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十二章 不了了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过了八点钟的太阳开始毒辣起来,三千中国远征军在奥斯曼帝国军司令苏麻达亚的眼里就如碟中的小菜,如非顾忌中国人的舰炮,他早就令帝国的第151师与第152师掩杀过去了。想到这里,又联想到帝国海军废物般的表现,他不由恨得牙痒痒。

“中国人全部上岸没有?”苏麻达亚不耐烦地在指挥室里踱来踱去。

“大部已上岸!”作战参谋忙跑上报告。

苏麻达亚倏地停下,火气很大:“怎么还不见中国人进攻?”好像中国远征军是他指挥下的部队一样。

参谋愣然不知怎么回答,而苏麻达亚话音刚落,有通信兵慌跑进来:“报告!敌人发起进攻了!”接着就听见远处传来剧烈的爆炸声。

中国002特混部队动作够迅速的了,他们登陆上岸不及换气,便如苏麻达亚所愿快速向纵深推进,以至后撤的奥军连火炮都还未来得及脱下马车,002特混部队的前锋已攻至奥军前沿。

“令第151师从左翼,第152师从右翼,两面夹攻出击!”苏麻达亚恶狠狠命令,这回一定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人吃点苦头。

中国002特混部队成“品”字型从中间突入,右边民解残剩的一万七千多部队配合进攻。走在前面的是002特混部队火炮营的坦克连,002特混部队参谋长王永民站在居后的一辆坦克上举着望远镜不停地了望,前面敌人的防御阵地还没有设置好,许多官兵混乱地散着,这正合他之意心中不由大喜。其实,这不是敌军没有时间设置好防御阵地,而是敌军压根儿就没有想要设置防御阵地,因为他们想着的是进攻。

果断,突然从左翼宽四里,右翼宽三里的地方冲出成千上万的奥军,王永民放下望远镜热血上冲,激动命令:“部队停止前进!轻重机枪手、喷火器分队居前,迫击炮分队居后,各部队就地打击敌人!”身后的几个通信兵立刻下去传达命令。

如蚁般密麻的敌人汹涌而来,由于双方的火炮都未准备好,中国人与土耳奇人(突厥人)时隔千年后的再一次对战演变成了一场轻武器的对决,也演变成了一场浩大的屠杀。

奥军的冲锋队形以师为单位,规模宏大,且奥军大摇大摆,不可一世,他们有些部队甚至还采取了十九世初期那种排成整齐方队的进攻方式。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屠杀开始了,中国002特混部队前置的轻重机枪火力像刮风般地扫射过去,后面快速备妥的迫击炮则按照座标猛烈开火,一发发炮弹抛射入奥军的进攻地带。奥军成片成片地倒下,后面的人继续冲上来,又倒下,再后面的人再冲上来,再倒下。战场上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这种场景甚至让002特混部队的射手们都手发抖。许多奥军尚在一千米之外便被射倒,而侥幸冲近的奥军士兵则被002部队的喷火器分队烧成了黑炭,那惨样令双方的士兵皆作呕。

奥军前仆后继地凶猛进攻,伤亡越来越大,他们已意识到不对,恍神过来的各指挥官令部队尽量散开,而他们的机枪手也爬伏在地上与002部队展开对射,掩护己方士兵的冲锋。002部队参谋长王永民及时改变战术,他兴奋地令十辆坦克前进,辗压对方的机枪火力点。

十辆坦克再次缓缓发动,王永民还站在坦克上,大吼一声:“出发!”

正当王永民乘坦克准备冲锋杀敌之际,他突然被两位孔武有力的警卫毫不客气地一把拉下,摔倒在地上。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王永民气急败坏。

“参谋长!你自己想干什么?”警卫反问。

王永民理亏地不敢再说话,但好是不甘。

坦克里有五个成员,一个车长,一个炮长,一个驾驶员,个填弹手,一个机枪手。

十辆坦克速度慢慢快起来,巨大的机器隆隆冲向奥军时,奥军士兵都吓呆了,他们谁见过这它打得你死你奈他不何的庞然大物?很多人掉头就跑,逃不及的则成了枪下鬼,奥军的机枪火力点一一被拔掉。

奥军已成溃退之势,王永民在望远镜里早察觉这一点,马上抓住这一契机及时下达命令:“传令!全线出击!”

