日子。。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那个男人早早的失去了他的父母,他除了一个弟弟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亲人,他和他的弟弟相依为命,弟弟因为身体孱弱,因此哥哥不让他一起耕作,只是到了丰收的季节,才会让他的弟弟一起去收割,哥哥为能够照顾到弟弟而感到非常的骄傲,弟弟也一直以哥哥作为榜样,经常偷偷的跑去锻炼身体,以强健自己的体魄,作为哥哥,他一直没有结婚,因为他认为,找了女人之后,需要挑起承担家的重担,要照顾自己的女人还有孩子,将会把照顾弟弟的重心偏移。对于父母早逝的他,一直把弟弟看成了孩子。。当成孩子来照顾。总之,这对兄弟,一个对令一个怀着爱怜,另一个则有着一种尊敬乃至崇拜的情节。。

随着时日的变迁,弟弟认为哥哥不应该再把自己看成负担,强烈的要求哥哥去成家;要自己来承担自己的生活,哥哥却坚持着,不肯退让一步,理由很简单,却也很充分:你是父母留给我的最后的遗产。对于你,我有使命。

一章 动乱初现:

年复一年的日子又这么过去了很久,村里几个出去过的人回来传闻:外面的局势很动乱,四处抓壮丁,男人们最好不要外出,不然很有可能哪天就回不来了。哥哥不以为然,弟弟却感到很恐惧,因为哥哥经常会出去把多余的粮食换成其他生活用品,弟弟则怕这传闻是真的,因此经常劝哥哥只在村里进行交换。哥哥很爱护弟弟,总认为弟弟没有他的话,会举步为艰,于是口头上答应了下来,实际上却依然我行我素。

某天,村里来了许多难民,说是从很远的地方逃难至此,说是因为战争,有家不能回,大部分难民被接受了下来,可也有个别的,却不受到村里人的欢迎,

为什么呢?因为那些人多半是跟战争的发起有着一定的关系,因为一些原因,才跟着难民们一起逃亡,这个村庄素来没有经受过战火的洗礼,因此,他们不希望有战火的源头在他们村停留,因为他们惧怕这些源头将来可能会带来巨大的,难以想象的灾难。那个男人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不这么认为,反驳着村里人的意见,他认为既然是逃难到这里来的,就应该接受他们,不应该将他们逐走!弟弟却劝着哥哥,顺着村里人的意思,这样不会给自家带来麻烦,不过这次哥哥完全不理会他,依旧按着自己的意思来处理、交涉,甚至和一些村民争的面红耳赤,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就产生了莫大的矛盾与隔阂。那些不被这个村庄所接受的人都看在了眼里,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也不好意思再起更大的争执,一部分人趁着别人不注意,又向别的几个村悄悄的走了,而留下的几个人当中,有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女子却呆呆地看着他出神。。。争论了好久,男人最终不敌多数村民的意见,被彻底驳倒了,那个男人愤怒的离开了,看着他消失的身影,留下的几个不受欢迎者也缓慢的向其他村庄的方向迈出了脚步,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路在何方。。不过那肮脏的女子却尾随着男人一直跟到他家里。。男人开始还没发现,还是先被他弟弟看到了,于是问她,为什么不和其他人一起离开呢?那女子却痴痴的看着男人。。“爸爸!?”弟弟最先被吓到了,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年龄相仿的侄女,哥哥也是大吃一惊,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可反复的交谈之后,兄弟二人确定,她,是个精神上不太正常的女孩。。。

他们决定收留该女子,以她是疯子的名义收留了下来,村里倒也没有太多的不满,也倒默许了,毕竟要把一个疯人和战争的源头扯上关系也太离谱了一些。

兄弟二人决定好好照顾该女子,哥哥则想得更多一些,或许,我得出去找找她的亲人!

