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一碗饺子

56 收藏 50 159
导读:[face=楷体_GB2312]周末,家人又聚在了一起,吃饺子。 妈妈说:“现在可真是好了,想吃饺子就吃饺子。” 于是,话题自然转到了过去,于是,我想起了父亲和饭馆的饺子。 [center]——题记[/center][/face] [center][B]一碗饺子[/B][/center] “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这是一首我为之动情的歌,这是我留在记忆中的童年时的小山村。

周末,家人又聚在了一起,吃饺子。

妈妈说:“现在可真是好了,想吃饺子就吃饺子。”

于是,话题自然转到了过去,于是,我想起了父亲和饭馆的饺子。

——题记

一碗饺子

“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这是一首我为之动情的歌,这是我留在记忆中的童年时的小山村。

在那个特定的年代,尽管生活有着太多的无奈,尽管收获和付出是那样的不成比例,可我那沉默寡言的父母却从来没有怨天尤人,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从来没有丧失对生活的希望。他们用汗水打湿的辛苦,用老茧满手的勤劳,总能让四个子女走进学校读书,总能让他们每年穿上一件新衣服,总能让全家在逢年过节时吃上一顿饺子。

说起饺子,这可是北方人喜欢吃的食品。有道是:舒服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那个年代,劳作一天后,躺在热炕头上解解乏是一种享受;天天粗粮淡菜,能吃上一顿饺子,也是一种享受。即使现在生活富裕了,随时都可以吃上,可是我的家乡,还是喜欢用饺子招待亲朋好友。我的父亲,更是对饺子情有独钟。而使他念念不忘的却是饭馆的饺子。

过去,在我的家乡,上饭店吃饭叫“下馆子”。对于庄稼人来说,“下馆子”三个字绝对意味着奢侈。村子里如果谁能隔三差五下馆子,吸引的绝不是羡慕的目光,而是对“败家子”般的鄙夷的眼神。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吃过“馆子”里的饺子,似乎饭馆的饺子也给他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因此,每逢家里吃饺子,总免不了唠叨:“你看人家饭馆的饺子,皮薄、馅儿鲜,水灵,不像咱家的……”。如此一来,我和弟弟们都对饭馆的饺子有了向往。说得多了,母亲就会不高兴地说:“那你就上饭馆吃去。”

上饭馆吃去?这对父亲来说不亚于天方夜谭。父亲是勤劳的,也是俭朴的,这在村里也是公认的。下田除草,上山打柴,菜地施肥,果树打药……,一年四季,父亲总有忙不完的活计。“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对于父亲,不是一种兴趣,更多的是基于一种责任。为了贴补家用,他总是在农闲时节弄些农副产品到十里之外的集镇上去卖,换回家里生活的必需品。每次赶集,父亲都是怀里揣上个窝头,挑着沉重的担子上路。在集市上,或者在烈日下,或者在寒风中,守着他的摊子,兜售他的心血。饿了,就掏出自带的干粮,啃上两口。散集了,他会带着收获的喜悦买回几个烧饼给我们,自己是绝不会吃一口的。当然,更不用说下馆子了。

随着孩子们走出家门,皱纹也爬上了父亲的脸,白发也溜上了父亲的头。岁月无情地送走了父亲的青春,也夺走了父亲的健康。五十多岁的父亲竟被脑血栓送进了医院。坐在父亲的床前,我第一次看到了父亲的无奈,也第一次意识到我还从来没为父亲做过什么。吃饭了,想起父亲爱吃饺子,就到饭店买了一盘。父亲吃得很慢,好像在品尝每一个饺子的滋味。吃完了,父亲若有所思地说:

“饭馆的饺子就这味儿呀。”

“怎么,你没吃过饭店的饺子呀?”我有些惊讶。

父亲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总夸……”我一时语塞。

民以食为天,父亲却舍不得下馆子,去把想象中的饺子,吃上一碗。他的双脚,走过无数的沟坎,却迈不过饭馆的门槛;他的双手,举起过多少重物,却端不起饭店的一碗饺子。然而,为了我们能走出家门,拿出积蓄,他却从没犹豫。我知道,父亲唯一的奢侈,是天天不离的旱烟,似乎他的一切烦恼都可随烟雾吐出。可是我不知道,在缭绕的烟雾中,父亲有没有遗憾。

母亲告诉我,父亲去世时说:“饭馆的饺子也吃了,没什么遗憾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