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皇位争夺战:康熙被近向儿子们下手

lwandy007 收藏 0 1334
导读:残酷的皇位争夺战:康熙被近向儿子们下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康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太子胤礽刚刚被废,其他的儿子们一个个就像乌眼鸡一样,在那里蠢蠢欲动,极为露骨的表达了他们对储位的兴趣,这无疑又给了病中的康熙沉重一击。在这些人当中,最露骨的莫过于大阿哥胤褆了。

胤褆的事,得先从他的母亲说起。胤褆的母亲惠妃纳嘛氏,满洲正黄旗人,虽然很早就进了宫,但当时并没有获得主位的名分,当时只是个宫中地位卑下的贵人(清朝后宫制度分为八个级别,分别为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和答应,前面五个是主位,后面的都是庶妃)。

虽然在康熙九年(1670年)的时候,纳嘛氏生下了皇子承庆(当时她和康熙都只有十七岁),但是很不幸的是,承庆在两岁的时候便夭折了。直到康熙十一年(1672年)二月,纳嘛氏又生下了胤褆。按出生顺序的话,胤褆本是康熙的第五子,但由于前面四个皇子都很早就夭折了,所以排下来胤褆反做了老大,比太子胤礽年长两岁。

据在宫中服务的传教士白晋说,胤褆“是个美男子,才华横溢,确实很可爱,并具有其他种种美德”,还说康熙特别宠爱大阿哥胤褆。由于胤褆在皇子中年龄居长,他年轻的时候还是帮康熙做了不少事的。但是,胤褆虽然是家中的大阿哥,但这大阿哥和老二胤礽的太子地位相比,相差何止是十万八千里。但是,这要怪只能怪胤褆的母亲当时地位不高。

这种先天的优势,让胤褆无话可说,不服不行。但是,胤禔只是表面上承认现实,其内心里对太子的地位依旧十分艳羡。他对胤礽的怨恨隐藏了三十几年,一有机会的话,必然要暴露出来。毕竟,当时的满人还没有完全汉化,他们不像汉人有强烈的嫡长子观念,所以胤褆并不甘心只做个辅政的王爷。

后来,在外叔公明珠的帮助下,胤褆也身边聚集了侍卫内大臣鄂伦岱(佟国纲之子)、一等侍卫隆科多(佟国维之子)等人,在朝廷中形成“皇长子党”,他们打着维护皇权的名义,和索额图的“太子党”向对抗。可惜在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的时候,康熙将明珠罢黜,结果使得“皇长子党”的势力几近摧毁。

胤褆在这些兄弟里面,还算聪明干练,康熙对这个长子也很重视,经常把他带在身边出巡或者围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年仅十八岁的胤禔奉命协助伯父抚远大将军福全征讨噶尔丹,这本是他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可惜他当时年轻气盛,没有好好把握。事情是这样的,清军和噶尔丹的军队后来激战于乌兰布通,双方军队都损失惨重,但噶尔丹的损失更大,如果清军一鼓作气的话,本可以一举全歼噶尔丹残军。但由于清军将领间意见不和,结果中了噶尔丹假意求和的缓兵之计,致使噶尔丹得以逃脱,留下后患。

康熙对这次没能全歼噶尔丹军队非常生气,而在这时,他又接到胤褆的“私自陈奏”,更是让他火上浇油。噶尔丹此次得以逃窜,本来就是因为清军将领间不和,胤褆在其中不但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反壮着自己是阿哥,违反规定越级上奏,并在暗地里说自己伯父的坏话,对长辈没有丝毫的敬意。康熙一怒之下,便将胤褆提前召回京师。

康熙对自己的哥哥福全十分尊重,等福全回到京师后,康熙便先警告胤褆说:“裕亲王乃是你的伯父,倘若你的陈述和你伯父不同的话,必将置你于法!”康熙此举,既是为了自己哥哥的颜面,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说伯父的坏话;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也是为了保护胤褆。要是胤褆不懂事乱讲话甚至把责任推到福全身上的话,康熙惩罚的必然是胤褆而不会是福全。事实上,胤褆在军中过失也不少,福全这次本想参他,但见康熙这么一说,便将这次指挥失误的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也保全了胤褆。

从“私自陈奏”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胤褆这个人做人既不厚道,也不尊敬长辈,就连脑子似乎也不太开窍。他其实应该很清楚,自己父亲生平最恨的,岂不就是那种不仁不孝的人?不过,康熙后来还是一直给胤褆机会。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胤褆随同康熙亲征噶尔丹,二十五岁的胤褆率领御营前锋,参赞军机。次年,胤褆又和诸兄弟再次随同康熙亲征,最终消灭了噶尔丹势力。在征战结束后,康熙命大阿哥胤褆暂留拖陵断后,并负责犒赏三军、散发军粮等善后事宜,直到一个月后才返回京师。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二十七岁的胤褆被封为多罗直郡王,当时和他一起被封为郡王的,还有三阿哥胤祉(次年因为犯错被削为贝勒)。在当时的这些阿哥里,除了太子胤礽外,胤褆是地位最尊贵的,但他并不满足,他始终在为自己是皇长子而没能立为太子而耿耿于怀。但是,当时太子胤礽有康熙撑腰,他也只能把怨气藏在心里,耐着性子密切注视着康熙对胤礽的态度变化,等待时机的出现。