二章 端倪:

在兄弟二人悉心照料下,该女子面色渐渐有了好转,脸上的表情也不在那么呆滞,慢慢的开始恢复,开始正常起来了,

能沟通的话也越来越多,兄弟二人很是开心!哥哥当下决定,等该女子再正常一些的时候,就要为她出去寻找亲人。弟弟不语。也是也只能是默认了罢。

可是另一方面,传闻战争的已经燃烧到了不太远的地方,从外面回来的人急急忙忙的到处奔走相告中得知,原来附几个村里来过了一些全副武装的军人,那些军人还

带走了那些村里的一些壮年男子。。那个男人知道此事,之后仍然很不屑,对于从未见过战争的他来讲,战争等同于打架,没什么大不了的,依旧按照着之前的习惯,种田,

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习惯,为了那个女人而上山去采些草药来,女人的身体回复的很理想,现在已经有了差不多正常人的思维,能断断续续的说出一些以前的事,从她口中得知,

她是个独女,很小的时候就没有母亲,而她的父亲曾是个军人,但是在某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变节的部下所杀。男人很同情,或许也因为这样,他对那女人又生出一分同病相怜的感情,因为知道了这女子没有亲人可以寻找,所以男人很快的放弃了外出的念头,而是想一心一意的照顾这个女人和他的弟弟。。

三章 突变:

弟弟也看出了哥哥对女人的情意,于是又经常劝说哥哥给自己找个嫂子,男人也理解,可是现在那女人身体并未完全康复,现在就结婚似乎不合适宜,所以就一直搁着没说,其实女人身体早已恢复,只是她故意不让兄弟们看出自己的状态,乱世之下,人人都学会了隐藏自己。但女人对男人的好感却是真真实实的,但男人既然不提,她自己也另有想法,想要替父寻仇,但是就凭借现在眼前的男子,那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但她又喜欢着这个男人,如果跟着他,就必须得放弃自己的复仇想法,在其摇摆不定间,也没有人可以来帮她出出主义,所以女人整天若有所思的样子,更是让兄弟们认为女人的身体欠佳。女人很明白,偶尔主动跟他们说说话,思路清晰,让他们开心一阵,随即她又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一切都得考虑妥当啊。

这天,他们三人刚吃完午饭,就听村外面乱哄哄的一片,好象有马的嘶叫声,也有人粗暴的大喊,也有人惊惶的喊叫,乱成了一片,男人靠着窗上的洞眼朝外张外,看到一彪军马,正在挨家挨户的抓人,而后面有好些个村里的壮年男子已经被抓起来了,男人大吃一惊,女人则很冷静,立刻告诉他们,这是军队来补充军队实力,来抓壮丁了。男人听女人说完,看着眉清目秀的弟弟好一会儿,猛的心生一计,让着女人硬是给弟弟化了装,穿上了女人衣服,他的意图,大家都明白。正在他们忙刚活完,大门就被几个军人粗暴的踹开,为首的那个军官模样的人,环视了四周一圈,指着那个男人大声的吼骂,然后就让几个小兵来拉带拽的把男人给架了出去,男人只是对着弟弟低喉了一声“照顾好你嫂子!”弟弟想出去把哥哥抢回来,却被女人死死的拖住,他也很快发现,自己被一个女人拖住,就已经无法往前移动了,若是跟那几个彪悍的军人冲突起来,还会是怎么一副场景,更何况他还着女装,根本就是想欺骗那些人。。他没再挣扎,只是眼看着哥哥被人拉走,却不能做出丝毫的反抗,想到这里便流下了两道眼泪来,窗外混乱的场景,他似乎都已经听不到了。。。

四章 觉醒:

失去男人后,家中的一切生活来源都断了,家中现在男人,本来就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抗起家中的重担,再加之其兄长被军人抓走,一时之间,精神委靡,整天抗着锄头跑去田里,但是田却是一天天荒废了起来。女人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能想些办法让他振作起来;其实男人每天都在想着哥哥的那句话,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肩负起照顾别人的使命,毕竟他是个连自己都没法好好照顾的人。。。