嘹亮的号角声响起,借着坦克的掩护,几千人民军如狡兔般一蹦而出,冲锋向前。

溃退的奥军第151师与第152师冲乱了后面的奥军部队,奥军在002特混部队坦克的冲击下,中间部队无力抵挡,开始合着一起逃跑,受伤者众,被俘者众,被击毙者众。

奥军中央被突破后,不久,左翼的奥军与右翼的伊拉克国防军也跟着溃退。中国002特混部队与伊拉克民解武装部队顺势追出二十里,方停下来。

击溃敌军后,十辆坦克不同程度地出现机械故障,大多爬了窝。王永民愤怒地围着一辆坦克打着转:“妈的!这破铜烂铁,早不坏晚不坏,待追击敌人时就坏了!”战场进入了扫尾阶段,胜利已是板上钉的事,他也不用再操心。

此次,坦克第一次投入实战暴露出许多的问题,有机械故障,也有坦克乘员紧张操作变形的问题。不过,此次坦克出战还是起到了奇兵的作用,它至少是在冲溃敌人之后才出的问题。

持续三个月的科威特战役因为中国远征军的到来,仅用了一个上午不到的时间便结束了。此役,民解损失两万余精锐部队,元气大伤,兵力损失占其总兵力的一半以上。伊拉克国防军损失九千余人,刚组建不久的伊拉克国防军第二军与第三军又遭沉重打击。奥斯曼帝国军在中国远征军到来之前损失并不太大,仅八千余人,但在中国002特混部队参战之后,由于他们司令官盲目地自信,在科威特城中与民解混战在一起,遭到人民军舰炮的打击,惨失颇惨,而后又盲目地轻敌,向中国002特混部队发起冲锋,又遭到沉重打击,以至于演变成后来的溃不成军,总计损失达二万七千余人,其援伊军队损失过半。

中国远征军的到来,不仅为民解带来了精锐生猛的有生力量,而且还为他们带来了充足的军需物资支援。奥斯曼帝国军与伊拉克国防军退出上百里至布赛耶方停止下来。之后,与中国与民解组成的联军相峙于希贾拉沙漠边缘。

击溃敌军四天之后,中国002特混部队司令王小虎与民解武装司令海利尔终于会面,此之前,中国002特混部队的政委肖勤仁与副司令刘铭传已先于王小虎与海利尔会过一次面了。

“尊敬的海利尔将军!见到你很高兴!”王小虎在肖勤仁的介绍下,与海利尔相互敬礼后,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尊敬的王司令阁下,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海利尔认真审视着对方,王小虎看起来很年轻。

“海利尔将军!来,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特混部队的参谋长——王永民上校,此次突破战便是由他亲自指挥的!”王小虎很热情。

海利尔忙上前,惊讶地打量着有点憨厚的王永民,无比钦佩道:“王参谋长真乃将才也!”他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不愧为受过中国情报部门的专业训练。

王永民谦逊:“让海利尔将军见笑了!”

双方寒暄一阵后,各自入座。“王司令!请问你们为什么不分敌我对科威特城一气乱轰,你知道吗?因为你们不负责的行为,致使我们至少伤亡二千名战士。”海利尔屁股还没有坐稳,便炮筒似地怒气冲冲质问。看来,他开始的客气都是表面工作。

王小虎故作不懂,眼望着肖勤仁,嘴却对着海利尔:“此事,肖政委没有向你们解释吗?”

海利尔忿忿道:“肖政委说是误会,此事又怎能是一句误会便能推卸得了的?”

王小虎一眨不眨的望着肖勤仁,暗骂:“政委啊!你连这事也没有办好,你也太令我失望了吧!”

肖勤仁自知有愧,低下头来。

“什么一气乱轰?我们不是帮你们把奥军与国防军赶跑了吗?我们不是帮你们把科威特城给夺回来了吗?”王小虎沉声一喝,“海利尔将军如此怒气冲冲问罪,是否觉得我们帮你们帮错了?那好,后面的仗我们也不用去掺合了,你们民解自己去打吧!”

海利尔仅是想讨一个说法,他可没想要得罪中国002特混部队,但王小虎的盛气凌人令他一时下不了台,遂阴沉着脸,正待发作。

肖勤仁及时出来打圆场:“此事,双方确属误会,002特混部队政治部一定做出调查,一定会给海利尔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

海利尔借机下台,冷冷道:“但愿贵方能早日给我民解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等着!”

这个等待是遥遥无期的,此事就这样在双方彼此需要中不了了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