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的马前卒,1918-1945年日本黑社会


历史进入20世纪20年代,此时的日本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大发横财而成为帝国主义暴发户,战胜国的地位使军国主义和独裁势力更是耀武扬威,于是,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开始实施其独霸中国的计划,整个日本逐渐变成了一台“战争机器”,日本的经济生活全被纳入战争执道,自然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其实,对日本军阀的所作所为,日本进步人士一直都是反对的。早在1912年日本资产阶级自由派就组织群众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护宪运动”,有几万人在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召开反对军阀专制、拥护宪政的国民大会,日本政府虽然派来大批警察、宪兵甚至地痞流氓,同集会群众发生冲突,但最终桂太郎内阁还是被迫倒台。接着又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反对内山本内阁扩军备战的“拥护宪政”运动,示威群众声势浩大,结果内山本内阁也无法维持下去,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大正民主”运动。

1918年,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日本爆发了规模空前的“米骚动”,起因是贫困的富山县渔民因无米下锅,在当年7月要求日本地方当局发放救济米,并要求米商降价售米,反对粮食外运。渔民成群结队声势浩大,很快发展成全国性的民众大暴动,参加人数累计达1400万人次,占当时日本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寺内内阁尽管动用一大批警察,但根本遏制不住群众的反抗怒火,最后内阁只好集体辞职。

黑龙会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爪牙,对上述反对浪潮毫无例外地参加了镇压行动。日比谷公园的集会就多次受到黑龙会分子的破坏,“米骚动”时黑龙会成员是冲在前面的最凶残的“打手”。面对日益高涨的反政府浪潮,日本黑道人物感到仅靠黑龙会等少数组织已不能适应镇压民主运动和拥戴天皇的形势,决定再成立几个黑道组织,这些黑道组织就是所谓的“行动右翼”集团。

属于这个系统的团体和帮派,有1918年4月组织的“大正赤心团”、“皇道义会”,有1919年成立的 “关东国粹会”、“大日本国粹会”、“犹存社(法西斯理论家大川周明发起)”、“早稻田大学纵横俱乐部”,有1912年1月成立的“大和民劳会”,有 1913年成立的“洋洋会”,还有1923年的“国本社”,1925年组成的“有终会”、“大日本正义团”,还有以赌棍头子大杉精市为盟主的“东海联盟”,以上杉慎吉为首的“经纶联盟”,以及“明伦会”、“国柱会”、“铁血团”、“建国会”等。

“大正赤心会”是日本土木建筑业大老板森健二于1918年4月10日建立的,又名“大正赤心团”,他亲自出任团长。其背后有日本政界人物,政友会的野田卯太郎、武藤金吉等人士。政友会当时是日本两大政党之一。该团人数有数干人,多为资本家,也有不少街头流氓地痞加入其中。这个黑社会组织对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十分仇视,对美国式的民主也不感兴趣,认为日本现在的政治制度就是最好的。他们对外公开支持军国主义扩张政策,宣称“要对危害国体威严的所有思想进行彻底扑灭”,并“期待宪政稳健发展”。他们反对社会主义运动和普选活动,具有强烈的政党色彩,实际上起到了政友会院外团体的作用,故深为政友会所倚重。

“皇道义会”又称“皇道义团”,是日高琼琼彦和茨城选出的议员石井三郎,在野田卯太郎、小川平吉等政友会领袖的支持下于1918年3月成立的,该“义会”竭力鼓吹日本传统的武士道精神,主张推行以皇室中心主义为基础的宪政,即君主立宪制。但他们的这种主张与英联邦的君主立宪制不同,日本天皇具有最高决策权,实际上是反对民主,为大财阀、大军阀服务,其人数约2000人。

“大日本国粹会”是在关西财阀颜役、西村伊三郎的提倡下,得到当时的原敬内阁的内务相次竹次郎的支持,联合关东侠客青山广吉、梅津勘兵卫、河台德三郎、簌原三和关西侠客中安信三郎等人,于 1919年10月10日宣告成立的。此时距日本的“米骚动”只有一年的时间。会长为矶部四郎,理事长为中安信三郎、头山满任顾问。该组织信奉极端的暴力主义,鼓吹皇室中心主义和侠客之道,反对共*产党,对抗社会主义运动。在日本各地有36个支部,号称会员有20多万,实际上只有6万。该会的活动受到政友会的暗中文持,不久成为政友会的属会。

