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苏著名人物林森墨宝欣赏

1943年8月1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辞世。


林森 (1868年1月18日—1943年8月1日),原名林天波,字子超,号长仁,自号青芝老人,别署白洞山人、虎洞老樵、啸余庐主人。福建闽侯县人。林则徐族人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868年出生於福建省闽侯县尚幹乡。1877年入美国教会学校培元学校,1881年考入鹤龄英华书院。1884年於台北電信局工作。


1902年到上海海关任职,其间参加反清活动,1905年加入同盟會。


1911年武昌起义后,策动九江新军宣布独立。同年11月,作为江西代表,参与制订《临时政府组织大纲》,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当选为南京临时参议院议长,参与制订《临时约法》。南北议和,中央北迁之后,1913年4月当选为首届国会参议院议长。


袁世凯下令停止国会活动,11月参加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日本,加入中华革命党。1914年赴美国,为孙中山起兵讨袁募捐筹晌。


1917年随孙中山从上海南下广州,任广东非常国会议员、护法军政府外交部长。1921年任广州国会非常会议议长。1923年任大本营建设部部长。


1924年当选国民党“第一屆全国党员代表大會”(一全)中央执行委员。


1925年11月与邹鲁等在北京西山召开国民党四中全会,即“西山会议”,任西山会议派的“中央执行委员兼海外部部长”。


宁沪汉合流后,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立法院副院长。1932年起任国民政府主席,为没有实际权力的国家元首。长达12年之久。


1937年11月随国民政府入四川,1943年5月,林森在去重庆市郊闲游途中,司机不慎将车撞到电线杆上,林森被送进医院后始终昏迷下醒,直至8月1日逝世。国民政府为他举行隆重国葬。


何谓西山会议派?反共反苏的国民党元老是也


西山派,中国国民党内的一个反对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派别。


代表人物有谢持、邹鲁、林森、张继、居正等 。1925 年11月23日 ,谢持、邹鲁等在北京西山碧云寺召开“国民党一届四中全会”,因而得名。出席会议的有中央执行委员8人(占总数1/3)、候补委员3人、中央监察委员2 人。


通过了“取消共产党员在国民党中之党籍”、“开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的共产党员”、“解雇顾问鲍罗廷”等反苏、反共、反对国共合作的议案,并通电宣布停止广州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职权和国民党二大开会日期“应由本会决定”。


会后在上海成立“国民党中央党部”,与广州国民党中央相对抗,并在北京等地设立地方分部。


西山会议派的分裂活动遭到当时左倾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及各级地方党部强烈反对。1926 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弹劾西山会议派的决议,决定永远开除邹鲁、谢持的党籍,对其他一些人给予警告处分。


但西山会议派无视二大决议,仍非法召开会议,另立中央。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通令取消打倒西山会议派等口号,恢复了谢持、邹鲁的党籍,西山会议派从而与蒋介石集团合流。

林森的国民政府主席“虚位”、“虚权”,并非因为他与蒋中正“相左”,而是他为人恬退


国府主席林森先生



胡适


本年的四中全会选举林森先生连任国民政府主席,全国舆论对这件事似乎很一致的表示满意。在这个只有攻击而很少赞扬的民族里,这样一致的赞同岂不是很可 惊异的事吗?我们考察各方舆论对林主席的赞许,总不外“恬退”两个字。“恬退”的褒语 只可以表示国人看惯了争权攘利的风气,所以惊叹一个最高官吏的澹泊谦退,认为 “模范”的行为。但这种估量,我们认为不够,——不够表示林森先生在中国现代 政治制度史上的重大贡献。


林森先生的绝大功劳在于把“国府主席”的地位实行做到一个“虚位”,而让行政院院长的地位抬高到实际行政首领的地位。今日的国府主席,最像法国的大总统;今日的行政院院长,颇像法国的国务总理与英国的首相。两年多以来的政治制度的大变迁,就是从两年前的主席制度变成两年来的行政院长制。其重要性颇等于从一种总统制改成内阁制。改制的根据固然由于民国计一年十二月三中全会之改制案,然而使这个新制度成为可能的事实,这不能不归功于林森先生之善于做主席。


三中全会改定政府组织,把行政院抬高,作为行政最高机关。这确是政治制度上的一大进步。但如果国府主席是一个不明大体而个性特别坚强的人,如果他不甘 心做一个仅仅画诺的主席,那么,十几年前北京唱过的“府院之争”一幕戏还是不容易避免的。 林森主席是一个知大体的人,他明白甘一年底改制的意义是要一个法国总统式 的国府主席,所以他从不肯和行政院长争政权。旧制下国民政府的文宫处、主计处、参军处,都至今依然存在,但两年来的行政大权都移归行政院了。


去年我过南京时,一位部长告诉我一个很有趣味的故事。在新组织法之下。第一个政府是孙科的政府,不久就倒了。第二个政府,汪精卫的政府,成立之时正当湘沪南京都最受日本压迫时期。汪政府成立了一个多月,忽然有一天,一位部长说 :“我们就职了一个多月,还没有去正式参谒林主席哩!”这一句话提醒了全体 “阁员”,于是汪院长派人去通知林主席,说明天上午汪院长要率领全体阁员去参 见主席。到了第二天,全体阁员到林主席的公馆。到处寻不见林主席。主席不知往哪儿去了!他们都感觉诧异,只好留下名片,恫然而返。到了下午,林主席去回拜, 他们才知道林主席因为“不敢当参竭的大礼”,出门回避了! 这个故事至今在南京传为美谈。


我们关心政治制度的人,也都会认得这个故事 是一桩有意义的美谈。我们试回想那两年前党政军合为一体的国府主席的地位,就可以明白林主席的谦退无为是有重大的历史意义的了。两年前的国民政府组织法是最不合理的。那时一个部长的地位是很低的:各部之上有行政院,行政院是与其他四院平等的,五院的正副院长加上其他国府委员组 成国民政府。二十一年底的改制,改行政院各部为政府,而国府主席成为虚君制, 于是三级政府合为一级,而其他四院与行政院分开对立,为行政部之外监督协助行 政的机关。这个改革与孙中山先生的五权宪法的原意似乎接近多了。而其中用无为 的精神,在不知不觉之中使这个内阁制成为事实,使这个虚君主席制成为典型,及 是林森先生两年来的最大成绩。


我今年再到南京,又听见人说林主席的一件故事。两年前,他被选为国府主席之后,他自己去请他的同乡魏怀先生担任文官长的职务。林主席对他说:“我只要 你做到两个条件:第一,你不要荐人。第二,你最好是不见客。”这个故事也应该 成为南京政治的美谈。这是有意的无为。若没有这种有意的无为,单有一个恬退的 主席,也难保他的属吏不兴风作浪揽权干政,造成一府院斗争的局面。 有个朋友从庐山回来,说起枯岭的路上有林主席捐造的石磴子刻着“有姨太太 的不许坐”八个字。这个故事颇使许多人感觉好笑。有人说:“我若有姨太太,偏要坐坐着,有谁能站在旁边禁止我坐?”其实这也是林森先生的聪明过人处。你有 姨太太,你尽管去坐,决没有警察干涉你。不过你坐下去了,心里总有点不舒服。林先生刻石的意思,也不过要你感觉到这一点不舒服罢了。他若大吹大擂的发起一 个“不纳妾”的新生活运动,那就够不上做一个无为主义的政治家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2 8:39:20 被盟主胡子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