这天,东方还泛着鱼肚白,男人打算早早的起来去锻炼身体,强健自己的体魄,可是还没走出家门,就发现家门口种着一排花朵,很美,紫色的花朵,一些绽放了,一些还只是花朵,男人觉得这些花很美,于是决定就在院子里锻炼身体,一来锻炼没有耽误,二来可以再疲劳时欣赏那些花儿;美丽的事物总可以让人精神振奋,令人忘记疲劳,男人不停的锻炼,知道第一束阳光照到了他的身上。终于他觉得累了,转头去看花,却发现,花先前开放的花朵已经枯萎了,像是死去了一般,但是还有些芽枝上却还有若隐若现的花蕾。女人也起来了,她看到了此情景,便笑着告诉了男人,这叫昙花,盛开一时后,就会立刻枯萎,但是很快又会有新的花朵来开放。男人听了,立刻明白了。。

一天复一天的锻炼,一天复一天的耕作,男人的进步很快,女人也很开心,男人认为,或许他已经能够兑现哥哥的要求。。。

五章 炼狱:

话说男人跟其他村民被军队带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大城市里,那座城市的规模比他以前所在的村庄大上不止数倍,而且很多设施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可是却没有一点生活的氛围,每个行人,不论男女都是神色慌张,急急忙忙,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不过男人很快便从军队指挥官那里知道了原委:敌人的军队已经在城外驻扎了数月,可是一直没有攻城,却一直在增加援军,而这座城市,是被称之为国家首府,这里一旦被攻陷,国家就跨台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豁出性命来守护它。男人觉得很奇怪,这个所谓的国家对他而言根本就是突然出现的,以前也没干涉到他的生活,怎么突然就需要他来保护了呢?想那么多也没用,为期一个月的紧急训练马上就开始了。。

时间如梭,自男人参军之后,又过去了数个月,城外的敌军还没有撤走的迹象,而城里也来了越来越多的,跟他一样莫名其妙被抓来的“新兵”,其中有个“新兵”,却暗地里搞鬼,四处张罗对政府不满的人,不管是军队里的人,还是城里的老百姓,总之,话题只有一个,政府无能,顺应新的时代来临。很快形成了一股暗流,在他们军队中,尤其是这些被强行带来参加防卫工作的人,特别容易被感化,而暗地里准备起事,男人也被说服了,因为他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以及柔弱的女人在等他,他没有选择。

一天,男人接到通知:那个起事者领袖,秘密通知起事各部,于夜间,兵分三股,第一股军势去攻打城门,打开城门,将城外的“友军”放进城里;第二股军势去攻打执政中心,意在直接打击当前领导团。而,最后一股军势,则是执行最残酷的任务,就是制造血腥,将其他没有变节的军人全部杀死在梦中。。而男人就是所属第三股军势当中,他其实也很为难,为了自己的弟弟,那个女人,他却要杀死其他那么多沉睡在梦中,毫无反抗之力的人,但是,他仍然没有选择。。他必须选择成为魔鬼!

晚上很快就到了,一时间,城里几个地方突然混乱起来,与预计的地点毫无二致:城门;官邸;还有兵营,由于晚上守城的部队不多,再加上是内部起事,很多守城门士兵都根本不知道那些“弟兄们”手持各式武器杀气腾腾的直奔他们而来,起初还以为是有秘密攻击城外敌军的命令,可还没想明白,许多人就已经人头落地,毙命当场。城门很顺利的被打开了,城外等候多时的敌军潮水般涌入;而官邸那边,几乎没有遭到太大的反抗,就轻松的执政的几个要员轻易抓获,连同他们的近卫部队,也是束手就擒;于此同时,原本准备去屠杀的部队,由于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砍杀个别“梦中之鬼”之后,政府军士并没有慌乱逃跑,而是立刻开始组织有效反击,场面混乱无比,火光,剑影,喷洒出来的鲜血,相映成辉;痛苦的嚎叫,愤怒的咆哮,刀枪相向之声,加在了一起,组成了地狱的绝唱。。男人每放到一人,脑子就显出一副副弟弟的身影,女人甜美的笑靥。。不知不觉,居然一人冲入了敌方。。一看四周全是敌人,男人脑子顿时觉得发蒙,也不知道开始往哪里攻击,只是觉得身体腿部一麻,整个人就顺势斜了下去,然后又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一下,失去了一切的力量,他想喊弟弟和女人的名字,可是嘴张开了,却发不出声响。。。。