位于东京的“关东国粹会”虽然形式上是“大日本国粹会”的关东本部,实质上其政治色彩较“大日本国粹会”淡,“关东国粹会”主要祟拜日本传统的武士道精神,应该说基本上是独立的侠客机构。所以1927年二者划分了明确的势力范围。“关东国粹会”的最早总裁是渡边千冬,总长是颇有谋略的木田伊之助少将。木田死后,梅津勘兵卫虽然末担任总裁,但由于他资历长,又有手腕,手下人对其言听计从,从而成了事实上的中心人物。关东国粹会人数最多时达3000人。

“早稻田大学纵横俱乐部”以早稻田大学学生为中心,于1919年6月5日成立,头目是早大柔道部的森传、住职源心(结成源心),主要骨干还有柏木三千三、三枝窄三和佐佐木贡等人。1923 年为适应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需要,俱乐部又成立了以青柳笃恒教授为会长的早大军事研究团,其骨干都是一战后从日军中裁减下来的军官,他们受政府委派对学生进行“军训”教育。在1923年5月10日举行执行陆军次官的成立仪式时,军事研究团与早稻田大学的左翼团体“文化同盟”发生冲突,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文化同盟”几乎被其捣毁,“研究团”并以检举共*产党分子为借口,象暴徒一样到处追寻左派人士,还搜查了早大讲师佐野学的研究室,还迫使讲师猪俉津南雄辞职。“早大纵横俱乐部”发展很快,后来人数有几百人,不久改名为“纵横社”。“早大军事研究团”后来发展为“国防研究会”,人数150名。

“大和民劳会”的中心人物是土木、电影公社社长河合德三郎。河合源是“日本国粹会”成员,后来退出该会并于 1922年1月创立了“和民劳会”该会主要是为镇压工人运动而成立的,是资本家的别动队,十分凶残。如曾组织过袭击社会主义者利彦的活动,也常插手日本的劳资争端。为欺骗世人,该会还开办劳动社会大学和慈善医院,并作为民政党的院外团体出现。河合德三郎引退后,藤代天放继任会长。该组织人数最多时达900 名。

“大日本赤化防止团”是由米村嘉一郎于1922年11月3日创立的团体,以扑灭赤化思想为主要目标,是典型的反共组织,广泛吸收横暴残忍的资本家和富豪入团。该团一成立,立即破坏岩佐作太郎、近藤宪地等组织的社会主义者演讲会,还残忍地杀害了日本著名社会主义活动家高尾平兵卫等人。1922年底,日本政府有识之士认为,苏联的存在已是事实,日本应改变仇视苏联的政策,这对日本是有利的。日本政府倾向采纳这一建议。但并未马上采取有效行动。1923年“日本赤化团”的顽固分子却到处上街游行示威,叫嚣坚决反对共*产党,坚决反对改善日苏关系。

“大日本正义团”是由酒井荣藏于1925年1月创立的团体。团员们一律身穿黑色衬衣制服,言行都模仿意大利法西斯匪徒的样子,该组织对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极为崇拜。酒井先后于1930年和1937年两次访问意大利,朝拜墨索里尼,他还购买一批飞机,私自组织了自己的飞行队。该组织为资本家服务,常用残酷的暴力手段“调停”劳资纠纷,曾作为“调停者”介入大阪市电、目蒲电车、东洋纺织、江岛电车、东京青汽车公司等单位的劳资冲突,打死打伤工人无数。酒井荣藏1926年死后,该团群龙无首,各派争权夺利十分激烈,矛盾重重,最后只得停止活动。

“洋洋会”是 1924年8月创办的海军在乡将官的团体,“洋洋”的含义是指太平洋和印度洋,指日本海军要成为这两大海洋的霸主;另一种解释是,泛指七大洋,日本海军要统治全世界。洋洋会的中心人物是中岛资明。该会原是一般性团体,后因法西斯军人对限制日本海军发展的“伦敦条约”不满,(该条约规定,美国、英国、日本海军舰艇的数目之比应限制为5:5:3)。发展成具有鲜明国家主义色彩的黑社会组织,该组织声称要扑灭日本社会主义运动,压制日本人民的民主运动,即使是 “为之去死,亦在所难辞。”

