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到纳粹党,就不能不谈及作为德国二十世纪初的主要政治思潮与运动的纳粹主义。纳粹主义(Nazism),意译是“国家社会主义”或“民族社会主义”。但纳粹主义并非是一个严格定义的意识形态,而是一些政治观点的集合:极端爱国主义、种族主义、极权主义、反犹太主义,与限制宗教自由。


德国经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由于战争的消耗,以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1929年至1933年,德国经济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萧条,紧密伴随着的是失业和通货膨胀的加剧,至1933年希特勒刚上台时,德国经济几近崩溃,失业率高达33%,通货膨胀率增长了100%,德国6600中,失业人数竟然高达600万,上百万人在街上游荡,由于长期找不到工作,他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再加上由于德国战败而签署的《凡尔赛条约》,德国不仅割地赔款,还遭受了极为严厉的经济和军事制裁,德国的经济每况愈下。德国人正是在极度恶劣的经济环境和外交屈辱的困境中,孕育了强烈的民族复仇主义情绪。这样的时代背景,为时刻声称代表着人民最大利益、代表着国家发展方向的纳粹主义运动的兴起提供了土壤。


至1932年,由阿道夫·希特勒领导的纳粹主义运动先锋德国国家社会工人党(简称纳粹党),从1925的2.7万人,短短7年增至140人。从而使纳粹党由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党一跃成为国会内第一大政党。在1932的国会选举中,该党议席从12席增至230席。1932年11月,在德国民众和议会的普遍呼声中,希特勒被任命为总理,并于次年上台执政,纳粹党也成为执政党。


希特勒上任伊始,就对德国人民宣布要“拯救德意志的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 从这个目标出发,希特勒主张“反对自由主义”,不赞成“自由贸易”和企业主的自由主动精神与竞争原则,不赞成市场经济调控的自由价格和工资原则,由国家权威控制经济。


他强调,强大的民族国家能够单独保护经济和使它自由地存在和发展。“经济是次要的”,必须无条件地隶属于“政治优先”。说纳粹的“政治优先权”的指令性经济措施具有社会主义精神,此言不虚。纳粹党的党纲里明确提出将垄断性企业收归国有,工人分享企业利润,国家以廉价出租的方式扶持小商人,取消地租,禁止土地投机,要求取消不是靠工作而得到的收入,严惩高利贷者等。


纳粹党并不是只会在街头上打砸抢烧的黑社会组织。到1938年,德国纳粹党基本实现了它承诺的小康目标。1938年德国失业率仅为1.3%,100万人不到,而纳粹党上台的1933年为600多万人;1933年到1938年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平均年增长率11%,国民的收入增加了一倍还多。仅仅5年,希特勒就把德国这个全世界赤字和失业率最高的、实际上已经破产的国家改造成了世界名列前茅的经济强国。


这些辉煌的经济成几乎成了纳粹党套在脖子上的一个永不熄灭的光环,随时向德国人民和全世界炫耀的资本。大部分德国人派都被纳粹党的花言巧语所打动。


生活的显著改善,国家秩序的恢复,显然抵消了民众对纳粹独裁专制的应有的警惕。这正是纳粹党所求之不得资本。


早在1935年的时候,希特勒就强调,为了德国人民的全体利益出发,致力于建立政府控制一切的制度,全面加强对思想文化等各方面的控制,以追求种族、社会和文化的“纯净”。于是他宣布解散一切政党,用法律规定“纳粹党为德国的唯一政党”,其党即国、国即家(家族)、家即个人(领袖独裁),并禁止一切罢工;取消言论、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纳粹党的统治手法是非常高超的。剥夺人民的自由,对异议言论的打压,包括对那些不符合纳粹口味的书籍、报章的焚毁,纳粹党并没有用非法手段来进行,而是千方百计为自己的独裁披上合法的外衣。因为所有这些提议,都是假借人民之口。


到了1935年,德国的政治生活已经面目全非了,新闻报刊,电影,电台,书籍都掌握在一个党的手中,统统成为了为纳粹党散布谎言、欺骗公众、制造谬论、蛊惑战争的工具。宣传部长戈培尔的那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成了真理。公民不敢再随便议论政治,不敢再在公众场合嘲弄纳粹党的种种丑陋与罪行,生怕哪天走到大街上会被莫名其妙地逮捕。


人们往往在思考,为什么人一旦处于愁苦逆境的时候,哪怕是为了获得短暂的抚慰,而经常性忽略甚至放弃自己权利?


这是人性中普遍存在的软弱,正如当初在旷野的以色列人一样,忘记了出埃及的终极目的是要进到流奶与蜜的迦南地。而仅仅为了眼前吃喝的问题,藐视上帝的警告,把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偶像里,正如愚顽的牲畜前往被宰杀之地一样,结果就受到了当得的报应。


圣经《申命记》中记载的以色列人的历史,目的不仅在于教训当时的人,也是教训我们现在的人。可惜,过了3000多年,这惨痛的一课,人们至今也没有吸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