由于进入城里的军队及时准确的把握了有效情报,很快便控制了局势,将兵营里的剩余政府军悉数歼灭,一个都没有留下,即使投降的,也通通送上了通往黄泉之路。。

第六章 恋

他不由自主的又开始想起他的兄长了,不知道他最近过的很不好..女人现在经常主动的去和他聊天,在家里做着一切的内勤工作,目的只有一个,减少他对哥哥的怀念,但是思念这种东西,是无法阻止的,无时无刻的会出现,爱的悸动也是一样,女人很喜欢哥哥,但现在每天对着弟弟,却发现了弟弟与哥哥不一样的一面,有一种阴郁美,这比阳刚的男子之气更让她着迷,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成了担负了起一个家庭的支柱。。女人亲近他,他也明白,他只能把对哥哥的想念转换成另一种寄托,他甚至有时候是在想哥哥的那句话,到底照顾好她,仅仅是给她生活上的保障,还是应该给她完善的一个家?他很难抉择,因为他明白哥哥曾经也喜欢过这个女人,他觉得不能跟这个女人有结果,因为那是对哥哥的一种背叛。。。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曾经被军队拉走的人,现在没有一个回来的,谁都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是活还是死,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隘也在逐步升温。。

第七章 重生

战争中,会有很多受伤的人,也会有更多的人死去。其中有一个人,失去了一条腿,而且左手臂只能轻微的动作,即使很小心,还是会带来非常巨大的疼痛。接受了战火洗礼的他,很不幸的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但幸运的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居然没有死去。。至少他还活着。

他每天都会做梦,一天做到梦见了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女人,一天又梦到了如同炼狱般的战场,如此的夜晚,他经常会猛然醒来,他需要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那种感觉,就像死后的世界,一会天堂,一会地狱。

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现在变的孤僻,因为他的罪恶;他变的敏感,因为他的思念。所有的人在他看来,都只会出现两个影子,一个是他的弟弟,另一个则是那个女人。外面的世界现在看起来是平静了,只要思绪安静下来,他就想着该如何回家,对于他来说,活下去的所有意义就是能看到弟弟和女人。如果能回去,他幻想着种种的可能性,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想要独自回去,难上加难。

出院后,少了一条腿的他看上去格外的憔悴,或许是战争的缘故,现在的他消瘦、衰弱的像一个老头,他碰到了之前村里一起出来的人,可是他认识别人,别人却没有认出他来。不过那人认识他与否,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关系,他现在只是希望能够找到可以帮助他返乡的人。也许是上天对他的特别眷恋,他不仅没有死,还和几个乡亲踏上了返乡的路程。

末章 疯人

时间飞逝,从兄长走了以后,转眼已是两年的时间了,家中现在的男人连孩子也已经开始呀呀学语,男人抱着孩子,开心的逗玩,女人则在一旁微笑,完美而和谐的家庭。。

而离这不到十米的场景,有着一个少腿的老人,正呆呆得往这边看,良久,不见了踪影。。

自从那天之后,在离村不远的山脚下多了一个小茅草房,里面住着一个残疾的,少了条腿的老头,他每天都会去那户种着昙花的家庭看上一看。去山上的人经过那茅草屋时,都会看到屋子边上种满了数不清的昙花。。有人传言,他只是个流浪至此的疯子。。

剧终。。。。

本文内容于 2008-8-4 9:43:07 被中音马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