所有这些黑帮鼓吹天皇和天皇制是日本的“国体精华”,狂热推行天皇制。如1919 年田中国重和陆军中将奥平俊藏、山田虎夫、石原广一郎和海军中将槯藤传次成立的“明伦会”的纲领宣称:“奉戴皇祖肇国的神威,尊重天按无穷的国体,普及忠君爱国献身奉公的观念;打破已有政党的积弊,实行皇室中心及国家本位政治。”再如前法务大臣平沼联一郎鉴于发生了裕仁皇太子虎门被刺事件,惧伯国民左倾思想和民主运动危及天皇统治,就网罗各界有权势和影响的人物,如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松井石根、菊池武夫、大角岑生、铃木喜三郎、后藤文夫等,于1924 年3月成立了号称有20万会员、势力遍日本的“国本社”,国本社宣传“培养和振作国民精神,推进国本运动,彻底教化国民”,实质是推行法西斯主义。平沼骐一郎本来对皇太子遇刺负有责任(时任法务大臣),但由于拼凑了“国本社”且成绩“骄人”,不但未受到任何处分,而且因此受到裕仁天皇的赏识,被任命为枢密院议长,他被日本政界公认为是日本法西斯之“父”。荒木贞夫、松井石根等后来也成为侵略中国的重要决策人物,而永田铁山也曾任日本参谋本部军务局长,此人是石井四郎从事细菌武器研制的最有力的军方后台,宇垣一成后来曾任日本外相。

这些黑道组织是日本军阀政府镇压人民的十分有效的工具。1923年9月,日本发生破坏力巨大、举世震惊的关东大地震后,黑龙会分子阴险至极,大肆散布谣言,说社会主义者和朝鲜人在地震前冒犯神灵,在地震中和震后乘机纵火井抢劫商店,因此他们这些“义士”才“被迫”同日本宪兵和警察四处搜捕他们。他们对被捕的4000名社会主义者和朝鲜人严刑拷打,并未经审判就把这些人全部赶到大街上砍头示众。披关在东京龟井户监狱的9名社会主义者因唱劳动者歌曲,竟被带卷刃的刺刀活活刺死。社会主义者大杉荣和一批躲避火灾的人,因及时在大火中躲入皇宫内围有城壕的草坪里才保住了性命,但黑龙会暴徒却污蔑大杉荣犯了对天皇的不敬罪并图谋反叛,勾结宪兵甘粕大尉将大杉荣及妻子、7岁的外甥逮捕,并将三人全都活活勒死。工人运动家平泽计七、河合义虎也惨遭杀害。

30年代,日本已完全笼罩在法西斯的阴影之下,右翼团体和黑势力发展迅速,许多持温和立场的政坛人士被暗杀。1930年以日军参谋本部和陆军省的少壮派为中心的“樱会”成立,标志着日本法西斯势力已完全左右了日本政局。该组织要求尽快解决满蒙问题,“实现真正以天皇为中心而富有朝气的国政”,宣传大日本主义建立军部执政的政府。九.一八事变与该组织有关。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黑龙会在日本国内倡导所谓的 “最后之御奉公活动”,鼓动和唆使日本的中小企业家和平民百姓为日本法西斯侵略政策服务。1931年11月,黑龙会在大阪组织了“大日本生产党”,许多工商业组织都加入了这个黑道机构,黑龙会成立这个生产党的目的是要这些企业为日本对外侵略提供资金和物质。1932年又成立了大日本生产党职业组合联合会,以此限制工人运动。在日本军方授意下,日本浪人井上日昭把经黑龙会办的特务学校中训练出的60多个待务收拢起来,在上海成立了“井上公馆”,与上海黑社会土匪流氓组织“安庆总会”头子常玉清搞的“黄道会”狼狈为奸,干了许多坏事:暗杀了抗日进步人士《社会晚报》主编蔡钓徒、《大陆报》编辑张似旭;上演爱国京剧的周信芳受到恫吓;中国银行同孚路分行被捣毁。黄道会还在日本特务外围组织“万岁俱乐部”配合下,经常把抗日进步人士用小汽车绑架到上海新亚酒店,严刑拷打逼取中国军政情报,以此方法杀害的中国人无计其数。1939年,汪精卫叛国投敌后,在南京成立日本军国主义羽翼下的傀儡政权,黑龙会通过中国三合会的一小撮民族败类支持汪精卫,汪伪特工中的许多人员都是三合会的会员,同时黑龙会也通过三合会监视汪伪政权。

黑龙会还可以任意指使在中国的日本浪人贩毒、妓女替日本军方收集情报,尽管他们不是黑龙会成员。有人对此大惑不解,头山满解释说:“我并没有威吓他们,也许他们有点怕我的门徒吧!”