当时忌恨太子的并不只是胤褆一人,事实上,其他阿哥和太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矛盾。特别在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索额图被处死后,太子日渐失宠于父皇,其他阿哥们见有机可乘,经常抓住机会在康熙的面前说太子的坏话,阿哥们之间甚至互通声气,有意无意地联合起来倒太子的台。

终于,盼望已久的机会来了。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十八阿哥的事情发生后,太子胤礽被废,胤褆因护驾有功,康熙还让他好生看管已废的太子胤礽。胤褆心头窃喜,以为胤礽被废后,按照“立长”的原则和顺序,应该轮到自己的做太子了。

但是,胤褆太急躁了,机会来得快,去得也快。正当胤褆沾沾自喜、蠢蠢欲动的时候,康熙一下就把他看穿了,他警告胤褆说:“我废太子,并让你保护我的安全,但并没有要立你做皇太子的意思,你的秉性一贯躁急愚顽,岂可立为皇太子!”胤褆被这么冷水一浇,一下就傻了眼,变得不知所措。

回京师后,康熙命胤褆同四阿哥胤禛和九阿哥胤禟一起看管废太子胤礽。胤褆奉命将废太子的告天文书拿给胤礽看时,胤礽说:“我的太子地位是父皇给了,他要废就废,何必告天,又何必给我看呢?”胤褆回去后便将胤礽的话添油加醋的汇报了,康熙听后很恼怒,说做皇帝乃受之于天命,怎么能不告天,胤礽既然愚顽不灵,以后他的话就不必上奏了。

胤褆随后又把这话传达给胤礽,胤礽说:“父皇说我其他不是,样样都有。但是弑逆的事,我实无此心,这须代我奏明。”胤褆听后,大声斥道:“父皇有命,你的话以后不必转奏了!”这时,九阿哥胤禟犹豫了一下,说:“二阿哥这话关系重大,似乎应该代奏才是。”胤褆横了老九一样,心想你算哪根葱啊,父皇都说了以后胤礽的话不必转奏,你瞎起什么哄?

不料这时四阿哥胤禛也站起来说:“九阿哥说得对,即使到时父皇责怪下来,这事我们也应该代他奏明”。胤褆心头火起,就是不答应。但四阿哥胤禛也不是好惹的,他说,你不奏,我去奏。说完,胤禛扭头便走。胤褆心想,这老四要是代奏了,反显得自己不是,只好拦住胤禛,答应去给胤礽转奏。

胤褆也不知那根神经搭错了,后来居然偷偷地上奏康熙说“相面人张明德曾给八阿哥胤禩看过相,说他日后必定大贵”。不仅如此,他还揣测康熙想处死胤礽但又不忍心动手,自作聪明的向康熙提出由自己来代为下手(“今欲诛胤礽,不必出自皇父之手!”)。

康熙听后,大惊失色,极为的愤怒和惊骇。他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大儿子心肠竟然如此歹毒!对待自己的兄弟没有丝毫的骨肉情谊,比胤礽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康熙当场就被气得脸色发白,喝令将胤褆说的那个张明德立刻缉拿交刑部严审。随后康熙又召集皇子们,当众痛斥胤褆“凶顽愚昧,不知义理”,“不谙君臣大义,不念父子之情”,实在是“天理国法皆所不容的乱臣贼子!” 随即,胤褆便被圈禁了起来。

接着,康熙又当着诸皇子的面,大骂八阿哥胤禩“柔奸性成,妄蓄大志”,“其党羽早相邀结,谋害胤礽”,随后下令将胤禩锁拿。为了防止意外的事件发生,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五阿哥胤祺和十三阿哥胤祥也都相继被圈禁。

看来,康熙对这些儿子有些害怕了,自己也有点慌神了,举足无措了。他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孤独,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和透心的冰凉。

没多久,三阿哥胤祉又向康熙揭发了胤褆迷信喇嘛教的“魇胜”巫术,并在废太子之前派喇嘛巴汉格隆在胤礽的住处放“镇物”、企图咒死太子胤礽的事情。康熙听后,彻底崩溃了。看来,他太小看自己这些儿子的能耐了。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康熙派人前去调查,还真就发现了十几件“镇物”。人证、物证俱在,这下康熙对大阿哥胤禔彻底绝望,于当年十一月便下令削夺胤褆的郡王爵,并将他永久幽禁。

慈父肝肠断,犹怜逆子心。对于胤褆的恶性,康熙是非常了解的,可胤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朕固不忍杀之”。但是,胤褆比胤礽的罪行更大,“断不可轻纵”。康熙担心胤褆被圈禁后,“断不肯安静自守,必有报复之事”,所以康熙命人将胤褆严加看守,若稍有轻举妄动,立刻汇报。这样的话,他还可以多活几年。

大阿哥胤褆的快速出局,恐怕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但等他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后半生就这样一直在禁所里渡过,他的所有希望就此被打了个粉碎,当年锋芒毕露的大阿哥,从此后便成了高墙里的政治幽灵,盛世年华中的行尸走肉,永远的和外界隔绝并退出了他所期待的那个政治舞台。从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十一月到雍正十二年(1734年)十一月病死,三十七岁的大阿哥胤褆在高墙内渡过了二十六年的幽禁生涯,最后悄然死去,终年六十三岁。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