蓖麻花 第一章 第六十七节

芳草人家 收藏 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size][/URL] 第六十七章 太好了,太好了,有肉吃喽,四岁的天安搂着妈妈的脖子,妈妈好香好香的鸟肉。 四奶奶瞧着手舞足蹈的三个孩子,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几支从鸟身上拔下来的长长的绿色羽毛,用一支在天安的脸蛋儿上轻轻一拂,看这是什么? 哇,好漂亮的羽毛,妈妈,你弄得我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


第六十七节



太好了,太好了,有肉吃喽,四岁的天安搂着妈妈的脖子,妈妈好香好香的鸟肉。

四奶奶瞧着手舞足蹈的三个孩子,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几支从鸟身上拔下来的长长的绿色羽毛,用一支在天安的脸蛋儿上轻轻一拂,看这是什么?

哇,好漂亮的羽毛,妈妈,你弄得我痒痒的,给我一个。天安伸手去拿妈妈手里的羽毛。

也给我一个 ,我也要,天亮和天兴一起嚷嚷着。

不要抢,一人一个,天安最小,又乖乖的,要给一支最漂亮的。四奶奶笑眯眯地把羽毛分给三个儿子。

还有啊,一会儿肉熟了后,要先给奶奶吃,奶奶病了需要多吃一些补身体,知不知道呢?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老师讲过好孩子要懂得孝敬老人,刚刚上学的天兴抢着说。

四奶奶高兴地用手划了一下天兴的鼻子,就是天兴最懂事了。

妈,明天我也要跟哥哥一起去洼里打鸟掏鸭蛋,天亮摇着四奶奶的胳膊说。

不行的,明天哥哥们也不许去洼里了,你要在家和两个哥哥看铺子,照顾奶奶,爸爸要去盐家铺给奶奶抓药方,妈妈就得代替爸爸去队里干活挣工分。

天亮听完噘起了嘴巴,看到妈妈微笑地望着自己,就点点头说,好吧,可下次哥哥们去洼里的时候一定要带我去。

宁静的夜晚,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已进入了梦乡,连那些白天好惹事的狗儿猫儿也都安静了下来,唯有远处偶尔传来的青蛙的鸣叫声还有院子里草棵间虫儿的低唱伴着独自站在院子中央的四奶奶。她抬头仰望着满天的星斗禁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晚上货郎从镇上带回来的消息还有白天张有祥复杂的表情中透出来的反常情绪让她心中隐隐不安,她担心一家老小赖以生存的张家杂货铺将要面临不祥的命运。

自从货郎少了一只胳膊,地里的重活就干不了多少了,这些年在队里挣工分多亏村长李得安还有队长张有祥的格外照顾,不论干多干少一律按壮工记分。村长李德安一向是个老好人,明里得罪人的事他从来不做,城府很深,总是明哲保身。有祥性情耿直爱憎分明做事稳重,是个有情有义的硬汉子,这几年受他的看顾不少。只是刚来村里的工作组的负责同志,他们会是怎样的态度呢?要是真的没有了铺子,货郎挣得那些工分不够用,妈还有五个孩子要靠什么来养活?况且妈的病正是用钱的时候。四奶奶的心头不断翻腾着,脑子里如一团乱麻在搅。

清晨开工上地的钟声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庄子里的男人女人扛着锄头、镐三三两两去生产队地里干活。四奶奶伺侯杨妈擦完脸喝了几口肉汤重又在炕上躺下,才匆匆把秀发轻轻往脑后一挽,提上锄头去队里,这时一堆人呼呼隆隆进了院子。 走在前面的是工作组的负责人吴西梦,旁边跟着村长李得安。

四奶奶一看心中暗暗说了一声不好,却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地说到,李村长,这一大清早的有啥事吗?

李得安面沉似水并不答话,吴西梦上下打量着四奶奶顿觉眼前一亮,只见面前的这个女人体态丰满匀称,一头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盘在脑后,一双秀目晶莹如水,白皙的面颊上带着点点红云。他把目光从四奶奶身上移开,用略带沙哑的嗓音问,张家杂货铺是你家开的?

是我家开的。四奶奶拿眼光盯住吴西梦的脸回答。

那好,从今天开始杂货铺停止营业,上面有政策各村所有的私人店铺都要取消,铺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充公。说完,吴西梦把手一挥,后面的人撸胳膊挽袖子一起扑进南屋。那些平日早就对张家杂货铺眼红的人,这会儿象着了魔一般也不知都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哄而上,把各类杂货抱着、提着、用袋子装着、用簸箩抬着弄到外面的马车上,那劲头就象是抢了去放到自家炕头上,不惜一分力气地搬着,生怕搬晚了就抢不到了被人拉在后面。

四奶奶平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忙乱中进进出出的人们,一句话也没有讲。货郎从屋子里奔出来,一张脸因愤怒而涨得通红,看到眼前的情景顺手从墙边抄起一根木杠就要去打,被四奶奶一把拽住,别动,让他们搬。

四奶奶的沉着冷静让吴西梦和李得安感到意外,吴西梦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和一分欣赏,他原以为他的这一招会惹来这个女人的撒泼和打闹,他可以借机出一口气,四奶奶的反常举动反而让他很失望。村长李得安因为心中不忍和局促不安戳在一边一个劲地抽烟。

几个孩子看见一帮人往外搬自家的东西一下子恼了,天佑和天缘冲上去一边从人们手里往回抢着东西一边大喊着,不许搬我家的东西,不许抢我家的东西!天亮和天兴则一个抱住群里一个人的胳膊,一个上去用牙就咬,疼得那人哇的大叫一声抱着的一坛酒摔到地上撒了一地,小兔崽子,还咬人,说着甩着手跑到了院子外。

躺在炕上的杨妈迷迷糊糊中被院子里的吵吵嚷嚷声惊醒,她睁开眼问正在炕上穿鞋子的天安,天安,外面怎么了,这样乱。

奶奶,坏蛋到咱家杂货铺来搬东西了,好多人呢,我要出去帮着哥哥们打他们。

杨妈支撑起无力的身体坐起来从窗子里望见来来往往的许多人把自家铺里的东西向外抱,向外扛,几个孩子哭喊着往下抢,几个不认识的男子叉腰站在一边瞧着。她直觉的心口有咸咸的东西往上涌,哗的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整个人从炕上栽到了地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