此外,黑龙会与日本军方合作,在我国东北参加所谓“土地开发”计划,种植鸦片,既赚取了超额利润,又毒害了中国人民,削弱了中国人的反抗力,黑龙会由此每年给日本国库带来了3亿美元的收入,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数字。

但是,黑龙会可能是太得意忘形了,做了不少不符合日本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过激”之事,加速了自己的衰落。

1934年,内田良平以个人名义参加了另一个黑社会组织“昭和神圣会”,不料,昭和神圣会的许多活动都太出格,结果让天皇根不高兴。没有几个月,昭和神圣会总监大本教出口因对天皇“大不敬”而被捕,在该会有相当地位的内田良平也被警方传讯了几次,差点被杀。这对自负的内田良平的打击几乎是致命性的,此后内田良平基本上末主持什么活动。

1935年,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命令意军入侵埃塞俄比亚,为猎取政治资本,头山满在东京召开大规模群众集会,声援埃塞俄比亚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这下可触怒了蓄意全面扩大侵华战争的法西斯军阀,他们以此为借口,下令不许黑龙会再举行群众大会,并逮捕了一些狂热的黑龙会分子。在此之前因黑龙会行为过激,就曾使日本政府有几次很难堪。早在1913年,黑龙会派冈田暗杀外务省政务局长阿部守太郎后,日本当局就开始暗中监视黑龙会的活动。不久,黑龙会6名打手又打了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朝日新闻社社长。1925年3月,日本首相加藤高明在日本第五十届国会上,排除黑社会及政界的阻挠,通过了有财产限制的普选法案,这是反民主的黑龙会最为仇视的。内田良平深为不满,派人暗杀加藤,结果失败,内田因此被浦。内田良平出狱后,日本政府认为他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自此以后就限制其出国。

日本军阀在逮捕的黑龙会众位骨干中,收买了黑龙会青年运动组织领导人铃木善一,从他那里获取了关于黑龙会活动的许多秘密情报,制订了在两年时间内搞垮黑龙会的计划。

失去日本当局的支持后,黑龙会开始走下坡路,不久内部又产生了激烈分歧,明显分成两派:年老的一辈主张在此非常时期要自我约束,谨慎从事、按日本当局的要求办事;年轻一辈人则主张不受日本当局约束,从进行更大规模的对外侵略中寻找出路。争论多日,最后两派一致同意,在保留黑龙会的同时,把主要工作放在大日本生产党那里,并聘头山满为顾问,更放肆地进行对外侵略活动。

按照上述纲领活动的黑龙会后来受到日本政府的大力打击,被保留下来的黑龙会则元气大伤。1936年裕仁天皇彻底否定北进派的扩张计划而决心全力南进后,日内阁中的北进派全部辞职,极力主张北进的黑龙会因失去后台支持,逐渐被冷落。1937年内田良平郁闷而死后,黑龙会只剩下一个招牌,基本没有活动。

1945年9月13日,盟军总部下令解散黑龙会,逮捕7名高层骨干分子,黑龙会的罪恶活动正式宣告结束。

从1931年到1945年,为镇压国内人民的反抗,全力配合日本法西斯侵略战争,日本国内又建立了许多黑道组织。1938年8月,田岛精二组建“日满支青年协会”;铃木善一组建“神兵寮”;次年,儿玉誉士夫等组织“皇都兴亚垫”。

儿玉誉士夫这位日本大学皇道系毕业的黑帮头子,早在1928年就加入了赤尾敏组织的反共暴力团体“建国会”,不久又加入了“急进爱国党”。1931年儿玉誉士夫发挥其“专长”,到中国东北从事间谍活动,为日本侵略中国提供政治和军事情报。由于儿玉在到达东北后颇有“建树”,因此被提升为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顾问。1941年他任日本海军航空兵总部顾问后,在上海、武汉、广州、香港等地进行间谍活动。1941年12月为方便进行情报战,儿玉还专门在上海设立了特务机构“儿玉机关”,杀害了不少中国的抗日志士和无辜百姓,罪恶累累。日本投降后他被盟军定为甲级战犯,投入巢鸭监狱,但后来又被释放,并在日本政界兴风作浪多年。

1940年,黑道法西斯 “理论家”大川周明等建立大和俱乐部,同年以南京大屠杀刽子手松井石根和安达廉藏为顾问的“东亚建设国民联盟”成立;头山满之子头山秀三等组成“日本主义青年全国会议”(属浪人系统);同年9月17日, “大日本赤诚会”成立;11月,“靖亚寮”成立,著名特务井上日昭为其首领。

1941年,儿玉誉士夫又组成“青年兴亚寮”;桥本欣五郎等组成“南方会”;“大鹏寮”、“明伦会联合会”也是在这一年成立的。

1943 年,日本因为盟军的英勇反击在战场上已渐渐处于防御地位,无论在太平洋战场,还是在中国战场都成了强弩之末。为此近藤英次良等组成“勤皇护国会”,声称要以 “鲜血和生命”“捍卫”法西斯;1944年常冈泷雄成立“世界皇社会”,仍不忘征服中国与世界的“理想”;1945年, “护国联盟”成立,前首相平沼骐一郎任会长,不过这个联盟并未能挽救日本军国主义覆灭的命运。

在这一时期,黑社会组织与法西斯的日本军方相互勾结,参与制造了一系列阴谋活动。在日本这段历史上几次有名的事件都有黑社会成员出面充当打手,如1931 年“三月事件”、“九一事变”、“五一五事件”、“血盟团事件”和“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使两位首相遭暗杀。据统计此间黑道与右翼军人一起制造的事件至少有 29起。

1931年,“樱会”骨干桥木欣五郎等人,同以理论见长的黑道“文胆”大川周明等黑道人物策划,准备在日军参谋次长二官治重、杉山元的援助下,发动军事政变。3月20日,黑帮人物1万多人突然涌向日本帝国议会,向议会示威,事先约定由陆相宇垣一成派军队以保护议会为名,包围议会,迫使内阁辞职,以成立以宇垣为首的法西斯军人独裁政权,但宇垣中途变挂,此事变宣告失败。不过日本政府并未处罚参与政变的人员,其中的诸多内幕至今也未公布。

1931年10月24日,在黑道分子的策应下,陆军中的少壮派计划出动100多名军官和十多个中队的步兵,袭击首相官邱,拥戴荒木贞夫。但在强大的政府军面前,叛军很快瓦解,这就是著名的“十月事件”。

井上日昭组织的“血盟团”制定一人一刀暗杀计划,准备暗杀20名日本政界要员。1932年2月9日,前藏相并上准之助被血盟团成员小沼枪杀;3月5日,三井财阀首脑团琢磨被“血盟团”菱沼五郎枪杀,后来此二人均被捕。3月11日,“血盟团”首领并上日昭畏罪向警方自首,被判无期徒刑。

1932年5月15日,以三上卓、古贺清志为首的少壮派法西斯海军军官、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同大川周明等率领的黑道势力在东京发动军事政变,以推荒木贞夫上台,他们分路袭击首相官邸、内臣官邸、警视厅、日本银行,打死首相犬养毅。并发布《告日本国民书》:目前挽救国家的唯一道路就是采取“直接行动,杀死天皇左右的奸贼!”此次政变虽然失败,但日本政党内阁时代自此结束,代之由军部指导的“举国一致内阁”。这个所谓的一致内阁也分为“皇道派”和“统制派”两个集团,经常发生争斗。

皇道派主张以武力清君侧,1935年它的核心人物,教育总监真崎甚三郎下台,而“统制派”(主张通过合法手段实施政治)头目军务局长水田铁山被皇道派军人相泽三郎刺杀。

1936 年2月26日,皇道派军官20余人,在黑帮“思想家”北一辉暗中指挥下,率近卫步兵1400人,在东京发动政变。叛军广为散发北一辉起草的传单,袭击首相和各大臣的住宅,连警视厅、《朝日新闻》社也遭袭击,内大臣斋藤实、藏相高桥是清、教育总监波边锭太郎被杀死,侍从长铃木贯太郎受重伤,首相冈田启介和前内大臣牧野显侥幸逃脱。政变人马还占领了首相官邸和陆军省所在的水田盯一带,向陆军大臣提出厂“昭和维新”、任命荒木贞夫为关东军司令官、提高本派的政治地位等要求,但陆军大臣不同意,叛军一时无计可施。当叛军离开陆相官邸后,北一辉担心他们妥协,就找其中两名军官谈话,给他们鼓气,说皇宫现在也面临很大压力,如果不坚持下去,就会落个不经审讯就处死的下场,还煞有介事地说他妻子在梦中得到神的启示,青年军官们胜利地统治着日本,这个日本已没有了贫困。天皇此时闻报大怒,立即下令“肃军”,叛军在天皇的威胁下很快瓦解。3月4日召开东京陆军军法会议,4月28日审判。7月5日宣判政变参与人员 ——17名军官被判处死刑,5名判处无期,6名被判15年刑期。次年北一辉因是“思想主犯”被判死刑,也“慷慨”死去。

1941 年日本御前会议决定日军“南进”,向英、美、荷开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战线骤然拉大,而且对手众多,现有的军队显然不够。为补充兵力,加之日本政府和军方觉得黑道组织的各种用处在目前的形势下似乎已不是很大了,就征召这帮“烂仔”入伍,作侵略战争的“炮灰”。这时的黑社会组织基本上没有自己独立的大型活动,“全心全意”为战争服务,闲呆在家中是不可能的。多数黑帮人物不是当兵,就是坐牢,战后日本最大的黑帮头目田冈一雄就是在这个时期被关进囚房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